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小姐,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是不是那幾家又出下作手段了?”胡小柔剛一回到家,王掌櫃就急匆匆而來。


胡小柔看着王掌櫃風塵僕僕的樣子,知道他是真正關切自己的,只是表哥特意交代過,這幾天,就算最親的人也不能說,王掌櫃是不會,但是一旦他知道了實情,他身邊的人又誰保證沒有其他幾家派來的臥底。

現在覈心的所有的賬簿只有胡小柔一人知道,叔叔伯伯們,對不起了,等將胡家這些蛀蟲徹底清理完畢,侄女再向您道歉。

“王叔叔,你就別管了,小柔,小柔不會放棄的。”胡小柔嘆了一口氣就直接離開了。

王開泰身子一踉蹌,身邊的一個下人急忙扶住:“要出大事了,一定發生了我有什麼不知道的事。”

王開泰趕緊踉蹌着往外走去,得馬上去找那幾個老兄弟詢問,不能讓小柔這麼一個弱姑娘默默承擔一切。

“走,去找顧掌櫃!”王開泰大袖一揮,急忙往外走去,身邊剛纔扶王開泰的下人看着胡小柔剛纔不似做作的神色,眼睛一亮。

“小韋,愣着幹嘛呢,快走呀!”

“哎,掌櫃的,我來了!”

胡小柔剛一進家門,就一下子被五十多名丫鬟僕從圍住了:“小姐,您回來了,那個,家裏捎來了消息,我父親病重,急需錢就醫,我的那個月例錢能不能提前……”

“花兒姐,那年逃荒而來,你不是說你全家都餓死了嗎,怎麼還有父親……”

“翠兒!”

翠兒氣的直接上前去理論,這明顯是撒謊,眼看胡家不行了,就落井下石是吧,但剛說了兩句,就被胡小柔給打住了。

皇女嫁夫記 “你們,也是家裏有事?”胡小柔目光平靜的從一個個或熟悉或陌生的人臉龐一一掃過,心中說不出的悲哀。

衆人也是臉上一紅,但是,那又能怎樣的,胡家,要開始完了,萬一哪個晚上小姐卷着剩餘的前錢財偷偷跑了,他們這些人連哭的地方都沒有。

見着衆人全都低下頭不說話,胡小柔慘笑一聲:“明白了,我全都明白了,你們跟我過來,我這就將月例發給你們,這是胡家先前欠你們的,但銀子一入手,從此,兩家人!”胡小柔說完,直接轉身離開。

衆人看着小姐的離開,不知道爲什麼,忽然覺得有種東西離他們而去,彼此相視一眼後,依舊窸窸窣窣的沉默着跟了上去。

還是先拿到錢才踏實。

從消息放出到下午,胡小柔沒有吃一口飯,而是靜靜的看着府內一下子走了八成的丫鬟下人,心裏由先前的難過到了如今的平靜。

她只是沒想到,彼此之間這麼多年的感情紐帶,斷開會這麼容易,她甚至於之前還最大可能猜測過,能走兩成就不錯了,畢竟平常見面大家都笑容滿面,親切的打着招呼,甚至惡作劇一下。

只是,此刻看着空蕩蕩的的庭院,胡小柔笑了。

“其實,我應該高興的。”擡起頭看着夕陽開始了偏移,胡小柔眼眶中充滿了淚水……

PS:感謝【菜名歆】老闆的100打賞,《鬼差》馬上就要迎來第一個弟子了,小魚好開心。 我手拿流星彎月刀,

喊着響亮的口號,

前方何人報上名兒,

有能耐你別跑,

我一生戎馬刀上飄……

…………

小黑背上,蘇言心情前所未有的好,下的山來,走在林間,不由心血來潮,再次賣弄起他的絕世好嗓,小白騎在小黑頭上,下頜使勁的咔吧咔吧,給蘇言打着節拍,小黑也想要來個b-box,四蹄一踩,脖子一揚,丹田下沉,迎着朝陽。

“嗯昂~嗯昂~”

好好的一個組合就這麼給毀了,蘇言眼睛頓時一瞪:“你會freestyle嗎?”

小黑委屈的低下頭:“嗯昂~嗯昂~”

蘇言再次哼唱起來,越唱越覺得有味道,可惜了自己一副好嗓音,當初爲什麼就沒有去參加什麼《好聲音》之類的選秀節目,否則,早就被包裝成藝人了,加上自己帥氣的相貌,此刻真的是明珠暗投。

好桑心,在這山林中唱這歌有點不太合適宜,小白則興奮的直接取下自己一根肋骨和一個大腿骨,兩手拿着準備敲擊,給蘇言伴奏。

蘇言想了想,看着林間斑駁的陽光、悅耳的蟲鳴,漸漸消散的晨霧,乾咳兩聲:“唱山歌哎唱山歌,

這山唱來那山和,

那山和~”

…………

於此同時,一大早上像蘇言這樣的在林間亂竄的,還有兩個。

“雨霏,小菲菲菲菲~,你等等我呀!”此時,在林間,一個身材高挑,穿着紅色勁裝的少女捂着耳朵不斷加快腳步。

她看上去約莫十七八歲,亭亭玉立,櫻脣鮮瑩,瓊鼻挺秀,眼睛黑白無比,充滿了靈秀,長髮飄舞,帶着芬芳,而一隻手上,此刻還拿着一把蜷縮的黑色鞭子。

而在她身後,則跟着一個看上去年紀差不多的少年,一身白衣,面容俊朗,眉眼間散發着一股皇者的王霸之氣,身後劍匣揹着兩柄長劍,一把赤紅,一把雪白,竟然有種天涯明月刀真武門的裝扮,嗯,總體來說,要比蘇言帥氣那麼一些。

“小菲菲~”此刻身後的少年滿頭大汗的跟着,嘴裏依舊叫着前面女子的小名。

女子只感覺雞皮疙瘩都掉了一地,豁然轉身,如果眼睛能噴火的話,眼前的男子早就被她烤熟了不知道多少次。

“封玄奕,我告訴你,本小姐叫江雨霏,不是什麼小菲菲!”江雨霏再說道菲菲二字時,頓時一陣惡寒,天啊,有誰能想到,有一天自己叫自己乳名,都噁心的想吐是一種什麼樣的體驗。

氣的江雨霏黑色的鞭子臨空一個甩鞭,上面竟然有着雷霆閃爍,直接化爲一條雷蛇向那男子飛射而去。

男子臉色一變,腳下一動,瞬間後退幾十步,險而又險的避過那道攻擊,轟的一聲,雷蛇竄動,旁邊一棵三米之粗的巨樹竟然被直接攔腰劈斷。

“幹嘛呀,小菲菲,你這是謀殺親夫呀!”封玄奕臉色微白。

“屁的親夫,那是家族定的,與我有何關係,”見着沒打中封玄奕,江雨霏氣的虎牙只咬。

“到底是爲什麼,咱們四大家族,我封家和你江家也算是門當戶對,年輕一輩中,我雖談不上帥氣逼人,但最起碼也耐看。

至於修行天賦,在族中,我要是說第二,沒人敢稱第一,就連家裏兩邊都爲你我定了娃娃親,你到底爲什麼不喜歡我,還偷偷溜出來躲着我,要不是我消息靈通,此刻還傻傻的在家裏呆着呢。”封玄奕說道此處,一臉的委屈。

江雨霏哼了一聲:“人生在世,我只想活的瀟瀟灑灑,入江湖,快意了恩仇是我一直嚮往的,在愛情道路上,我也是一樣,你可以沒錢,可以弱智,可以廢柴,這些我都不在乎,我不是和那些普通女子一樣庸俗,女孩子找夫君,不一定要找有錢的,但是一定要找自己喜歡的。”

封玄奕頭一次聽聞江雨霏說這種話,眼睛一亮,急忙道:“那你喜歡什麼樣的?”

“我喜歡又有錢又帥的!”江雨霏丟下這麼一句話直接轉身離開了,獨自留下憋着嘴的封玄奕。

“孃親,我突然好想回家!”

“小菲菲,我是不會放棄的,你說的這兩點我都具備呀,哎呀,你等等我呀~”封玄奕再次開啓牛皮糖模式,死皮賴臉的追了上去。

今天是個好日子,

心想的事兒都能成,

今天是個好日子,

打開了家門咱迎春風……

林間,蘇言學着張果老倒騎着小黑,扭頭擺屁股的嗷嗷唱着,在如此美好的早上,懷中又揣着五瓶香水,不,這不是香水,而是鉅額財富呀,想想日後,可以肆無忌憚的吃酒喝肉,那該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呀。

雨荷姐現在也不知道刀劍是否合一,而後一統江湖了,虎哥的造反之路也不知道進行的怎麼樣了,是不是帶着魯智深隱姓埋名,雙宿雙飛呢。

得趕緊掙錢,下次月會回去,怎麼說也要比比,還有那仙子姐姐,自己已經拍了好多視頻了,香水,對,這香水到時候也要帶給她,只不過人世間的很多東西是帶不進地府的,畢竟是亡者之都,就算能帶下去,也只是虛幻的,否則,地府早就與時俱進了。

嗯,系統的倉庫有很多空閒車位,到時候將香水儲存進去,看能不能帶下去。

“我說了,你別跟着我了,你都追了我一路了,你老實說,是不是在我身上施展了什麼術法,要不然我怎麼走哪裏你都能精確無比的追過來。”

“沒有沒有,小菲菲,你一定要相信我,我怎麼能做那種事呢,是我對你的愛一直指引着我來尋你。”

“跟你說了多少次了,不要叫我小菲~嘔~,我叫江雨霏!”

“好的小菲菲!”

“那你總得告訴我,你真正喜歡什麼樣的嗎?”

蘇言唱完了一首,正要再來一首助助興時,一男一女的吵架聲從後面傳來。

“奇了怪了,莽莽山林,人跡罕至,這個地段連獵戶都不來,怎麼還有男女聲音,難道是來打野戰時不和諧,聽着女子焦躁的聲音,差不多了,哎呀,兄弟,這種事你怎麼能不給力呢,太給咱們男生丟臉了。”蘇言嘖嘖不已,最後拉了拉褲頭,臉色頓時垮下來。

就在這時,一鞭子打開灌木叢,江雨霏不經意一瞥,看見前面的騎騾少年,眼睛頓時一亮……

PS:感謝【菜名歆】老闆的100打賞,《鬼差》終於迎來了第一位弟子,接下來的目標就是第一個執事了。

感謝【一句訴愁腸】老闆的500打賞,又一名學徒誕生了。

感謝【儒道永恆】老闆的100打賞,謝謝您。

感謝【巫師豆漿】老闆的100打賞,謝謝你們。

感謝【或許該釋然】的書單推薦,小魚又迎來了一個新的書單,這是《鬼差》的第一個書單,謝謝您,同時,也希望大家誰有書單,幫《鬼差》推薦一下,謝謝你們。 蘇言正準備再嗷嗷兩嗓子,卻突然見到一個女子忽然從灌木林裏冒出來,女子的相貌確實驚豔了蘇言一把,甚至於和仙子姐姐有的一拼,不過,情人眼裏出西施,她還是比不上仙子姐姐的,比如飛機場。

這就像沙漠中突然出現的一片綠洲,茫茫山林中,一下子蹦出來這麼遠一個讓人眼前一亮的女子,如果不是之前聽到了那些模糊的話,蘇言都敢相信,有狐狸成精了。

不對,這女子眼睛發亮是什麼意思,難不成那男的滿足不了她?這得飢渴成什麼樣,你找我,我,我也不行呀!

別過來,別過來!

蘇言的禱告是無用的,那女子趕緊向着蘇言揮手,蘇言二話不說,一巴掌拍在小黑的屁股上。

現在不走,更待何時,要是讓直播間內的人知道自己這身體暫時還不行,那還不如一死了之。

那男的呢,穿個衣服有這麼慢嗎,不是說女子出門是最慢的嗎,你就算羞愧也不至於不出來吧。

果然,蘇言剛想完,一名白衣男子從灌木叢中鑽了出來,看着那和自己一般帥氣的面龐,再看看那女子盯向自己的目光,蘇言嘆了一口氣:“我本無錯,都是帥氣惹得禍!小黑,還等什麼,跑呀!”

蘇言喊叫一聲,彷彿看到了什麼絕世兇物一般,小黑撒開四蹄就跑起來,奈何這是山林,灌木叢生,藤蔓陷坑到處都是,說跑,最多隻能說只是加快了一點點行程而已。

江雨霏也是一愣,山林中碰見這麼一個清秀的少年,她原本想要去打聲招呼,另外問問路而已,我又不是母老虎。

一想到母老虎,江雨霏心中沒來由生出一股氣,因爲她天生性格好強,又加上修煉天賦不錯,所以從小打遍族中無敵手,喜歡穿紅色勁裝,使得一手好鞭子,人送外號‘小辣椒’,但更多的是稱她爲‘母老虎’。

一般稱她爲母老虎的,都逃脫不了一場捱揍,如今本就心情不爽,見到面前騎騾的少年再見到自己打招呼後驚慌的神色,頓時更不爽了。

出了家門,好不容易躲過那些閒言碎語,卻被封玄奕這隻牛皮糖給粘上了,如今只是問一下路就落荒而來,你們這一個個都是什麼意思,本姑奶奶難道臉上寫着母老虎三個字嗎?

“你給我站住!”江雨霏爆喝一聲,急忙向前追去,封玄奕見此,也是急忙跟上。

“今天出門絕對沒看黃曆,應該給自己算算的,幸虧自己反應機靈,要不然,保留了這麼多年的元陽就這麼被一個荒野女子給拿走,完了還得嘲笑自己,多虧呀!”蘇言拍着胸脯,一副後怕的樣子。

【哎,爲什麼好女都讓主播給碰上了,還得躲債似的逃竄,老天不公呀。】

【主播主播,這麼好看的一個女子你跑什麼呀,難道暈奶,對方也不大呀!】

【是呀是呀,拿出你當初在地府撩那仙子姐姐的臉皮,這個直接是和你打招呼的,成功率是相當大的。】

蘇言能怎麼辦,難道告訴衆人,我小,這是一個飢渴女呀。

“那個,大家別誤會,我的主要直播就是定魂,讓大家瞭解和感悟生死珍惜生命的,這個,現在不合時宜呀,而且死魂冊上的任務馬上就要開始了,我總不能親自造出來一個厲鬼然後再抓吧。”

【沒事,你撩妹我們也喜歡看,我最喜歡這古代女子的,主播,你撩,我打賞。】

蘇言不能呀,自己因爲是鬼差,魂力比普通人要強,先前的話語大家沒聽到,他可是聽到了,雖然依舊有些模糊,但這並不影響他對整件事的畫面還原。

【不對呀主播,先前你還不是向我們悠閒的賣弄着自己的嗓子嗎,那首《好日子》還是我幫你選的,怎麼那女子一出現你就急了,有貓膩,覺得的有貓膩。】

【我知道了,一定是主播和那女子相識的,是在晚上關了直播後的事,主播呀,你不道德呀!】

所有人全都‘哦’的發過來,表示明白了,原來這是情債呀,電視劇他們看得多了,這樣的情節也有很多,意外碰見了,絕對要跑,要躲,否則就裝失憶,裝不認識,你是不是認錯人了之類的。

“大家可別侮辱我的清白呀,我現在心儀的女子只有我未婚妻和仙子姐姐,當然,現在仙子姐姐佔據的多一些,其他的,我保證,絕對的沒有。”蘇言急忙洗刷自己的清白。

【那胡小柔呢,孤女寡母,你還慫恿人家搞破產,最後來個救人於水深火熱之中,難道那唐易真給了你靈感,母女通吃?】

“別,大爺們,我可是正人君子,我是真的相幫胡小柔的,最重要的是,掙了錢就不用風餐露宿了,這是一個正常青年對生活的追求。”蘇言再次一拍小黑的騾皮,你丫的倒是快點呀,咋的,沒吃飯呀,我那骨棒你到現在還在嘴裏含着呢。

小白顯得很興奮,高興的將肋骨和腿骨使勁敲着,當拉拉隊,小黑委屈呀,你倆倒是不用跑,騎在我身上,可這這是密林,有坑呀!

“你給我站住!”就在這是,一聲雷霆爆喝,嚇得蘇言一哆嗦,小白差點將腿骨給扔出去。

咋的了,我不願意你還準備霸王硬上弓呀,你這麼飢渴,這山野裏有熊你咋不去找呀。

“小黑,跑!”蘇言話剛說完,小黑一個扁擔過城門,噙在嘴裏的超長骨棒在過兩棵樹時直接給撞上,蘇言和小白猝不及防下直接從小黑的頭頂飛了出去。

“唉吆喂!”蘇言一陣喊痛,小白在前面,又因爲輕,先甩出去,嘩啦啦骨頭散落一地,蘇言緊隨而來,一根肋骨一下子戳在蘇言的屁股上,讓的他直接跳起來。

倒黴呀,今天出門絕對沒看黃曆!

咔吧咔吧!

小白自己已經組裝完畢,眼眶中兩團淡紫色的火焰跳躍着,伸出手向蘇言要自己的肋骨。

“你跑什麼!”就在這時,江雨霏追趕了過來,一臉的怒不可遏。

丫的你還生氣了,我招你惹你了。

蘇言也是發怒了,一把將肋骨塞進小白的胸腔,而後直接提起小白,眼中閃過一抹得意。

“看見沒有,會動的骨架,就問你嚇不嚇?”

PS:感謝【齊天羽的星空璀璨】的10000打賞,本書直接跨過執事,擁有了第一個舵主,受寵若驚呀。

追愛999次:無賴老公請閃開 原本是不準備加更的,《鬼差》還沒上架,字數不宜過多,但如果不加更,就太對不起諸位的賞識了,今天3更,待會還有一更,小魚努力中。

感謝【菜名歆】老闆的100打賞,步步爲營呀,小魚喜歡。 江雨霏看着少年提起一個會動的骨架,得意洋洋的向自己炫耀着,不,不應該是炫耀,而是‘恐嚇’她。

而小白更是爲了配合蘇言,一下子將自己的頭取了下來,而後快速的咔吧咔吧着下頜,如果它有聲帶,能發出聲音的話,一定是嗷嗷嗷的。

“就問你怕不怕?”蘇言一副小人得志的樣子,當初二白可是直接留下了心理陰影,你一個二八出頭的女子,我就不信你不怕。

叫吧,暈吧,這是你們女子此時應該有的特權。

“切,一具被輔助了魂力的小骷髏而已,你真當本姑娘是嚇大的,這樣的骨架,在荒塔裏,拆了沒有一千也有八百,就連那骷髏鬼王,也被我們給擊成重傷,化爲骨海逃遁了,不過你這具確實挺萌的。”江雨霏說完,還伸出一根手指頭插入小白的眼眶試了試。

總裁的獸寵 總裁你死定了 小白感覺自己被挑釁了,正要發狠,在見到她手中的鞭子時,突然就慫了,骷髏頭一下子鑽進蘇言的懷中,連身子都不要了。

雷電,天生剋制鬼物。

蘇言眼睜睜看着的胸脯一下子變大了,再看看手中的骨架,是真的愣了,江雨霏更是饒有興致的看着蘇言,而後臨空一個響鞭,打下枝葉紛紛。

“你先等等,讓我先捋捋,你不應該先尖叫,然後一副好怕怕的神色,急忙退後幾步,最後翻着眼白暈死過去嗎?”蘇言一副認真求教的樣子。

太詭異了,比大白天見鬼還詭異,爲了引起不必要的恐慌,無論是白雲觀還是平陽城,他都是盡最大可能不讓小白展露在世人面前,哪怕是上一次的月蘭節,他都給小白穿了衣服,裝作木偶的樣子帶它遊玩的。

還有,你剛纔說的什麼,我怎麼一句都沒聽懂。

江雨霏看着蘇言此刻不似作假的眼神,突然笑了,偏居一隅的小城就是小城,外界的世界有多大,他們又怎能知道。

豪門情斷:夜少的廢妻 不過看着蘇言身上也有些魂力波動,也應該是一個修者呀。

江雨霏還沒回答,封玄奕趕了過來,蘇言之前與小菲菲的對話他也聽到了,搶先一步向着蘇言伸出三根手指頭。

“鄉—巴—佬!”每說一句放下一根手指頭。

哎喲我去,瞧我這暴脾氣,挑釁我是吧,我體內的洪荒之力可是堪比核電站,別逼我爆發。

蘇言雖這麼說着,但看着和自己撞衫的男子,還是感覺到了一絲危險的氣息,這股危險,之前只在那兩個厲鬼身上感受過,還有這位女子也是,兩個年紀輕輕的,竟然擁有者至少鬼吏級別的修爲,太恐怖了。

這兩個人難道是從哪個隱世門派中出來歷練的,竟然有修爲,還是說,是從其它地方過來的。

應該是其他地方,怪不得每次月會時,一些老牌鬼差看自己都是輕蔑的,像看躲在某一個村子的菜鳥一樣,而一些鬼差的修爲,甚至於比鬼吏還高,卻依舊是鬼差的身份。

自己的世界還是太小了呀。

“小菲菲,何必和這傢伙浪費時間,我能感覺到,有一股龐大的人氣,前面不遠可能有一座城池,我們去休息吧。”封玄奕不再理會蘇言,而是看向江雨霏。

江雨霏在聽到那聲‘小菲菲’時,頓時眉毛都擰在一起,看的蘇言好擔心眉毛唰唰的給掉下來。

小黑此刻也是給撞得有些懵圈了,最主要的是,一口好牙差點給崩掉了,此刻踉踉蹌蹌的來到蘇言背後,搖頭晃腦的吹着響鼻。

江雨霏看着此刻蘇言的樣子,突然笑了,而後轉過身來看着封玄奕:“你不是一直問我真正喜歡什麼樣的男子嗎,好,我現在就告訴你,我就喜歡他這樣的。”

看着小菲菲一指蘇言,封玄奕頓時眼睛冒氣了火,而後彷彿一頭餓狼似的盯着蘇言。

“他有什麼可讓你喜歡的,一個鄉巴佬而已,雨菲,你在故意氣我是不是?”封玄奕頓時不幹了。

呵呵,蘇言也不幹了,你倆吵架歸吵架,關我屁事,瞎呀,這女婆子腦子不正常,你也不正常呀,沒看見我只是一個人形盾牌嗎,前面不是幹得挺嗨的嗎。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