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就在此時一旁的易雪菲衝着那中年人說道:“那個,煞胎就是你放出去嗎?我不管你到底是誰啊?你知不知道你的所作所爲已經徹底的危害到了人民羣衆的生命財產安全,現在我要代表人民,代表zf抓你回去,你就跟我走一趟吧!”


我去,這位大姐不愧是行政人員啊,說起話來的確很有氣勢,很有官威,可是現在這情況好像是我們處於劣勢啊,你還大言不慚的要帶人走一趟!我當時真是覺得這位大姐是不是當警察當傻了。

果不其然,那哨臺之上的中年人聽易雪菲這麼一說當時就樂了,只見他大笑道:“哈哈哈,哪裏來的小女娃子,正是有意思,能找上門來,想必也有些本事,想抓我,好啊!先走出我這惡鬼大陣再說吧!我等着你!”

只見話音剛落,那哨所之上的燈便熄滅了。只剩下那個泛着綠光的燈籠,在這野地之中照應着那下面的一羣惡鬼,顯得格外的妖冶。

而就在此時那羣鬼也發生了些許的變化,只見那之前的羣鬼大概有上百個,可是這一會兒的功夫居然就減少了一大半?但是嘴裏卻絲毫沒有消停,一個個哭天搶地的哀嚎。那聲音如同奪命梵音一般,讓我心神不寧。

我連忙對李奇問道:“奇哥

,這是怎麼一回事啊?”

“那些惡鬼只是區區的幻術而已,不過是他虛張聲勢的手段,你不要告訴我你看不出來!”那易雪菲搶話道。

我去,不是吧,我現在好歹也是開了陰陽眼的,那傢伙的幻術真的這麼牛逼!

李奇這時纔對我說道:“煤子,你在我的後面,把那識別功能打開,跟着我念咒語。”

說罷我只感覺他在我的耳朵眼裏塞上了什麼東西,我只覺得周圍那些惡鬼的哀嚎聲彷彿變小了許多,於此同時一個聲音從我的腦子裏傳來:“天地玄宗。萬氣本根。廣修萬劫。證吾神通。三界內外。惟道獨尊。符有金光。罩護吾身。 視之不見。聽之不聞。包羅天地。養育羣生。 受持一遍。身有光明。三界侍衛。五帝司迎。 萬神朝禮。役使雷霆。鬼妖喪膽。精怪亡形。 內有霹靂。雷聲隱鳴。通慧交徹。五氣騰騰。 金光速現。覆護真人。急急如律令。”

那正是道家的金光咒,我記得之前我在王若冰她們宿舍之外被那夢魘迷惑時,深陷恐怖幻覺之中時,李奇就是念的這個咒語。

說來也怪,那金光咒從我心中響起之後,那周圍的一切又變了一番景象,只見那空地之中之前的那些地獄惡鬼卻早已不在,剩下的卻還是那些哀鴻遍野的日本兵。

他們還是和之前一樣,在那薄霧迷饒小路四周遊蕩,時不時發出淒厲的叫聲。

我此時稍微平復了心神,連忙對一旁的李奇說道:“奇哥,這,這到底是怎麼——”

“都說了是幻覺了,這麼還問?定力這麼差,真不知道你是怎麼破了我的遁形之法的?”易雪菲沒好氣的說道。

我沒有理會她的話,只是注視着四周,因爲今天這裏的確不太正常,這周圍的煞氣要比上次重許多。

“煤子,打起精神,那些地獄的惡鬼很有可能藏在這些日本鬼裏面,他們要來了!”李奇提醒道。

我聽他這麼一說頓時一個激靈,把注意力全都集中到了前方的鬼魂上,可是這些傢伙出了身上的怨氣要比上次重以外,我還真沒有發現他們有什麼異常啊?

就在我疑惑的時候,突然從我的左方憑空出現一個身影,我還沒有看清那到底是什麼東西,只見兩道寒芒閃出!

“小心!”

只聽一聲大喝,我頓時感覺自己的身體一輕,好像被人憑空往後拖出老遠,等我反應過來時,我發現自己已經身處兩米之外的一片空地上。

而在我身後正站着李奇和易雪菲,我一眼望去,頓時倒吸了一口涼氣,只見那地上已經出現了兩道極深的刀印。

我這才反應過來,原來剛纔是李奇他們救了我,我忽然想起那兩道寒芒,對!是鐮刀鬼!他們也在這裏!

我連忙開啓了陰陽眼的識別功能,只見前面的迷霧之中,呈現出了一大批的鬼魂,那些傢伙應該就是那些日本兵了吧!

該死

!這裏的情況是在對我們太不利了,於是我只好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繼續在四周不斷的掃描,因爲我知道這陰陽雙環對於地府逃散的惡鬼有鎖定的功能,現在只有靠我才能識別的出來。

就在此時,一旁的李奇對易雪菲說道:“易師姐,那些日本兵不用管他們,這裏面藏着的惡鬼現在只有小曾可以找到他們,我們現在必須齊心協力保護他!”

“好吧!只有這樣了,不過你得讓他快點!”說罷易雪菲便和李奇便一前一後將我圍在了中間。

我則繼續用掃描的功能感應着四周鬼魂的異動,就在此時我發覺斜上方有一個鬼魂出現,於是我連忙大喝一聲:“奇哥,在上面!”

“啪——”

只聽一聲槍響,那上方頓時傳來一聲慘叫,只見那上空掉下一個鬼魂。

我纔看清,就在剛纔那易雪菲聞聲之後,已經迅速的逃出身上的手槍,對着天上就是一槍。

只見那鬼魂應聲倒地,我定睛一看,正是那許久不見的鐮刀鬼!李奇見到這鐮刀鬼落下,連忙擡手便是兩道火符飛出。

那鐮刀鬼此時正半蹲在地上,看來剛纔那易雪菲的一槍很有名堂,居然可以打到靈體,只見那兩道火符飛出,直奔那鐮刀鬼的鬼門而去。

只聽砰的一聲巨響,那兩道火符結結實實的打到了鐮刀鬼的身上,一瞬間那鐮刀鬼身上就被引燃了。

這道符之前李奇也用過,是茅山符咒之中的一張正統符咒,全名叫甲戌子江借火符,這小子平時沒事就那這張符當打火機使,時不時的還在劉婷婷面前顯擺。

本來我也以爲這張符就是一打火機,但是自從那次爲了救浩子李奇用來對付那林若曦姐妹的時候,我才知道這符的威力。雖說是打火機,但是此火併非一邊的火,而是業火。

所謂業火,惡業害身譬如火。又名燒地獄罪人之火。說白了就是以陰氣和怨氣爲燃料的火,正是鬼魂的剋星。

那些地獄的惡鬼罪孽深重,惡業纏身,因此對於這業火是更加的忌憚,就拿這鐮刀鬼來說吧,殺心極大,怨氣極大。現在被李奇那兩張火符打中,頓時就着了。

我頓時大喜,連忙拿出小黑碗就想上去將他收入其中,可就在此時我突然發現身後也出現了一個鬼魂。

我連忙大喝一聲:“後面!”

只見易雪菲大喝一聲,舉槍又朝着後面發射。這次卻沒有慘叫,只是咣噹的一聲巨響。只見迷霧之中,劃出一道寒芒!

不好!是另外一隻鐮刀鬼!我還沒回過神來,只見一旁的李奇從身上拿出一個錦囊就要上去收服那個正被業火燒身的鐮刀鬼。

可就在他剛要上去時,眼前又是一道寒芒閃動,只見他的面前憑空出現一個黑影,只見他迅速的閃出,雙手一甩,令我大跌眼鏡的事情發生了,只見那鐮刀鬼身上的業火居然在剎那間就熄滅了,連個火苗都沒有了!

(本章完) 當時情況十分危急,那易雪菲正在和那另一隻躲在暗處的鐮刀鬼糾纏,而與此同時,那隻快要被李奇燒成焦炭的鐮刀鬼居然被一個神祕的黑影給救了。

這實在太不可思議了,只見那業火居然被盡數吸了乾淨,那個黑影這才轉過身來,我當時又大吃一驚,差點沒嚇的叫出來。

那傢伙不是別人赫然正是許久不見的懾青鬼,而令我吃驚的還不止如此,因爲我驚訝的發現他的頭上的青光早已消失不見,而在它的頭上頂着一行字,鬼魂類型:尸解鬼。害人指數120——160。

我和李奇都徹底的呆住了,尸解鬼,這可是有道的高人死後尸解成,假以時日,是可以修成鬼仙的啊!怪不得連業火都可以這麼輕鬆的被他吸了去,這個懾青鬼居然有這麼大的能耐!

只見那懾青鬼轉過身來,看着我們這副表情,臉上露出一絲得意的笑容,只見他對李奇說道:“小子,沒想到吧!今天這裏就是你們的葬身之所!”

李奇冷哼一聲,惡狠狠的道:“你這傢伙,上次讓你跑了,你別以爲去掉頭上的青光你就牛逼了,老子吃定你了!”

說罷,只見李奇將手朝着那尸解鬼甩出,頓時從李奇手中射出幾道金光直奔那尸解鬼而去。

於此同時李奇大喝一聲:“急急如律令!”

只見那幾道金光頓時變成了幾道黃符,在那尸解鬼的面前爆炸開來。只見那尸解鬼不慌不忙,朝着我們的方向吐出一團綠色的煞氣。

頓時我們便被那煙霧包圍,根本看不清那尸解鬼和鐮刀鬼的動向。李奇見狀連忙舞動了手中的銅錢劍,在劍光之中那團綠霧才被劈出了一個空缺。

而一旁的易雪菲也沒有閒着,只見她從隨身的挎包之中掏出一把小摺扇,只見她將扇子打開,然後扇了幾下,頓時那綠霧又散去不少。

“哈哈哈!有些本事啊!不過剛纔的只是試探而已,你們可不要以爲我就這點手段!”那哨臺之上再次傳來了那中年人的聲音。

“呸!你還真把自己當盤菜了,有本事出來啊,別藏頭露尾的!”易雪菲叫罵道。

“和我交手,怕你還沒有這個資格!李家小兒,我最後問你,那《茅山符咒錄》你究竟是交還是不交?”那中年人惡狠狠的問道。

“馬天順,我交你老母親,有本事就殺了我,少他媽唧唧歪歪的!”李奇大罵道。

“你這是自尋死路!那就休怪我不客氣了。五鬼追魂咒!”那中年人冷哼道。

“不好,易姐!快設結界!”李奇聞言忙對一旁的易雪菲喝道。

只見易雪菲迅速的從挎包中一拉,頓時一條黃色的布幔被她拉了出來,只見她身法奇快,一眨眼的功夫就不見了她的蹤影,只是在我們的周圍被迅速的插上了許多竹竿,而李奇此時摸出了不少的黃符貼在了那布幔之上。

不到三十秒,我發現我

們已經被那黃幔給團團的圍住了,突然一個身影閃現在我的面前,那正是易雪菲,剛纔她的速度根本就不是普通人能做的出來的,看來她又用了她的遁甲之術,此時她正氣喘吁吁的站在我的身旁,手上還提着一盞小藍燈。

而就在此時那不遠處的惡鬼就跟打了雞血似的,全都活泛了起來,一個個身上透出無邊的陰風煞氣,剎那間便朝着我們這邊衝了過來。

我頓時心中就是一驚,看來這些鬼魂已經徹底被李奇的師伯馬天順給控制住了,剛纔他嘴裏喊得那個什麼五鬼追魂咒控鬼之術吧!

只見那些鬼魂就跟沒頭蒼蠅似得,一股腦朝着易雪菲的結界之中衝來,只見那些鬼魂剛衝到結界時,那黃幔便發出耀眼的金光,那些鬼魂眼看就要衝進來了,可是剛一接觸到那金光就像接觸到了一道無形的氣牆,愣是被一股腦的彈了回去。

我見到這一幕,頓時大喜,大喝道:“好!”

“好個屁!不要分心!小心剛纔出現的那幾只惡鬼!這陣對他們沒有任何作用。” 異數械武 易雪菲對我罵道。

就在這時我發現我的頭上方出現了一個繩圈,正往我的脖子上套了過來,我下意識的便要躲閃,可是還是慢了一步,我的脖子上一股巨大的束縛感傳來,糟糕!我被套住了。

這時上空傳來了一個女人的笑聲,我還沒反應過來,一股巨大的力量便將我拉了上去。我不敢託大,單手直接就往上打出一道掌心雷。

只見雷光閃現,雷聲炸響,隨即上空之中便傳來一聲慘叫,我這纔回過神來,發現我的脖子上哪有什麼繩子啊?

李奇連忙將一道符咒拍在了我的身上,我驚魂未定,連忙對李奇問道:“剛纔是怎麼回事?”

李奇皺了皺眉,一邊警惕的看着四周,一邊對我解釋道:“你剛纔差點被那勾魂鬼把魂勾去,千萬要小心啊!這是茅山派的五鬼追魂陣,沒想到這馬天順現在這麼厲害,居然已經可以將這陣法運用到這個地步。小心在這裏五鬼都會出來!”

當時我並不知道這個陣法有多麼厲害,也是後來我向李奇請教的,這五鬼追魂陣,說到底就是通過操控五種屬性不同的鬼魂來害人的邪法,天地萬物皆數五行之中,也就是金木水火土。

那馬天順的五行追魂陣便是利用了以上五種特有攻擊能力的鬼魂,他們通過五行相生的辦法在他佈下的結界之中便可以神出鬼沒,殺人於無形。

當時情況十分緊急,李奇也沒有向我過多的解釋,只是對我們喊道:“煤子,易姐,那外面的日本鬼不足爲懼,注意防範那些搞偷襲的惡鬼,集中精神,注意五行相剋。”

李奇話音剛落,便見他的眼前出現了一個黑影,那正是已經脫去青光尸解成功的懾青鬼。只見他一聲大喝,不知何時手中出現一把透明的結晶大戟,照着李奇的心臟刺去。

李奇被這突然的一擊弄得束手無策

,只得憑藉着手中的銅錢劍下意識的便是一擋。只聽砰的一聲巨響,那戟和銅錢劍相互摩擦,發出耀眼的寒光。

而李奇依舊沒能徹底躲開那大戟,那大戟只是被李奇擋到一旁,直直的衝他的手臂之上劃過,直接將李奇的手臂畫出了一個大口子。

我被眼前的一幕徹底震住了,記得上次那懾青鬼和李奇交手的時候也是用陰氣凝成了一把大戟,可是那玩意遇到李奇的銅錢劍根本就不堪一擊,可是今天這東西怎麼便的這麼厲害。要知道那銅錢劍可是陰煞之物的剋星啊。

就在我遲疑的片刻,那尸解鬼一擡手,直接將手中的大戟往後一收,李奇便一個踉蹌倒在了地上,然後只見那懾青鬼迅速又將那大戟朝着李奇的腦門劈了下來。

李奇此時一隻手都吊着,根本沒有抵抗之力,我連忙閃出身形擋在了李奇的身前,眼看那大戟朝着我的眉心直直的刺了過來,我頓時心中一涼,看來我這下是躲不了了。

“破——”只聽一聲大喝,我感到身邊爆開一陣熱浪,只見地面居然憑空升起一道一米來高的土牆,我定睛一看,只見那易雪菲正拉着黃幔出現在我的身前。

她對我說道:“快用火符替他治傷!”

李奇聞言,連忙摸出一道甲戌子江借火符貼到了自己的手臂之上,說來也怪剛纔那大戟明明將李奇的手臂劃開了一條大口子,可是卻李奇卻一點血也沒有流出來。

只見那符被貼到李奇手臂之上後,那道符便不停的冒着黑煙,而李奇的手臂居然被燒的通紅。我連忙對李奇問道:“奇哥,你沒事吧!”

李奇額頭之上透着冷汗,他對我說道:“那大戟是由陰水凝成的,因爲土能克水。所以只有土遁之術才能破解。剛纔事出突然,我大意了!”

就在這時那易雪菲的土牆暫時擋住了那懾青鬼的大戟的攻擊,我這才徹底明白了,看來這就是李奇剛纔所說的五行相剋,我連忙對易雪菲喊道:“易姐,小心上吊繩!”

果不其然,我話音剛落,只見那土牆之中頓時冒出了許多的小洞,從那小洞之中居然鑽出了許多繩圈,衝着那易雪菲便套了過去!

而易雪菲卻是早有準備,只見她將手往兜裏一掏,好像抓出了一把粉末狀的東西,只見她將手一甩,撒出一把粉末,李奇見狀,忍着疼痛,將手上的銅錢劍扔出,順勢朝着那土牆一甩, 同時大喝一聲:“急急如律令!”

只見那銅錢劍冒出金光,再看那些繩索霎時間竟被金光籠罩,化成了灰燼。

易雪菲這才鬆了一口氣,退了下來,她十分欣賞的看了李奇一眼,將那銅錢劍扔給了李奇,嘴裏說道:“你的反應到是不慢!”

而李奇聽她這麼說絲毫沒有露出喜色,只是皺着眉頭盯着四周,只見四周不知何時已經泛出陣陣的血霧,那通紅的血霧瀰漫開來,我感覺這四周的溫度開始漸漸的上升。

(本章完) 天地萬物都存在着金、木、土、水、火五種屬性,稱之爲五行。而五行之間又有相剋的關係,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循環不斷,生生不息。那馬天順的五鬼追魂陣便是利用了這五行之力,這五行之力的來源這時他手下的五種惡鬼。

首先就是那尸解鬼,他還是懾青鬼的時候,就可以用煞氣化作武器對人造成實體的攻擊,不過當時還會受到那陽剛之氣十足的銅錢劍的限制,現在在這陣法之中他已經可以化虛爲實,將那煞氣變成了水。

接着便是剛纔那用上吊繩的勾魂鬼了,她雖然一直沒有現身,但是憑藉這那上吊繩來看她應該是死於樹木繩索,因此攻擊的方式應該是屬木性。

那兩隻鐮刀鬼自然是屬金,那鐮刀的寒芒神出鬼沒,暗藏殺機,有着斷石分金之力,一個不小心我們就會被他大卸八塊。

而那屬性土和火屬性的惡鬼卻遲遲沒有現身!就在此時四周突然升起了一片血霧!頓時我便感覺這四周的空氣之中瀰漫着很重的血腥味,空氣也漸漸的變得稀薄起來。

李奇見狀大喝一聲道:“小心,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是血氣鬼和瘴氣鬼來了!”

血氣鬼?!我聽李奇這麼一說頓時大驚,因爲這個血氣鬼我可是聽他說過,想不到那個馬天順居然把這麼厲害的鬼都收服了。

血氣鬼,又叫食氣鬼,主要是以吸食人的陽氣爲原料,到了一定的程度連業火都不怕,我突然想到了剛纔那鐮刀鬼身上的火居然無故熄滅,想必就是這五鬼陣中還藏有可以吸食火氣的惡鬼。

只見一瞬間四周血霧瀰漫,眨眼間,霧氣越來越濃,血腥之氣也越來越重,四周的能見度變得相當的低了。最詭異的是四周的溫度卻逐漸的升高!

就在此時只見半空之中又射出兩道寒芒,不用說正是那兩隻該死的鐮刀鬼,李奇不慌不忙,一把撕下手臂上的借火符,朝着那寒芒甩了過去,只見一聲巨響,火光乍現,爆開一團巨大的血霧。

“不好!中計了!”李奇甩出手裏的火符之後便大叫了出來。原來剛纔那刀光並不是真正的金屬,而是陰風煞氣,李奇本想借助火符的力量化解金屬的刀光攻擊,可是沒想到弄巧反拙,反倒被那瘴氣鬼找到了機會,藉助那火符的威力將陣法之中的血氣激化開來。

等到李奇反應過來之時,已經太遲,只見那血霧已經徹底的擴散開來,本來我們就身處那馬天順的結界之內!所以易雪菲的結界一定程度上來說也受到了五行的限制,只能對那些日本鬼有點抵抗的作用,而對就在我們束手無策之際,易雪菲突然從身上摸出兩道符咒,大喝道:“龍神敕令水神陰姬借法。”

說罷只見她將雙手朝天一甩,頓時天上憑空出現了一團雨雲將我們籠罩了起來,於此同時這周圍的空氣越發的稀薄,我簡直就要透不過起來了。

此時李奇對我喊

道:“煤子,還愣着幹什麼啊!快往天上放掌心雷啊!”

我聽他這麼說,不敢多想,連忙擡手衝着天上便放出好幾個掌心雷,只見電光閃動,雷聲轟隆,天上的頓時劃過一道閃電。

只聽‘嘩啦——’的一聲巨響,晴空霹靂,天上頓時下起了暴雨,霎時間空氣變得潮溼了起來,由於那炸雷的關係,空氣也便的清新了起來,剛纔的悶熱和壓抑全部消失。

這時易雪菲在雨中提着小藍燈,說來也怪,自從我遇到她開始,她那手中的小藍燈便一直沒有熄滅,那燈彷彿就不需要任何燃料一般,燈影搖曳,任憑風吹雨打,那燈始終沒有熄滅,看來那小藍燈絕非凡品。

這時易雪菲大喝道:“妖道,你的五鬼之法已經被我們給破了,現在你還有什麼本事!還不快束手就擒?”

那空中再次傳來了馬天順的聲音:“嘿嘿!李家小子,想不到你小子運氣還不錯,居然找到遁甲傳人給你撐腰,不過你們也無須得意,這五鬼之陣運行之法雖破,可是你們並沒有打敗我手下的惡鬼,神奇什麼啊!現在時機成熟,煞胎也快要成型,你們又能耐我何,哈哈哈!”

說話間只見那幾個惡鬼已經出現在了那哨臺的前面,一眼望去正是那尸解鬼,兩隻鐮刀鬼立在當前,手中各持兵器,虎視眈眈。上方還吊着一個白衣女鬼臉色煞白,手裏還抓着一根上吊繩,只見她的額頭出現幾個大字:勾魂鬼。害人指數:99。

而在一邊的半空之中還飄蕩着一紅一綠兩個惡鬼,分別是剛纔興風作浪的血氣鬼和瘴氣鬼。而結界之外更是鬼影重重,哀鴻遍野!

易雪菲則看着我和受傷的李奇,此時恨的牙癢癢,她顯然也知道此時我們形式不容樂觀,雖然破了那五鬼追魂咒,暫時化解了攻擊,但是我們的處境依舊十分危急。

於是她對我說道:“看你剛纔能憑空發動五雷術,應該也有些本事,那妖道實在欺人太甚,我拖住下面的惡鬼,用遁形換位之法送你上去對付那老傢伙,你看如何?”

“啊!你說讓我上去!”我徹底愣住了,隨即我便偷偷的查看了一下靈力值,還有八點,就夠用一個掌心雷和一個破凡訣。

我有些遲疑了,這時一旁的李奇對我說道:“他現在的壇應該就設在那哨臺之上,這五鬼追魂咒十分耗精神之力,剛纔一番爭鬥他現在的防禦很弱,我們三人之中現在只有你沒有受什麼傷!如果不趁着這個機會破他的法壇的話,我們幾個今晚很有可能就沒命出去了!”

我聽李奇這麼說,頓時便意識到了形式的嚴峻,我記得上次鬼娶親的時候,我便和那馬天順交過手,記得當初我一記破凡訣擊出,他卻毫髮無損。沒想到今天又要和他交手,其實我的心裏是一百個不願意。

但是我隨即便望了望一旁的易雪菲和李奇,只見二人此時臉上都略顯疲憊,李奇由於剛纔受了懾青鬼的大

戟所傷,雖然以火符化解,但是他的左手現在還垂着,似乎很難動彈,而易雪菲雖然沒有受什麼傷,但是她剛纔布結界,鬥惡鬼應該是開啓了遁甲。

記得李奇告訴過我,這奇門遁甲之術的威力比他符咒之力還要巨大,施術者純粹是向天借力,因此不僅要消耗精神力,而且還要消耗體力。我見現在易雪菲的臉上依舊露出疲態,看來她畢竟也是個女人,她的體力應該也快要到極限了。

於是我便只有硬着頭皮對他們說道:“好,既然如此我就只好一試了!”

一旁的易雪菲和李奇都衝我點了點頭,就在此時那一邊的幾隻惡鬼,虎視眈眈的攻了過來。

懾青鬼提着大戟照着易雪菲便是劈頭蓋臉的打來,易雪菲哪裏還有力氣抵擋,她只有甩出一根紅繩拉住我和李奇,然後一個閃身遁出老遠。

我在那天晚上才真正的見識到了這奇門遁甲的威力,易雪菲這一手就是傳說中的瞬移啊,只見一眨眼間,我們便出現在了一塊大石頭旁邊。

只見那裏放着一個身上貼有黃符的稻草人,不用說這一定是易雪菲剛纔經過的時候佈下的,這一招是奇門遁甲之中的移形換位之法,之前和易雪菲交手的時候,她便是利用這招躲過了我的掌心雷攻擊的。

此時她又憑藉着這招帶着我和李奇躲過了那懾青鬼的攻擊,我剛剛鬆了一口氣,卻就在此時那勾魂鬼的笑聲冷不丁的從我的耳邊響起。

我定睛一看,只見那勾魂女鬼不知何時又跑到了我的身後,此時她正飛快的甩着手裏的上吊繩向我套來。

我正想出招阻擋,只見眼前一道黃光閃動,眼看那根上吊繩就要飛到近前,只見被削成了兩節,我定睛一看,那正是李奇的銅錢劍,正所謂金能斷木,那勾魂鬼的攻擊瞬間便被李奇給瓦解了。

李奇對我喝道:“煤子,你不要出手保留靈力值,等易師姐算好了方位你就上去破了那老東西的法壇!”

我聽完連忙點了點頭,而此時易雪菲依舊沒有閒着,只見她一隻手正飛快的掐算,一邊則用手槍不斷的射擊的在那遠處放着煙霧彈的瘴氣鬼和血氣鬼。

看來這兩個鬼是幾隻惡鬼裏面戰鬥能力最弱的傢伙,他們的主要任務就是背後放煙霧,除此之外根本沒有什麼實際的攻擊力。

之前他們也只是藉助這裏的煙霧繚繞的環境,才能興風作浪,可現在一場及時雨已經讓這四周的能見度變高,這兩個傢伙自然無所遁形,要不是有那兩個鐮刀鬼擋在他們身前替他們擋下易雪菲的攻擊,他們兩個早就掛了!

易雪菲的攻勢依舊不見,要說她也是十分的聰明,看出了那兩個吐氣的傢伙沒啥本事,於是憑藉這遠距離設計的優勢槍槍對着那血氣鬼和瘴氣鬼招呼。而那兩個鐮刀鬼就只得在他們的身前憑藉着配合默契的刀法化解那些子彈頭,一時間竟然無法對易雪菲造成威脅。

(本章完) 陰陽順逆妙難窮,二至還鄉一九宮。若能了達陰陽理,天地都來一掌中。認取九宮爲九星,八門又逐九宮行。九宮逢甲爲直符,八門值使自分明。六甲元號六儀名,三奇即是乙丙丁。陽遁順儀奇逆布,陰遁逆儀奇順行。

說的正是那奇門遁甲的奧秒所在,常言說的好:‘大道三千賜凡人,三千大道屬奇門。’奇門遁甲確實是一種精妙絕倫的正道之術,奇門詩中說的好:‘若能了達陰陽理,天地都在一掌中。’這並非是誇大其詞,因爲這門技術確實是太深奧的,所以熟懂之人少之又少。僅是略懂一二者,便能算的上是一方能人了。

或許是天意使然,那天晚上我和李奇也是命中註定遇上了易雪菲這個奇女子啊,她正是現實社會之中那屈指可數的能人了,她憑藉着那高深的遁甲之術愣是一挑四,將那幾個惡鬼控制在了離自己五米開外的地界。

這讓我和李奇這兩個大老爺們是十分的汗顏啊!我真不知道易雪菲這個女人哪來這麼大的本事,首先就是那把奇怪的手槍,不知道到底做了什麼手腳,哪裏面的子彈居然好像跟用不完似的,還有那盞她一直都撇在腰前的小藍燈。

最可怕的事,她的打法是十分的精明,她的攻擊總是能牽制住那鐮刀鬼,讓那兩個傢伙只有招架之功,卻無還手之力機。每每那兩個鐮刀鬼想反攻的時候,她便利用移形換位的方法巧妙的躲避了鐮刀鬼的寒芒。

最後她的另一隻手還在不斷的掐算着方位,這可是一心多用啊,這智商不知完爆我和李奇多少倍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