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尤其是這兩坨肉肉,他說上到九十九下到不會走的雄性人類都會喜歡的。」


說著,她睜著兩隻水靈靈的大眼睛,用雙手託了托被濃密秀髮遮擋的前胸。

那q彈的感覺讓人看了直咽口水。

愛德華此時心裡的奔過羊駝已經能從白鷹港排到馬拉城了。

心說這位前輩也是資深宅男吧?

《邪神與廚二病少女》這種動漫都能想的起來!

還忽悠異界無知神靈變化成這個樣子,你後輩不了解情況會被嚇死啊!

7017k 當我醒過來的時候,已經在一個人的背上。

而此時,胡冰也被人背在肩上,她的一雙眼睛正狠狠盯著自己,似乎在指責我,不用說,她所指責的便是我的「出賣」,但說是出賣,其實我沒有害人之心,相反,我是在幫她。

也許此刻她會抱怨我,因為,唐嫣是她的競爭對手,兩個人勢同水火,我找來唐嫣作為後援,胡冰不會想不到我和唐嫣之間的關係。

換做其他人,恐怕也很難接受。

唐嫣帶來的人不乏好手,他們利用繩索迅速爬了上去,隨後我、胡冰還有其他被炸暈的人也被拉了上去,其中一個高個子一馬當先,如同身手矯健的老猿,快速攀援而上。

此刻,地震的幅度已到極限,我拽住那大個子喊道:「哥們,你行不行啊?」

大個子抹一把臉上的水說:「去他娘的,老子這回豁出去了。」

說罷,他手腳並用,一步一滑地將我託了上去。儘管他已經滿頭大汗,但仍顯得精神百倍、格外來勁。

待我神志又恢復了一點,僵硬的手臂也能夠動彈了,我連忙讓他放我下來。他在前面帶路,我緊隨在後。崩塌的岩石碎塊,不停地從身邊落下,此刻我們不僅要注意腳下,還要不停地閃避落石,不過誰也顧不上害怕,爬上去這條命就算是撿回來了,萬一失足落下,或被岩石砸死,那也只能認命了。

這一點胡冰同樣也明白。她來不及怨恨我,只有活下來,才能找我算賬。

可是,又能怎麼著呢?她恐怕也意識到,即便她心中有怨忿,也不能對我撒潑,因為我是愛她的,她同樣愛我。

有時候,愛一個人已經說明了一切。

或許,她此刻真正在意的,只是還有一個女人也正愛著她愛的人。

而她還沒有做好準備去接受這一事實。

好不容易穿過裂開的岩層,身邊已是東倒西歪的兵馬俑,四周洪鐘巨缽的響聲依然響徹不絕。

「糟了,地下水湧上來了。」

我低頭看了看腳下,發現褲管已經濕了。

「水位上漲的速度很快,附近有個湖泊!」大個子提醒道,「再不出去,咱們都得淹死。」

渾濁的伏流翻滾不休,我意識到恐怕最危險的不是地下河,而是墓室的塌方。

「兄弟,咱們得抓緊了。」

「沒辦法,我們是從墓穴上方打的盜洞,只能爬,速度快不了!」

這時候,唐嫣帶著其他人已經爬上了靠近地表的最後一級平台,那是墓穴封土的最下層。我連催上邊的大個子儘快向上攀爬,千萬別回頭向下看。

眾人都已氣喘吁吁,全力爬上頂端,一到這裡,便是被逼到了絕路的盡頭。

大個子越攀越是腿軟,低頭向下看了一眼,頓時頭暈眼花,從濕漉漉的箭石上滑了下去。這裡非同水中,忽地直墜下去,我忙伸手一抓,卻被他下墜的力道一併帶了出去,兩人翻滾著落了下去。

底部有許多箭石如同老螺附海樹一般,團團族簇,形成了一排排石質的箭簇。

我被大個子拖得墜了下去,在眾人的驚呼聲中,就覺得背上猛地一撞,正好落在了一塊突出的箭石上。箭石如同老樹傘蓋,將我們託了一下,這一下直撞得筋骨欲折,疼得我

眼前發黑,險些暈了過去。

不過更倒霉的事還在後邊,箭石亭亭如蓋,在頂端形成了上百處天然的傾斜平台,就好像是一團團彩雲化做了古老松柏的樹冠。可是,古墓里常年乾燥,此時地下水透過洞口直灌下來,在水壓下生出許多波痕裂紋,甚至已經有些箭石已斷裂掉落。

我和大個子落在一片箭石上,尚未從傾斜的石面上爬起來,身下箭石的裂痕就突然擴大延伸,頓了一頓,便「咔」的一聲從中折斷開來。我們連人帶石又繼續落向下面,直撞斷了三五層箭石,方才止住勢頭。

「糟了!」我不及大個子皮厚肉多,這幾下已是摔得全身骨節疼痛難忍。

此時,沒辦法去顧忌疼痛了,只得趕緊咬牙用力,用匕首一刀插入岩石縫隙,好歹算是將身體暫時固定了下來,但腿上大筋都快被大個子拽斷了。

低頭向下一看,發現下方有幾個唐嫣的手下,剛才被我們砸塌的幾塊箭石,都像半空掉落的鐵板鋼片,一塊塊插到了身上,鮮血咕咚咕咚地往外冒著,把附近的水都染遍了。

「兄弟們,是我害了你們!」這時,見著這些無辜的兄弟因我而犧牲,我骨子裡的狠勁發作,不顧身上徹骨的奇痛,一手用匕首扎在岩隙上,一手摳住箭石邊緣,使出吃奶的力氣,將大個子慢慢拽了上來。

只要從這濕滑的石面上站起來,就可以攀回上面。

我雖用腿將大個子強行拽上來半米不到,匕首的韌性卻已超過了極限,刀刃硬生生被折斷了。這樣一來,我只有夠著箭石的那一隻手使得上力,全身的力道吃在此處,那幾個手指不覺已經變得麻木了,眼看就要脫手滑落,萬難再有回天之術,只好閉目待死。

正這時,我的手臂忽地被人抓住,腿上下墜的力道也忽然減輕,睜眼一看,原來是唐嫣見我們吃緊,急忙派人攀下來相助,將我和大個子從箭石上拽了起來。

身下的箭石承受不住四人重量,隨即被壓得斷裂倒塌。我們在此之前已經攀了上去,才僥倖沒跟它一併墜落。

那塊箭石奇大,其重怕是能有幾百公斤,猛地從高處落下,勢道之沉重少說也不下千鈞。只見扁平如箭頭的大塊箭石,自空中旋轉翻滾著掉落下去,刷地落進水裡,水花濺起幾米之高。

「感謝兄弟們冒死相救,林坤感激不盡!」

「別說了,先出去再說。」

「要謝就謝唐小姐吧!」

黑暗中只聽得混沌之水洶湧如沸,轟隆隆的山體開裂,彷彿是天空崩塌了一般。四周的大水沒過了古墓的一切,旋而在墓穴下方的空間激成了急流的旋渦,我們攀在頂端的箭石上被震得周身筋骨如酥,一動也不敢動。

「好在趙姬修建墓穴的時候沒有將這些箭石砸掉,不然,我們今天恐怕都要葬生水底!」

這座耗費無數人力物力,經過兩千年歲月洗禮的古墓,似乎隨時都有可能在驚濤駭浪中轟然倒塌。

吳紅紅身單力薄,心理素質遠不及其餘幾人,在山呼海嘯席捲天地的猛烈震顫下,她早已驚得口不能言,手不能動。這時天空中好似炸個霹靂,巨響聲中箭石一陣晃動,她手腳虛軟,從石台上滑了下去。

我趕緊揪住吳紅紅的腰帶,將她硬生生拖住,總算撿了一條命。不過,這時候洪

波怒濤、山崩海陷,將所有的聲音都覆蓋了,沖得人耳骨生疼,說出話來相互間都無法聽到。

「你沒事吧!」

「啊?」

我顧不得吳紅紅身體有無受傷,只得先將她安全轉移。陡然間涼風撲面,我抬頭向上一看,只見不遠處出現了一道岩隙,已經決口一般,落下水龍般的巨流。

「岩層開裂使地下水連成一條水龍,此地不宜久留,所有人迅速爬上地面!」我對著所有人大喊。

胡冰的人馬倒是都能聽我的,唯獨唐嫣的手下卻不太買賬,紛紛看向唐嫣。此時,唐嫣大聲說道:「都看我幹嘛,以後他說的話就是我說的話,你們照做就是!」

「是!」眾人齊聲說道。

與此同時,落下的千萬噸地下水如,同在古墓中豎起了一道水牆。

岩層開裂的張力,使岩壁的最高點,也就是最靠近封土的墓穴岩壁,從頂上分裂開來,出現了一道巨大的峽谷,兩側落差百餘米的地下水,如雷鳴般灌落倒傾下來。

「看起來,嬴政最後的結局只能與地下水作伴了!」

再看那出現的裂谷,其深約一二百米,其寬有七八十米,線條輪廓和凹凸之處完全對稱,就像是把地地生生撕開了一道大裂縫。

我們的四周和腳下全是傾瀉翻騰的地下水,水勢撼天動地,只有頭頂露出的天空靜得出奇。

明月當頭,閃亮的星辰,如同細碎的流沙鋪滿了青色的天宇,看著地下水洶湧的獠牙和地面上夢幻般寧靜的星空,一時間,使人恍惚不已,以為上面的夜空是一抹並不真切的夢境。

但是,此刻墓穴附近都是危險地帶,一旦墓穴坍塌,勢必地表下陷,原本的封土都會埋進地下。沒用多久,地下水就快將墓穴填滿了。

不過,旋流暗涌無休不止地灌入其中,似乎永遠也灌不滿這個深不見底的洞穴。

「此地不宜久留。」

隨著地表裂縫逐漸消失,地下塌方的聲響都被淹沒在了水下。而我們沒有跑出幾十米,腳下的泥土就轟然陷了下去,好在一個激浪從地下涌了上來,把我們順勢送了一把。

我們死中得活,竟被水流救了一命,都有些目瞪口呆,眼看天上清冷的星月之光照在平靜的地面上,實在是不敢相信竟能活著從墓穴出來。

可不等我們來得及慶幸生還,就發現那巨大的封土堆開始整個下陷,封土下面的岩層根本承受不起沉重的封土堆,地面只是震動了一下,還沒來得及多做準備,封土堆就沉了下去。

「大家趕緊散開,抓住周圍的樹榦!」想到這,我不敢再有遲疑,便招呼一聲,抱住一棵大樹,避免被下陷形成的滑坡帶下古墓。

即便如此,還是有幾個人被腳下鬆動的土層裹挾著滑了下去,我雖然想要去救援,但是一旦鬆手,自己也是同樣的遭遇,只好眼睜睜看著他們打著轉不停下沉。

「林坤,我們快支撐不住了!」胡冰急得大喊。

「不要鬆手!」我急得腦筋跳起多高,一看實在沒辦法了,很快我們也要被拖進地底了。

正有些猶豫,不知該不該如何抉擇的時候,轟然下陷的地表戛然而止,揚起滿天塵土。

但清冷的月光下,依舊是死寂一片。

(=) 局勢一目了然,山葵和智慶軻都陷入了苦戰。

凌紅的神情比較玩味,天行一副解恨的樣子,百勝凝起眉頭,李都靈則是愁眉不展。

李婉玲看了看,於心不忍,看向自己的母親,欲言又止。她明白,這一關只能靠智慶軻和山葵自己去度過了,沒人幫得了他們。不然,洛天的計劃會白費。

麋戰了十餘分鐘,只見智慶軻和山葵的氣勢逐漸降低,逐漸有力不從心的感覺了。

山葵還好一點,之前一擊『排空拳』把張員擊倒在地,也僅僅是面對任年華這一個強者客卿罷了。

可任年華實在太強了,山葵憑藉著毅力,跟任年華獨戰到現在已經很了不起了。畢竟以實力還是天榜排行來說,山葵差了任年華不是一星半點。

對於這一點,每個人都不禁疑惑還有驚嘆,沒想到山葵居然可以和任年華過招到現在,依舊沒有倒下!而處於戰鬥中心的任年華更是一副見了鬼的樣子,他自知自己已經百分百盡全力了,可還是不能一舉拿下山葵。

當然,驚艷眾人的不僅僅只有山葵,智慶軻獨戰候家兄弟,更令人費解!

智慶軻在候家兄弟兩不斷的聯合攻擊之下,一直找到破解辦法。一陣陣刀光劍影之中,智慶軻雖然屢次都吃虧,但被造成的創傷卻是很小。

但智慶軻和山葵這兩人,早已傷痕纍纍,但他們依舊堅持著。

不為了什麼,只為了他們相信洛天!

看得靈幫的三女都很是於心不忍,李凱靈多次想要出手相助了,但怕壞了洛天的計劃。

幾乎是同時得時間,智慶軻跟候俊對劍,被強力的劍氣震住還有那灼熱的火焰刺到,頓時被擊飛十餘米,倒地不起!

同時,山葵被數塊大岩石封閉。雖然已經使用了佛法防禦,但此刻動彈不得,光是防禦都用盡了全身的力氣!

智慶軻和山葵,大危機!

「呵呵,沒想到你這麼頑強!」候俊緩了口氣,說道:「但實力的差距是沒有辦法瞬間超越的,你的死期到了!」

話畢,候俊高舉焰閃劍,大喝一聲,頓時冒起猛烈的火焰,躍向智慶軻。

候傑自然不會光等著,舉起長劍跟隨著自家哥哥的腳步。

與此同時,任年華緩緩抬起拍在地面的手掌,不顧額頭流淌而下的汗水,說道:「難纏,實在難纏。但現在,你要歸西了!」

向著山葵跑去,平舉拳頭,迅速凝結岩石,向山葵攻去,根本沒有躲閃的空間!

不管是倒地的智慶軻還是被禁錮的山葵,被擊中之後,必死無疑!

只要是稍微有點眼力見的人,都能預知著結果。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