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就算陳曦兒是黃煙塵的表妹,也沒有理由做到這個程度。


她到底有什麼目的?

此刻,張若塵十分疲憊,不願多想,跟隨兩個侍女,來到一座浴池。

浴池中的藥液,呈現出七種不同的顏色,散發出濃烈的異香。

七靈藥液泉水,是用七種療傷藥液按照某種比例搭配而成。任何一種藥液的價值都超過十萬銀幣,七種藥液的價值加起來,更是超過百萬枚銀幣。

即便是天極境的武道神話,也只有在受了極重的傷勢的時候,才會使用七靈藥液泉水來療傷。

一池藥液,差不多可以買下半座城池,可以說是相當奢侈。

躺在七靈藥液泉水之中,張若塵感覺到全身說不出的舒爽,毛孔張開,貪婪的吸收泉水中的藥力。

漸漸地,張若塵在池中,沉睡了過去。

……

與此同時,黃煙塵來到陳曦兒的修鍊秘府,一隻手捏著戰劍,另一隻手揮掌打了出去。

轟然一聲。

銅環被震斷,掉落在地。

兩扇巨大的銅門,在掌力的衝擊之下,豁然打開。

「煙塵郡主,主人正在閉關修鍊,你現在千萬不要闖進去。」兩個侍女立即迎出來,跪在左右兩邊,哀求的說道。

黃煙塵抱着戰劍,身體站得筆直,眼神銳利的道:「是嗎?我怎麼看見她剛從通聖山回來?」

「唰!」

一道靚麗的人影,從修鍊秘府中飛掠出來,留下一連串殘影,出現在一棵楓樹下面。

正是陳曦兒。

陳曦兒的臉上掛着笑容,向著黃煙塵走了過去,道:「表姐,到底誰將你給惹到了,怎麼發這麼大的火氣?」

黃煙塵的眼神冰冷,沒有一絲笑容,開門見山的道:「張若塵在哪裏,叫他給我滾出來。」

「呵呵!原來表姐是來找張師弟。」

陳曦兒的臉上沒有一絲驚慌,反而笑容更加美艷,柔聲的道:「張師弟在颶風密室中修鍊,受了很重的傷勢,現在正在七靈藥液泉水中療傷。」

黃煙塵的眼神更冷,道:「表妹,他是我的未婚夫,就算要療傷,也該去我哪裏療傷。他住到你的修鍊秘府,恐怕不太好吧!」

陳曦兒依舊笑着,道:「還不是因為上一次在天月樓的事,他擔心你還在生他的氣,所以,就沒有去找你,暫時住到了我的修鍊秘府。表姐,你先回去吧!我會幫你照顧好張師弟,只要在我的修鍊秘府,沒有人可以傷得了他。」

黃煙塵並沒有要離開的意思,眼神一沉,道:「陳曦兒,你不要做得太過分。你在打什麼主意,我清楚得很。老實告訴你,既然張若塵與我訂婚,那他就是我的未婚夫。任何女人,若是敢打他的主意,那就是在與我為敵。」

陳曦兒笑道:「呵呵!真沒想到,表姐竟然是真的將張師弟當成了未婚夫,我還以為,你們只是假訂婚。表姐,你放心,若是真有女人敢打表姐夫的主意,我也會幫你教訓她。」

黃煙塵與陳曦兒從小就一起爭鬥,所以她十分了解陳曦兒。

陳曦兒是那種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女人,肯定是看出張若塵的天資和潛力,所以才會主動爭搶張若塵。

她不僅僅只是為了搶張若塵,更是為了打擊黃煙塵。只有搶到了張若塵,才能顯示出她比黃煙塵更加優秀,更加有魅力。

黃煙塵懶得和陳曦兒耍心機,道:「張若塵在哪裏?今天,我是一定要帶他離開,誰若是敢攔我,別怪我不客氣。」

陳曦兒笑了笑,道:「表姐,別怪表妹沒有提醒你,男人可不喜歡被女人強迫,你若是一定要帶他離開,恐怕會適得其反。」

「我做事,不用你來教我。」

黃煙塵的一雙黛眉微微一橫,冷冷的盯了陳曦兒一眼,拖着瑰麗的藍色長發,向著七靈藥泉池的方向行去。 仙緣城是一座仙凡混居的大古城。

進入城裏,沒有居住令牌的,要付一塊靈晶的入城費。

莫瑄他們三人因為是跟着南宮昊澤一起的,所以被免了入城費。

仙緣城是青玄宗建立起來專門收徒用的,青玄宗對於仙緣城來說,就相當於官方,而南宮昊澤是青玄宗的真傳弟子,身份就相當於是古代時候的皇子,他帶人進仙緣城,城門兵丁當然不敢去收入城費。

莫瑄他們在城門兵丁們的恭敬行禮中進了仙緣城。

一進城門就是寬敞的石板路,兩邊店鋪林立,人來人往非常熱鬧。

路上各種妖獸拉的馬車絡繹不絕。

還有很多氣息彪悍,雙眼銳利的修鍊者,騎着各種各樣的妖獸或者凶獸經過。

南宮昊澤把莫瑄他們帶到一座很氣派的樓閣前,一邊往裏走,一邊道:「這裏是專門接待來拜師的弟子分閣,還有幾天仙緣大會就要開始了,你們就先在這裏住宿,這裏住宿免費,吃飯自理,我要先去見一下這裏的負責人,辦一些事,就在這裏分開吧,希望到時候我能在宗門見到諸位…」

南宮昊澤把莫瑄他們交給一個在這裏做事的雜役弟子后,就匆忙離開了。

莫瑄他們跟着雜役弟子進了一棟小院:「好了,三位就住這個小院裏吧,院子裏有四間房,住宿用品一應齊全,這條走廊盡頭就是食堂,不過,食堂吃飯是有時間限制的,過了飯點,就沒有了,這點你們要自己掌握,遲了就只能到外面吃了。」

莫瑄點點頭,謝了帶路的雜役弟子,才和嚴九田旺兩人一起進了小院。

嚴九忍不住先去各個房間看了一遍,出來道:「大哥,這裏挺不錯啊,被子都是新的,房間很乾凈整潔,洗漱用品也都是新的。」

莫瑄見他挺驚喜意外的樣子,疑惑道:「你們上次沒有再這裏住嗎?」

嚴九一臉鬱悶:「沒有啊!我們上次過來,是自己住的客棧,根本就不知道還能來這裏住。」

田旺接話道:「嚴大哥不用覺得虧了,俺們今天要不是跟着南宮師兄進來,也是住不了這裏的。」

「啊?啥意思?我們自己來為什麼住不了?」

「你以為這裏是隨便什麼人都能住進來的嗎,每次仙緣大會開啟,那麼多人來參加,就這裏能住的下嗎?這裏雖然說是給我們這些要拜入青玄宗的弟子住的,其實只有關係戶或者那些名氣大天賦出眾的天才住的,一般人根本進都進不來。」

嚴九聽了一臉憤憤不平,莫瑄卻瞭然的點點頭,在他看來這很正常,不管在哪在什麼時候,肯定都是朝中有人好辦事。

只要是人,就會有利益關係,有些規則都差不多,就算換個世界也一樣,這沒什麼好奇怪的,對莫瑄來說已經見怪不怪了。

聊了一會,三人見到了吃晚飯的時間點,就一起去了走廊盡頭的食堂吃飯。

不知道是不是他們來的較早,食堂里還一個吃飯的都沒有,空蕩蕩的。

打菜的窗口處有一個胖廚師收錢打菜。

嚴九排在第一位,他指著一種不知名的肉菜問道:「這是什麼肉,多少錢一份?」

胖廚師撩了一下眼皮,看了嚴九一眼,懶洋洋道:「紅燒一階下品妖獸刺牙豬的腰窩肉,一塊靈晶一份,要來一份么?」

嚴九一聽,心下一跳,一階下品的豬肉就要一塊靈晶,搶錢啊!

看着香噴噴的妖豬肉,咽了咽口水,強行把眼睛挪開,又指著一個青菜問道:「那這個呢?」

胖廚師又撩了下眼皮看了看嚴九指著的菜:「青玉靈菜,一塊靈晶一份。」

啥?青菜也要一塊靈晶?搶劫啊?

這一時嚴九不知道自己要吃啥了,這不管是肉還是青菜都挺貴,一樣都不捨得吃,這不管是吃哪一種,他都心肝痛。

過了一會,見嚴九還杵在那裏不說話,胖廚師不耐煩道:「到底買不買?你倒是吱一聲啊,杵在這裏幹什麼呢,顯擺你長的高啊,不買就讓開,別擋着後面的人。」

嚴九一聽,連忙聽話的讓到一邊,讓後面的莫瑄上前去買菜。

莫瑄看向讓到旁邊去的嚴九,用眼睛詢問,咋回事?你不吃啊?

嚴九搖搖頭,用手示意,讓他先買。

莫瑄轉頭看了看窗枱後面的菜。

菜的種類並不多,只有三葷三素,兩個湯。

剛剛嚴九問的,莫瑄看到了也聽到了胖廚師的回答。

除了那一葷一素,莫瑄指著一個碧色菜梗問道:「這個是什麼菜怎麼賣?」

胖廚師看了看莫瑄,又看了看面前的菜,臉色不太好的快速介紹道:

「碧梗菜,一塊靈晶一份,還有這個是靈兔肉,一塊靈晶一份,這個是野鹿肉,一塊靈晶一份,這個是靈白菜,一塊靈晶一份,還有這兩份湯,這個蛋湯,裏面的蛋是靈鴉蛋,也是一塊靈晶一份,這個骨頭湯呢,裏面放的是一階上品妖虎骨,裏面還放了一些補充氣血的補藥,什麼枸杞呀,山參啊,補益草啊之類的,這個要兩塊靈晶一份……怎麼樣,小師弟要來一份否?」

莫瑄也不在意胖廚師的態度,畢竟是他們事兒多,什麼也不懂,麻煩了別人,還不允許人家有點脾氣啊!

「不好意思,稍等一下!」

對胖廚師說了一句后,莫瑄轉頭對嚴九和田旺道:「趕了這麼久的路,好不容易可以坐下好好吃一頓了,乾脆我請客,買了一起吃吧,都是沒吃過的,每樣都買了嘗嘗怎麼樣?」

嚴九猶豫:「這…」

「這什麼這,有啥好猶豫的,現在我請你吃了,你要是不好意思,以後有機會了,請回來不就得了,是不是?」

田旺哈哈一笑:「好!今天就讓莫大哥你搶個先,下次俺請。」

嚴九也笑着點頭說好。

莫瑄也不小氣,說好好吃一頓就好好吃一頓,三葷三素,每樣都點了雙份,那個虎骨湯也每個人都弄了一碗。

菜雖然貴點,但味道確實不錯,特別是那個湯,喝了之後,渾身暖烘烘的,有一股靈力在體內升騰,趕路的疲憊都一掃而空。。 此人應該是這支五人殺妖小隊的帶隊人。

出於上輩子的經驗,陸洵覺得他那個眯眼看的動作,顯示他應該是有點近視。

一聽說面前這人真是近日在城內聲名鵲起的大詩人陸洵,此人馬上態度大變,頓時就多了許多恭敬。

他不但馬上認認真真地自報家門,說是名叫鄭飛,乃是鄴城第二巡檢司總巡檢,隨後還招呼其他幾個人,也趕緊過來施禮。

一位寫出過四星之詩的大詩人,在修行者們心目中的地位,還是極高的。

這個時候,反倒是最開始過來關心陸洵這個路人的青衣帷帽女子,悄悄地退開了,手腳麻利地去為剛才的戰鬥善後。

然而事實上,陸洵最關注的就是她了。

不只是因為是她第一個過來問自己有沒有事,又慷慨解囊,給自己喂下一顆在他們看來也很是珍貴的丹藥,顯示出她的善良體貼,尤為重要的是,她剛才那一劍,實在是太過凌厲,也太過瀟洒了。

雖然很明顯這鄭飛才是這支小隊伍的首領,剛才他所參與的戰鬥部分,也表現得很高端,但從頭到尾旁觀了整場戰鬥的陸洵,卻認為那青衣女子才是此戰中真正發揮了一錘定音作用的人。

身在修行途中的人,大多瞧不起習武的人,但陸洵不一樣,他是個絕對的實用主義者——他不但堅信在「登仙」之前,習武是普通人提升自己戰鬥力和自保能力的最強途徑,甚至也認為,有武技在身,哪怕未來「登仙」了,也一定會有它意想不到的好處的。

這世上哪裡有沒用的技能呢!

此時一番鬧騰,那妖怪又是大吼大叫,又是一記殺招直接轟倒了一堵牆的,不止路人們紛紛離了老遠的圍觀,便周圍住戶也都被驚起,眼看戰鬥聲消失,這時也紛紛出門來看,最終就是,一大群人圍著這邊的眾人,和地上的一具狼妖的屍體,紛紛指指點點,議論紛紛。

巡檢司眾人迅速收拾了現場,那位鄭飛便熱情邀請陸洵到他們第二巡檢司稍坐,表示可以為陸洵檢查一下傷勢,並儘快醫治,免得留下後患。

這時陸洵的酒意已經基本散盡,只稍稍猶豫片刻,便答應下來。

於是他便隨著巡檢司眾人,一起到了鄴城第二巡檢司的衙門——他們的衙門口竟是在鄴城的盡東頭,偏東北角的方向,過了東市都還要再走一個坊了。

當然,這衙門口跟陸洵剛剛去過並吃了閉門羹的第三巡檢司相比,幾乎沒有什麼不同,一樣的窄小,毫無官衙的氣勢。

進到裡面才發現,院子倒也並不小。

前後應是三進,還帶東西跨院。

問題是稍加觀察就不難發現,這裡除了若干僕役之外,真正的公務員隊伍,應該是不超過十個人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