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小媳婦整個人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置信,眼神朝着屋子裏頭看了看,只看見林夫人和林老闆的屍體都已經動彈不得了,一時之間,心中有些膽怯。 李長生淡淡一笑,說道:“你叫什麼?”


“阿秀……”

小媳婦怯生生地回了一句。

李長生說道:“你先出來吧!”

話一說完,伸手去扶阿秀。

阿秀被嚇得不輕,此時整個人的身軀都有些癱軟,自然是不好行動。

屋子外頭,村民們都已經緩過神來。

許多村民紛紛跑上前來,跪倒在地,口中說道:“活神仙……活神仙……感謝活神仙搭救……”

李長生連忙走上前去,將村民們扶起來,說道:“我就是一名普通的道士罷了!不是什麼活神仙……”

村民們個個心有餘悸。

“活神仙……你看……現在應該怎麼辦?”

“對啊……現在應該怎麼辦?”

這一夜之間,發生了那麼多的事情,衆人一時之間,都有些手足無措。

好端端的喜事,變成了喪事,結果一番鬧騰下來,這下連林老闆也死了。

李長生深吸了一口氣,說道:“林夫人和林少爺變成了殭屍,自身帶有極強的屍氣,如今雖然已經被我所殺,但恐防出現什麼變化……最好的辦法,就是將林老闆、林少爺、林夫人三人的屍體火化了。”

“好……好……一切都聽你的。”

村民們連連點頭,哪裏還敢多說。

先前沒有聽從李長生所說的話,如今釀成了如此大禍,倘若再出什麼事端,那可怎麼辦?

村民們聽從李長生的吩咐,在村裏頭,找了一處空曠地。

架起了木柴,將林老闆、林夫人和林少爺的屍體,一併燒了。

一時之間,衆人看着漫天的火光,心中有些驚詫。

李長生擡起頭,朝着遠方的山林看去,只看見,隱隱約約之中,那山林深處的天空之上,仍舊瀰漫着那陰綠色的光霧。

看來,這山林之中,還有鬼怪未除。

“如今,林家一家老小,全都沒了,我該怎麼辦?”

阿秀站在李長生的身旁,怯生生地道了一句。

她這麼一說,村民們想起。

對啊!這阿秀大老遠的,嫁過來林家。剛拜完堂,連洞房都沒還有入,林少爺便死了。

如今,連林老闆也不在了,她一個女人家,難不成還要繼續留在林家不成?

李長生淡淡地看了她一眼,說道:“你可願意,繼續留在林家?”

“我……我……”阿秀的臉上,露出了爲難的神色。

她家境雖然十分貧窮,但終究是自己家,這林家雖然家大業大,可畢竟自己小女孩,留在這裏,也顯得孤零零無依無靠。

“活神仙……要不你說說,應該怎麼辦?”

一旁的村民開口問道。

“對啊……活神仙,你救了我們村子裏頭的人,這件事情,你看應該怎麼辦?我們都聽你的……”

村民們紛紛開口附和道。

李長生思索片刻,看了看阿秀,說道:“你若是想要回自己家裏頭,我可以送你回去。”

冷婚之情惑前夫 “回去?”阿秀一聽,眼中光芒一閃,連忙點頭,說道:“我當然願意回去,可是……我這纔剛嫁到林家,突然就這麼回去,不知道村裏面的人,會怎麼看我。”

一個女孩子家,纔剛嫁了人,不到一夜的時間,這夫家就全死了。

大山裏頭的村民,有些愚昧者,興許還以爲這女人剋夫。

如此一來,豈不是阿秀的名聲,也受到了影響。

李長生似是看出阿秀心裏頭所想,淡淡地說道:“你無須擔心,今晚一事,天災人禍,純熟意外,誰人也沒曾想到……更何況,這乃是冥冥之中,有妖孽故意作祟,非人力所能控制,林家之事,與你並沒有什麼關係。”

阿秀聽完,仍舊有些擔憂,怯生生地問道:“真的嗎?”

李長生說道:“山路難行,我可以送你一同回去,倘若你村子裏頭的人,有所疑問,我可以幫忙解釋,至於……石門村的村民們,自然也可以幫你作證。”

“對啊……對啊……這林少爺和林夫人變成殭屍……也是誰也想不到的事情,不能怪你。”

“既然道長都這麼說了,道長有恩於我們石門村的村民,我們自然是可以幫你一同作證。”

“阿秀你不要擔心……你如今年紀尚輕,回了村子,解釋一番,他日還能找個好人家再嫁了。”

……

村民們你一言我一句,倒也給了阿秀不少的信心。 星際全面宇宙幻想 “好……既然這樣,我就回村子。”阿秀說道。

處理完屍體之後,村民們又按照李長生的囑咐,將林老闆、林少爺、林夫人的骨灰收集起來,找了一棵大樹,在樹底下挖了個坑,將骨灰全部埋了進去。

夜,陰陰沉沉,倒是顯得十分詭異。

遙遠處天空之中的陰綠色光霧,還沒有散去。

林家被收拾了一遍,經過一夜的折騰,有些空蕩蕩。

弄完了這一切,李長生和阿秀跟村民們道了別。

此時,天色已晚,大山裏頭,陰陰沉沉,顯得更加幽邃陰森,有人駭人。

“你……我要怎麼稱呼?”阿秀問道。

“李長生。”

“我喊你李大哥吧!要不然,若是跟村民們一樣,喊你活神仙,有些彆扭。”

“我本來也不是什麼神仙。”李長生淡淡說着,不以爲然。

“對了,李大哥,你怎麼會突然來到石門村的。”阿秀有些好奇的問道。

畢竟看李長生年紀不大,但是深夜之中,在山中行路,來到石門村,確實讓人有些驚詫。

李長生說道:“我之所以進山,就是感覺到了山中有妖孽,於是一路沿着蹤跡而下,沒曾想,那妖孽的蹤跡,竟然一下子消失了,所以在山中打轉,一不小心,就來到了石門村,正好碰上了你的婚宴,所以,就隨同過來看看了。”

“噢,原來是這樣。”阿秀恍然大悟的點了點頭。

今夜,若不是多虧了李長生,恐怕這一村子的村民,都要出事。

那林少爺和林夫人無端端變成殭屍,普通人早就被嚇得失魂落魄了,更別說能夠與之抗衡。

而殭屍向來兇殘,沿着人氣,便可一路禍害,這村民們,都要慘死在殭屍的手中。

出了村子。

阿秀看着身旁的這個男子,開口問道:“你要去做什麼?”

李長生微微一笑,說道:“不急。”

話一說完,從布袋之中,拿出了三根香火,點燃,插在了面前的土地之上,對着一旁的阿秀說道:“等一下你不要打擾我,聽懂了嗎?”

阿秀像是懂事的孩童一般,滿臉不解,卻又不敢多問,點了點頭。

只看見李長生盤腿坐了下來,口中念念說道:“吾奉天尊之命,求解世間難題,一請山神土地,二請四方神靈,急急如律令。”

唸完,閉上了眼睛。

恍然之間,陰冷的山風,吹了過來。

阿秀不禁打了個寒顫,卻是看着盤坐着的李長生,不敢說話。

李長生此時此刻,本命魂靈出竅,幽幽晃晃,走在一條濃霧瀰漫的山間小路之上,路的盡頭,乍現了星零的微光。

在這漆黑的夜晚,這麼一點微光,彷彿就像是一個希望。

此時,李長生的魂靈,朝着微光的方向,漂浮過去,不到片刻的時間,就到了微光閃耀的地方。

大佬們太寵妹妹了 只看見昏黃的微光之中,一個蓬頭垢面的糟老頭,正在提着一個燈籠,顫顫巍巍地站立在那裏,看着飄過來的李長生。

糟老頭似是等待了許久,看見李長生來了,臉上不禁露出了一個笑容,說道:“李道長召喚我,不知道所爲何事啊?”

李長生臉上的神情,卻是十分冰冷,冷冷地“哼”了一聲,說道:“你作爲這片大山的土地,竟然不好好管理自己的地盤,出了那麼多的山精鬼怪,該當何罪?”

糟老頭聽完,卻是不急,咧嘴一笑,說道:“李道長,不是我不想好好管理,只是你自己也清楚,這山林之中,修煉的山精鬼怪實在太多,胡黃常蟒的衆多弟子,也隱居於此,小神職位卑微,道行不足,就算有心,也無力啊!”

李長生面不改色,但看樣子似是也不想與面前的這個糟老頭爭論這個問題,於是說道:“你管不了他們,我也不多說什麼,只是今晚你竟然聯合他們,一起作惡,差一點將整個石門村的村民,變成了殭屍,這又如何說?”

糟老頭聽了,臉色微微一變,一拍大腿,說道:“哎呀……李道長,這你就冤枉我了,小神就算有這心,也沒這膽量啊!更何況,李道長你一踏入我的地界,我就馬上知道了,但凡這人間界有些修行的妖怪和神靈,誰不知道你的背景?我怎麼敢在你的眼皮底下鬧事呢?”

李長生冷哼一聲,說道:“這麼說來,這件事情,你沒有參與進去咯?”

“當然沒有。”糟老頭乾咳兩聲,看着李長生,說道:“李道長,你是太上老君第八十一代化身老子李耳的弟弟,千年之前,你發過宏願,不斬進天下邪魔誓不飛昇,但凡這人間界的妖魔鬼怪,只要知道有你在的地方,一定是不敢做這惡事的,想必今晚的事情,是那些大山之中的山精鬼怪不知好歹,不知道你來了此地,所以出來作惡,被你撞上了。”

李長生冷冷一笑,說道:“少給我拍馬屁,那你告訴我,今晚去石門村的那些山精鬼怪,是誰指使的?”

話一說完,整個人逼近了幾步,一下子抓住了糟老頭的衣頸。

糟老頭慌忙說道:“知道,知道,我會告訴你,請李道長稍安勿躁。”

李長生聽了,才放開了抓着糟老頭衣頸的手。 糟老頭深吸了一口氣,湊到了李長生的跟前,低聲地說道:“李道長,在這片大山環繞的腹地之中,就是太陰之地,有一個廟宇。”

“廟宇?”李長生眉頭一皺,說道:“什麼廟宇?哪個神靈的?”

糟老頭連連擺手,說道:“不是神靈,是殭屍。”

“殭屍的廟宇?”李長生吃了一驚。

殭屍也會有廟宇?李長生雖然見多識廣,但還是第一次聽說。

這樣的妖魔邪物,怎麼會有人去爲他們修建廟宇,作爲供奉呢?

糟老頭說道:“三十年前,從香港之地,來了一羣風水術士,共有七人,神通廣大,他們在這片山脈之中,找到了一個太陰之地,佈下了一個神奇的陣法,使得附近的山鬼精怪們無法進入,然後在這個陣法之中,修建了一座廟宇,而這廟宇之中,擺放了一具棺材。”

李長生怔了一下,說道:“棺材?這殭屍,就在這棺材之中?”

糟老頭點了點頭,說道:“這七個風水術士走後,大山之中的許多山精鬼怪,都想要去這廟宇之中一探究竟,包括山神和我,但是都被這神奇的陣法給擋了下來,而且這個陣法,卻是奇怪得很,能擋得住神靈和鬼怪,卻是擋不住正常人,後來……”

說到這裏,糟老頭頓了頓。

李長生白了他一眼,厲聲問道:“後來怎麼了?”

糟老頭顫了一下,說道:“後來,這具棺材之中的屍體,吸收了附近大山之中的所有陰氣,竟然修成了殭屍,而且已經步入了血屍的境界,有了些許的靈智,神通可以控制一些山精鬼怪,許多大山之中的山精鬼怪,都被這血屍抓了去當奴隸,爲他辦事。”

李長生面色微微一變,說道:“血屍?想不到現在的環境,竟然還會有血屍出現。”

“可不是嘛!”糟老頭一拍大腿,說道:“這血屍雖然不是特別厲害,但有了一批山精鬼怪受他使喚之後,在這片大山之中,也算是有了自己的地盤,附近的山神和土地,也不願多事,所以也沒有去招惹他們,這不……他們越來越囂張了,竟然敢在李道長你的眼皮底下作惡,正好,你將他們收了去……”

李長生冷冷一笑,說道:“殭屍的種類有許多種,最低級的是白僵,然後是跳僵,然後纔到血僵,他能在短短的三十年的時間裏,修煉成爲了血屍,看來這陣法爲他聚集起來的陰氣,可是不小,也不知道那七個風水術士,打的是什麼主意,怎麼會專門去養屍?”

糟老頭聽完,臉上的神情也十分凝重,說道:“李道長,我已經將我所知道的事情,都告訴給你了,剩下的,就要看你自己的了。”

李長生點了點頭,說道:“你放心,對付一個血屍,我還是有把握的,這一次我就幫你深入這太陰之地,殺了這血屍,拆了這廟宇,破了這陣法。”

糟老頭笑道:“當然當然,即使如此,小神告辭了。”

話一說完,這糟老頭也不願多逗留,生怕被李長生降罪,一轉身,化作一道青煙,飄飄揚揚,瞬間就消失不見了。

……

李長生的本命魂靈回到身體之後,睜開了雙眼,看到面前的阿秀,一臉緊張的表情。

靳少的高調寵妻 “太好了……我還以爲你睡着了呢!”阿秀露出了一個笑容,十分開心地說道。

李長生站起身來,淡淡地說道:“我們走。”

阿秀問道:“去哪裏?”

“池塘。”

“池塘?”

李長生沒有回答阿秀的問題,邁步就走。

阿秀一臉疑惑,卻也沒有多問,跟在了李長生的身後。

不多時,兩個人就來到了大山之中的一片池塘邊上。

阿秀面上的表情,有些古怪。

李長生微微一笑,說道:“你等我。”

“你要幹嘛?”

“抓青蛙。”

李長生說完,也沒理會阿秀,擼起了褲腳,就朝着池塘之中走去。

黑暗之中,光線昏暗,面前一塊大池塘,只聽見青蛙“呱呱呱”叫的聲音。

這大半夜裏抓青蛙,可不是什麼容易的事情。

但李長生卻像是駕輕就熟一般,沒幾下的功夫,就抓住了三隻青蛙,上了岸。

阿秀看着,目瞪口呆,吃驚地說道:“你怎麼抓到的?”

李長生微微一笑,說道:“你別管。”

說完,將三隻青蛙,丟到了布袋當中,接着繼續說道:“我們走。”

夜風,陰陰冷冷,緩緩吹拂而過。

山林之間,發出了“嗚嗚”的聲音,如同深夜之中,孩童的哭聲一般,有些詭異。

阿秀跟在李長生的身旁,越往深山之中走,越覺得身上冰冷。

她身上單薄的衣裳,都像是擋不住這深山之中厚重的霧水一般,刺骨的寒意,滲入到他肌膚上的每一個毛孔之中。

恍然之間,黑暗之中,阿秀看到前邊不遠處的地方,有三棵大槐樹,瞬間臉色大變,一下子拉住了李長生。

李長生停住了腳步,皺了皺眉頭,看着像是突然失措的阿秀,說道:“你怎麼了?”

阿秀驚恐地看着李長生,說道:“你要帶我去哪裏?”

李長生說道:“我說過,我要先去大山之中,解決一些麻煩事,然後才能送你回村。”

阿秀一聽,卻是緊緊地抓住李長生的手,說道:“不要去……不要去……”

說話之間,眼神之中驚懼之色,越發明顯。 縱然是在黑暗之中,李長生似乎也感覺到,阿秀的情緒有些變化,稍稍有些疑惑,問道:“你怎麼了?爲什麼叫我不要去。”

“不能去……那裏……那裏……有殭屍……”阿秀驚恐地說着。

李長生眉頭微微一皺,說道:“你知道?”

阿秀連忙點頭,說道:“我小的時候,村裏有一個道觀,道觀之中有三個道士,有一天他們突然說要來這大山之中抓殭屍,結果……”

“結果什麼?”李長生問道。

阿秀說道:“結果他們……一去不返……我聽村裏的老人說,這大山之中,有一處地方,有殭屍出沒,這殭屍厲害無比,任何人只要邁入這一片區域,就再也出不去了。”

話一說完,阿秀“噗通”一下,跪在了地上,抱住了李長生的大腿,說道:“你別去,我也不想去……你還是趕緊送我回村子吧!”

看到阿秀的神色如此異常,李長生深吸了一口氣,緩緩地蹲下了身子,看着阿秀,說道:“你擔心我走不出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