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小姐,讓你受驚了。誤會一場,他向你道歉來了。”老婦帶着寵愛的笑容,三步並作兩步走到小姐的身旁說道。


“哦!既然是誤會,那就讓他走吧!不用道歉。”小姐說話的聲音很冷,背對着妙俊風,看都不看他一眼。

“啊?哎!還是小姐心地善良。那個誰你聽到了吧!小姐恕你無罪,你可以走了。”老婦朝着妙俊風揮了揮手,就像是打發乞丐一樣。

妙俊風聳肩一笑,現在的他在修行,煉心也包含在修行範圍內。對於這種大戶人家的態度,自己完全可以將它放下,讓它隨風而去。

“咔嚓”一聲,晴朗的天空忽然裂開一道縫隙,灰色的雲霧像是決堤的洪水,頃刻間從半空中決堤而下。

不到一會功夫,這片地域就成了災區,從灰霧的濃度可以判斷出,鬼災的級別至少是魍級的。

“有意思,這算是意外收穫!”妙俊風的心情豁然開朗,對於眼前的鬼災充滿了期待。

“快,快把小姐保護好,我相信城主大人很快會派人來救我們的。我們只要堅持一段時間就可以了。”

老婦的聲音從妙俊風的身後傳來,此時的她像是驚弓之鳥,哪還有之前的氣度。 “唰唰唰!”

三道灰色的氣流像是三把刀刃呈品字形向着妙俊風就割了過來。

“雷劍!”

wωω★ Tтká n★ ¢ 〇

妙俊風咧嘴一笑,單腳一踏,向着灰色氣流就主動迎了上去,那速度比灰色氣流前進的速度還要快上半分。

“他想死嗎?”被衆人保護起來的小姐輕聲說了一句。

“他想不想死,我們不用去管,我們只要堅持到城主大人派人來救我們就行了。”老婦對於妙俊風的做法很不看好,若換做自己,自己一定會放下尊嚴向這邊靠來,畢竟人的生命只有一次。

對於身後的議論,妙俊風渾然不知,身經百戰的他知道,在這三道氣流的身後,隱藏着一個大傢伙。

“嘩嘩譁!”

三道劍光一閃,每一道灰色氣流都“咔嚓”一聲,從中間分裂開來,隨後化作一團粉末。

“桀桀桀,一個強大的人類,正好成爲我的血食,讓我可以更進一步。”一個沒有臉的高個子高興地從灰霧中現出身形。

若是換做一般人,見到一個沒有臉的鬼物在那說話,一定會被嚇得六神無主。但妙俊風可不是一般人,他仔細的打量着眼前這個出現的魅級鬼物,思考着他的弱點在那裏。

“人類,怎麼不說話了?你之前不是很勇猛嗎?怎麼在見到我後,就呆若木雞了?看來你還是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的。

看在你這麼識趣的份上,我就給你個痛快的。你會在我的體內見到我一步步實現王者的榮耀。桀桀桀…”

“你的話可真多!聒噪!”

妙俊風雙眼一秉,身形一晃,下一刻是出現在了它頭頂的正上方。

“誅邪!”

雷劍呼嘯而下,將雷霆的剛勁威猛之勢展現的淋漓盡致。

“盾!”

灰色的霧氣從四面八方急速匯聚而來,搶在妙俊風雷劍劈下之前,就匯聚成了一張灰色的鬼頭大盾。

盾牌之上的鬼臉像是有生命一般,剎那間睜開鬼眼和鬼口。

鬼眼凝視着妙俊風,向它釋放出種種負面情緒,影響他的心神。

鬼口有力的將雷劍咬住,任憑雷劍發威,鬼口就是一鬆不鬆。

“桀桀桀,無知的人類,拿命來吧!”魅級鬼物伸出鬼爪,向着妙俊風的脖子抓了過去。

“切!幼稚!”

妙俊風將手一鬆,主動放棄了雷劍。然後來個後空翻三百六十度,在避開鬼爪的同時又安全的站到了地面上。

“愚蠢的人類,身爲武者,將武器丟下,那等於捨去了武者的榮耀。你可知道這意味着什麼?”

“意味着我暫時化險爲夷,你不要動什麼小心思,你的那一套,對我不管用。”

魅級鬼物不再開口,通過短暫的交手,它對於眼前這個人多少生出了一點忌憚之意。

鬼盾雙眼的迷惑之力那可是百試不爽的,就算是月階武者在不防之下,都可以中招。更何況只是區區一個五星武者。

和鬼物打交道多了,妙俊風自然知道眼前的這個傢伙已經開始出現猶豫,一旦猶豫那眼前的局勢就等於是被自己掌控了。

“喂!在想什麼呢?像個呆子一樣,有種就跟我再大戰一場,這裏的地形太狹促,有本事就跟我到那邊的草坪上大戰一場!”妙俊風說完,拔腿就跑。

魅級鬼物一開始還在懷疑他是在用什麼計謀誘騙自己,但在看到他跑步的姿態時,立刻怒吼道:“該死的人類小輩,你竟敢戲耍我!想跑!哪有那麼容易!今天你註定要成爲我口中的血食!”

“呼!”的一聲,魅級鬼物駕起灰霧就追了上去。它這一走,反到讓這片區域成爲了目前最安全的地方。

“小姐,我們暫時得救了。不管那小子是有意無意的,至少爲我們緩解了眼前的危局。”

“那我也不會謝他,他這是在自救,與我們無關。”

小姐的話一出,老婦只能微微搖頭。小姐的性格自己再瞭解不過,只是她心裏可以這樣想,但不能嘴上說出來。需知她這樣一說,可是會影響到自己身邊這些人的心境。

遠方,空曠的草坪上,妙俊風站在那一動也不動,與追上來的的魅級鬼物相視而立。

“囂張的人類小子,你怎麼不跑了?你到是跑啊!我看你能跑到那去!今兒你就乖乖的做好成爲我血食的覺悟吧!”

“哼!大言不慚!”

魅級鬼物那什麼都沒有的臉上,“呲啦”一聲,裂開了一道口子。在這口子之內長滿了鋒利的牙齒。

“嗤”的一聲,從口中滴落的唾液帶着強烈的腐蝕性,轉眼間就將一小塊地方給清理的乾乾淨淨。

“原來你是有嘴的啊!只是太醜了!”

“受死吧!”

魅級鬼物朝着妙俊風就撲了過來,那一張血盆大口也是越張越大,到最後一張臉只剩下一張口。

“上鉤了!”

妙俊風笑了,魅級鬼物的智商自然不低,但它們有一個通病,那就是自以爲對人類很瞭解。

沒有武器的武者就是一個普通人嗎?至少在自己的身上,這一點就大錯特錯。

“雷劍!”

耀眼的雷光閃起,在血盆大口即將落下的那一刻,是準確無誤的一個上撩,然後一氣呵成的豎劈而下。

“這不可能!爲…”

不等它把話說完,光亮一閃,滅殺之力是直接將它給超度了。

“搞定!話說這魅級鬼物的實力伴隨着我實力的提高也是越來越高了,修煉道路無止境,我還得繼續努力啊!”

妙俊風沒有因爲將魅級鬼物斬殺而感到沾沾自喜,相反,他感到了沉重的壓力。這也是鞭策自己前行的動力。

“啪啪啪…”的鼓掌聲響起。

“說得好!我就說有朋自遠方來嘛!沒想到還是一個年輕人。少年啊!你的話我很贊同,只是我不知道是該對你說幸運還是可惜。”

突來的一陣話,讓妙俊風感到心頭一緊,隨之而來的還有沉重的壓迫之感。

“俊風,遇到硬茬了,這是魑級鬼物。你可要小心!”

“有挑戰性,我喜歡!只有不斷的戰勝強者,我才能早日登上絕頂!”

“你小子,就是這一點讓我欣賞。”

………………

“唐公子,小姐她們就在裏面!”一名老者憂心忡忡的說道。

“趙老,放心。本公子一定會將你家小姐救出來的。您就在這靜候佳音吧!”

唐公子,將白袍一擺,帶着自信的笑容走入了災區之中。 等到魑級鬼物走進,妙俊風露出了一抹驚疑。

“所羅門,你有沒有發現他的身上帶有一點生氣,雖然很淡,但我確定那就是生氣。”

“沒錯,我也感覺到了,生氣中帶着陽氣。不像我們以往遇到的那些鬼物,身上只有濃濃的死氣和陰氣。”

“爲什麼會這樣?”

“我不知道,你直接問他不就行了。”

所羅門沒有想到,妙俊風竟然真的主動開口向它問道:“你好,爲什麼我從你的身上感覺到了生氣?在你們的身上不應該都是死氣沉沉嗎?”

“咦?你這年輕人到是有意思,一見到我開口的第一句話居然是問這個。看來你並不是大家族的子弟,要不然你也就不會問出這樣平常的問題了。

誰讓你一會就要死了呢?好吧!我就給你普及一下,越是高等的鬼物身上的生氣也會越濃。你要知道生死相依,陰陽是可以相互轉換的。

好了,點到爲止,下面就讓我看看你的本事吧!不要讓我失望,我可是從來不給人機會的,今天算是破例。”

請教歸請教,戰鬥歸戰鬥。妙俊風的眼神變了,身上的氣息也變了,現在的他就像一隻準備狩獵的狼王。

“雷劍!”

妙俊風握劍向着魑級鬼物就衝了過去,這一次他沒有保留,將全部的精神力都釋放了出來。

雷劍的氣勢瞬間到達極點,在妙俊風前行的路上,是出現了一個雷電的箭矢。

箭矢在前,他在後,手中的雷劍更是在積蓄力量,等到臨近時發出毀滅的一擊。

“轟嗤”一聲,沙浪滾滾,雷電箭矢被魑級鬼物擡起的手掌給擋住了。四散的力量讓周圍立刻變得沙塵滾滾,天昏地暗,連灰色的鬼霧都被排了出去。

緊接着,“當”的一聲脆響,雷劍凌厲的劈到了它的手掌上。

“呲呲”聲響起,但鬼手不爲所動,除了冒出嫋嫋的黑煙外,是一點事也沒有。

“就這點本事嗎?還有後手嗎?”魑級鬼物平靜的說道。

妙俊風收起雷劍,身體往後一躍,臉上雖然鎮定,但心裏可是頗爲不平。

武者的力量已經全部耗盡了,現在只剩下文者的力量可以動用。若不是半星力量的限制,他相信自己完全可以憑藉這一擊將魑級鬼物斬於劍下。

“俊風,你必須儘快突破七星的限制,修到八星,不然現在的你在遇到這強大的鬼物後,只有乾瞪眼的份!”

“呀呀個呸的!這就是預先取之必先予之的道理嗎?先解決眼前的這個鬼物再說,不然一切都是白搭!”

妙俊風往腰間一摸,祭出了一張符籙,符籙是初級符籙土球術。

“黔驢技窮了嗎?也是,身爲武者也只能祭出文者的低級符籙來自保了。虧我還對你抱有很大的期望,就這樣吧!送你上路。”

魑級鬼物一步步的向妙俊風走了過來,它古波不驚的臉上終於綻放出了笑容,一種收割喜愛獵物的笑容。

“啪”的一聲輕響,土球術在它的一指之下,寸寸碎裂。

“你到是鎮定。”

“嘿嘿!你以爲呢?”

妙俊風等的就是現在,他迅速的往腰間一摸,祭出了數張中級符籙,每一張都是炎蛇術。

螞蟻多了也能啃死大象,更何況自己的這些符籙不是螞蟻,而是炙熱的炎蛇。

“轟轟轟…”

連續的火光閃起,炙熱的溫度將周圍區域的水分全部蒸乾了,連妙俊風自己都被灼熱的氣浪燙傷了皮膚。

“好小子,你竟敢使詐!魑級鬼物被炎蛇術轟擊的暴怒起來。它的身上如今沒有一塊完好的地方,嚴重的地方已經可以清晰的見到白骨。

“所羅門,我盡力了,實在不行只能請你幫忙激發我身上唯一的一張高級符籙了。”妙俊風淺淺一笑,臉上出現了不甘之色。

還是由於只能動用半星的力量,若是可以動用全部的力量,符籙的威力至少可以翻一翻。

“哈哈哈…”魑級鬼物忽然間大笑起來,它敏銳的注意到了妙俊風的神色變化,在見到妙俊風露出不甘之色後,它明白現在的妙俊風纔是真正的黔驢技窮。

“啾!”

雀鳴聲響起,一隻藍色的雀鷹從魑級鬼物的身後一穿而入。

“呼哧”一下,藍色的火焰燃起,魑級鬼物猛的一個轉身,向着自己身後的一個方向望去。

“卑鄙的小人!”

不等它有多餘的動作,雀鷹是以肉眼難見的速度,在它的身上猛紮了十幾個洞口。

“哈哈哈…”帶着鄙視的嘲笑聲,魑級鬼物化成了一堆粉末。

妙俊風沒有因此而感到高興,他盯着地上的灰燼,不由自主的說道:“這就是傳說中的半路摘桃。”

“小子,不錯嘛!要不是我出手相救,你就死了。不用謝我,身爲文者,除魔衛道本就是我們的職責。

不過我不是醫生,剩下來的事就不歸我管了。希望我們還有再見的時候。”

那個人自始至終都沒有露面,只是遠遠的說了幾句,就再也沒有動靜。

“不就是一張高級符籙,雀鷹符嗎?有什麼了不起的!不用你出手,我也照樣能夠超度它!”

妙俊風盤膝而坐,硬撐着沒有睡去。

在精疲力竭的狀態下睡一覺的確可以補充精神,讓體力也得到恢復。但若是藉此靠打坐修行來恢復,不僅可以恢復精氣神,更可以鞏固自身的修爲。

對於半路摘桃,妙俊風的心裏感到不恥,但誰讓自己心胸大度呢!與他計較,那不划算。

就在妙俊風打坐恢復的時候,之前的那位仁兄是風度翩翩的向着等待救援的那羣人走了過去。

“小姐,您看,是唐公子,他來救我們啦!”

“嗯,我看到了。他還是那樣的英俊瀟灑。”小姐的臉上露出了一抹紅暈。

“餘星小姐,我來接你們回去。”唐超向他們揮着手喊道。

“我們走。”餘星率先走了過去,她步履輕盈,身姿搖曳,盡顯女性的嬌媚。

當一羣人跟唐超匯合後,老婦像是想起了什麼,向唐超問道:“唐公子,你一路走來時,可曾遇見一個跟鬼物戰鬥的人?”

“遇見了,還救了他。那個魑級鬼物不是我的對手,一招就將它給超度了。”

“唐公子謙虛了,在我們金陵城,誰不知道你是少年天才。你說一招,實際上就是半招,對不對啊?”

看到餘星的笑容,唐超也是失了魂。但有這麼多人在場他也不好失了身份,只能輕微的點一下頭。 由於魑級鬼物被超度,沒有了頭領的鬼物們是很快被城主派來的文者和武者給剿滅了。

災區很快再度恢復平靜,這裏又再度充滿陽光。

淨世庭是皇庭所管轄下的部門,在薪酬方面不是很高。再加上在裏面任職的又以王公貴族的子弟居多,因而在戰鬥力和人數方面都受到了很大的限制。

爲了緩解這方面的壓力,皇庭允許地方上的官員或者大家族成立除災組織,但這些組織必須要到皇庭備案並定期向皇庭繳納一定的管理費。

說是管理費,實際上就是允許這些組織接私活。只要繳納費用,那私活也是合法的;若不交,那就會被冠上特殊的罪名,受到皇庭的制裁。

金陵城內沒有淨世庭所設的分局,但城主的麾下有自行招募的文者和武者。災區若是出現,城主府就會承擔起淨世庭的責任,平常則會接一些有賞金的任務,畢竟這些文者和武者的薪酬可都要城主自己掏腰包。

“你們快看,那裏有一個盤坐着的人。”

“咦?是有一個,但看着怎麼像是一個乞丐?”

“噓!不要亂說,也許是前輩高人呢!一些老古董可就是會做出些我們看不懂的事。”

“你說的是老古董,你看他的年齡有多大?我覺得他更像是虛張聲勢,以此來保護自己。這一次災區內的鬼物們智商可都不低啊!”

“也對,我們走吧!反正這裏也安全了,就讓他繼續在這裏做自己的高人吧!”

小鹿撞進大佬懷 一羣文者和武者載着勝利的榮耀向着金陵城快速返回,他們似乎已經聽到了城內百姓的歡呼聲。

“嘰嘰嘰…”一隻麻雀撲騰着翅膀落在了妙俊風的肩膀上。

平常人見到了也許會覺得沒有多稀奇,但若讓真正的高人見到了,就會感嘆妙俊風的天人合一。

只有做到天人合一,自身的氣場與天地契合,才能讓有靈性的動物感覺不到危險,感覺不到陌生,主動地落在修行者的身上。

“去吧!”妙俊風睜開雙眼,微笑着說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