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小子,等爹爹抓住你,我就可以知曉,你的身體,爲何如此強悍了。”


說完,他也提氣,追了出去。

……

蘇然原本以爲,歸元境即使再強,體內元氣也會有用盡的時候。憑藉着自己可以無限凝氣補充元氣的方法,定可以擺脫這羣歸元修士的追擊。可情況,卻並沒有如同他想的那樣。

時間已經過去三天,自己體內的玄門勁奧義也用之一空,短時間內不可能再生成。這就意味着,自己不能再那麼輕易的躲過這羣歸元境之修的攻擊。

怎麼辦?

蘇然遙望遠方,眼中露出一絲苦澀,旋即,他散發出龐大的神識,查看起周圍的地勢。

忽然盯着東方,在那裏,有一片連綿不絕的碧波大湖,大湖上空一層紫黑的迷霧盤旋,看不清細貌。

略一沉吟,蘇然二話不說,便拉着冷芳菲,調轉方向衝着東方飛去。轉眼間就來到碧波大湖處,他眼都不眨一下,迅速降落,衝進了大湖之中。

蘇然深知,自己若再這樣一味逃跑,自己絕對會被擒獲,落一個隕落之境。

他不是案板上的魚肉,他也不允許身後之人成爲刀俎。

不如找一去處,將這些人,紛紛擊殺。

雖然不知這碧波大湖爲何上方會有那詭異的迷霧,但這迷霧剛纔他神識一掃,發現神識在其內如同人在淤泥中一般,活動範圍被收縮到只有幾十裏。

蘇然深沉,感知到了這碧波的怪異之處。他繼續下潛,卻發現,這水中一片漆黑,無路可去。

“王平,我想我們是來到了魔幻海了。”

冷芳菲咬牙,急聲說道。

此時的冷芳菲,氣息淡弱,虛弱至極。

雖然蘇然一直渡氣給她,卻還是抵不過她的消耗,自此,她纔會變成這般模樣。

“魔幻海……那是什麼地方……”


蘇然凝目,看着冷芳菲。

而這時,華天仇,懷善和尚,林浩東和那佝僂老者,已經來到了這碧波大湖之處,神色變得躊躇。 冷芳菲在蘇然的攙扶下,緩緩說道,“這幻魔海,相傳是一個遠古大魔的隕落之地。其間神祕無比,兇險萬分,沒人敢踏進來一步的。”

蘇然眉目低沉,細細的查看起周圍的環境來,這幻魔海之水,越到深處,水色就如同黑墨。加上水面之上的濃霧,讓這幻魔海顯出即不尋常的詭異。

“幻魔海又如何,我還怕了它不成麼?冷姑娘,你在我身後,我護你周全。”

旋即,蘇然眉宇堅定,慢慢朝這幻魔海深處游去。

冷芳菲頜首,默默的跟在了蘇然的後面。

“諸位,此子跳進了幻魔海,我們該當如何?”

魔幻海神祕之名,傲來境西邊之修,都有所耳聞。

岸邊,華天仇一雙怒目,死死的盯着那如鏡的魔幻海。一路追來,蘇然來給了他極大的震撼。原本他以爲,一個養魂境的小修,即使有瞬移的異寶,體內元氣也堅持不了多久。

可到後來,他卻發現那小子的體內元氣竟無半點減少,而且還在向他身邊的女子渡氣!他自然而然的便想到又有異寶的效用。

自此,擒獲蘇然的心,更重了。

“我姐姐的魂即將散去,我不得不爲之一搏。”

林浩東神色凝重,卻透露着一絲無奈。旋即,他縱身一躍,跳進了水中。

而那佝僂老者二話不說,也跳入了其中。

華天仇神色波動的看着懷善和尚,“和尚,你呢?”

懷善呵呵輕笑,“我還得向那位小友問一個問題,取一樣東西。自然要去。”

看着也同樣入水的和尚,華天仇心思一凝,原本以爲,這魔幻海的威名,足以嚇退這幫人。可重寶之下卻有猛府父,竟無一人退卻。

“你們要搶我寶貝,就別怪我心狠手辣。”

他臉色變得陰曆,也跳進了水中。

這魔幻海中,雖然水質不清,卻也可以看到,許許多多水中植物。這些植物,或是中水底長起,或是浮游在水中。許多水中小蟲毒物,更是攀爬在上面,獵殺取食。除此之外,還有這些水中植物散發出的惡臭氣味,這氣味日久天長漸漸積累,變成了可以殺人於無形的瘴氣。這或許,就是水上面濃霧的由來。

蘇然身形閃爍,繞過這些水中植物,向前遊行。這水中透下來的陽光也極爲詭異,竟慢慢形成波折狀。

“王平,我們不能再向前走了。”

冷芳菲突然朝蘇然喊道。

蘇然身形瞬間停止,神色疑問的看着冷芳菲。

“王平,這魔幻海果然不能輕易入內。”冷芳菲一臉苦澀,指着一大片水中植物說道,“那種植物名叫“水冤草”名字雖然起眼,但卻可以讓歸元境以下的修士,全部隕落。”

“水冤草?”

蘇然一怔!

“這也是我從一部古書上看來的,傳聞中,就是這水冤草,致使一個海上的一個二流宗門,瞬間滅亡的。這玩意對元氣和神識極其敏感,每吞噬一個修士,還會產生進化,傳說中進化到終極狀態,它還可以幻化成人型,實力乃化鼎境巔峯,恐怖之極。王平,千萬不能對他用元氣攻擊,儘快離開這裏吧。”

冷芳菲緩緩所道,神色無比凝重。

蘇然四下一看,發現這水冤草和其他水中植物一般無二,只是枝枝蔓蔓,形狀怪異而已。


他微微沉吟,手伸一指,一道氣勁就被打了出去。

水冤草被氣勁擊中後立刻一甩,如蛇般擡起,接着從四面又串出幾根水冤草,凝集在一起蠕動了幾下,那道氣勁瞬間被吸收。然後朝蘇然的方向撲來。

蘇然擡腳一蹬,身形已經到了數裏之外。

他生生吞下一口口水,暗歎這水草厲害非常。旋即,他卻並沒有離開這兇險之地,而是拉着冷芳菲,悄悄隱藏在了這一大簇水冤草的身後。

下水後的林浩東,藉着蘇然留下的氣息,追擊到這裏。他心念其姐,爲了追上蘇然,一直在用元氣踏水行走,對於突然出現的幾顆怪異的水草,他自然不會放在心上。

他雖然沒有修煉神識,但歸元境可以化爲實體的神識,卻也蔓延開來,更是切斷了那體態怪異的水草。雖然在水中神識被限制得很弱,但他能清晰的感覺到,距離蘇然已經很近了。

旋即,他嘴角掛着冷笑,“姐,你有救了。”

他身子一動,向前追去,但就在他越過幾顆體態怪異的水草時時,異變突生。

那體態怪異的水草,如同猛獸的向他撲來,更是吸收了他散出的數道神識。


他條件反射,旋即就打出一道氣勁,想要轟碎這些水草。看他卻沒想到,這水草竟將他打出的氣勁也吸收了個乾乾淨淨!

他大驚,身形立馬暴退,可還是遲了一步!整個身體都被那些怪異的水草纏住,體內的元氣,更是如同潮涌的被這些水草吸收。

“該死!”

林浩東心思一展,施展出祕法想要逃遁。

可剛要逃離,面門上就被一個碩大的拳頭砸中!

“你!”

他看着面前出現的人影,立馬咬牙吐字。

他體內元氣已經被吸收了大半,現在又捱了這一記重拳,頓時覺得頭暈目眩,剛想要運氣元氣施展氣功,體內的元氣卻又被這些怪異的水草給吞了個乾乾淨淨。

蘇然看着這狼狽的身影,哪還有歸元境強者的樣子?他嘴角一彎,又是一記重拳砸下。

隨着元氣的吸收,水冤草已然慢慢發生變異,不僅吸收林浩東的元氣,而且還咬食他的血肉。縱使他是歸元境的修士,他的血肉,還是被這些水草一點一點的鉗了下來。

蘇然冷然,一指林浩東,“我念你追我,也是爲了你姐姐。只要你答應我幫助我擊殺華天仇他們,我就救下你。”

他深知,僅憑一人之力和一些水中怪草,是不大可能將後面的歸元境之修,擊殺乾淨的。

林浩東忍着咬食的巨痛和體內元氣的崩散,眼睛深沉的看了一眼蘇然。

旋即,咬牙哼道,“小子,你不會不知道,你身後,除了我以外,還有三個歸元境修士。就算我幫你,你以爲你能抵擋得住麼!”

“無需你理會這些。”蘇然冷笑,“你只要答應我,聽從我的安排就可。”

“你以爲你是誰……”

自己可是堂堂歸元境強者,怎麼會聽從你一個養魂境小修的安排?

林浩東奮力擺脫着這些恐怖的水草,卻發現,自己體內的元氣,已經快被吸收殆盡。

“答應我,你可以救你和你姐姐的命。不答應,你會被這些水草吞噬個乾乾淨淨,你姐姐,也會魂魄消散……”

蘇然嘴角一彎,眼睛幽幽的看着林浩東! “只要你答應我,我便將潤魂石借給你,直到你姐姐的魂魄修復完成,如何?”蘇然聲音悠悠響起,如同魔音一般。

此時的林浩東,已經被水冤草折騰的不成樣子了,怕不時,就會它完全吞噬。

堂堂歸元境之修,竟被一種水草弄成這般模樣,實在令人震驚。

“罷了!”

林浩東面露不甘,卻毫無辦法。

他擡起頭,衝蘇然說道,“和你聯合也可以,但你莫要指望我幫你殺人。”

蘇然輕笑,微微點頭,“放心,殺人之事,我來便可。”

旋即,他接着說道,“追我之人,除了華天**那大光頭,我感知到還有一個不明的氣息,那是誰?”

說話間,蘇然揮動拳腳,將纏繞林浩東的那些猙獰的水冤草,全部給扯了開來。

這水草雖然生猛,原因確是對元氣的一種“趨光性”。若不動用元氣,自然不用太過懼怕於它。

暮然,蘇然又一揮手,一道詭異的光華,射入了林浩東得體內。

“這是一個小小的禁制,不要妄想你能掙脫他。與虎謀皮,當然不能被老虎反咬一口。”

林浩東得以擺脫現在的桎晧,立馬盤坐回氣。他隨即又將心思深沉,感受着蘇然給他下的禁制。許久之後,他纔回答道,“那是天寶樓的一個護法,名叫書老。”

蘇然微微點頭,暗道秋雲留住自己,果然不懷好意。

“如此,我們便從這老鬼下手吧。”

旋即,他施展身法,便水的更深處游去。林浩東一頭霧水,嘴裏喃喃道,“小鬼,希望你真有辦法對付這些傢伙。不然,即使你這禁制再厲害,我拼得自爆元珠,也還是可以破除。”

說完,他跟在了蘇然的身後。

蘇然一直深遊,發現越到深處,那水冤草就越爲茂盛,蘇然看到如此,嘴角爬滿了笑容。

林浩東對這些怪異的水草心有餘悸,看到這整個水域都是這種東西,不由得蹙眉。

“放心,只要你不動用元氣,這些東西是不會主動攻擊的。”

經過這麼些時間,冷芳菲的神色已經慢慢恢復過來。因爲在水中,已然完完全全的突出了她勾人心魄的身材。

他看到林浩東這般,便好心提醒道。

不過林浩東看樣子似乎並不理她的情,而是觀察起周圍的環境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