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小白跟詩詩在一起,還是很不錯的,小白生性單純,人也比較圓滑,以後詩詩跟他在一起不會吃虧。


不過詩詩的法力比小白高很多,小白就算是想掉歪歪也不敢的。

小白笑着說:“這纔像姐姐的樣子。”

陳奕霖跟花精的求婚視頻一傳開,大多都是噴花精的人,說花精是醜小鴨,是灰姑娘,更可氣的說她傍大款。

花精自身可是石偉公司的第二大股東,根本不差錢,秦巖給她整的戶口是一片空白,除了有位姐姐,其他信息一概查不出來。

這些網民是不知道的,本來花精的名聲就不好,一直是被罵的對象。

雪兒畢竟跟花精一起工作過,她知道花精的爲人,所以在自己的微博上直接發表了自己對花精的評價。

“人美心也美!”直接配圖花精的劇照。

雪兒的粉絲直接在雪兒的微博下面評論,自己女神都說好的人他們自然是支持的。

只是此舉把莫雨欣惹毛了,莫雨欣一直是把雪兒當好友的,雪兒現在竟然戰隊花精那一方了。

莫雨欣自從跟陳奕霖鬧掰了以後,加入了輝騰的老對手川田時代影視公司。

輝騰自從陳奕霖被停職後,一直在走下坡路,很多電視電影版權全部被川田買走了。

川田能夠這麼快速的出手,跟莫雨欣是脫不了干係的。

陳奕霖跟花精的視頻,輿論非常的大,更多的人還是覺得輝騰不行了,用這種方式來買熱度。

“雪兒,你什麼意思?竟然幫着那個小狐狸精?”莫雨欣直接打電話質問雪兒。

雪兒早已經猜出莫雨欣會給她聯繫的,“我怎麼幫着狐狸精了?我是個普通人,怎麼會認識狐狸精呢?”

雪兒知道莫雨欣指的狐狸精是花精,但是雪兒不想跟莫雨欣起正面衝突只好裝傻了。

“雪兒你給我裝糊塗,你以前不是挺討厭花精的嗎?這纔多長時間啊,你竟然幫着她說話了?是不是她跟你們老闆好上了,你就上趕着巴結了。”莫雨欣說完在電話那頭嘲笑了起來。

雪兒覺得莫雨欣自從被陳奕霖拋棄後精神出問題了,此時竟然嘲笑起她來了。

當初她緋聞纏身的時候,這個莫雨欣不出面,不知道在哪裏看熱鬧,現在竟然厚着臉皮問她爲什麼幫着花精。

“你要是這個想法,我們沒什麼好聊的了。”雪兒只不過是爲了公司的安排纔出演女二的。

她這輩子只給花精當綠葉,以後她的戲只能是女一。

“看來你也想跟我作對了?”莫雨欣說道。

“我從來不跟任何人作對,你自己想多了。”雪兒微笑着說道。

莫雨欣知道自己不能改變什麼了,雪兒是鐵了心幫助花精了,此時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有多痛苦。

自己喜歡了那麼多年的男人要跟其他的女人結婚了,她還要裝作很大度的樣子,當別人問起,她還要笑着祝福他們。

跟莫雨欣一樣心情的還有子涵,本來子涵在樹人世界陪着他父親一段時間,覺得花精的戲快拍完了,回到了人類世界。

結果大街小巷傳的最多的就是陳奕霖向花精求婚的視頻,當他看到視頻的那一刻整個人都窒息了,他希望花精不要答應求婚,但是最後他還是眼睜睜的看着花精被陳奕霖帶上了鑽戒。

現在的人談論最多的就是花精的身份,說她烏鴉變鳳凰了。

子涵苦笑了一聲,花精能夠嫁給陳奕霖,簡直是他們家祖上冒青煙了,花精是下嫁。

子涵沒有回別墅跟其他的人聯繫,自己一個人回到了小區,花王在花草世界,沒有回來他是知道的。

此時的他非常的難過,他想不通爲什麼花精會嫁給那個凡人。

他不想關注花精,但是自己又忍不住的搜索花精的消息,本來他製造了車禍,沒想到陳奕霖這麼命大會活下來。

如果他知道花精會被陳奕霖這麼快追到手,他就不回樹人世界了,他會一直陪在花精的身邊。

此時的他覺得只有陳奕霖死了,花精才能夠跟他在一起,一想到這裏,子涵立馬來了精神。

既然那麼輕易的製造了車禍,再製造個小事故,弄死陳奕霖也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子涵想到這裏臉上露出了笑容。

子涵從小重疾臥牀不起,長期生活在一個房間內,又承受着身體帶來的痛苦,心裏本來就不健康,此時自己喜歡的女人要嫁給別人了,他覺得痛不欲生,自己唯一能夠解脫的方法只有一個,那就是情敵消失。

第二天,陳奕霖開車帶着花精回到了保市,“你回家還是跟我在一起?”陳奕霖笑着問。

“我當然回家了,誰要跟你在一起啊。”花精面帶微笑俏皮的說。

“我們可是有婚約的人了,現在就算是住在一起,也沒人說什麼的。”陳奕霖一邊開車一邊說。

(本章完) 陳奕霖的一舉一動她都特別的關注,如果陳奕霖不聯繫她,她就會胡思亂想。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以前她喜歡秦巖都沒有過這種感覺的。

“你放心,我一定好好的開車。”陳奕霖經歷過一次車禍,他心有餘悸。

雖然知道自己未來的老婆是一個千年精靈,但是還是要注意的。

因爲陳奕霖要幫花精搬行李,所以跟花精一起回來了。

子涵聽的一清二楚,他激動的想出門給花精打招呼,但是突然間聽到陳奕霖的聲音,他開門的手又停止了。

花精跟陳奕霖有說有笑的進了房間,陳奕霖進花精的房間後,摸了摸花精家的桌子。

“你們家有人嗎?怎麼衛生做的這麼到位呢。”陳奕霖覺得花精這麼久在外拍戲,家裏應該有土了纔對。

“哦,家裏有保姆,每天都會來打掃衛生的,我告訴她今天我回來,以後每天她回來給我做飯。”花精笑着對陳奕霖說。

花精只告訴了陳奕霖她們的關係,但是沒有告訴陳奕霖他們很有錢。

陳奕霖看着花精,“老實交代,你到底有多少錢?”

雖然知道花精是精靈,但是在他看來,精靈是沒有什麼收入的。

花精住宅的裝飾,包括地段,不是普通人能夠買的起的。

“我啊!我很有錢!有錢到你自己想不到的程度,你信不信?”花精笑着說道。

“你這傢伙有沒有正行?”陳奕霖寵溺的說道。

他養花精完全沒有問題的,花精有沒有錢她是不關心的。

雖然他不想知道,很快從網絡上知道了花精是愛美麗美容丸的隱形股東,這個爆料竟然是愛美麗的員工自己爆出來的。

每月給花精的分紅都高達八千萬,陳奕霖自己看到後整個人不好了,雖然不知道真假,但是有圖有真相,大多都是真實的。

陳奕霖有些害羞的把手機給了花精,想看看花精有什麼反應。

花精看到手機上面的新聞後特別的驚訝,她皺着眉頭說了:“誰爆料的?怎麼什麼都能知道?”

隨即花精給石偉打電話了,“石哥?你在哪裏?”

“花精啊!你在哪裏啊?我在公司呢?”石偉笑着說道,他猜測花精回來了。

“我去找你,你在公司等着我。”

花精穿上外套,對陳奕霖說:“開車送我去國貿大廈!”

國貿大廈是愛美麗公司的總部,花精現在去國貿可見網上的新聞是真的。

陳奕霖沒有遲疑,也不知道花精要做什麼,估計是不想這件事情被爆料出來吧。

兩人很快來到了國貿大廈,國貿大廈大門口是需要刷卡進入的,花精直接拿卡進入了,這一點更加斷定了花精跟愛美麗的關係。

花精到了董事長室,直接推門進入,門都沒有敲。

“花精,好久不見!”石偉笑的特別的開心,從老闆椅子上坐了起來。

此時石偉的辦公室有員工在彙報工作,“石總,我先出去了,您先忙着。”

員工很有眼力,知道不敲門進老闆房間的人肯定是老闆最重視的人。

“石哥,網上的新聞是誰爆出來的?”花精嘟着嘴有些生氣的問道。

陳奕霖就站在花精的身後,此時也不知道該怎麼跟石偉打招呼。

石偉沒有直接回答花精的話,笑着對花精身後的陳奕霖說:“陳總你好!”說完伸出了右手給陳奕霖握手。

“石總,久仰大名!”陳奕霖客客氣氣的跟石偉說道。

“別站着了,趕緊坐下吧。”石偉笑着對陳奕霖說。

石偉直接無視花精,讓花精心情很不爽,她問的問題石偉還沒有回答呢。

“石哥,你怎麼這樣啊,發生這麼大的事情你不關心嗎?”花精嘟着嘴又問了一遍。

“網上的那些噴子把你說成那樣了,不給他們放個大料怎麼讓他們閉嘴?”石偉坐在陳奕霖的身邊說道。

石偉知道現在的鍵盤俠有多可怕,整天無所事事什麼事情都參與。

打出來的文字充滿了戾氣,讓人看了不舒服,花精是自己不看網上的評論,他沒事的時候就會看看,怎麼能讓花精吃虧呢。

當然公佈了花精是股東這件事情對公司也是百利無一害的,花精這麼好看,不正好是愛美麗最好的廣告宣傳嗎?

石偉曝光了花精的收入,才知道原來花精是真正的白富美,很多的人又開始了對花精的讚美。

或許人都是很善變的,也容易跟風,當一羣人罵一個人時,很容易影響其他人的情緒,這些人飄忽不定在網絡上找存在感。

“什麼?石哥,消息是你放出來的!”花精還以爲是有人故意放出黑她呢。

說她是股東她受之有愧啊,她只不過是名義上的股東而已,真正的大老闆是秦巖。

“那麼多人欺負你,我怎麼能忍受呢,你跟陳總門當戶對郎才女貌,這些人不祝福你們也就罷了,竟然這麼罵你。”石偉是越說越生氣。

現在石偉想想都生氣,石偉知道以後他要想取得更大的成功還需要花精這些人的。

所以這個時候他挺身而出幫助花精,也是爲了在所有人的面前留個好印象罷了。

“石哥,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只是名義上的,股份都是秦大哥的。”花精嘟着嘴說道。

“秦巖不是把這個股份給你們當嫁妝了嗎?你結婚花王肯定送給你當嫁妝,秦巖那麼有錢怎麼會看上這點小生意呢?”石偉怎麼可能讓花精在陳奕霖面前掉面呢。

“我可以養着她,她不需要帶一分嫁妝。”陳奕霖摟着花精的肩膀說道。

花精開心的像個孩子,“謝謝你,奕霖。”

“你們兩個竟然在我面前搞曖昧,看來是真的決定要在一起了。”石偉內心是非常的羨慕陳奕霖的,沒想到陳奕霖竟然入了花精的法眼了。

(本章完) “都怪他,求婚竟然當着那麼多人的面,搞的人盡皆知。”花精說完狠狠的瞪了陳奕霖一眼。

“對不起我錯了,都是我的錯。”陳奕霖是想公佈了他們的關係,就不會再生其他的事端了。

“陳總這麼做我同意,他也是爲了你好,過了這一段時間,你們的熱度下去了就好了。”石偉安慰花精說道。

“還是石總瞭解我,多謝了。”陳奕霖笑着說。

陳奕霖沒想到石偉跟花精關係這麼好,看來石偉的生意跟花精說的秦巖有關係了。

本來他覺得自己很有優勢的,沒有想到花精這麼有錢,那個秦巖肯定是富可敵國的人物了。

本來以爲自己有錢,能給花精很好的生活,沒曾想人家最不差的就是錢。

“不用客氣,以後就是自家兄弟了,今晚我做東叫着其他人一起吃一頓吧。”石偉不知道花精有沒有跟其他人聯繫,大家也很久沒有見面了。

“好,我在圈裏通知大家。”花精說完拿出了手機。

由於花精的手機號碼被泄露了出去,她自己從新補了一張卡,現在跟其他人聯繫都是微信聯繫,方便快捷。

慕容雪菡等人一直在等着花精跟他們聯繫呢,他們猜測花精這個時候應該回保市了。

現在花精的法力也提升了,想回家也可以了,不過跟陳奕霖在一起後,應該不會回去了。

花精把自己回來的消息說出來後,直接邀請大家晚上一起吃晚餐。

“陳先生來了嗎?”九窈公主在羣裏直接問道。

“我也想問這個問題,被你問了?”狐小仙說完發了個偷笑的表情。

“各位姐姐,當然帶回來讓你們把把關了!”花精說完發了個調皮的表情。

“那好,晚上不見不散,一會定好房間了發羣裏。”慕容雪菡說道。

花精見大家都回應了,直接對石偉說:“石哥,跟大家說了,你今晚叫着嫂子一起吧。”

花精很久沒有見過石偉的老婆了,她的印象還停留在他老婆變年輕的那一天。

“好的,你不說我也會叫她,她在我面前叨叨你好久了,最讓她不放心的就是你了。”石偉語重心長的說道。

“讓嫂子費心了,我很好的。”花精聽了石偉的話有些感動,在人類世界能認識石偉跟他媳婦也是緣分。

陳奕霖握着花精的手說:“以後她有我照顧,石總你跟嫂子說,以後就放心吧。”

“別總石總石總的叫了,叫石哥吧,以後咱們就是一家人了。”石偉見陳奕霖還是左口一個石總,右口一個石總的,顯得太生分了。

“石哥,以後不會再叫錯了。”陳奕霖笑着說。

石偉起身拍了拍陳奕霖的肩膀說:“以後好好的對花精,我們都支持你。”

陳奕霖笑着點了點頭,然後溫柔的看向了花精,他覺得自己很幸運,能夠認識花精,娶花精爲妻。

石偉直接打前臺的電話,讓前臺的美女幫他訂一個大的房間,定好了再給他打過來。

花精今天回來也告訴晨晨了,石偉既然說聚餐,肯定也叫着晨晨了。

晨晨一直說想好好謝謝慕容雪菡,現在她的身體已經完全成爲女性了,也不用吃雌激素的藥了,自己現在也吃着花精給的仙丹,身體好的不得了。

石偉把酒店的地址告訴花精後,花精立馬把地址告訴了羣裏跟晨晨。

晨晨調皮的問了跟大家一樣的問題,“帶着陳先生回來了嗎?”

“帶着呢!”花精回覆完,看着陳奕霖說:“怎麼大家都這麼喜歡你呢?”

“怎麼了?”陳奕霖不知道大家都想見到他,不知道花精這句話的意思。

“我的朋友們都問你有沒有回來!會不會跟我們在一起吃飯!”花精不好意思的說。

“不會吧,所有的人都想看看我啊,我都沒準備,我這麼去見他們合適嗎?”陳奕霖知道有小孩,最起碼也要帶點孩子喜歡的玩具啊。

“不用準備了,他們什麼都不缺,你本人去了就行了。”花精笑着說。

陳奕霖跟花精的事情搞的沸沸揚揚的,大陳總還以爲陳奕霖今日會回來呢。

現在輝騰的很多合同被川田搶走了,大陳總有意讓陳奕霖回來工作,加上花精的身價曝光,大陳總自然而然的接納了花精。

這個女人長得漂亮又有錢,以後會是陳奕霖的得力助手。

只是陳奕霖遲遲的沒有回家,他只好給陳奕霖打電話過來了。

“你現在在哪裏?”大陳總依舊是那麼有磁性的聲音,讓你聽不出喜怒哀樂。

“我在朋友這裏,有什麼事情嗎?”陳奕霖冷冷的說道。

花精不用猜都知道是大陳總給陳奕霖打電話呢。

“我在家裏,我找你有點事情。”大陳總意思是讓陳奕霖早些回家,他跟他商量一下回公司上班的事情。

陳奕霖知道大陳總什麼意思,“我現在回不去,你要是想等着就等着,我跟朋友吃了晚餐才能回去呢。”

花精拉了陳奕霖一下,不讓他那麼跟他哥哥說話,陳奕霖擺了擺手,意思是說沒事情。

大陳總嘆了一口氣說:“早點回來,我等着你。”

陳奕霖笑着掛斷了電話,他就知道他哥肯定有事找他,如果沒有事情不會這麼跟他說話的。

“你哥跟你打電話,你怎麼這個態度,是不是對他停你的職你還生氣呢?”花精笑着問道。

“怎麼可能,我有那麼小氣嗎?我本來就想休息了。”陳奕霖此時已經猜出來了,公司丟了很多的工作,公司知道他的重要性了,想讓他回去。

他跟花精的事情,全網炒的沸沸揚揚的,加上花精的身份,他哥此時聯繫他的目的非常的明顯。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