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小童嘆了口氣。


「那好吧,我去回稟師傅,那可是你們自己說的。」

這次,小童去了很長時間,卻一直沒有回來。

「怎麼回事?怎麼這麼長時間都沒有回來。」

陳簡急的在原地打轉。

就在大家以為小童是不是在戲弄她們的時候,他回來了。

「師傅說了,見他可以,不過你們得經過三個三個關口的考驗,誰能通過,就能見到他,如果通不過,就從哪來回哪去。」

「什麼關口?」

陳簡第一個坐不住問道。

「這第一個關口,就是我手中的短笛,誰要是能站在原地,安靜的聽完我吹完一曲,就算是第一關通過。」

小童調皮的拿出短笛,在空中搖了搖。

什麼?這短笛分明就是指揮蛇群的魔笛,一曲奏完,還不都被喂蛇了?

想到這裡,每個人都不寒而慄。 「既然你們都沒有後退的意思,那我就開始了,嘻嘻。」

蘇瀅等人,聽到小童的笑聲,一點沒有孩童的天真無邪,而是帶著那麼絲絲的邪惡。

為了王爺的性命,竟然沒有一個人退縮。

小童旁若無人的吹起來,微閉著雙眼,似乎很是享受。

那瘮人的「沙沙」聲再次響起,蘇瀅等人聽著都汗毛直豎。

再看周圍,一條條青蛇,吐著紅紅的信子,嘴裡不斷的發出「嘶嘶」的聲音,在它們眼中,這十幾個人應該是最美味的一頓大餐。

有的人閉著雙眼,有的人睜著眼睛卻瞪得和銅鈴一般。

蛇群離他們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啊,蛇碰到我腳啦。」

其中一人驚叫一聲,他順手拎起來一隻青蛇,向遠處拋去。

這一拋不要緊,其餘的青蛇向是得到信號一般,像潮水一般向他涌過去。

一聲尖叫,本就擾亂了陳簡等人崩潰的內心,再看到這樣瘋狂的情景,一個個嚇的都跳將起來。

這一下,整個人群都亂了。

「大家都別慌,只要是別主動踩蛇,它們是不會主動攻擊你們的。」

蘇瀅看到人群已亂,只好呼喊起來,她之前隨父親征戰,在野外見到蛇,父親上官狄都是這麼教她的,不要輕舉妄動,這個方法很奏效,她躲過了好幾次與毒蛇相遇的危險。

王舍和陳簡聽蘇瀅這麼說,強忍著內心的恐懼,也跟著重複著蘇瀅的話,有幾個人聽了蘇瀅的話,稍稍安定下來。

可是大部分的人,都被蛇群嚇的跑下山去,無影無蹤了。

能堅持下來的,還剩不到四五個人,這其中就有,蘇瀅、陳簡和王舍。

「主子,你這法子能行么,我渾身打顫,快要堅持不住了。」

陳簡雖然性子暴躁,可是生平最怕見蛇,他這是拼了性命才站定,為了給王爺診治,能見到李恨北,他也是豁出去了。

蘇瀅極力的控制住自己不平靜的心情。

「只要是我們以靜制動,蛇群就不會主動攻擊,這一點,我敢確定。」

蘇瀅抬起頭,看著王舍等人額頭上已經滲出層層的汗珠,在如此寒冷的山頂冒著汗,可見這些人內心現在經歷著怎樣的恐懼和掙扎。

「再堅持堅持,一定能行的。」

蘇瀅給他們鼓勁,雖然自己的雙手也沁出了細汗。

再看小童,站在門前的台階上,仍是旁若無人的吹著短笛,時而悠揚,時而短促,很是享受的樣子。

「主子,我快撐不住了。」

陳簡感覺一條青蛇鑽進了他的褲腳里,冰涼滑膩的感覺,彷彿快要捏碎了他的心臟。

「再堅持堅持,馬上就要結束了。」

蘇瀅緊閉著雙眼,她感覺到她的周圍有無數條青蛇在蠕動,她不敢睜開雙眼,一旦睜開眼睛,她自己控制不住。

「陳簡,一定要堅持住啊,已經堅持到了現在,馬上就能挺過去了,我的腿上纏了好幾根呢。」

王舍的情況也好不哪裡去,但是他還在咬牙堅持著。

霸情:惡魔的枕邊人 小童慢慢睜開了雙眼,口中的笛聲也緩慢下來,漸漸的停了下來。

沒有了笛聲,蛇群們紛紛安靜下來,然後向後退去。

「真沒想到,你們竟然能闖過這一關。」

小童看到還有五個人站在遠處,不禁感到非常驚訝。 「小兔崽子,你可把我們害慘了。」

陳簡看到蛇群退去,一屁股坐在地上,呼呼的穿著粗氣。

那種恐懼的感覺,比殺了他還難受。

「怎麼,這第一關才剛過,就叫苦喊娘了,你還有機會放棄,現在還來得及,不過你們那些兄弟們,就沒有那麼好運了。」

小童幸災樂禍的說道。

「怎麼,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

陳簡聽著小童的話裡有話。

小童收起短笛,從台階上下來,仰著頭輕蔑的說道:

「我這蛇群,並不是普通的蛇群,他們是我豢養多年的寵物,當然,我這個寵物是可不是吃素的,可不是只用來嚇唬人的。」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們這些個兄弟,在逃跑的時候,肯定都被蛇給咬了,這蛇毒號稱五步蛇,當然,不一定五步之內必死,不過,也一定動彈不得了,你要是不信,可以去回去的路上看一看。」

聽完這話,蘇瀅等人臉色蠟黃,沒想到這蛇竟然如此毒,可是,更毒的莫屬這個小童了。

陳簡和王舍似信非信的跑到路邊上一看,哎呀媽,山頂下邊的路邊上,橫七豎八的躺著都是和他們一起上山的兄弟,躺在地上一動不動。

「你太狠毒了,你把我的兄弟都給殺了,我要找你償命。」

說著,陳簡拿起手裡的牛耳彎刀就要往小童砍去。

小童似乎毫無懼意,反而又笑了起來。

「你們這些個弟兄們,現在全部昏死過去,只有兩個時辰的時間,只要這兩個時辰一過,就是神仙也回天無力。」

陳簡聽到這話,剛舉起的鋼刀停在了空中。

「快說,你那裡一定有解藥,快給我。」

陳簡眼裡都要噴出火來,這個小童子簡直是太歹毒了。

「這些人的生死,就掌握在你們的手裡,我剛才說過,我們三個關口,只要是你們有誰,能闖過三個關口,不僅能見到我師傅,解藥也是給你們的,但是,我醜話說在前頭,如果你們沒有一個人能闖過三關,就別恕我無情了。」

小童子遞過來一個輕蔑的表情,很有挑戰意味。

這麼說,現在關口是非闖不可了,要不然不僅救王爺沒有希望,就是連手下的這些個弟兄們也性命不保。

「好吧,我們已經闖過了第一關,快說如何闖過第二關。」

陳簡狠狠的把腰刀放進刀鞘。

「別著急啊,第二關馬上就來,幾位先在這裡稍等,我回去稟告師傅,去去就來。」

小童又回到了院內。

「主子,我們要不要殺進去,照這樣下去,我怕我們性命不保。」

陳簡眉頭擰成了疙瘩,很是擔心的說道。

「是啊,這第一關都這樣兇險,要不是主子您給指點,我們怕早和其他兄弟一樣昏死路旁了,第二關肯定要比這第一關兇險很多,我怕這李恨北不懷好心,意圖把我們置於死地。」

王舍也贊同陳簡的想法,與其坐以待斃,任人擺布,不如殺進去拼個你死我活。

「就我們這幾個人,現在對他來說,攻進去,還有把握么,他說不定正等著我們打進去呢,既然我們答應了,就一定要繼續闖下去。」

蘇瀅決心放手一搏。 果然,小童又出現了蘇瀅等人的面前。

「各位,請隨我來。」

小童並不回頭,徑直向一條小路走去。

這條小路隱藏在山間草叢之中,如果不仔細查看,根本發現不了。

「這個臭神醫搞什麼鬼把戲,這是讓我們去哪裡。」

陳簡氣呼呼的跟在小童的身後,他真恨不得跑上去一把把他摁倒在地,痛打一頓。

小童並不予理會,而是加快了腳步。

一會的功夫,他們來到一處山崖處。

此處山崖陡峭,但是後面有一處溪流,溪流下面有一處深潭,深潭青綠色,看著應該是挺深的樣子。

「各位,這深潭之處,是我師傅曾經閉門練功之處,越是寒冬臘月,這潭水寒冷刺骨,卻最能滋壯筋骨,每日,師傅都練上一個時辰方才起身。」

混沌天帝訣 「今天,我師傅開恩,念在你們闖過第一關的份上,讓我帶你們來此處,也照著我師傅練功的法子,在這深潭之中,待上一個時辰,你們覺得如何?」

小童說完,向深潭之處甩了一個眼神,意思是誰先來。

什麼?搞什麼鬼,寒冬臘月,讓人跳進冰冷刺骨的水中?還讓不讓人活了。

陳簡第一個跳出來。

「小兔崽子,你那我們開涮是吧,你沒看見現在幾月天,懸崖上還結著冰棱呢,你讓我們在水中待著,你腦子是不是被凍壞了。」

小童倒也不生氣,呵呵的笑著。

「你們不答應,好啊,現在就給我滾下山去,不要再踏入無名山半步,如果敢再來,小心讓我的五步蛇咬死你。」

這話真毒。

陳簡鼻子都快氣歪了。

「陳簡,別跟他說了,既然說了,那好,我第一個下去。」

蘇瀅深吸了口氣,打算第一個下去,她也是豁出去了。

「稍等,稍等,別,別,別,我說小童,你看見了,這位我們家主子,是女主,你難道也要讓她跳著寒潭,要是凍出個好歹來,別說你著無名山,就是這燕州我怕也得給你剷平了。」

王舍看不過眼,也不能蘇瀅跳這寒潭,這寒潭冰冷刺骨,男人下去無非凍暈,可要是女人下去,被凍的落下個不能生養的毛病,這可是王爺帶來的女人,背景自然是非同一般。

小童思索了一番,不置可否。

「你說不行,那就你先來。」

小童用手指著王舍。

金牌特助:總裁給我當小三! 「好吧,我先來。」

王舍一咬牙,豁出去了,不就是這寒潭麽,大不了凍死算了,還能比這毒蛇上身還可怕。

他第一個跳下去。

「啊。」

王舍忍不住叫出生來,這冰冷的潭水混雜著結晶的小冰塊,迅速就把他給包圍,王舍凍的上下嘴巴直打架。

「無非就是冷些,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呵呵。」

王舍臉上表情痛苦,可是比起剛才的恐懼,他覺得還是可以忍受。

聽到這話,陳簡也噗通一聲跳了下去。

「早跳晚跳都是死,我也來陪陪你。」

陳簡來到王舍的身邊,兩個人挨在一起,寒潭中冒氣了陣陣白霧,兩個人在寒潭中苦苦支撐。

剩下的兩個人也相繼跳了下去,岸上只剩下蘇瀅一人。

並不是蘇瀅不想跳,如果跳下去,與這些個人同在寒潭中,與同浴又有什麼區別。

賽克斯帝國 可就在此時,寒潭中似乎慢慢起了變化。 「怎,怎麼回事?」

陳簡第一個發現了水中似乎不同尋常。因為太過寒冷,話幾乎都說不出來了。

「腳下有東西!大家小心。」

王舍發現,在腿部周圍,有一個懷抱粗黑乎乎的東西,在身邊轉來轉去。

那黑乎乎圓滾滾的東西,在身邊如幽靈一般,讓他們不寒而慄。

他們同時發現了身邊出現的這個嚇人的怪物。他們想逃走,可是因為在寒潭之中實在是太寒冷了,幾個人的身子都已經凍的不能動彈了。

突然,四個人驚呼一聲,本來只是半身浮在水面上的人,都一同沉入了下去。

「救命啊,救命…」

隨著幾個人的呼喊聲,都消失不見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