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就算城主沒在意,藍傲天也在心裡決定了,以後跟那些人疏遠關係的,畢竟這種人是不值得結交的!


至於墨九狸對那些人,完全沒放在眼裡,南域城她感興趣的只是南落水等神殿的人,還有南域秘境,至於整個南域城,依舊是藍傲天的!

她不可能在南域待太久的,所以那些人怕死也好,不值得結交也好,都跟墨九狸沒有什麼關係!

而走在墨九狸三人前方的南落水和莫問幾人,看到丰南城的其餘幾個人返回靈舟,心裡冷笑不已!

南落水眼底劃過冷芒,既然那些人比較識相,他就放過他們一馬好了!

很快,墨九狸三人隨著南落水幾人來到了南域城城主府內,南域城城主府跟丰南城城主府差不多,裝修十分簡單,一點也不奢華,這也是南落水口碑一直很好的原因!

不過,城主府很大,比丰南城的城主府大了幾倍不止!

畢竟,南落水身邊的心腹,能人異士眾多,所以城主府自然很大了!

「空言城主請上座!」南落水黑著臉,把墨九狸三人帶到了中間的一個議事大廳內說道。

墨九狸點點頭,直接沒客氣的坐到了主位上,藍傲天坐在墨九狸的左手邊的位置,三界站在墨九狸的身邊,南落水幾人坐在右側!

南落水看了眼三界眼神微微一閃問道:「三界閣下為何不坐?」

「我要保護主人,不用坐著!」三界直接說道。

聞言,南落水幾人心裡一動,他們猜到了三界和墨九狸關係不一般,還以為是墨九狸招攬的強者,卻沒想到三界竟然認了墨九狸為主!

這讓南落水忍不住記恨的看了眼墨九狸,畢竟他來南域多年,身邊的人雖然不少,但是實力強悍的神王強者,卻都是他花心思和資源留下的,平時雖然他們都聽自己的,但是也是在自己尊重他們,給他們好處的情況下!

就連陪著自己來的莫問,也對自己只是恭敬,卻從未如三界這般,把自己當成主子!

這讓多年在南域覺得自己是南域之主的南落水,心裡十分的不舒服,在他看來,墨九狸根本不配三界這樣的強者效忠,自己都沒有的待遇,一個小和尚憑什麼有?

「南城主,天色也不早了,快點交接大家去休息吧!」墨九狸看著南落水直接說道。

「好,這是南域城城主的令牌,這是南域秘境開啟的鑰匙!」南落水聞言眼底閃過什麼,直接從戒指內拿出兩個東西遞給墨九狸道。

三界接過來看了一眼,確定是真的才遞給墨九狸!

「南域秘境在何處?」墨九狸問道。

「就在城主府後面!」南落水聞言說道。

「帶我去看看吧……」墨九狸道。

「現在?不如明天我再帶空言城主去如何?今日有幸認識空言城主,南某十分的開心,已經讓人準備了酒席,應該馬上就好了……」南落水扯出一抹難看的笑容道。

「不用了,都是修鍊之人,何必再吃那些有雜質的五穀之物呢!」墨九狸聞言淡淡的說道。 那不是夢,或者說不是單純的夢,一巴掌拍在腦門的感覺很真實,摔下去的感覺也很真實,但我醒過來之後,卻發現一切都像是沒發生過一樣。

我都以爲自己必死無疑了,但是肩頭的疼痛感卻在提醒我,我還活着。不過我渾身沒力氣,掙扎了很久,也只是睜開了自己的雙眼而已,眼前一片黑暗,漸漸適應了之後,我發現自己竟然躺在那棵大松樹下,我的腦海中不自覺的浮現跟蘇陽最後見面時的情景。

我很不解,爲什麼兇手是蘇陽?這幾年我在外面跑,是跟他聯繫比較少了,但每次見面的時候,我都還覺得他是那個大大咧咧的傢伙,毫無心機,對我掏心掏肺。

即使到了這個時候,我還是不願意相信,蘇陽那種胸無大志的傢伙,這輩子最大的夢想也就是討個漂亮媳婦,在生個比較乖的兒子,一輩子平平淡淡,等老了喊上好朋友一塊去釣魚,等着孫子來喊他回家吃飯。

不知道躺了多久,我覺得天色似乎有些矇矇亮,耳邊響起悉悉索索的聲音。現在我也不知道什麼是害怕,苦笑了一聲,不管出現什麼東西,也不會讓我比知道一切的真相更可怕。

“羅漢,是你麼?”急促的呼喊聲由遠及近。

這個聲音有些熟悉,我的腦子好像有些不太夠用了,好一會才反應過來,這是那個美女民警小柔的聲音。

我無力回答,片刻之後,小柔湊到了我的身邊,我能看到她的臉上滿是汗珠,臉色也有些蒼白。

“終於找到你了,你等會,我這就叫人來送你回去。”小柔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

十幾分鍾之後,又來了幾個警察,他們費了好一番力氣,才把我擡起來。我又失去了知覺,這次可能是因爲實在太累,我沒力氣睜開眼睛。

再次醒來的時候,我躺在鎮上醫院的病房內,打着點滴,病房內很安靜,我下意識的看了一圈,竟然看到了蘇陽!

他就躺在我隔壁的病牀上,緊緊閉上眼睛,從露出的肩頭和胳膊來看,他纏了不少的繃帶,而且面無血色,像是大病了一場。

我震撼不已,蘇陽怎麼會出現在這裏?他不是兇手麼?難道已經被警察抓住了?

很快,我就忍不住的擡起手打了自己一個耳光,他說他是兇手,我就信了?誰知道當時的蘇陽,是不是誰變成的?

我越發的愧疚,說真的,從昨晚到我剛剛看到蘇陽之前,我都還一直認爲他就是兇手,但真正的清醒過來之後,我也有了一絲明悟,兇手絕對不可能是蘇陽!

陶翠紅遇害的那晚,我一直都跟蘇陽在一起,先是去了KTV,最後又被帶進了警局,他沒時間害陶翠紅,也沒時間殺害陶翠紅的父母。

而且在我和他一塊帶着亞楠準備去縣城的時候,也遭遇了兇手,蘇陽要是兇手,那個人是誰?最重要的是,我還是相信,他做不出那些喪盡天良的事情來。

“羅漢,你醒了?”

張叔走了進來,看到我直勾勾的盯着蘇陽,嘆口氣道:“昨天多虧了蘇陽,要不是他及時報警,你可能早已經死在了荒山上。”

說實在的,經過了昨晚的事情之後,我對這個世界都失去了基本的信任,看到張叔之後,並不是選擇相信他,而是充滿質疑的打量了他一下。

在看到他手腕上戴着的佛珠時,我才放下心來,那串佛珠我知道,是他從洪胖子那裏順來的,這幾天一直戴在手上。

張叔心思縝密,發現了我的異常,聽完我的解釋之後,苦笑了一番,又說了幾句證明自己身份的話。

“昨晚半夜兩點多,渾身是血的蘇陽突然闖到了醫院,讓我們趕緊去救你。沒來得及說幾句話,他就暈了過去。我連夜帶着幾個人去找你,快天亮的時候才找到你,你肩頭的傷口流血過多,再晚點去,就危險了!”

在我的要求下,張叔很仔細的講了昨晚的事情,按照他的說法,蘇陽早就回來,一直昏迷不醒,躺在醫院裏。

而我,則是在凌晨四點多的時候才被找到,因爲失血過多,差點過去,趕緊輸血,情況纔有好轉。那麼說的話,蘇陽昨晚很早就回來了,我遇到的肯定是變成蘇陽的兇手。

但真相到底是怎麼樣,或許還得等蘇陽醒過來,纔能有定論。我內心懷抱着各種希望,又問了張叔一些問題,但答案卻讓我很失望。

他們在找到我的時候,並沒有見我身邊有收魂袋,而且洪胖子根本就沒醒過來。我本來以爲最後是洪胖子的一聲吼救了我,現在看來,那真的是一場夢?

張叔在回答我問題的時候,我突然覺得他有些支支吾吾,似乎有意的隱瞞什麼。但他還能隱瞞我什麼?難道情況還能更糟糕?

現實告訴我,這個世界上沒有最糟糕,只有更糟糕。亞楠不見了,在昨晚大部分警察都去搜尋我的時候,亞楠很詭異的消失了,守在病房門口的警察,並沒有見到有人走近病房,但昏迷中的她卻消失了!

我心裏很着急,也異常的憤怒,但是我根本沒有精神大吼大叫,甚至連坐起身子都很困難,張叔又安慰了我一番,讓我好好休息。

但是我還怎麼能睡得着?雖然沒醒多久就覺得自己很疲倦,但我依然睡不着,兇手到底是誰?他想幹什麼?

按理說我現在身受重傷,是要通知我父母的,但這件事真的太過詭異,張叔考慮再三,還是沒通知。我安靜的躺在那裏,中間小柔也來看了幾次蘇陽,不知道什麼時候,我又睡了過去。

一直到深夜,我被一股涼意驚醒,睜開眼竟然看到了秦晴,她正用手撫摸着我的額頭,黑暗中看到這一幕,我嚇了一跳。

“你……你是秦晴?”我緊張的問道。

所謂的風聲鶴唳,草木皆兵,大概就是這種感受,不管看到誰,我都會本能的懷疑,這個人到底是真的是假的?

這種感覺能讓人崩潰,我對整個世界都失去了基本的信任,一直處於這種情況下,我想用不了多久,我就會徹底的崩潰。

秦晴苦澀一笑:“對不起,昨晚我沒跟你一塊去。”

出於謹慎考慮,我又問了一番,最終確認她真的是秦晴。我以爲她昨晚生氣之後,是不想理我,才躲了起來,沒想到其中還另有隱情。

“我被一個和尚佈下的陣法困住嗎,沒能跟你一塊去。但我對那個人,也有了一些瞭解。”秦晴緩緩道。

我一陣頭大,那個光頭果然是和尚?不知道他跟洪胖子又有什麼關係,看洪胖子屢次欲言又止的樣子,我總覺得他跟兇手認識,或則是有些淵源。

“秦晴,這一點我不怪你,昨晚也確實是我說話太重。但是現在我該怎麼辦?我到底該怎麼辦?”說完這句話的時候,我鼻子一酸,差點落下淚來。

我最終還是沒有救回亞楠的魂魄,反而讓她的身體也消失。蘇陽如今又變成了這個樣子,我特麼覺得自己就是個掃把星,要不是我回來這一趟,應該就不會發生那麼多事情吧?

秦晴嘆了口氣:“那個人很厲害,我根本不是他的對手,或許現在也只能等洪胖子醒過來。但只希望他醒來之前,那個人還沒動手!”

“那個人到底是誰?他想幹什麼?喪心病狂的傢伙,我一定要讓他不得好死!”我怨毒的吼道。

“他,是金頂寺的和尚,應該是洪胖子的師弟。他正在修煉一種邪法,如果我猜得沒錯,他是想吸收七情六慾,與佛法背道而馳,成爲邪佛弟子。”秦晴把自己對兇手的瞭解娓娓道來。

我渾身一震:“吸收七情六慾?那是要做什麼?”

昨晚假的蘇陽跟我說過,他要斬斷七情六慾,所以才殺了那麼多人。怎麼現在突然又變成了吸收七情六慾?

“這一點我也解釋不清,他修煉的是邪佛的一種功法,跟正常的佛教傳承背道而馳,需要吸收七情中的各種極端情緒,然後煉化,提升自己的實力。你的朋友之所以會被他選中,並不是意外,他們的極端情緒,跟七情相吻合。”

我聽的雲裏霧裏,有些不明所以,歸根結底,就是那個邪僧爲了修煉什麼邪法,然後殺了人,吸收他們靈魂中的某些東西。

我本身對佛教是沒有什麼太大感覺的,只是不想當和尚而已,但是現在,我卻突然覺得很恐怖,佛教怎麼會教出這樣的魔鬼?

“他吸收靈魂,那……許峯他們的靈魂……”

秦晴深吸一口氣:“他們的靈魂被利用完之後,就會魂飛魄散!”

靠,果然是個邪僧,他就是個徹頭徹尾的瘋子,爲了修煉什麼邪法,竟然要殺死那麼多無辜的人。

但這些消息,讓我又突然想起了洪胖子,他是那個邪僧的師兄?那他們兩個是不是狼狽爲奸,要不然那個邪僧怎麼能很輕鬆的就殺了那麼多無辜的人? 第3931章

「空言城主如此,是不給我們城主面子嗎?」南落水身邊的莫問冷笑的問道。

「如果南城主一定是跟請客,那等日後我沒事的時候,再帶三界去嶺南城拜訪時,再把酒言歡如何?」墨九狸聞言看著南落水笑著問道。

南落水……

嶺南城?還真以為自己會離開南域城嗎?

既然對方如此,那就別怪他不客氣了!

「哈哈哈……自然好,那我帶三位去看看南域秘境,回來再吃也一樣,大長老,你去安排下酒席,等我們回來!」南落水對著莫問身邊的一個老者道。

老者離開后,南落水和莫問,帶著墨九狸三人往城主府後面走去,順著城主府內的青石路,一直來到了城主府的最後側,然後有一個側門,幾個人從側門出來后,發現不遠處就有一處看起來很大的別院……

等到進去才發現不是什麼別院,只是一個四周有圍牆的空地,院內有兩個房間,似乎是茶水間和休息的地方,兩個房間都在門的著一邊!

「三位,這裡就是南域城的南域秘境了,再過十五天就是南域秘境開啟的日子,到時候中間會出現一扇秘境大門,用空言城主手中的鑰匙就可以直接開啟南域秘境……」

「南域秘境每次開啟的時候,只要擁有南域城城主的人允許,任何人都能夠進入,至於人數上限目前還不知道,但是因為秘境內兇險異常,每次我都是讓南域城各大家族或者身邊的人,想清楚后才進入南域秘境,畢竟從前的經驗告訴我們,每次進入秘境的人數,出來的都是寥寥無幾的……」南落水指著院子中間的位置解釋道。

「這裡嗎?」墨九狸聞言往南落水指的位置走去問道。

「沒錯,現在是看不到的,只有每隔百年的固定時間,秘境才會……」

南落水的話還沒說完,就震驚的發現,墨九狸前方忽然間出現了一扇熟悉的大門,正是南域秘境的大門!

這怎麼可能呢?他在南域城幾萬年,第一次見到南域秘境不守時的出現啊,就連南落水身邊的莫問都愣住了!

「咦?這個就是南域秘境的大門嗎?」墨九狸也詫異的看著忽然間出現在自己面前不足一米遠的大門問道。

「是……是的……只是為什麼會這樣啊?不應該啊!時間分明還沒到的啊……」南落水震驚的說道。

墨九狸聞言看了眼手裡自動出來的鑰匙,都沒用自己動手,她的鑰匙就飛到了門上,怎麼和南落水說的不同呢!

別說墨九狸了,就是南落水和莫問也是懵逼的,在南域城這麼多年,第一次遇到這樣的事情,要知道就算南落水每次開啟秘境的時候,也要費不少力氣的!

因為秘境鑰匙開門的時候,是需要南域城城主輸入靈力的,還不能讓別人代替開門,所以每次南落水都要消耗三分之一的靈力去開啟南域秘境的大門……

可是,現在倒好,這個空言城主拿到了城主令牌,和南域秘境鑰匙之後,不僅沒到時間,南域秘境就自己出現了! 秦晴簡直就像是我肚子裏的蛔蟲,看我臉色一變,就猜出了我的想法,解釋道:“如果我沒看錯,那個洪胖子,是個很正統的僧人。只是他到底有沒有跟那個邪僧勾結,我只能說看起來不像。”

她的這句話已經是對洪胖子的最大肯定,但人心隔肚皮,誰能知道洪胖子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人物?反正我現在對任何事都本能的懷疑,以後勢必要弄清楚,才決定要不要相信他。

洪胖子的身上,也有太多的疑點,他是一個和尚,這是肯定的。但一個和尚,不好好的在廟裏唸經,怎麼會出現在鎮上,還當上了派出所所長?

而且他看起來就像是二十出頭的年輕人,張叔卻告訴我,他的年紀比自己還要大,估計已經四五十歲。沒錯,有些人看起來是很顯年輕,比如大明星小志,簡直就是不老神童。

但是像他那種人,看起來年輕,歲月也無情的在他們的臉上留下印記,淡淡的皺紋和漸漸老化的皮膚,都能說明問題。洪胖子的皮膚簡直跟嬰兒似的,沒有絲毫的皺紋,我只能用妖孽來形容他。

以前我還沒有太多想法,昨晚假蘇陽告訴我修煉邪法可以獲得長久的壽命之後,我內心就多了一絲的猜測,獲得長久的壽命,會不會就像洪胖子這樣,返老返童,根本不會老?

一切都不樂觀,小茹的鬼魂也消失了,十有八九是被那個人抓了去。再加上亞楠,還有昏迷不醒的蘇陽,我心煩意亂。

唯一還算比較好的消息就是,自從我戴上了洪胖子的佛珠之後,身體內的大頭鬼不會再輕易出現。

昨晚發生的事情,只有能蘇陽醒過來,我才能瞭解。那一場似夢似幻的經歷中,最後我聽到了洪胖子的聲音,說出一句很難理解的話,也得等洪胖子醒過來,纔可能問他到底是怎麼回事。

仔細的想了很久之後,我抓住點頭緒,問道:“秦晴,你知不知道那邪僧修煉的邪法,需要幾個人的魂魄?我記得昨晚見到了五具屍體,他應該已經得到了五個人的魂魄。”

“他一共需要七個人的靈魂,對應七情,在吸收了這七個人的極端情緒之後,才能修煉成邪法。不過現在,他應該已經獲得六個人的靈魂了吧!”秦晴嘆息道。

我苦澀一笑,不用她解釋,我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亞楠的靈魂和身體,應該都已經到了兇手的手中。

驚天絕寵,蠻妃獵冷王 最早聽說七情六慾這個說法,還是在電視裏,看到有些人出家做了和尚之後,就必須拋棄自己的七情六慾,變得無慾無求,才能一心求佛。

當然,我不知道這是電視劇對佛教的錯誤解釋,還是真實情況就是如此。一直到現在,我還是不太懂得七情六慾指的都是什麼,以前一直單一的認爲就是男女情慾。

還是秦晴解釋了一番之後,我才知道,佛教七情六慾中的七情,指的是“喜、怒、憂、懼、愛、憎、欲”七種情愫。

而六慾則是被佛教統一的認爲,是俗人對異性天生了六種慾望,這纔是所謂的“情慾”。

所以仔細的想了想之後,我覺得昨晚那個假蘇陽說的話,還是有些地方值得相信的。比如他很可能就是給許峯帶了綠帽子,最後還在和陶翠紅歡好的時候殺了她,這有助於吸收陶翠紅帶着慾望的魂魄。

別的幾人,我就有些不太理解了,小茹可能是帶着深深的恐懼去世的,對應七情中的“懼”。亞楠在兇手變成許峯的時候,心中無限愛意,她的靈魂對應七情中的“愛”。

那另外幾人呢?許峯對應的是哪種情緒?怒還是憂,亦或者是憎?不,應該不是憎,因爲他昨天殺我的時候,是變成了蘇陽的樣子,想讓我心懷憎恨的死去。

到了午夜十二點的時候,我還在和秦晴討論着,分析這些天的遭遇,同時也想着解決的辦法。現在兇手應該還沒聚齊七個靈魂,邪功未成,如果被他成功,一定更難對付,我們只能想辦法破壞,趁着他邪功未成下手。

但突然間,我隔壁牀的蘇陽,竟然悄無聲息的從牀上坐了起來,連秦晴都沒能發現。要不是在跟秦晴說話的時候,我不經意間看了他一眼,我也不會發現。

“蘇陽,你醒了?”我詫異的問道。

秦晴也很驚異的轉身,盯着蘇陽,喃喃自語道:“奇怪,他醒來我怎麼沒有發覺靈魂波動?”

蘇陽就像是夢遊一般,沒有理我,也沒睜開眼,就那麼安靜的坐着。要不是因爲他是我兄弟,我肯定會被嚇一跳。

“蘇陽,你沒事吧?”我再次問道。

他依然沒有迴應,用有些僵硬的動作從牀上爬起來,緩緩下牀,無聲無息的往外走。我很想爬起來去拉住他,但還是有些虛,掙扎了一下,下不了牀。

秦晴的臉色突然就變了:“糟了,他的魂魄不在體內!”

什麼?他的魂魄是什麼時候離開身體的?張叔可是告訴我,他昨天凌晨兩點多回來之後,一直都躺在病房中。

如果他早就沒了魂魄,估計也沒法趕回來讓大家去救我。要是在醫院裏,魂魄被帶走,那可就太可怕了,兇手是不是又把魔爪伸進了醫院?

本來連同昨天被兇手扔下石臺的那具陌生男屍,就算沒有我,現在也湊夠了七人。但那陌生男屍好像被放棄了,取而代之的是小茹。

也就是說,現在兇手應該還差一個人的魂魄。根據他的表現,也不難猜出,他要的不僅僅是靈魂,軀體必須也在。

蘇陽的魂魄如果已經被兇手奪走,他的身體肯定就是要往兇手那裏去。不管是爲了蘇陽的安全,還是爲了阻止兇手成功的修煉邪功,我都必須攔着他!

“秦晴,快點攔着他!”我大吼道。

秦晴的反應也很快,迅速的衝了上去,拉着蘇陽的胳膊,但剛剛接觸到蘇陽,她就慘叫了一聲,倒飛而出。

她的嘴角溢出一絲鮮血,臉色也變得有些發青,皺眉道:“羅漢,我沒法碰他,他身上散發的氣息,會傷害鬼魂!”

我也惆悵了,我倒是想親自上去,但我根本沒什麼力氣。眼看着蘇陽就要走出病房,我急了,不顧渾身的虛弱感,掙扎着爬了起來。

“蘇陽,你給我停下!”我拉住蘇陽的時候,渾身像過電了一般,一陣酥麻。

但這種感覺不疼不癢,反而讓我覺得自己恢復了些力氣,不自覺的又加大力度,死死的拽着蘇陽的胳膊。

蘇陽一扭頭,裂開了嘴,衝我慘然一笑:“小子,別阻擋我,雖然我不敢殺你,但也有辦法讓你生不如死!”

他的眼睛還沒睜開,只是張嘴說了說話,這聲音不是蘇陽的,而是昨晚那個光頭,也就是兇手!

不知道他到底用了什麼方法,竟然能控制蘇陽的身體,但他想用威脅讓我停手,肯定是不可能。我絕對不會讓蘇陽就這麼離開,成爲他修煉邪功的材料。

到時候蘇陽和亞楠他們都會魂飛魄散,而且修煉成邪功之後,那個邪僧會更厲害,以後的危害更大。

“我不管你是誰,趕緊放了我兄弟,不然我絕對不會放過你!”我堅定的盯着蘇陽的臉,兇狠的說道。

他不屑的撇了撇嘴:“你以爲你是誰?如果不是因爲小師弟,你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哼,還敢跟我討價還價?很快,你會陪着你所謂的好兄弟一塊魂飛魄散!”

他的話讓我渾身一哆嗦,那如夢似幻的場景,都是真的?所謂的“小師弟”又是誰?

“你到底是什麼意思?”我的雙手開始顫抖,莫名的害怕。

他看起來是懶得回答我的問題,一甩手,我差點跌倒在地。我實在是太虛弱,而且被附身的蘇陽,力氣大的驚人。

“再攔着我,我不介意讓你吃點苦頭,順便幫小師弟一把。你這種螻蟻般的存在,最好有點自知之明!”他冷聲道。

一種憋屈感,充斥着我的胸膛,就像當初面對跟我一模一樣傢伙帶給我的壓力一樣,無比痛恨自己的弱小。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