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崇明星上,波越,按了按自己身上的通訊器,對着高空的無人機傳訊。這位戰士全身是輕裝裝甲。武器是一把彈簧三棱戰刀,二十多顆功能性手雷,以及一杆狙擊步槍。至於身上攜帶的其他物品以醫療物品,生存物品爲主。


波越深吸了一口氣,作爲一個可能被趕出崇明星基因劣勢者,執行這種危險的地面探測任務,是波越的無奈,對天空中那些能夠駕駛機甲,在二十個g過載下血脈者,波越是帶着羨慕的眼光。

帶孕娘娘改嫁去 那是高等血脈者,至於自己的血脈,波越明白還有待調製,在艱難獵殺中,血脈的調製速度加快。據說有十二場任務,就將自己血脈調了一個等級的存在對於那樣的人,波越是非常羨慕嫉妒恨。

至於眼下,波越問着遠方氣流中散發的酸味(蟲羣的味道),心裏希望這場試煉能夠持續的長一點。雖然是十分危險,但是波越還是期盼着這場試煉。

現在基因調試液已經在別的星球抄到了天價,即使是基因調試液體,流到別的星球,具體調試手段,遠遠不及這個星球y大宗師安排的調試。幾百萬種調試液,哪一種調視液適合某個對象某個生理時期。該如何緩衝。克服副作用。在別的星球的實驗室中,即使是複製了調試液的藥物成分,但是用錯了往往是補救不過來。而那位y類型的冕下做出的調製方案往往是最合理風險最小的。

崇明星上的人可以自由的到兌換點,獲取調試液,和相關調試建議評判。現在幾乎所有的五十歲以下的崇明星人都將這看成了一種福利。因爲進入星球只要極限鍛鍊大規模用腦都能讓血脈得到增強的福利。至於垂死掙扎,血脈提高的更快。這種福利在和別的星球人想進入,卻不得對比中顯得更加明顯。

崇明星各個大門閥,懾於那位冕下的威嚴,不敢控制各個兌換點,壟斷血脈調試。

但是這些大門閥壟斷了崇明星上的星門,別的星球的人類現在非常想進入這裏。整個崇明星混跡了大量形形色色從其他星球到來的人。這些大門閥也賺到盆滿鉢滿,這些大門閥也非常有眼光,只收修煉界的硬通貨,也就是靈類物資。

而隨着那位冕下在太空中對抗蟲羣的戰爭逐漸進入尾聲。來自天文臺的最新消息顯示,那位冕下在太空中,把蟲羣揍得七零八落,從一開始雙方對拼,到後來蟲羣被艦隊追着在逃往各大行星。X進攻,Y守家,這個道理在崇明星上非常通透。

現在很難想象這種免費的福利是否還能持續下去。已經成了未知數。根據別的星球傳來的消息,由於黑市上流入了大量的靈類物資到崇明星上,其他星球的冕下即將採取措施。

波越繼續在草叢中縮了縮身體,猶如貓咪一樣將身軀平着移動,緩緩的挪移到下風口,努力的用鼻子分辨遠方蟲巢的信息。

波越將大量防禦信息,收集完畢等到天空的無人偵察機路過的時候穿回去,幾分鐘後,他的隊友來了,天空中大批的機甲集羣以戰鬥機形態,空投了一批制導炸彈,大片的火焰蟲羣中崛起,波越趁着混亂迅速逃離。他的任務完成了。收集蟲羣空間上的佈防情報,以及時間上各個蟲羣巡邏的規律。這些情報收集完畢後。那就是讓機甲快速突防,以有準備打無準備。

這個蟲羣巢穴幾乎瞬間淹沒在火海中所有,凸起的建築物在汽油彈的點燃下發出了蛋白質的焦糊味,而大量的低級蟲族猶如發狂了一樣四處亂竄。朝着天空噴射孢子。然而防空是需要火力密度的,沒有組織,沒有火力密度,高速突防的空軍體系就會優哉遊哉的飛回去。

這是目前人類最成熟的戰術,地面上派遣偵查成員隱蔽,然後在四百公里外機甲待命。等到前方偵查小隊傳來準確的消息,然後就快速打一波,打一波,在蟲羣沒有反應過來就跑。優先炸生產單位。

所以現在崇明星上流行七十人到一百二十人的團隊,在這個小團隊中有着嚴格的分工。以及較爲公平的獎勵體系。團隊負責裝備採購,以及情報消息採購(僱傭天上的衛星。)

就比如說波越現在這個任務這是他第十六次偵查任務。這種苦逼的活都是血脈較低的人來乾的。

但若用另一種視角來看,如果是過去,波越可能無法從高等血脈的人手中拿到報酬。現在這種小團隊中的公平機制是不可能出現的。

如果沒有公平機制,就無法招到合格的偵察兵。崇明星上人類一方已經用教訓瞭解到,如果沒有偵察兵到前線當眼睛。單純用機甲去轟蟲族損耗是很大的。等到蟲族母巢組織起來,大量的自爆飛棍,以及地面上噴射蟲噴射的密集火力網。能讓強攻蟲巢的變成血戰。

打蟲巢,只有利用對面反應不過來的時間差來打過去。

波越這種有經驗的偵查兵,就能有效的將後方需要的信息傳過去。而且能夠全身而退。所以波越是這種百人級別團隊受到籠絡的。這在過去崇明星和平的環境下近乎不可能。因爲低等血脈對高等血脈有價值所以被籠絡。

完成任務後,波越迅速的到達了撤離地點,進入機甲的吊艙中躺了進去,這艘機甲迅速升空加速,然後點火飛行。隨着機甲的升空,拖着長長尾焰在天空中遠離,幾十秒後,遠方的大量飛行獸煽動着翼膜朝着這裏趕來,一邊趕,一邊噴射孢子。可惜隔着幾十公里,只能對撤離的機甲吃屁了。

這半個月已經四次了,原本龐大的蟲巢在四個人類戰隊的合作下連續不斷的騷擾,已經開始了萎縮。預計在進行幾次整個蟲巢就要枯萎。四個人類戰隊就可以平分這次戰鬥的功勳。

隔着吊艙的玻璃波越看了看地面上狼藉一片,猶如炸了糞坑一樣的蟲羣基地,大量黑色蟲族,猶如蟑螂蒼蠅一樣亂爬亂飛。心裏不禁產生了噁心感覺。他將吊艙的一個儀器線頭插入自己背部的身體調試系統。屏幕上跳躍着一系列數據。波越心裏有了期待,那麼這次任務結束後,自己的血脈應該能夠提升的更高一點了吧。

在這個世界極限運動,大規模腦力運動,都是身軀大量消耗營養,高速新城代謝的過程,理論上靠着這些安全的方案是可以提升血脈的。但是波越選擇了這種驚險的戰鬥。因爲他太迫切了。

波越這樣的人,絕不是少數。他們奮鬥着。就如同地球人類初誕時期,用盡一切方法和野獸搏鬥,想要將自己的物種延續下去。現在這個星球的波越們在任迪眼中和那個地球的人類時代是差不多的。

場景二:

在圖書館中,任迪的一個分體,再一次在記錄本上飛快的下筆。同時任迪的聲音在圖書館內迴盪着。

“以地球思維的定義下,人類有以下幾種定義方式。

文化人類學上:人被定義爲能夠使用語言、具有複雜的社會組織與科技發展的生物,尤其是能夠建立團體與機構來達到互相支持與協助的目的。

中國古代對人的定義是:有歷史典籍,能把歷史典籍當作鏡子以自省的動物。

人的哲學定義:人是能夠自主紀錄並自覺重演精神物的生命體。其中生命是宇宙合律精神物在現實中的自我重演;精神物是過去事、物在現實物中的紀錄。現實是質量的即時空間分佈……”

任迪說了多種人類的定義。隨後停了下來,原本回憶的目光眼光變得非常平靜。隨後繼續說下去。筆尖的墨水隨着和紙張的接觸,再一次流暢的流出來。

“崇明星上的人是誕生過的,在基因層次上現在的崇明星人符合過去人類留下的化學物質基因遺傳特徵。但是現在在這個過高的科技下,符合地球各種層次上定義的人已經滅絕。”

隨後,任迪的目光出現了一絲希望,同時落筆寫到:“但是,希望猶在,當不必要的干擾清除,人類會有極高的概率再次誕生。”

寫到這,任迪合上了記錄本,嘆了一口氣說道:“用地球的觀念,來定義這個宇宙,我在這個宇宙可能目中無人了。我這是屁股決定腦袋,我的人格形成受環境影響很大。而我孤獨的降臨到這個世界,戰爭就開始了。” 大昂工業革命的時期,任迪想看的沒看到。

鐵塔接受核科技時期,任迪最不想看到的,看到了。

而在雅格,已經沒必要看下去了。

自從確定了自己在這個位面每一步都有可能有錯的時候,任迪已經重新調節了自己的世界觀,道德觀,雖然有所調節,但是任迪依然堅守着自己認爲是本質的東西。

在任迪新的視角下,出現了非常荒謬的定義,在這種先進科技,有着廣闊領土,複合基因定義的人類物種,大規模繁衍,部分擁有遠超地球人的能力。怎麼說都應該是定義爲繁盛。然而任迪卻定義的非常極端。

大滅絕,用任迪的現在調節後的新態度來看,這個世界的人類到達六級文明後就開始了大滅絕。已經不滿足地球上對人類的多條定義了。任迪最多認爲,現在這個位面六級文明人類留下殘骸上,在擺脫一切干擾,能夠再次誕生人。

當然任迪自己也承認,用地球概念,強硬的判斷,這個世界人類走向滅絕,是一種很蠻橫霸道的。可是任迪已經不能再退了。如果承認這個世界六級七級文明的人類是人。那就是對過去自己的徹底斬殺。

在未穿越前,任迪從未想過,自己會因爲意識形態而打一場戰爭。一場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戰爭。然而現在任迪新定義的世界幾乎只有自己一人的時候,任迪只能戰爭了。任迪突然理解了演變爲什麼把自己丟下來,什麼任務都不佈置。其實任務當任迪出現在這個世界上時,已經開始了。這是演變戰爭。(演變:創世紀級演變戰爭。)

而在這場戰爭中,任迪只會保護那個殘骸上再次誕生人類的希望。至於其他的,讓戰火燒吧。

鏡頭切換到崇明星上,崇明星上四十三個大家族的族長匯聚在一起。在巨大的會議廳上,一個全球地圖正在浮現。球形的地圖上,一片片紅色區域正在收縮。這些紅色區域是蟲羣盤踞的區域。

在各種各樣的傭兵組織連續不斷的絞殺下,蟲羣就某些入侵中國的物種一樣。人類的慾望爆發起來是非常可怕的,崇明星上爆發的慾望就是對血統的慾望。在這種慾望的支持下,大量的低劣血統的人類千方百計的想混入這個星球獲得血脈調製的機會。爲了讓血脈調製最大化,選擇了對蟲羣的獵殺。

在人類的瘋狂下,蟲羣殘留在這個星球上的兵種生產,趕不上人類的瘋狂。近乎幾百個星球的人類朝着崇明星匯聚。近乎數萬架軍用機甲在這個星球上待命。

而在座的這些家族首腦們也聚斂了巨量的財富。當然這些首腦們也知道,這樣的巨量的財富是和他們的勢力不匹配的。

現在域外星球基本上都知道了,任迪是免費給崇明星球上的人類提供基因調製。只有兌換兵器纔要求財富,而且大部分兵器價格非常低,就比如說軍用機甲,兌換的價格比賣給木馬星的價格還要低。

而這些本土勢力死死地卡着星門,就非常讓人眼紅了。一開始這些家族是想撈一筆,而現在這些家族逐漸的意識到了危機。大規模降低了進入崇明星價格,同時將所有的靈類資源登記在冊。建立倉庫,動用軍隊保護。用他們最新的公告的話來說。他們代爲保管。等待戰爭結束後,崇明星的管理者接受財富。

這些家族主動承擔起管理責任,不往自己腰包裏面放了,絕不是他們良心發現了。而是他們怕了。想要求大腿抱了。在雅格現在的社會中,先看你有沒有資格擁有大量的財富,在看你擁有的財富量。(地球的國家們也符合這個法則。小國的富裕要得到大國的允許。所有的石油國都抱大腿的,不抱大腿,左右撩撥,卡扎菲,薩達姆,就是活生生的下場。)

在會議上看了看衆多同盟勢力,波家家主說道:“到目前爲止,任迪冕下一隻沒有迴應我們。但是好消息是,陳儒冕下將在下個月返回崇明星。他給了我們命令是穩定住崇明星,不讓域外勢力插手。”

所有家族的族長聽到這紛紛鬆了一口氣。現在大量的財富就是燙手的炸藥。如果沒有宗師來接手,這些財富會將崇明星上的各大家族炸得粉碎。

隨後有一位家族的族長再次問道:“陳儒冕下能平息這場風波嗎?我的意思是說,任迪冕下現在和陳儒冕下的關係如何?現在任迪冕下的實力似乎並不僅僅是y宗師那麼簡單。”

這位首腦的話勾起了在座成員的另一層擔憂。那就是陳儒是否還能作爲碎星軍團的核心。任迪現在的實力太可怕了。近乎數萬個星門佈置在這個星球上各個城市中。每一個城市各個區域都佈置了好幾個。傳送了大量的機甲,富含靈氣的重核元素基因調製液。

基因調製液是免費的,機甲武器是可以靠斬殺蟲族的兌換點來兌換的。那麼問題來了,普通的工業設備材料到是非常好得到,但是重核元素這些珍惜材料。任迪到底是怎麼怎麼搞得。任迪到現在爲止沒有接受這個星球上的靈類資源財富,各個家族收集的靈類資源財富,到是想交給任迪。而任迪連一句話都沒說,似乎將崇明星上所有家族都忽略。直接弄出了兌換體系,清掃崇明星的蟲族,而在太空中任迪橫掃蟲羣的時候拒絕了木馬星風淬宗師的援助。

但是從眼下的情況看,任迪完全是一副誰都不理睬,我行我素的樣子。也就是任迪現在詭異的狀態嚇住了雅格的各方勢力。那麼現在陳儒還能對任迪執行有效控制嗎?

這些崇明星上政客們對碎星軍團現在詭異的情況非常敏感。波坦看了看所有人:“把所有網絡都掐斷。所有門窗緊閉。”

等到會議變成完全的密室後,波家家主,點了點頭對星家的家主笑了笑。隨後對着愣神的各位家主說道:“這就是我讓各位用真身赴會的原因。能來這裏,大家都是鐵桿盟友了。所以有的話,我必須私會來說。”

這時候南家家主說道:“波坦在陳儒冕下那裏擔任副官,他一定有詳細的內幕消息吧。”

波家家主頗有些得意地說道:“內幕消息是有一點,但是並不詳細。有關任迪,波坦之給了寥寥幾句有效信息。

第一,任迪冕下是陳儒冕下請來的。

第二兩個人雖然類型不同,但是等級上相同。雙方的較量有過一次,互爲平手。

第三,那就是任迪冕下雖然對我們非常冷淡,但是和陳儒冕下一隻保持聯繫。”

這寥寥的幾句話讓衆人呼吸頓時沉重起來,這透露碎星軍團最大的祕密。而現在崇明星上的事情就有解釋了。

星灰咳嗽了一聲說道:“我們有幸迎來了,雅格的王時代,而且是雙王時代。在這幸運中的幸運是,雙王是合作的。”

這些家族的家主給自己一切疑惑找到了解釋,但是對於陳儒來說,一些解釋並沒有清楚。那就是靈類資源問題。任迪大張旗鼓的在崇明星上執行兌換體系,並沒有得到陳儒的支持。這些家族族長認爲是陳儒給了任迪大量的靈類資源,然後任迪在崇明星上執行了兌換體系。

然而實際並不是這樣。在雅格,任迪的某些行爲已經超出了大宗師能做到的極限了。在思維總量和思維速度上,任迪很顯然已經超出大宗師。是這個世界半神的級別。

這個世界的半神是通過數百萬年將自己的基因百分之七十的質量重核元素化。然後在白矮星和中子星這樣的高能星球上,構建思維容器。爲什麼要百萬年?架設基因是自己在這個世界上的容器,百萬年的適應,是必須的。

任迪現在的基因,完全尊重自己的本源,按照這個世界晉級理論,任迪無法成爲半神的。因爲組成基因的化學結構,在極端環境下難以保持穩定。必須用足夠長的時間適應新容器。這個基因轉化的過程,是一個漫長的進化過程。

任迪沒走這個漫長的過程,到這個世界,任迪就沒想過永恆。人想打贏老虎,並不只有鍛鍊肌肉這一條路。是可以拿着火把,驅趕,用強弓勁弩攢射。當然高端一點,你在虎山上架着重機槍掃射,也是戰勝老虎的方法。而基因高能化,也並不僅有插入重穩定島元素這一條路。量子本源高能則是任迪下面的一條路。人類拿起火把製造工具,不用肌肉條件非常變態。

而任迪現在的條件已經具備了。思維層次是上僞三階。狀態處於正在研發科技的高度活躍狀態。按照科技文明體系,任迪已經可以邁出步伐了。硬是要按照這個位面的等級體系,來套,任迪現在應該算半神。科技水平上也算半神。

在氣態大行星的內部,數千個加速器在覈聚變充足的能源供應下,大量的元素遵循固定的方向撞擊。在撞擊的剎那間進入下一級加速,在極短的時間內多次撞擊,生成了六級七級文明的硬通貨,超重穩定核元素。

大宗師爲王,半神爲皇。 在圖書館中,陳儒的通訊投影再一次出現在這裏。在詢問後,任迪展示了,氣態大行星上的元素撞擊工廠。

陳儒說道:“科技上,你已經到達了那個八級文明的最高水準了是嗎?”

任迪淡淡說道:“最高水準?應該還有很多事情要做,大部分生產環節遠遠沒有到達完善的地步。”

陳儒頓了頓:“有一件事情,我一直很好奇。你到底追求什麼?”

在這個圖書館內,明亮的燈光照射下,任迪笑了笑說道:“你終於問了。不過這個很難回答。我從兩個方面來回答你吧,在追求的目標上,我認爲生命的追求,就應該是理解宇宙中一切事物運行的規律。無論這個規律有多麼繁雜。在追求的手段上,以最科學最客觀的態度,觀察一切,檢驗一切,實現一切。”

聽到任迪這畫風和這個世界極爲不對頭的回答,陳儒愣了一下,然後笑了笑:“你的追求很清奇。如果你是抱着這樣的態度一步一步獲取力量的。你可正是這個世界的奇葩。”

任迪嘆了一口氣:“算了,求同存異吧。我會爲你提供大量的戰艦,大量的作戰成員,現在開始我會全力支持你開拓疆土。”

“你需要什麼回報嗎?或者說,我開疆拓土對你有什麼好處?”陳儒別有意味的問道。

任迪說道:“你的疆土擴大,對我某些跨數萬光年尺度的空間實驗有利。”

陳儒:“你爲何自己不去做呢?你應該不是怕麻煩的那種人。”

任迪看了看陳儒,這個問題很關鍵,任迪爲什麼不去做,按照任迪現在在資源星上的戰艦生產量,是可以在這個世界星門體系下穿梭的。

但是任迪在體內擁有星門以來,從未在這個世界的星門體系下穿梭過,都是在自己的星門體系下穿梭。任迪自己的星門體系是陳儒攜帶節點在本位面星門穿針引線建立的。

而任迪現在如果穿梭本位面體系下的星門,作爲一股陌生的從未被標記過的龐大信息量,會立刻引起這個宇宙統治者們的注意。所以任迪一直在蟄伏。

陳儒的疆土開的越大,他親自到達的區域越多,鏡面任迪可以架設的星門越多。

任迪對陳儒說道:“這個問題現在我拒絕回答,但是我可以負責的告訴你,統治這個世界的其他人類,我毫無興趣。只要我不被統治就行了。”

陳儒捏了捏手指說道:“所以說,你達成你的目的後,我打下的帝國興衰,你也不會管?”

任迪說道:“爲什麼要管,如果我要管的話,你纔會擔心吧,帝國的壽命會更短暫。對於你來說,你只要利用我得科技系統就行了。各取所需是最好的。”

聽到任迪這麼說,陳儒啞然。剛剛他聯想到了大昂和鐵塔的下場。這兩個文明到最後幾乎是自毀的。陳儒淡淡地說道:“是啊,我何時來的這麼不自信呢?我的帝國能打下來,也自然能夠建立起來。把你的艦隊都交出來吧。”

任迪點了點頭說道:“如你所願,一共一千八百艘戰艦已經待命,你隨時可以來接受,此外,目前戰艦最高產量爲一個月三百二十四艘。若是啓動下一級戰艦研發計劃,戰艦產量爲一個月170艘。”

陳儒說道:“儘快定下一級戰艦吧,另外,你的所有戰艦生產,現在都要經過我的同意。”(對任迪爆戰艦的速度,陳儒相當警惕。)

任迪露出理解的笑容說道:“明白的,涉及到戰艦產量,以及血脈調製,一切按照你的要求執行。”(前者是太空艦隊數量,而後者是先天階層的數量。陳儒要建立龐大的帝國,這兩項是絕對不會放手的。)

陳儒的投影在圖書館內消失了,任迪的分體從桌子的抽屜中,再次抽出了記錄本,翻開後拉起了筆。細細的記錄着。

鏡頭切換到藍血星。隨着方風帝國的龐大艦隊到達。魚人族和雅格人類的戰爭已經停止了。

如此龐大的艦隊,在一旁虎視眈眈。自然沒的打了,不過讓雅格一方稍顯安定的是,這支明顯不屬於六級文明的龐大艦隊是人類一方的。

在這種異族戰爭中,人類一方沒必要幫着外族打自己的種族。

太空中,在方風文明四艘護衛艦的護衛下,風淬乘坐着旗艦,緩緩的考經這支龐大的艦隊,當見到這支體長七公里的戰艦組成的龐大艦隊,風淬心裏難以抑制的觸動。發出了“這就是七級文明”的感嘆。

方風的旗艦總噸位只有三千噸。而這支大艦隊的任意一艘戰艦噸位就超過十八億噸。這就像一隻小白兔誤入大象羣一樣惶恐不安。

這支艦隊比六級文明的戰艦更像是戰艦。六級文明的太空戰艦太過尖銳了,繁雜的武器系統林立。而這些七級文明的戰艦,體型猶如大廈,唯一的武器是主炮體系。碩大的加速管道所在的金屬炮塔,沿着戰艦外殼的金屬軌道滑動。

碩大的炮臺長是直徑二十米的半球。看起來就像天文望遠鏡一樣。整個炮臺的重量就有六百七十二噸。對於七級文明的武器體系,風淬一點都不懷疑其威力。這絕對是能夠撕碎雅格現有所有艦隊的武器。

很快風淬從旗艦中走出來,登上了的登陸艇,進入了一艘戰艦的內部。

高級文明對低級文明的交往,往往是以震撼開始,在戰艦的內部一個半徑二十米橫截面如六邊形的滾筒滾動着,持續的滾筒爲戰艦內倉中提供類似引力的附着力。在這個類引力的環境下,人類會躺的非常輕鬆。較冷的新鮮空氣會因爲離心作用,到達滾筒邊緣。而人呼吸的較熱空氣進入滾筒中軸的換氣系統。

由於休息環境良好,這艘戰艦在勞師遠征後,人員依舊是保持着不錯的狀態。這種戰艦設計要比任迪設計的戰艦在細節方面要考慮的周到。這就是老牌文明的在武器上的先進性。

這不是任迪生產力的問題。生產力是加工條件,生產材料的環境控制。以及大規模計算設計的能力。和老牌七級文明在造艦上的差距,只是任迪造的少了。

在一截猶如豪華火車車廂的房間中,方林和風淬見面了。方林開口說道:“我是方風帝國第六順位繼承人,很高興能在這裏見到你。”

風淬心跳了一下,然而並沒有失態,說道:“風淬,這片區域六級文明的人類負責人。請問可以爲您效勞嗎。”嘴裏說的是效勞,但是面部表情,恆顯然是警惕的問着對面想幹什麼。

方林笑了笑說道:“有些公事要做。某個人從我國不辭而別,我是前來召回他的。而現在看來他可能有些不願意。在未來也許會動用一些強制手段!”

風淬腦子微微一轉,立刻明白,方林爲何而來。在最近這段時間,崇明星上的巨大變化。已經引起了雅格各方勢力關注。多位宗師試圖和陳儒聯繫,而陳儒這邊一隻以靜默應對。至於任迪這裏,更是沒有任何聯繫的可能。

風淬說道:“你是說,崇明星現在的情況是來自於貴國的技術?”

方林笑了笑算是默認下來說道:“鮮血試煉,崇明星現在正發生的事情。”

風淬絲毫不爲所動地說道:“你想做什麼?”

方林露出了神祕的微笑說道:“如果你願意來方風,我保證條件是平等契約。”

聽到這風淬深深地的看了方林一眼。方林所說的條件很有誘惑力。

像七級文明這樣的老牌文明,建立起來勢力並不是熱血一呼形成集團。宗師和宗師之間雖然力量上是平等的,但是總有些等級差距。就像人類社會人與人看起來是平等,但是社會上有一些讓人難以抉擇的選擇。

七級文明相對於六級文明有一個技術,這個技術就是量子再確認技術,當宗師體內星門的量子標記變得模糊的時候,可以用宇宙飛船攜特殊量子密匙的粒子到達星門的另一側,在星門兩側將發射有着密匙的量子訊號。能讓宗師再次摸到星門。

這對於宗師來說是延壽的。但是七級文明不會輕易的給任何一個宗師這樣的服務,就像馬雲雖然很有錢,卻不會給每個人發錢一樣。

當給予的很輕易,得到的太容易,反而不會感恩,還會有一些不切實際的想法。而這個世界很現實。七級文明對宗師的要求是效忠。至於保障效忠的機制,絕不是靠着宗師們的自覺,而是天龍八部那種生死符的硬性機制。

通過量子密匙讓宗師們重新感應到體內的星門,但是另一份糾纏粒子會保存在七級文明大宗師這裏。如果這位重新順着同步擾動機制摸到星門位置的宗師有所反叛的話,只需要啓動在手的密匙,就能讓感應再次混亂掉。

通過他人的密匙摸到星門,而他人不會放手全部的密匙。這就是六級文明有着宗師,在星際中有着流浪的散人宗師的原因。依附就等於被控制。除非一開始簽訂的是平等條件,密匙全部還給那位宗師。 星空中一批批戰艦從資源星的港口上起飛,猶如星河流匯聚在太空中,戰艦排列着整齊的太空陣。猶如地面閱兵式一樣整齊。一艘艘龐大的戰艦上,一束束燈塔一樣的光芒交替閃爍着,在空曠的太空中,所有的艦隊保持通暢的訊號聯繫。

看到這麼多長兩公里的大型戰艦入列自己軍團,陳儒一直是沉默應對,眼前的這一切似乎來得太容易。而這一切很讓人心慌。

世界上的政權建立是在暴力統治的基礎上的。統治階層對被統治階層有着約束力,政權對一層層基層下達命令有着強制性。國家不是幫派。

當任迪展現的對一個勢力越有用,另一個勢力就越想要統治。就先不說這個位面了,當任迪進入演變空間的時候。多個高等軍官,就看上了任迪。試圖打成有效的相互約束關係。

然而任迪每一次都只是在任務中保持相互約束關係。出了任務立刻解除責任關係,直接選下一家。

而在這個位面中,任迪是一隻沒有和任何一個勢力建立約束關係。哪怕是鐵塔後期的自鑑會,任迪只是在維繫公平的交易。

現在任迪沒給任何約束關係,幾乎是單方面的,你想要我就給。除非你要不起,你其他的想要的我都給。這是非常嚇人的。因爲你摸不清他的目的,勉強摸清了他的目的,卻不能影響他的目的。當所有的給予,不能有效的回饋,這就像一種被動被施捨,自己一切想要的東西,對面都會施捨給你。

而你想要完成你的目的,就必然想要一些東西。而這些東西對面都能給你。而且一直給。這就像自己逃不過對方的施捨。

陳儒現在就是這個樣子,他想成爲手握八級文明權利的存在。而爲了達成這個目標,他想追求的一切有利條件,任迪都給了,想要什麼給什麼,卻控制不了任迪任何在意的事情。

權利,陳儒給了任迪一顆星球,然而任迪只把這個星球當成了攀科技的基礎,無絲毫統治的樂趣,幾十年來連一場上流宴會都沒有參加,一直在勞動。用崇明星衆多家族高層的話來說,任迪這執政官當的簡直是在賣苦力。

至於,似水的美人。陳儒親手將留在任迪身邊多年的星澈出嫁,本以爲任迪會有所觸動。然而任迪展現的事不關己。

而金錢,自從技術上能實現能源轉換靈元素(超重穩定島元素),六級七級文明看種的錢,在任迪那裏是可以通過能量轉換的。

而血脈,任迪抱死自己的那沒有任何重元素,絕對劣等的基因。猶如超出紅塵一樣,對這個世界的公認的高等血脈,毫不關心。就像一等人類,認定自己不可能有高能基因一樣。

可以說任迪在用最超然的姿態,無視陳儒的道,而陳儒卻無法反駁。雖然陳儒一步步達成自己的目標。卻無法反駁任迪的態度,而任迪每一次毫不在意的給予,就是對陳儒所追求的一絲無視。這種感覺讓陳儒相當憋屈,常年累月積累下的憋屈。

具體怎麼形容呢,就是一個父母將一個孩子從小到大一切東西都安排好了,處在這種既定道路上的孩子,如果出奇的優秀。毫無任何挫折。會對這種既定道路的安排相當不滿。如果沒有全力以赴做過,當過程變成不變的過去,會非常不甘心。

當如此龐大,可以輕而易舉征服整個雅格,在自己面前。陳儒感覺自己好像丟掉了什麼東西。

龐大的艦隊列陣完畢後,開始以進攻狀態朝着前方前景,每一艘戰艦在方格一樣大小的空間中作無規則顫動。每一個方格範圍是列陣時期,主計算機計算好的。

當太空戰,進入七級文明的時代後。其實是y型的強者適合領軍,因爲七級文明核聚變已經能夠提供足夠的能源,而太空戰不再是過往的遊騎突襲,而是堂而皇之的陣列線戰鬥。

上千艘大型戰艦組成戰線壓上去。而這時候有一個問題,那就是通訊的問題。最佳的通訊狀態,應當是所有戰艦排列成橫豎直線絕對的集合陣列。在這種規則的陣型下,量子加密的訊號可以輕鬆的傳遞給每一艘戰艦。每一艘戰艦都可以被訊號鎖定。

但是這麼做的話,己方信號非常好鎖定,敵方雷達也很輕易的鎖定。你敢排成這麼整齊,等着對面挨個挨個集火每一艘戰艦吧。所以在戰鬥狀態下,每一艘戰艦是在算好的空間範圍內做無規則運動,躲避對方火炮鎖定。

然而做無規則運動,能躲避對方雷達,但是己方信號就接收到了。這裏是太空,不是在地球上,躺在牀上接受wifi。太空的範圍非常大,每一艘戰艦相隔上百公里。絕不可能對整個範圍進行訊號擴散。對上百公里的球形範圍進行訊號擴散,那是每半個小時爆炸一枚小型核彈的功率。任何戰艦敢在太空中這麼閃。那就給對方的火力指明開火目標。

官少誘娶小萌妻 所以戰艦和戰艦之間的信號傳播,都是點與點之間光束傳播。隔着幾十公里亂動,是極難對準的。

所以這個時候如果有y宗師,將每一艘戰艦都佈置一個微型星門,對每一艘戰艦直接下達清晰的指令。進行兵團級別的配合。在這種大兵團陣列戰中會非常佔據優勢。

一直以來陳儒是偏向於x型。現在他決定朝着y型方向發展,降低星門功率,增多數量。這是一個長達數個月的鍛鍊過程。

一般情況下,這個世界選擇了x,或者是y就定型了。但是任迪給陳儒設計的傳承,是可以變性的。可以花費數個月調節成大功率,也可以逐步嘗試調節爲小功率。在此之前,陳儒選擇的是大功率。

龐大的艦隊就這樣蒞臨了星門。共和元老會十二位宗師帶領者艦隊聯合阻擋陳儒經過這個關卡。陳儒現在的勢力已經破壞了雅格內部的均衡。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