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就在這個時候,張夜華的手機響了起來,張夜華拿起手機,看了一眼,道:“我還有事情先行處理,會議繼續,接下來由羽總主持召開。”張夜華冷冷地甩下這一句話,轉身在衆人的注視下,離開了會議室。


這是我與張夜華量商好的節奏,由於張夜華擔心處理這些事情會產生很多糾紛,而她自己又落不下臉面,所以事情就交由我來處理。

其實張夜華最擔心的事情,是引發勞動糾紛,從而與人對簿公堂。她說她們老家最講究的是:“生不上公堂,死不下地獄。”用張夜華的話來說,她寧願破財,也不想產生官司糾紛,這讓我哭笑不得。當然,我不會讓這些傢伙有打官司的機會。

在我這看來,榮期這夥人之間平時爲了利益能夠聯繫在一起,只要快刀斬亂麻,砍掉目標人物,其餘還沒有反應過來,就大局已定。像張發這種鐵桿,還真的少見。我口頭上雖說撤銷榮期的職位,畢竟這件事情張夜華在現場沒有表示,榮期以爲我只是說說而已,反倒沒有多少表示,嘴解還掛着榆椰的笑意。

“看來,財務張經理對我處理榮期的決議有異議了?”

“還真當自己是根蔥了?”張發看了看榮期的反應,頂了我一句道。

“看來張經理還以爲榮期能夠做你的靠山,真是不知死字怎麼寫的。”我冷笑一聲,道:“林祕書,把資料放給大家看看吧。”

林小靜聞言,找開投影儀,將黃虎調查到榮期的罪證在衆人面前播放了一遍,裏面說明榮期某年某月某日吞了公司多少公款,收了某個供應商多少回扣,倒賣了公司物品,以及張發做假賬的過程,結尾還例舉了一堆的數據。這些材料都是關成敏律師依據黃虎調查的證據,規範化整理出來的,看起來很有說服力。

“關掉這些東西,這是污衊,這是栽贓,這是陷害!”榮期吼道。

“姓羽的,你這是誣陷,我要告你!”張發囂張地道。

“張發,你別給臉不要臉,如果你想把牢底坐穿,我成全你。”我看着張發,邪魅地笑道:“你再敢囉嗦一句,我先廢了你。”

“來來,讓我看看,你怎麼廢了我?”張發站出來,朝我走了過來。

從黃虎調查的情況來看,這個張發學了幾天散打,倒是有些底子,平常一兩個普通人真不是他的對手,這也是張發張狂的原因。

“張經理,你別亂來。”旁邊有人阻止道。

“你他媽的給我住嘴,信不信我修理你。”張發猙獰地吼道。

“我看看,你怎麼廢了我。”張發走到我的椅子背後,伸手搭在我的肩頭,張狂地道。

“你那麼想死?”

“你他媽說誰呢?”張發揚手就是一掌朝我臉上抽來。

我伸手抓住張發的手腕,稍稍用力一扭,張發隨即便痛得叫了出來,我探手抓住張發的腦袋,用力朝會議桌上一撞,只聽“咚”地一聲,張發身子便軟倒了下去,會議室頓時出現一陣騷亂。

“都給安靜!”我大吼一聲,猶如一聲炸雷,現場頓時安靜了下來。我冷冷地掃過衆人,道:“都給我坐下來,誰再敢亂來,別怪我不客氣。”

衆人看着我的樣子,都顫顫驚驚地坐好了。我拿起對講機,道:“來四個人,把這裏兩個傢伙給我拖到小會議室去。”接着進來四個保安,將張發像死狗一樣拖走了。

“你們兩個把榮期也給我帶下去。”我指着後兩個保安道。

兩個保安接到指示,答應一聲,走到了榮期的背後。

“姓羽的,你想幹什麼?” 一路向


“你是自己跟着他們出去,還是想學張發的,被拖出去。”

“你,你,你這是違法的!”

“是嗎?那跟你搞得那些事情,哪個情況嚴重一些呢?”

“你等着!”

“你再囉嗦一句,就和張發一個下場。”

我冷冷地看着榮期,榮期不由地打了個顫,像鬥敗的公雞一樣,低下頭去,隨着保安一起走出了會議室。

“在場的各位同事,我知道你們有些人拿着手機,如果你們想生事的話,我可以預估你們的下場會比張發還慘。”我的話一落音,只見幾個人都默默地放下了手機。

“下面,來說說林總的事情。”

“羽總,我,我有什麼問題?”林仁老臉漲得通紅,表面上顯得氣憤,但語氣中明顯的底氣不足。

“這幾年來,每次盤點,倉庫的東西一直都是貨不對賬,很多東西不見了,也沒個記錄什麼,我想問問,這些東西是林仁你吃掉了嗎?如果你真能吃進肚子,那我也認了。可是公司的這些東西,恐怕你也沒能力吃下肚子吧?而是以另一種方式吃了下去吧?” “羽總,說這個,你就外行了吧?做物賬的,有點兒誤差,這很正常吧。相信搞帳目的人,都能理解吧?”面對我的追問,林仁表面裝作從容的樣子,反問道。

“嗯,有道理。”我點點頭,對林小靜道:“林祕書,你把收集到的問題放出來,讓大家都看看吧。”

“好的,羽總。”

林小靜將電腦上的資料投影出來,我指着上面的數據道:“如果說,偶爾有點兒錯,我相信公司所有的同仁都會理解,也能原諒。可是大家看看,這裏的賬務,看看差距有多大,每年至少都出現了上百萬的窟窿。如果你認爲這些都不是問題,我們可以報警,讓國家機關來查證一下,看看這些消失的東西究竟流向哪裏去了。相信這些賬目調查清楚的話,相關人員能夠判幾年吧?”

“這些數據來源有什麼根據?”林仁咆哮起來道。

“林祕書,還有一段視頻,也播出來讓大家看看吧。”

“好的。”林小靜熟練地打開播放器,播出了一段視頻。

視頻裏,林仁正指揮三個人員,將公司的產品替換成假貨,三人動作熟練,一看就是熟手慣犯。

“忘了告訴林總了,這三個人已經被我們抓住了,正等着移送警方。”

“狗日的,原來是你在搗鬼,我說怎麼這麼退貨與質量問題……”生產總監指着林仁大罵開來。

林仁聽得渾身一抖,一張胖臉變成了青紫色,渾身哆嗦,說不出話來。我卻不放過他,冷冷地道:“林仁,你有沒有摸摸你的良心,公司何曾虧待過你?你竟然如此損害公司的利益。對於你這種人,依據我的意思,讓你坐個幾年牢,反省反省,可是張總仁慈,念在你跟她一起打江山的緣故,讓你自動離職,這一切都不再追究。”

“你……”

“別把張總的仁慈,當做你不要臉的資本,我可沒有張總那麼仁慈。”

“好,我走。”林仁恨恨地道。

“來兩個人,帶林仁出去。”我直接用對講機傳呼保安道。

“姓羽的,你還想幹嘛?”

“當然是要與你辦一些手續,你不會以爲就這麼走了吧?”

林仁臉色蒼白地看着我,說不出話來。保安進來之後,林仁也沒有什麼多話,直接和保安一起出去了。這些保安都是黃虎安排的手下兄弟,而且每個人都有身手,是我專門爲這事兒準備的人員,都是提前安排好的。

處理了榮期、張發、林仁之後,我看着會議室裏的人,又念出了幾個人名字,讓保安帶了出去,這些人都是榮期、林仁主要走狗,我自然不會手軟。涉及到損害公司的人員,當然不止榮期和林仁兩人,但是最大的毒瘤是這兩人,我也就先拿這兩人開刀了。

“榮期與林仁兩人,拉幫結派,損害公司的利益,如果不是張總心慈手軟,網開一面,我一定會將兩人送到牢房裏去。”我看着裏面坐着的衆人,冷冷地道:“當然,在坐的人員當中,也有一些損害公司利益的行爲,不要以爲我不知道,只是情況不嚴重,我就給一次機會,畢竟很多人都是跟張總一起打江山的老人,看在張總的面子上,我也得給這個機會。”

我頓了頓,接着道:“如果後面再讓我發現問題,那就別怪我心狠手辣。再出現這種情況,那就算是故意跟我作對,那就不是今天的處理方式了。”我的目光掃過,但凡有問題的人,神色都顯得有些不自然。

“榮期不但損害公司的利益,而且做事的態度很差,張總很不滿意,多次給他提示,他不但不改進,反而以老資格來威脅張總。張總念在他爲公司辛苦這麼多年,一直在容忍,可是最近公司的業績不佳,張總爲了提升公司的戰鬥力,要他被充新鮮血液進來,他一直都陽奉陰違,要麼不招人,要麼安插他的親信進來,相信各部門領導深受其害。”

這番話,我的意思是拋磚引玉,果然起到了效果,現場靜默了片刻,開始紛紛發言:

“不錯,每次招人都很慢不說,而且多數都是榮期的親信,不然就不給人。”

“每招一個人都要收錢,這麼多人進進出出,榮總撈了很多,很多人才流失,給公司帶來很大損失。”

“後勤保障也跟不上,買的東西都是差貨,沒多久就壞掉了。只要給榮總送錢,什麼差貨都能賣進公司。”

“不是親信,沒得工資加,好多人才都因爲加工資、獎金的事情,被榮總逼走了。”

……

“還有林仁,明目張膽地倒賣公司的產品,以假亂真,在市場上給公司造成的極壞的影響,使公司的品牌遭到了重創。”

我把矛頭引向了林仁,果然現場又是一場針對林仁的一場批鬥。我倒不是喜歡這樣,而是有必要將衆人的情緒引導出來,通過這兩人的做法,進行教育與引導。

“榮期和林仁是公司的高層領導,這樣清除出去,肯定對公司有影響,經過我張總商討,已經定好接替之人,還希望各位今後能夠支持接替之人的工作。”看到衆人都說的差不多了,我接口道。

“我們一定會支持張總與羽總的決定。”

“我們一定會認真配合工作。”

現場的衆人紛紛表態,我微微一笑,對林小靜道:“林祕書,請幫忙請胡秀秀與樑爽前來參會,謝謝!”

林小靜出去之後,我看了看現場衆人,道:“張總爲人重情重義,從未薄待過各位,該給的錢從沒有少過一分,從前不會,以後也不會。但是現在集團面臨困難,希望大家能夠全神用力,共同努力,打造公司的未來。各位該得的好處,一分也不會少。”

“我們理會的。”生產總監揚聲道。

“那樣最好。張總最近對大家做了一些要求,從現在開始,大家按要求努力做好本職工作,沒人會找大家的麻煩。如果做不好的人,那就請自動退出泊沃集團。”

“羽總,我們既然在公司做事,當然是希望能夠將事情做好。只有公司發展了,我們纔得到更多的回報。你放心,我們會更努力的。大家說是不是?”楊月瑤看了看衆人,首先表態道。

“楊總說的不錯,我也是這個意思。”生產總監接口表態道。

“羽總,我們和楊總的想法是一樣的,留在公司,就是想把事情做好。”

陛下有一段白月光 留下來的人,相信都是這種想法。”

其餘的人紛紛附和,這些牆頭草,真是會察言觀色,馬上開始站隊。不過我的目的已經達到,沒必要再強硬下去,弄得真正的人人自危,那也不是我所需要的。

經過楊月瑤發言帶動,會議室裏的氣氛稍稍活躍了些。不一會兒,林小靜將樑爽與胡秀秀帶到了會議室,兩人均感到莫名其妙。我微微一笑,道:“兩位,請入座!”邊說邊指着榮總與林仁空出的坐位,要求兩人入座。

胡秀秀與樑爽二人某名其妙,在衆人的注視下各自坐入座位,我笑着道:“下面我頒佈兩項人事任命,任命樑爽女士爲資材總監,負責部門全部工作,希望以後大家能大力支持她的工作。”


會議室響起一陣熱烈的掌聲,我不知道鼓掌的人是真心假意,但我的目光所到之處,人人都在用力拍着巴掌。

樑爽是一個年近四十的中年婦女,長的壯壯實實,屬於那種典型的吃苦耐勞型的勞動女性。樑爽在泊沃集團也工作了有些年頭,從小倉管升到倉庫主管,負責所有的產品出貨。樑爽在職三年以來,沒有出現一單發錯貨的情況,盤點賬務沒有出現任何一單錯誤。這個女人還有一個最大的亮點,那就是剛直不阿,在管轄的範圍內,誰的賬都不賣,任何事情都敢據理力爭,關鍵是有人想整她,但每次搞小動作都被她揭露。我聽到她的事蹟後,情知此人雖然樣貌平平,但絕對是一個有才華,能夠擔當大任的人。

看着樑爽欲言又止的樣子,我微微一笑,道:“先聽我把任命頒佈完,給大家作了解釋之後,如有疑問,再向我發言。”

停頓了一下,我看着胡秀秀笑道:“任命胡秀秀女士爲人力資源部總監,負責部門全部工作。以上兩項任命,即日生效。”

荒古斬天訣

胡秀秀的俏臉上涌現一陣紅暈,卻沒有我預想的扭捏。我保持臉上的微笑,從容地道:“公司內部,有些同仁兢兢業業地工作,取得的成績是有目共睹的,張總也都是看到眼裏的,比如樑爽女士。還有像胡秀秀這樣的人才,她協助楊總處理複雜的事務做的井井有條,而我們的公司恰恰需要這樣的人才。在座同仁,有些可能還有疑惑,以爲是我個人搞得小團隊,我要說的是,我既不敢這樣做,也不能這樣做,這一切都是張總的英明領導,這裏是張總籤核的任命書,請大家傳閱。相應電子檔已經傳到了各位的郵箱,各位會後就可以看到,紙檔已經貼到宣傳欄,向全體人員做了公告。”

我從文件夾裏拿出了張夜華籤核的任命書,遞給楊月瑤,示意給大夥傳閱。

“胡秀秀工作好手,不管多複雜的事情,到了她的手上,都解決得十分到位,是一個做內務的高手。其實,我還捨不得放人,不過爲公司的發展需求,我也不能不替公司考慮,只好痛快的放人。”楊月瑤笑着幫我做了解釋。

我覺得楊月瑤的話,還是很難讓衆人信服,畢竟我和胡秀秀關係擺在那裏的。不過我倒是不介意別人的看法,既使我假公濟私,在場的人也不能說什麼,畢竟我現在大權在握,還可以狐假虎威。


“羽總,你這個任命是不是太突然了,我恐怕無法做好工作。”樑爽直言道。

“任命是有些突然,不過會後可以立即交接,相信這一切難不倒樑總。還有就是,如果工作中有不配合者,立即可以讓其滾蛋,公司不會包容任何搗亂者,同時張總也會大力支持樑總的工作。”

“可是,我……”

“樑總,你不用顧慮那麼多,公司能夠任命你,就是對你信任,相信你能夠做好這份工作,不要讓張總和我失望。”

“那,那我就服從公司的安排,努力幹好工作。”樑爽人如其名,直爽。

胡秀秀一直覺默在那裏,對我宣佈的任命既不反對也不出聲,不過也看得出來她有很多顧忌,只是顧慮到我的感受,不好直接說出來而已。針對胡秀秀,我在現場沒有必要去做解釋,下來找機會再跟她細說就好。

最終的目的即然已經達到,我也懶得再多加廢話了,不過還是得表示一下意思,遂問了一句,道:“大家還有什麼意見沒有?”

“羽總,有一句話,我知道說出來不妥當,不過我還是想說一下,不過這是我個人的意思,與其他人無關。”樑爽看着我道。

“有什麼事情,直說就好,我能夠給你答覆的,會直接給你答覆,不能給你答覆的,也請多擔待。”

“這次任命中,你任命我當資材總監,我不便置評。但是你任命胡秀秀女士這件事情,恐怕會有非議?誰都知道她是你的女朋友。”

其實我心裏正想要有人這樣問,不料樑爽就直接問了出來,等於間接幫了我的忙,我微笑點了點頭,道:“樑總問得好。相信樑總也聽到過一句古話,內舉不避親,外舉不避仇。胡秀秀是我的女朋友沒錯,但是這次任命她的事情,是因爲她的能力,而不因爲我的關係,在今後的工作中,相信大家可以看到胡秀秀的工作能力,而不是她是我女朋友這件事。我不會看錯胡秀秀,相信大家也不會看錯我。”


我這篇說辭,也爲了讓胡秀秀知道我的心意。我瞄了胡秀秀一眼,接着道:“我還要糾正樑總話中一點錯誤,胡秀秀已是我的未婚妻……”

“啊!那恭喜羽總!”樑爽帶頭鼓掌,衆人也知道鼓起掌來。胡秀秀神態出現一絲忸怩神色,俏臉通紅,嬌豔欲滴。

待衆人掌聲歇止,我又道:“正因爲胡秀秀是我的未婚妻,所以我很明白她的才能,才希望她能一展所長,爲公司做出一番貢獻。當然這件事情是張總綜合考慮的結果,最終也是張總確認的。還有就是張總的意思是,兩位任命已定,試用期三個月,工資的保留原職位的水準,試用期合格之後,工資升爲總監級工資水準。”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