Download...

嵐塵煙修為尚未達到脈輪境,輕嫣雖然已經是脈輪境一輪的靈者,但體內依舊沒有眉心輪形成,在這昏暗之中,她對周圍的事物看的也極為模糊。


脈輪境修到極致,可以在體內形成六道脈輪,它們分別是海底輪、本我輪、太陽輪、心輪、吼輪、眉心輪和頂輪。

輕嫣目前只是脈輪境一輪,在她的氣海里,只是形成了一道海底輪。


不知不覺之中,嵐塵煙等人和輕嫣公主的距離已經越來越近了。

若是在白天,這樣的距離,雙方定然能夠看清楚彼此,但在這昏暗的夜色下,這就變得沒有可能。

若是小青蛇呆在外面,那還好說,它的眼睛絕對比這聖獄中絕大多數蠻獸的要精明的多。

但此刻,小青蛇已經在那玉盒之中沉沉的睡去,明日,它就要化身為如山嶽一般的騰蛇了,再此之前,它需要一場沉眠。

以一場徹底的沉眠,換來更加狂暴的覺醒。

嵐塵煙和李輕嫣的距離越來越近了,這個時候,在溪水的一側,那泥土之中潛伏已久的一頭巨蜥也動了。

之前,這頭巨蜥一直潛伏在泥土裡,連氣息都被它收斂著,巨蜥是伏擊的行家,它們就像妖狼一樣有耐心,為了一頓可口的美食,它們能夠在冰冷的泥土裡潛伏一天。

這頭巨蜥距離嵐塵煙和姚芊芊更近一些,它輕微的將眼皮上的泥土抖掉,那冰冷的目光投射到嵐塵煙的身上。

這巨蜥的修為已經達到了脈輪境,加上那如鎧甲一般,長滿利刃的皮毛,突襲而出,絕對算得上一件大殺器。

此刻,這巨蜥的目光之中有些困頓之色,它能感知到嵐塵煙身上的氣息,但這氣息時而增強,時而又減弱,這就令他對嵐塵煙琢磨不透了。

修為提升到九轉后,嵐塵煙對於隱藏氣息,掌控的更為輕巧了。

以嵐塵煙現在的能力,將氣息隱藏到不被涅槃境任何靈者發現,他都能做到。

但這巨蜥畢竟已經邁入了脈輪境,脈輪境與涅槃境之間,存在著太大的差距,所以,這巨蜥依舊能時有時無的感受到嵐塵煙的氣息。

那巨蜥考慮片刻,決定還是先突襲嵐塵煙,它能感知到姚芊芊的氣息,不過涅槃境八轉而已,有那尖銳的鎧甲護體,一個八轉靈者,根本傷不到它。

巨蜥的確很適合做一個潛伏的烈手,對於周圍的一切,它總是能夠精準的掌控。

在決定突擊之前,它就注意到了不遠處的李輕嫣,輕嫣並不懂得隱藏靈道修為的方法,她所能做的,只是不刻意去釋放自己的修為。

那巨蜥朝輕嫣的方向看了一眼,眼神之中滿是警惕的意味,

此刻,李輕嫣距離嵐塵煙他們百米開外,而巨蜥注意到,輕嫣的修為也已經達到了脈輪境。

這也就意味著,一旦它朝嵐塵煙突襲而去,那靈道修為已經達到脈輪境的小姑娘,可能在背後襲擊於它。

巨蜥擅長狩獵,不僅僅表現在耐心上,即使是智力,巨蜥也要比其他蠻獸高上許多。

這一刻,巨蜥那雙利用樹葉掩蓋著的眼睛眨了眨,它沒有迅速從泥土之中衝出去,給予嵐塵煙致命的一擊。

這一次,它再次選擇了等待,既然都已經等了一天了,又怎麼等待不了這一會兒呢,即便現在它已經很餓了,但理智,依舊佔據著他的思想。

智取,對於面前的這三個人,應該智取,這就是巨蜥此刻的想法,兩虎相鬥,必有一傷,此刻,這巨蜥就想著坐山觀虎鬥。


直到這兩方斗完了,那個時候,才是它出手的最佳時機,到時候,不管是哪一方負傷,對於它來說,都只需要付出最少的力氣,而回報,都將是最為巨大的。

巨蜥是這樣想的,它也是這樣做的,此刻兩虎還未斗在一起,而它的舉動,就是這兩虎相鬥的導火線。 那巨蜥埋藏在泥土之中的嘴巴緩緩的張開了,鋒利的牙齒上,正有一滴滴帶有腐蝕性的粘液在滴落。

那粘液滴落在泥土之中,接著就有一片土地變成了焦黑。

這條巨蜥足有十多米長,那嘴巴張開后,可以輕易將一個人吞下去。

此刻,它只是在那裡安靜的吸氣,巨蜥的這次呼吸很綿長,準確的說,這裡只有吸,沒有呼。

氣流在緩慢的朝巨蜥的體內聚攏,雖然已經很緩慢了,但還是在空間裡帶起了一陣輕風。

嵐塵煙和李輕嫣還在一點點靠近著,夜色很是昏暗,根本看不清前面的景物,他們都只是憑著神念對周圍事物的感知,而小心翼翼的前進。

嵐塵煙的身上有火折,但他並沒有點燃,在這蠻獸眾多、試煉靈者也眾多的聖獄里,點燃火折,無疑是將自己暴露出去。

那巨蜥喘息而帶起的輕風被嵐塵煙感知到了,與此同時,已經邁入脈輪境的輕嫣也有所感知。

兩個人只是感知到了輕風,但對於輕風之後隱藏著的危機,此刻,他們都一無所知。

那巨蜥依舊安靜的潛伏著,已經有狂暴的氣流被它吸入了體內,它的身軀,已經鼓脹的就要爆掉。

在這綿長的吸氣之後,這巨蜥終於要呼氣了,這一呼氣,就將是一場血雨腥風。

在巨蜥的體內存在著一處巨大的毒囊,許多猩紅色具有腐蝕性的液體,就儲存在那毒囊之中。

這一刻,巨蜥體內的毒囊打開了,伴隨著那吸入體內的狂暴氣流,那些猩紅色的毒液,被噴吐了出去。

巨蜥的腹部蠕動了一下,那些被它吸入體內的狂暴氣流瞬間就化為了極速的颶風。

毒液被這颶風刮的如牛毛細雨一般,分散開來,這腥風血雨,向著嵐塵煙和李輕嫣的方向就激蕩而去了。

原本還是輕盈的微風,只是片刻的功夫,這風向就變了,而且,這陣風的狂暴程度,絕對不普通。

嗅著這颶風之中夾雜的血腥氣息,這一刻,嵐塵煙和李輕嫣都感覺到了不對勁。

這絕非聖獄之中普通的一場落雨,即便這聖獄之中天氣多變,但也不會突然颳起這種腥風。

血雨腥風驟然而至,這一刻,嵐塵煙和輕嫣公主都將自身修為逼了出來。

這場腥風血雨,令他們意識到了四下的危機,而感受到對面靈者的氣息之後,兩個人更是堅定了這一點。

這聖獄之中的夜晚太過昏暗了,在這種昏暗之中,突然感覺到其他靈者的氣息,雙方就很容易擊打起來。

嵐塵煙將九轉的氣勢盡數逼出,他全身的靈氣都被調運了起來,體表上的靈氣層將那些猩紅色的雨滴隔絕了。

嗤嗤的腐蝕之聲不斷在嵐塵煙的體表上響起,即便是被靈氣層防禦著,他的衣袍之上都被腐蝕出幾個孔洞。

嵐塵煙感受到了百米遠處輕嫣的所釋放出的修為,這讓他更為警惕了。

在這腥風血雨之中突然出現一個脈輪境的靈者,這對於目前只有涅槃境九轉的嵐塵煙來說,的確算得上棘手。

他一面保護著姚芊芊,一面將那山河鏡握緊了,面對突然出現的脈輪境強者,嵐塵煙必須選擇一種最為穩妥的戰鬥方式。

山河鏡,無疑是他此刻最強大的底牌。

輕嫣自然也感受到了嵐塵煙釋放的九轉靈者氣息,她的修為已經達到了脈輪境,九轉靈者揮手可滅,但她依舊沒有放鬆。

這陣血雨腥風太過邪異了,李輕嫣也不清楚,這血雨腥風與對面的九轉靈者有沒有關聯。

巨蜥依舊在一旁安靜的潛伏著,一場好戲就要開始了,它希望看到兩邊混戰在一起,它在等著坐收漁翁之力。

在不清楚對方底細的情況下,嵐塵煙和李輕嫣一出手就是最為狂暴的殺招。

嵐塵煙那山河鏡的入口在之前就已經打開,這一刻,隨著嵐塵煙的心念一動,狂暴的氣浪朝著山河鏡瘋狂的涌動而去。

這氣浪之中夾雜著那巨蜥噴出的血雨腥風,而輕嫣,也在被吸入進去。

輕嫣的修為已經達到了脈輪境,這一刻,她古井識域之中,靈泉瘋狂的涌動出來,一條澎湃的大江橫亘於虛空之上。

那些靠近她的血雨腥風,都被那條澎湃的大江拍擊了回去。

嵐塵煙的神念在瘋狂的催動著,這不惜神念耗費的催動,令山河鏡入口出的氣浪狂暴到極致。

這種奔涌的氣浪,是輕嫣所無法抵抗的,畢竟她的修為根本比不上沐漁,就連沐漁之前都被這山河鏡吸了進去。

望著這種不可思議的戰鬥場面,那一直在等待機會的巨蜥,露出疑惑之色。

它一直以為那脈輪境的小姑娘才是最大的威脅,此刻,這小姑娘怎麼會被那九轉靈者手中的法器吸收了進去?

原本準備著出手的巨蜥,再次選擇了觀望。

處於戰鬥中的嵐塵煙,在沐漁使出那古井靈泉之時,他就感覺到了一些不對勁,因為這識域,他太過熟悉了。

只是他又不能確定,對方真的會是輕嫣,輕嫣的修為怎麼可能在短短三日的時間裡突破到脈輪境。

若不是輕嫣,擁有古井靈泉的,也定然會是皇家之人,而在這聖獄之中,大皇子,就是皇家之人。

嵐塵煙當然知道那被吸入山河鏡的不是大皇子,但這並不能排除與大皇子有關係。

想到這裡,嵐塵煙的神念再次流轉,山河鏡之中,一座山體瞬間就崩塌了。

輕嫣在進入到山河鏡的那一刻,她也感覺到了熟悉,雖然這片山河她沒有進來過,但她也是在這山河鏡之外觀望過幾次的。

望著那急速崩落的巨石,輕嫣更是確定了,這就是嵐塵煙手中那面山河鏡。

想到是自己的嵐哥哥,輕嫣的心裡一陣歡喜,這歡喜,差點令她將那滾落的巨石都忘記了。

直到感受到那呼嘯而至的風聲,輕嫣才匆忙的祭出那道靈泉去阻擋。

可無奈的是,從那高聳的山體上滾落而下的石塊實在是太多了,鋪天蓋地的,將虛空都遮蔽住了。

之前跟隨沐漁的那些無頭將士都是脈輪境之上的靈道修為,面對著滾滾而下的巨石,不知道有多少被轟擊而死,此刻,輕嫣面對著同樣的處境。

輕嫣將修為催化到極致,這看似輕柔的姑娘,在這一刻爆發出了恐怖的戰鬥力。

那洶湧的靈泉不斷拍擊著呼嘯落下的巨石,此刻,這靈泉就如同一把利刃,那塊巨石直接被劈斬為兩半,貼著輕嫣的身軀就墜落到了地面之上。

那靈泉不斷的舞動著,一塊一塊的巨石被切割開,輕嫣的身旁不斷有巨石被崩碎為粉屑,而虛空之上,仍然有巨石不斷的掉落著。

輕嫣的手臂已經感覺到了酸軟,她體內的靈氣,也在通過那海底輪不斷的轉化為神念,若非如此,她早就控制不住那古井靈泉了。

在這種極度的消耗下,輕嫣體內的靈氣在迅速的耗損掉,那原本澎湃如江河的靈泉,此刻已經縮小了一半。

應對起那些滾落而下的巨石,輕嫣逐漸顯得力不從心。


有許多次,那滾落而下的巨石都險些將輕嫣埋葬,每一次,她都是險之又險的躲避開了。

儘管如此,輕嫣的體內依舊產生了多處內傷,那巨石的撞擊力太過驚人了,輕嫣在多次硬抗之後,嘴角已經被震蕩出了血水。

呼嘯之聲再次從輕嫣的耳邊響了起來,望著這塊掉落下來的巨石,輕嫣愣在了原地,她那嬌小的身軀已經被巨石的陰影遮蔽了,這塊巨石,竟然足有小山丘一般巨大。

此刻的輕嫣已經是避無可避了,在這關鍵時刻,輕嫣大聲的呼喊一聲:「嵐哥哥!」

這聲呼喊完全是發自本心的,是在最危急的時刻,尋找那種最為溫暖的依靠,就像在那夢境之中一般。

山河鏡之外,巨蜥露出了疑惑之色,因為它看到,那涅槃境九轉的小子,怎麼突然間就消失了。 輕嫣喊出嵐哥哥的時候,都已經近乎絕望了。

那聲嵐哥哥,完全是發自本能的,根本不用經過思考,嵐塵煙,是輕嫣內心深處的依靠。

在那場夢境里,嵐塵煙可以為了她與全世界為敵,從那一刻開始,輕嫣對嵐塵煙的依賴就更加深刻了一分。

雖然那場畫面是虛幻的,並不真實,但在輕嫣看來,那若真的有那種場景發生,她的嵐哥哥就會站在她的面前,替她抵擋一切風雨。

想著這些溫暖的事情,聽著那呼嘯而至的狂暴風聲,輕嫣閉上了眼睛,她的心裡不禁想著:

「最終若是能死在嵐哥哥的山河鏡之中,這也算得上是一種幸福吧。」

這樣想著,輕嫣的小臉上露出了一絲甜美的笑意,彷彿這死亡,也變得不再那般恐懼。

可不知怎麼的,那呼嘯而至的風聲突然止住了,輕嫣的臉頰之上,感覺到一陣溫熱。

懷著疑惑的心情,輕嫣睜開了眼睛,在那美麗的眸子睜開的時候,輕嫣的心裡有些忐忑,她已經猜到了將她救下的會是誰,但在眸子沒有睜開之前,她又不能確定。

睜開眼睛的那一刻,輕嫣一下就哭了出來,她臉頰上感覺到的溫暖,正是嵐塵煙那雙有力的手。


小姑娘彷彿受了多大的委屈一般,撲到嵐塵煙的懷裡就抽泣了起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