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就連這一個月以來給她打的電話,都是借著安之想她的名義。


每次安之對著手機叫媽咪時,他就靜靜的待在旁邊聽著她的聲音。

直到她走了他才突然發現,他好像習慣身邊有她了。

算算日子,明天,她就該回來了。

思及此,秦騁本就立體的五官忽的染上一抹柔和,更加奪人眼球。

有些迫不及待了。

——

「宋總,您回來了。」

顧黎望著眼前的女子。

闊別一個月,宋的氣質越來越好,一身卡其色的中性連衣裙,外加一個一件白色的外套,都沒能掩蓋她傲人的身材。

儘管那副身材令無數人遐想無限,渾身卻又散發著渴望而不及的清冷。

「顧黎,快來幫幫我。」

「好。」

接過行李,顧黎看著宋晴暖一言不發,只拿著手裡的文件,朝著樓上去了。

望著她離去的背影,顧黎眸子中雜糅上了一抹複雜。

這一個月來,宋晴暖的話似乎變得更少了。

而在一棟大樓不遠的拐角處。

秦騁緊握著方向盤的手隨著女子的出現變得有些激動。

她終於回來了。

回到辦公室后,宋晴暖立馬呈現出一種疲態。

閉目養神了好一會兒,她才開始慢慢睜眼。

拿著手裡的文件仔細看了起來。

白紙黑字上,看到那串普通人眼中的天文數字,她的眸底竟也絲毫掀不起一絲波瀾,疲倦的神情里似乎還帶著麻木。

「噠噠噠……」

空氣中好像多了另一個人的氣息。

「顧……」

準備說出口的話卻在看見來人時戛然而止。

闊別一個月,她以為自己不會再有什麼感覺。

可為什麼再一次看到那張熟悉的臉時,記憶又再一次在腦海里翻滾。

甚至,內心竟然還有些久別重逢得錯覺。

「你來了。」

這次,她終於率先開口。

輕飄飄的聲音,不親近,也不疏離。

有那麼一瞬間,秦騁怔了怔。

他在腦海中想過無數遍她再次回來后他們的第一次相遇是怎樣的。

此刻,有些意外,卻又好像合乎常理。

「你不是應該在公司嗎?」

她淡定自若的將手裡那本文件夾默默的放進文件框里最角落的位置。

不動聲色的,又拿了一張打過草稿的A4紙搭在上邊。

一股溫熱的肉牆徒然貼了上來,濃烈的男人氣息將她裹緊。

「小暖,我想你了,所以早點過來看你……」

將臉深深埋進她的頸窩,秦騁貪婪的呼吸著女人身上特有的味道。

這一次,秦騁終於忍不住了。

在看到她的第一眼時,心中的思念之情不可救藥的湧上心頭,只有將她緊緊抱在懷裡,他才終於覺得。

她真的回來了。

環住宋晴暖的兩隻大手讓她快要透不過氣來。

她掰開那雙堅實的手臂,有意無意的退了幾步,與眼前的男人保持了一米的距離。

「小暖?」

男人不解的語氣在不大的辦公室里響起。

她的舉動讓秦騁猝不及防。

掀眸,那雙清澈的眸子里竟有些疏離防備。

「這裡是公司,你這麼做影響不好。」

「影響?」

秦騁以為自己聽錯了,眉心愈發皺緊。

她的再三淡漠讓秦騁的心彷彿被針扎了一般。

「我還有個會,先離開了。」

拿起桌上的電腦,宋晴暖卻似乎一刻也不願意多待。

秦騁望著她離開的背影遲鈍了兩秒,原本放著希翼的眼眸此刻也變得深邃幽暗起來。

「對了。」

快要離開時,宋晴暖清冷的聲音再次傳來。

「你也早點走吧。」

秦騁英俊的眉宇輕顫,張了張嘴,但所有的話都卡在喉嚨里,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直到一聲不大不小的關門聲響起。

秦騁才微微回過神來。

那雙原本波瀾不驚的眼底,此時疑惑漸濃。

為什麼這次回來,宋晴暖好像變了個人似的?

慢慢地在那張屬於她的椅子上坐下,他第一次感覺到無能為力。

思緒紛亂見,他眼神突然瞥到桌上安之的照片。

照片里的安之,笑的很燦爛,手裡拿著一顆大大的彩虹棒棒糖,眼睛眯成了兩條月牙縫。

鎏金裱著,擺在最顯眼的位置。

看得出來主人對它的重視。

手指輕輕抹了抹,上面蒙了一層薄薄的的灰。

秦騁從兜里拿出方巾,細細擦拭起來。

宋晴暖去了很久都沒回來。

剛才他來的時候,大廳里只有窸窸窣窣的幾個人。

聽顧黎說,別的人都出去考察去了。

其實,哪有什麼會要開,不過是她躲開他的借口罷了。

突然覺得這一幕似曾相識。

秦騁想起,當初宋晴暖去找他的時候,他也是這般淡漠,甚至,讓她獨自在自己的辦公室坐了一整個下午。

而他,則在外面約上幾個兄弟悠閑的喝著下午茶。

原來被疏離,是這樣的滋味。

頓時,秦騁的胸口像是被堵了棉花似的,莫名有些踹不過氣來。

但胸口越堵的厲害,他卻越拚命的想著從前的種種。

當時的她,一定對自己傷透了心吧。

看著窗外漸漸黯淡的天色,秦騁只覺得從所未有過的頹廢,挫敗。

眼神慢慢遊離,他開始打量起這個陪了宋晴暖無數個下午和夜晚的房間。

突然,文件框里一抹淡淡的紅引起了他的注意。 他記得,宋晴暖回來時手裡好像就是這個文件。

心裡莫名落下了一記重鎚,手像不聽使喚似的,拿起了那本宋晴暖一直放在手裡的文件夾……

「叩叩叩。」

這時,門外有敲門聲響起。

「進來。」

秦騁淡淡的抬頭朝著門口看去,那雙深不見底的黑眸里沒有一絲情緒。

「秦總,您好!」

來人是一個中年男子。

「宋總的文件忘在這裡了,我來替她拿。」

秦騁當然記得,那是在競標會上,與宋晴暖達成合作的那個男人——顧中淮。

顧中淮眼底的笑意在瞥見秦騁手裡的文件時,又停留了兩秒。

「她人呢?」

秦騁若無其事的將文件夾放回原處,開口,聲音森冷寒洌。

「宋總還在會議室,我先過來。」

顧中淮毫不畏懼,依舊上前,將文件框里幾本文件,一起抽了出來。

秦騁的目光沉沉的落在顧中淮手裡。

那其中,就有那本紅色文件夾。

顧中淮離開后,秦騁像個木偶般,坐在椅子上,一動不動。

這次,連眉頭都沒有蹙過,從始至終,臉上都是機械般的冷寂,兩隻手交握著,一雙如死灰無比黯淡的眸子,靜靜的盯著桌前。

……

顧中淮離開后,朝著緊閉著的辦公室大門看了一眼,若有所思。

回到會議室,宋晴暖正在那裡安靜的坐著,闔著雙眼。

偌大的房間里,孤單影只的她顯得無比落寞。

「你要的東西帶來了。」

顧中淮將手裡那疊文件一起丟在桌上,拉了張椅子,在她對面坐下。

「他還沒走嗎?」

聲音里,彷彿透著無盡的無可奈何和疲憊。

「看樣子,不等到你,他是不會走的。」

顧中淮掃視了一圈,目光沉沉的落在那隻瘦小的身影上。

宋晴暖這才抬起頭,淡淡的瞥了一眼。

「他想等,就等吧。」

那雙原本無比清亮透徹的眸子,像是被蒙上了一層陰霾,灰濛濛的,看不到一絲光亮。

「我們之間遲早要頭破血流,現在的溫情不過是成就日後更大的難堪。」

顧中淮眯著眼,意味深長。

「可能有些事,你該去和他說清楚。」

一抹苦澀化過心頭,宋晴暖無力的笑了笑。

說什麼?說她今天晚上就會想方設法將他疼愛的安之偷偷帶走么?

「知道了,我會去見他的。」

顧中淮在心裡嘆了口氣。

他也算閱人無數,宋晴暖對秦騁的感情,已經不再是當初說只是利用那麼簡單了。

或許,她對他,從來不只是利用。

顧中淮從桌上的一堆文件里拿出那本紅色文件夾,放在宋晴暖面前。

「我剛才進去的時候這個就在他手上,他有沒有看,我就不知道了。」

淡淡的紅色,映入宋晴暖的眼裡。

看沒看見,又能如何。

反正他們之間也已經快要形同陌路了。

「嗯,我會處理的。」

許久,她才輕輕的開口。

……

炙熱的太陽已經落下一大半,夕陽的餘暉透過窗戶灑進來,日近遲暮,是蒼老的顏色。

秦騁等了一個下午,就在他以為自己還會等到晚上的時候,辦公室的門這才被人輕輕打開。

儘管已經平復好心情,但當那道高大俊郎的身影落入視線時,宋晴暖的心,還是微不可見的「咯噔」一下。

同樣心情微妙的,還有秦騁。

「回來了?」

低低的嗓音沙啞著,讓人聽不清情緒。

秦騁也不去追問為什麼宋晴暖去了那麼久。

「嗯。」

宋晴暖平靜的聲音里沒有絲毫波瀾,話說出口,就迎來了長久的寂靜。

良久,秦騁慢慢起身,走向她:「我們回家吧,安之等你很久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