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就在他心裡無限聯想的時候,趙麗貞突然走了過來,急道:「小和尚,你會不會治命,快幫幫我師姐。」。


「小僧確實修鍊過醫術。」葉雄點了點頭。

接下來,看自己怎麼玩死她,他嘴角露出一抹邪笑。 太好了,那你快幫我師姐看看。」趙麗貞連忙說道。

葉雄看了鐵男一眼,見她根本沒有讓自己幫忙的意思,當下搖了搖頭。

「你師姐的病不是一般病,是債病。」

「臭和尚,你胡說什麼,本姑娘修鍊一輩子,從來都沒有聽說過債病……咳咳。」鐵男怒道。

「宇宙蒼生,六道輪迴,世間所有事情,都離不開因果二字……姑娘殺戮太多,積了陰債,才會得此債病……此病無葯可治,只能積陰德,戒殺心,方能好轉。」葉雄以佛門高僧的口氣說道。

他修鍊佛門功法,又熟讀經文,這番胡說八道,連自己都差點信了。

「胡說八道,我就不相信世間有這種病,哼。」鐵男說完,對趙麗貞說道:「七師妹,你好好看著他,別讓他逃了,我很快回來。」

說完,她化成一道流光離開了。

估計是咳得尷尬,不想呆在兩人身邊。

當下,場中只剩下兩人。

「小和尚,你說的可是真的,這世界還真有債病?」趙麗貞還是有些不敢相信,這太荒唐了。

「債病就像命運,信則有,不信則無,她很快就會回來找小僧的。」

趙麗貞將信交疑,一天之後,鐵男回來了,咳嗽倒是好了,但是她卻把臉給蒙上了,讓兩人看不到面容。

「臭和尚,你不是說那狗屁的債病好不了嗎,你現在看到我好了沒有?」鐵男道。

葉雄雙掌合什,一本正經道:「債病不是世界一般的疾病,不會是相同型的,會轉化,有可能身如墜冰窖,有可能會產生心魔,沒有固定病理跟病因,自然查不出原因。」

「你胡說八道。」鐵男怒道。

「姑娘信則有,不信則無。」葉雄雙掌合什,念一句佛號。

鐵男目光緊緊地盯著他,似乎想從他眼睛里,看到他是不是在說謊。

昨天,她咳了一天,咳得死去活來,差點要吐血,用盡所有辦法都治不好。

後來,咳嗽終於好了,她身上又長起莫名的紅斑,同樣是找不出病理。

好在這紅斑雖然難看,但是擋住就行了,沒有咳嗽那麼尷尬。

「這病怎麼治?」終於,她開口了。

「這病,沒得治。」

葉雄說完,轉身離開,不再理會她。

奶奶的,求自己治病,還當祖宗一樣。

「站住。」

鐵男搶前幾步,攔住他道:「你既然知道這病,肯定有辦法治好是不是?」

「債病不是病,是債,沒得治。」

「出家人不打誑語,你敢保證?」鐵男問。

葉雄頓時沉默了。

鐵男目光炯炯地看著他,很害怕從他嘴裡說出一個不字。

「也不是不能治,只需要日行一善,從此不再犯殺戒,百日之後,自然能痊癒。」

葉雄一邊說,一邊從身上掏出一個小瓶子,裡面有一顆泥黃色的丹藥。

「這枚丹藥叫做善念丹,是從佛家蒲團上刮下來的污垢製成,曾跪拜過上萬人,服了此丹,應該能解掉你身上的一些罪孽,興許能減掉你身上的一些痛苦。」

「你說什麼,蒲團上的污垢?」鐵男的臉漲紅了。

一想到這東西,她就有點反胃。

「東西在此,你服不服隨便你。」葉雄將小瓶扔了過去,並不強求。

要是讓她知道,這丹藥不是蒲團上的污垢,而是自己的腳板泥,不知道有何感想。

鐵男任憑小瓶子落到地上,根本就不去撿。

葉雄轉身就走,沒再理會她。

反正她的健康掌握在自己手裡,讓她好就好,讓她壞就壞。

別說腳底泥,是屎她也得吃。

鐵男臉漲得通紅,正準備離開。

突然,身上傳來一陣陣騷癢,那些皮膚又開始發作了。

「要是這葯無效,到時候你死定了。」

鐵男轉身,將小瓶子撿了起來,轉身離開。

哪怕吃,她也不能當著他的面吃,那多尷尬啊!

葉雄轉身,啟動法眼,很快就穿透無數樹木,看著她將丹藥握在手裡。

猶豫了很久,她才將丹藥服下,然後卡住喉嚨,拚命地吐起來。

看著她那模樣,葉雄心裡說不出的痛快!

吃哥的腳板泥吧!

他進入內世界,啟動天命輪,點開身宮,將鐵男的身宮改成好。

……

鐵男拚命乾咳,一想到那丹藥是污垢,不知道沾了多少拜佛者身上的污垢,她就一陣陣反胃。

如果不是身上騷癢難耐,她真不想吃。

說來也奇怪,服下解藥之後,她馬上感覺身體不癢了。

她馬上挽起自己手臂,發現手臂上的紅斑,以肉眼所見的速度,快速退去。

這解藥真的生效了?

鐵男一臉蒙逼,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伊莎門下十大弟子,每一個都是全能人才,作為伊莎的三弟子,她對於醫術了解得比趙麗貞還深,但還是治不了自己身上的病,沒想到對方區區一顆藥丸就治好了。

「難道這世上更的有所謂的債病?」

「真的有因果循環?」

鐵男感到自己的世界觀顛覆,她不敢相信,但事實活脫脫出現在她面前,讓她不得不相信。

回到樹木之中,鐵男看了葉雄一眼,喊道:「小和尚,你過來。」

葉雄走到她面前問:「姑娘,你現在相信了吧?」

鐵男沒回話,反問:「我問你,我這治是不是治好了?」

葉雄搖了搖頭:「善念丹只能減少你身上的罪孽,暫時解決你身上的病,如果你想完全好起來,必須日行一善,連續百日。而且百日之內,不得再犯殺戒,不然的話,債病不但會重新起,還有可能更嚴重。」

「百日之後呢,是不是我的病治好,以後就可以再殺人?」鐵男問。

「姑娘,犯殺戒始終不好,你為什麼偏偏要殺人?」

「廢話,我是殺手,不殺可能嗎?」鐵男白了他一眼,問:「你是和尚,讓你不念經,行不行?」

「小僧做不到。」

「你知道做不到就好,我是殺手,能不殺人嗎?」

「姑娘,你為何要當殺手?」

「你為何要當和尚?」

我的神靈能加點 葉雄:「……」

他居然無話可說了。

這個女人已經將殺人,當成天經地義了。

「姑娘,殺戮心太重,始終不會有好下場,因果循環,姑娘保重。」

葉雄不再跟她廢話,轉身離開了。 眨眼之間,七天時間過去。

距離葉雄答應鐵男的占卜時間到了。

鐵男找到葉雄,問:「小和尚,你說七天之後可以占卜,現在馬上給我占卜,我要找的人在哪裡?」

葉雄從身上掏出一串佛珠,閉上眼睛念起咒來。

片刻之後,他睜開眼睛道:「他在西北方。」

「西北方什麼地方?」

「小僧只能算出這麼多,至少在什麼地方,小僧算不出來。」

鐵男從身上掏出地圖,看了一眼,說道:「西北邊有一顆孟加拉星,他興許躲在那裡,咱們走。」

一行人化成三道流光,朝西北方而去。

兩天之後,三人來到孟加拉星,落到冰川之上。

孟加拉星是一顆寒冷的星球,冰雪覆蓋森林,到處一片白茫茫。

鐵男靈識掃過整個星球,都沒有找到自己想要找的人。

但是她知道,以葉雄的實力,如果他想布一個隔絕靈識的禁制,她根本就找不到。

「本姑娘把這整顆星球給毀了,我就看你出不出來。」

鐵男說完,身上暴射出十分恐怖的威勢,就要暴力出手。

就在這時候,突然一道佛號傳來。

這佛號就像一盤冷水,澆在十鐵男頭上。

她瞬間就將氣勢收了起來,恨得牙關緊咬。

「這該死的債病。」她咒罵著。

如果她摧毀這顆星球,肯定殺掉很多無辜的修士,到時候她的罪孽更深,那她那顆丹藥就白吃了。

那債病已經折磨得她欲生欲死,她不死繼續嘗試了!

「你們兩個此等我,趙麗貞,看著她,別讓他逃了,我去把葉雄找出來。」

鐵男說完,化成一道流光離開了。

……

看著她離開的背影,葉雄笑了笑,走到趙麗貞身邊。

「小和尚,我不想為難你,只要你答應我好好在這裡呆著,我可以不跟著你,讓你自由。」趙麗貞道。

「姑娘是在擔心葉雄的危險吧?」葉雄問。

「我怎麼可能擔心……」話還沒說完,她馬上震驚地望著他:「你怎麼知道我跟葉雄之間的關係?」

「小僧不是跟你說過,我會看面相占卜嗎?」葉雄裝成一副高深莫測的模樣,道:「一路上,姑娘一直都帶著隱隱的擔心,特別是來到孟加拉星,姑娘臉色一直都沒有好過,顯然是非常擔心。」

原來如此!

趙麗貞鬆了口氣,又問:「那你知道我三師姐,能不能抓到葉雄?」

葉雄搖頭。

「不能,還是不知道?」

「不知道。」

趙麗貞想了一下,又問:「小和尚,那你能不能跟我算算……我跟他之間,有沒有結果?」

葉雄內心柔軟的地方被觸動了。

一直以來,他都只是把趙麗貞當成一個征服的對象,從來都沒有對她產生過感覺。

如果實在要說什麼感覺,那就是佔有的感覺!

畢竟,趙麗貞的身體,還是挺誘人的。

沒想到她心裡,一直都惦記著自己。

果然,女人都是心靈動物,而男人都是下半身動物。

「姑娘,說出你們的生辰八字,我幫你們測一測。」葉雄道。

「他……」趙麗貞話還沒說完,神色就黯淡下來,搖了搖頭:「我不知道他的生辰八字。」

「那小僧就愛莫能助了。不過,小僧可以答應你,在這裡等你。」

「你確定?」

「出家人不打誑語,如果姑娘擔心他的安危,去便是。」

「如果你膽敢騙我,我饒不了你,你應該知道我殺你再容易不過。」

拋下這句威脅的話,趙麗貞這才跟在鐵男後面,她實在是太擔心葉雄的安全了。

看著兩女離開,葉雄嘴角露出一抹淺笑,然後化成一道流光,從另一個地方遁去。

……

鐵男緩慢地從半空掠過。

一邊飛行,一邊使用靈識掃蕩下面的冰山。

以她此時此刻的靈識,哪怕下面有一隻螞蟻,都逃不過她的靈識追蹤。

轉了半天,突然她發現下面的山腹之中,有一處空鼓,裡面別有洞天。

當下,她化成一道流光,破山而入。

轟隆隆!

山上冰雪崩塌,出現一個大洞。

洞中,她馬上看到一個金黑相間的禁制,擋住裡面的情況。

佛魔元氣,當今宇宙,除了葉雄,他找不到第二個人擁有這兩種元氣。

「姓葉,終於找到你了,我這次看你往哪裡逃。」

鐵男一聲大吼,暴力出手,一拳轟在那禁制之上,直接將禁制轟碎。

下一刻,一道流光從裡面射出來,落到半空之中,不是葉雄是誰?

「臭婆娘,你真是陰魂不散,老子躲到這裡你還能找到。」葉雄破口大罵。

「哪怕你躲到天涯海角,我也能找到你,納命來。」

鐵男身上湧起騰騰殺氣,正準備殺過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