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就在秦羿合上手掌的瞬間,一旁的蕭貴大叫了一聲。


楚大年不識藥,他可是一輩子跟丹藥打交道,能瞧不出個好賴嗎?

但見這藥丸紅如珍珠,晶瑩剔透,品相上佳。便是百花谷也找不出品相這般精緻的丹藥,料是不簡單。

“小兄弟,能說道說道嗎?”

蕭貴問道。

秦羿微微一笑,把丹藥遞了過去:“這是我煉的金創丹,止血去傷,療毒化煞,內外兼治,乃是療傷神藥。你既然是百花谷的人,正好驗驗成色。”

蕭貴接過丹藥,微微一聞,但覺沁人心脾,心知是遇到硬點子了。

當下哪敢大意,態度一變,恭敬道:“小秦先生,請問是出自何方大師山門?竟然能煉出此等靈藥。”

“無門無派!”

秦羿自顧的倒了一杯熱茶,品了一口,徐徐道。

“我,我能試試藥效嗎?”蕭貴問道。

“哼,天下唯有煉藥、煉丹兩門大師稀缺,他一個毛頭小子還能是煉丹師?料想是這藥也不咋的。”楚大年不悅冷笑道。

“好,那我就讓你個老兒開開眼界,見識下什麼叫真正的靈藥。”

秦羿傲然一笑,拍了拍掌。

一旁氣呼呼的黑三,見楚大年等人挖苦秦羿,早就是憋了一肚子的火。

當即橫裏殺出,藏有劇毒的紫黑指甲如五把尖刀,猛地戳在了楚大年的胸口。

入肉一寸有餘,骨血腐蝕,胸口頓時爛了個大窟窿,心窩眼子都現了半截,好不駭人。

誰也沒想到這兇漢,說話間便動手了,一個個驚的目瞪口呆。

啊啊!

楚大年倚在櫃檯上,慘叫出聲,血流如注,半邊胸腔都烏黑髮紫。

一時間呼吸急促,面若金紙,已然是連話都說不出來的將亡之態。

“你,你瘋了!”杜飛煙嚇的捂着嘴,不敢相信秦羿會犯下這種蠢事。

名劍山莊在鬼市可是頭把交椅,秦羿居然當場發難刺殺了楚大年,這還了得?

蕭貴等人也是嚇傻了。

見過狠的,但沒見過這麼不講道理的。

這哪是試藥,分明就是要人性命啊!

“來人,給我抓住這個瘋子!”

楚大年掙扎嗚咽道。

秦羿面色平靜,用指甲蓋跳了一角藥丸遞給了蕭貴,挑眉嗯了一聲。

蕭貴會意,讓守衛們都讓開,匆忙扶着楚大年,小心翼翼的把藥粉塞在了楚大年的嘴裏。

楚大年頓時一股灼口的冰寒之氣,直透傷口,立馬劇痛全消。

只是眨眼間的功夫,血止肉合,再無半點疼痛之感,甚至連多年的風痰老病也是清爽無礙。

咕嚕咕嚕!

楚大年張嘴吐出兩口黑血,老病與餘毒盡數吐出,心頭那叫一個通暢、爽快!

“楚老,你,你沒事吧?”

蕭貴見楚大年臉上神情古怪,雙目圓睜,擔憂的問道。 楚大年翻下身,不敢相信的摸了摸胸口,要不是上面的血痕,他都不敢相信,如此重傷,竟是眨眼痊癒。

“小先生竟是煉藥大師,楚某有眼無珠,還請先生見諒。”

楚大年恭敬的合上衣服,拱手行大禮。

蕭貴等人可是親眼所見,一個個驚奇、羨慕不已。

好傢伙,這可是療傷神藥啊,便是百年老傷,若能整顆服下也能痊癒。

神藥!

絕對的神藥!

蕭貴自認百花谷算是整個南方的煉藥第一大家了,但要想找出一顆效果如此顯著的,毒、傷兼治的金創丹,也絕不可能。

“秦先生,請問金創丹有多少,我全都照單全收了,價格你開。”

蕭貴拱手問道。

“我家主子有的是金創丹,但你們買的起嗎?”

黑三從瓷瓶裏倒了一把金創丹,跟嚼豆子一樣喳吧作響,吃的真叫一個美啊。

“你,你!”

“簡直就是暴殄天物!”

蕭貴等人饞的眼都直了,這可是價值連城的神丹啊,就這麼當糖豆吃,也太奢侈了。

驟然間,蕭貴等人明白了過來,這種丹藥肯定配方很簡單,所以醜漢纔敢這麼肆無忌憚的吃。

一種療效顯著,又配方簡單,能大量生產的丹藥,這簡直就是比點石成金的神仙手還牛逼啊。

“先生,我有百花谷有一株八百年的天山雪蓮,服用可增長一甲子的修爲,只要先生有意,我立即請示谷主,敬獻給先生。”

蕭貴毫不猶豫的拍板。

要知道金創丹在武道界向來是熱門丹藥,畢竟人在江湖漂,哪有不挨刀的。

秦羿的金創丹祕方,要是爲蕭家所用,光製造這一種丹藥,百花谷就當威震全球,永世不衰。

這個天大的功勞,蕭貴絕不會放棄,但有所求在所不惜。

“好啊,我可以給你十顆金創丹,換你的天山雪蓮。”

秦羿笑道。

蕭貴有些爲難了,金創丹固然可貴,但八百年的天山雪蓮,幾乎是二品靈藥了!

換十顆金創丹,總歸是虧的慌!

不過他心念一轉,已然有了主意,“好啊,我立即去彙報谷中長老,請問兄弟在何處下榻。”

“我就在東門的客棧,你們隨時可以來找我。”

秦羿傲然道。

“老兒,我給你一瓶,一百顆金創丹,換你店內所有的陰魄石,你可願意?”

秦羿問道。

楚大年有些爲難了。

陰魄石可是莊主親手以鬼丹煉製的,每一塊都是無價之寶。

但名劍山莊的弟子常年在外面執行任務以及抓鬼、煉器,多有受傷,這些丹藥可就是弟子們的命啊。

“好,秦大師,但是我還有個小小的請求。”

楚大年咬了咬牙道。

“說。”

秦羿擡手道。

“我想請先生爲我山莊藥師供奉,我山莊常年爲你提供陰魄石,先生負責煉藥,你看如何?”

楚大年陪着笑臉,拱手請示道。

秦羿暗覺可笑,陰魄石的陰元供他修煉九轉幽冥訣第二轉,也就勉強解個燃眉之急罷了。

但修煉第三轉則需要二品甚至以上的陰元靈石,陰魄石還有個鳥用?

“楚老的算盤打的可真是夠精的,幾塊靈石,就想把財神爺、保護神請進家門!呵呵!”

蕭貴怕秦羿動心,在一旁打了個哈哈。

“楚老,甭說供奉,就是把莊主之位讓給我,我也毫無興趣,一句話,不換面談。”

秦羿擺了擺手,轉身就要走。

“換!”

“我換!”

楚老眼珠子一轉,笑道:“秦先生,有幾瓶啊,還有更高品級的丹藥嗎?”

“當然!”

秦羿拿了一瓶金創丹放在櫃檯上,楚老二話不說,令人把幾塊上好的陰魄石奉了上來。

“楚老、蕭執事,有好東西記得來找我,我會在東門客棧等你們,只給你們三天時間!”

秦羿冷然一笑,徑直下樓而去。

“嶽兄,咱們是不是也該有所表示啊?要知道錯過了這村就沒這店了。”

“嘿嘿,呂兄倒是與我想到一塊去了,不如今晚一起拜會下咱們的秦先生。”

嶽長空與呂麻子彼此相覷一笑,眼中寒芒閃爍,已是有了心計。

蕭家連八百年的天山雪蓮都祭出來了,他們壓根兒就沒有跟秦羿談價的資本。

既然沒辦法換,那就只能用別的辦法了。

秦羿擁有金創丹神藥的事,很快在鬼市傳開了,一時間鬼市各路高手,蠢蠢欲動!

“秦羿,你知不知道,你闖大禍了?”

杜飛煙三兩步追上秦羿,氣呼呼道。

她倒是拉來了一個貴客,但很可惜,這是一個不懂的收斂鋒芒的人。

“哦?闖什麼禍了?”

秦羿渾然像是感覺不到鬼市高手虎視眈眈的敵意,抱着胳膊,輕鬆的閒逛着。

“你難道看不出來,楚大年與蕭貴在套你的話嗎?他們現在已經認定你身懷神藥,肯定會對你下黑手的。”

“你呀,看起來挺激靈的,乾的事可真夠傻的。”

杜飛煙氣的直跺腳,恨不得一把掐死秦羿這個大笨蛋。

“嗯!我知道,我就是蕭青山與楚登峯他們來找我!”

“他們不來,我怎麼拿下鬼市,你又怎麼做鬼市的執掌者呢?”

秦羿點了點頭,漫不經心道。

“做你個大頭鬼,你是想害死我吧。”

“你個瘋子、神經病,簡直就是無可救藥,懶的管你了。”

杜飛煙氣的七竅生煙,氣呼呼的,連話都懶的跟秦羿說了。

蕭青山、楚登峯,一個是天師,一個是罡煉劍道宗師,在南方那可是擎天一柱的人物。

秦羿居然連宗師都不放在眼裏,這也太目中無人了。

萬一兩位宗師發難,只怕是杜家也得受牽連,這可不是鬧着玩的。

回到客棧!

杜世開與玉娘殷勤的迎了過來。

“秦先生,您回來了?”

門口的侍應生同時恭敬彎腰行禮。

“你們這是幹嘛?”

杜飛煙正在氣頭上,皺眉問道。

“原來秦兄是一位煉藥師,失敬失敬!”杜世開拱手拜道。

“有話快說!”

秦羿淡漠的眼神,直接無視了杜世開。

“秦兄,杜某真心想結交你這個朋友!如果你遇到麻煩,可以隨時找我,我以杜家少尊的身份保你無虞。”

杜世開耐着性子,伸手攔住了秦羿,英俊的臉上保持着微笑。

“保我?就憑你!夠資格嗎?”

秦羿哪能不明白杜世開那點心思,這小子就是個笑面虎,想坐地拿他一把,要他認杜家當靠山,乖乖獻藥呢。

“有沒有資格,很快你就知道了,記住,隨時來找我。”

杜世開傲然一笑,讓開了道。 一進入房,黑三警惕道:“侯爺,我看杜家怕是要起歹心啊!”

“我知道,客棧的守衛全撤了,杜世開是有意給咱們點顏色看看。”

“這點小把戲又怎麼能瞞過我的法眼。”

秦羿雙眼一沉,早已是洞若觀火。

“哼,正好我手癢的厲害,修煉師父你教的金剛訣與五毒手以來,我還沒打過架,正好今晚給姓杜的演一出好戲!”

黑三五指一張,雙目血紅,殺氣騰騰道。

“嗯,不用留手,要想取得鬼市,唯有殺出一條血路!”

秦羿森冷道。

“侯爺,我倒不怕鬼市這些宵小,就是擔心蕭家、楚家的兩位宗師,你一人能應付得來嗎?”

黑三撓了撓頭上的血癩子,擔憂問道。

“放心,今晚之後,罡煉初期宗師,我已有剋制之法!華夏武道界的這些宗師,個個心高氣傲,他們是絕不會聯手的,所以,此戰咱們必勝。”

秦羿嘴角浮現出一絲冷笑,手一揮,陰魄石整齊而列。

“能不能成,盡在於此了!”

秦羿面容一肅,猛地豎起劍指劃過眉心,頓時眉心大開,紫光大作,鬼帥法印豁然而現。

鬼帥法印乃是魂海神通,有納氣之能,相當於另一個丹田。

但見紫光閃爍,凝成一道璀璨的光柱透在陰魄石上。

嚓!

原本漆黑如墨的陰魄石猶如被激光掃射,陰元之氣爲紫光包裹,一點點的被煉化吸收。

濃郁的陰元之氣,如一道道清流遊走三魂七魄。

秦羿默唸九轉幽冥訣,猶如不動冥王,紋絲不動!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