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導致浪費了一次進攻機會,但是看到魯雲龍的態度,他開始有一些生氣了。


而這一幕也被鏡頭拍到,蔡健看到這一幕,不禁皺起了眉頭。

很快上半場比賽結束了,雙方暫時0比0戰平。

回到更衣室主教練佩蘭指責了球隊的表現,指責他們互相之間沒有配合。

很快下半場比賽開始了,可是場上並沒有發生什麼改變。

其他人還好說,陶佳、甘凡和李軍,更多是擔任防守的指責。

但是魯雲龍和王元傑之間,今天不知道為什麼,互相之間完全沒有配合。

此時夏忠拿到了足球,因為和王元傑搭檔了這麼久。

所以他第一反應,是傳球去找王元傑。

王元傑帶球往前推進著,但是卡達隊的後防線很靠後。

此時魯雲龍在右路,他朝着王元傑舉手要球。

在他的記憶中,王元傑還是之前那個柏林赫塔的王元傑。

當時王元傑還是他的小弟,他要球王元傑會第一時間給他傳球。

但是這一次王元傑沒有理會他,面對對方的中後衛。

只見王元傑大力一趟,想要人球分過,直接過掉對方。

足球確實是過去了,但是王元傑因為對方的犯規並沒有過去。

華夏隊獲得了一個定位球的機會,魯雲龍走向了王元傑。

「你在幹嘛啊?沒看到我位置空了嗎!怎麼不傳球啊!」魯雲龍埋怨道。

「我可以過去的,再說你傳球了嗎?」王元傑反嗆道。

聽到王元傑的話,魯雲龍不可思議的瞪大了眼睛。

他沒有想到,這句話竟然是王元傑說的。

隨後他的臉色有點僵硬,內心非常的複雜。

而這一幕場邊的蔡健,看的是一清二楚。

「壞啦!」蔡健內心默念道。

他當然知道發生了什麼,他開始回憶了起來。

當初他簽王元傑的時候,王元傑就非常喜歡魯雲龍。

魯雲龍是大部分年輕球員崇拜的對象,隨後王元傑也來到了柏林赫塔,更是和魯雲龍成為了隊友。

當時因為資歷還淺,他更多是站在魯雲龍的身旁。

可是隨後魯雲龍加盟了塞維利亞,而他的離隊給了王元傑機會。

王元傑迅速上位,完全彌補了魯雲龍離隊后柏林赫塔的進攻。

甚至還拿到了德甲金靴,這是魯雲龍都沒有完成的。

當時在他的心中,已經把自己放到和魯雲龍差不多的地位了。

而現在他也前往更好的球隊了,加盟了英超的萊斯特城,並且帶隊拿到了不錯的成績。

他現在不僅僅在國內備受讚揚,在國外同樣是如此。

而且還被媒體評為,最有機會拿到金童獎的球員。

他認為自己已經和魯雲龍同一個登記的了,而他也確實和魯雲龍差不多了。

可是在魯雲龍腦海中,王元傑還是那個柏林赫塔時期的小弟。

於是就有了這一幕,而這讓蔡健非常的頭痛。

之前他確實想過,未來他們倆會不會競爭。

但是也只是想了想,沒有想到竟然真的成為現實了。

而更加要命的是,在第72分鐘的時候。

卡達隊獲得了自由球的機會,開出定位球后。

梅坊頭槌蹭到了足球,但是並沒有將足球頂出去。

足球飛向了後點,卡達隊的中場布迪亞夫頭槌破門。

卡達隊竟然1比0領先了華夏隊!

而這也是最終的比賽結果,最終華夏隊竟然輸給了卡達隊。

當比賽結束后,卡達球員們激動的慶祝著。

要知道他們戰勝的隊伍,擁有王元傑和魯雲龍。

他們倆現在是亞洲球員中,身價最高的兩名球員了。

能夠戰勝這樣的華夏隊,是他們賽前沒有想到的。

(求收藏!!!求推薦票!!!) 因為城市防禦系統被破,使得這座歷經無數次戰鬥的古代要塞直接暴露在陰兵的兵鋒之下,黑壓壓的雲層自天空直落而下,令整個城市都顫慄不已。

尖嚎聲,嘶吼聲,如群魔亂舞般響徹天地。整個天地在這一刻如同引爆的炸藥一樣,氣氛在迅速澎漲,暴虐的殺戮之氣瀰漫整個戰場。

滋!滋!

光芒閃現,電花飛舞。隨著陰兵自天空壓下,在沖入城市的那一刻,早已嚴陣以待的人類軍人立時開火。他們早就知道物理攻擊的武器根本對陰靈造成不了傷害,所以此刻這些戰士手中的基本是光能武器與電能武器。

陰兵衝鋒的路上,不斷有反應不及的陰靈被掃中,這就好比那氣泡般,但凡被掃中的陰靈立時魂體崩碎,化為灰煙。也只有那些三階凶靈才能在這些能量武器攻擊之下,硬扛一會。

整個陰靈大軍之中,雖然有幾十萬黑山城的陰兵混在其中,充當主桿,但是畢竟大部都是散兵雜將,由普通陰靈拼湊而成。

所以在戰鬥打響的那一刻,隨著前方的陰靈在人類的能量武器之下不斷魂飛魄散,後面的陰靈開始膽怯起來。它們雖然恨人類,但也沒有到那種可捨棄自己生命的地方。

「看來這群陰靈也不怎麼樣嘛!」

下方人類軍人看到陰靈竟然被他們的武器輕易抵擋,一時間有不少人面帶輕蔑的吼叫起來。

「不要放鬆,這才是剛剛開始。」

反到是與陰兵有不少戰鬥經驗的老兵,看著天空那依然黑壓壓的一片,不但沒有一絲喜意,反而更為凝重。一般陰兵攻城,最先出動的往往都不是真正的陰兵,只是一些用來消耗人類火力的普通陰靈。

「吹響死亡號角!」

戰鬥剛剛打響,整個陰靈大軍竟然有被人類阻住勢頭的態勢,這怎麼行!在後方監軍的黑山君看到這一幕,面色一冷,不由對它旁邊的親衛軍說道。

「是,君上。」

聽到黑山軍的命令,立時有陰兵領命下去。

『嗡!嗡!嗡!』

彷彿牛角吹響的嗡鳴聲在陰靈大軍的後方響起,立時讓整個戰場都變得狂暴起來。但凡聽到這號角之聲的陰靈,整個魂體在這一刻都沸騰起來。

如同瞬間開啟狂化一樣,它們不在膽怯,渾身膽氣激蕩,好似啃了葯一般悍不畏死的向下方那射出槍林彈雨的縣城衝去。

「哼!」

連灰貓旁邊的三頭貓它們,聽到這聲音后都忍不住張牙舞爪的準備跟著衝去。見此,灰貓不由發出一聲冷哼,體內一道魂力波動發出向三頭貓它們掃去,才讓它們清醒過來。

「這難道就是傳聞中的死亡號角?」

清醒過來的大耳,滿臉驚駭的大聲說道。

「什麼是死亡號角?」神智也恢復過來的三頭貓小花聽到大耳的話,有些好奇的問道。

「傳聞,當死亡號角吹響之時,所在之地就會化為未日戰場,聽到這聲音的陰靈會不死不休的攻擊它眼前的所有敵人。」

灰貓聽到這話眼中若有所思,死亡號角聽聞是一種特殊魂器,一種由戰場之中收集的殺戮之氣練制而成。魂器在魂族之中本就是稀有的東西,十分難以練制。

很多神王都不一定有,而這死亡號角則是大地之王所練,看來大地之王把它賜給了黑山。

不過魂器雖然稀有,但如果不是很強大的魂器,對神王級的神靈助力不大,所以灰貓對此也並不在意。反而看向下方即將被陰兵破城而入的縣城,內心一動,暗自操縱蝗災緊隨陰兵入城。

隨著陰靈大軍不計損耗的發起衝鋒,那怕下方人類的火力比剛才還強盛幾分,但是天空的陰雲下落之勢卻不在停泄。這一幕令那獵人公會的會長青鷹也無像剛才一樣保證鎮定,轉頭對旁邊的人說道:

「讓他們開始協助軍方抵擋陰兵,一定不能讓那些陰靈沖入城市之中。」

隨著那些獵魂師出手,那些陰兵衝鋒的速度變得緩慢下來。但是陰兵的數量畢竟太過恐怖,如同洪水般那怕大部分被他們用能量武器消失掉,但依舊有很多陰靈沖入城市之中,而且這些沖入城市中的陰靈基本是比較強悍的陰靈,有一些更是三階陰靈。

隨著它們破城而入,立時令整個縣城大亂,那人類軍人與獵魂師構線的火力防線也隨之崩潰,陰靈大軍與人類的軍人和獵魂師在這一刻開始短兵相接。

在這一刻,原本在整體交戰時不怎麼出眾的那些獵魂師與那些已經轉了職的職業獵人,立時表現出他們在對付陰靈時的那種超凡脫俗的一面,給沖入城中的陰靈造成很大的威脅。

尤其是獵魂師中的那些異能者與機械師,在這一刻他們表現令那些軍人都感到震撼。威力不凡的異能,層出不窮的機械武器,給那些沖入城中的陰靈很大的傷害。

但是這些獵人公會的獵魂師與獵人們也許是忘記了,他們面對的敵人可不僅僅是陰靈大軍。

在灰貓的操縱下,那些隱藏在陰靈大軍後面的黑色蝗蟲們在這一刻展現出它們恐怖的一面。那些獵人與軍人們的能量武器在對付陰靈上也許很有效,但是對付起這些黑色蝗蟲,卻顯得有些無力。

蝗蟲與陰靈大軍的聯合,使得人類一方節節敗退,連那些獵魂師都在戰鬥中不斷死亡。那怕那些獵人與軍人再怎麼不甘,面對這股恐怖黑色洪流都最終只能無力的倒下。

靈魂被陰靈們分食,肉體被蝗蟲們啃咬,最後只留下累累白骨與破損的衣物顯示他們的存在。

「噁心的鬼物,在本座面前你們也敢這麼猖狂,給老子下地獄吧!」

那山陽市獵人公會的會長青鷹不是何時已經置身於一台近二十米高的巨大機甲上,機甲周身布滿各種各樣的小型的機械生物,而且還有一些如蜘蛛般機械生物自機甲中湧出。

這些機械生物十分靈敏,它們身上都攜帶著武器。機甲所過之處,那些陰靈與蝗蟲亦遭到那些機械生物的猛烈攻擊。

面對這巨大的機械,很多不信邪的陰靈開對向他展開還擊,但是那機甲散發的能量罩,令周圍的那些陰靈都不由感到絕望。面對這巨大的機甲,它們就如同螻蟻般任由對方宰割。

連那些三階凶靈面對這麼恐怖的敵人,都心生畏懼,不敢上前撕殺。

黑色的洪流中青鷹如同頑石般硬生生清掃出一片區域,讓這股由陰靈與蝗災構成的黑色洪流一分為二,使得其他倖存的人類得了一絲喘息。聚集在青鷹身後,構成人類最後的防線。

「人類,你的對手是我!」

一道巨大的獸影從天而降,已然化為巨虎的黑山君落在青鷹面前,滿臉戾氣的嘶吼道。

······

。各位我斷更幾天,我。存個稿。

《萬界最強財團》存個稿。「金色光柱直衝天際?那是願力高漲時才會凝聚的橋樑,奉天府竟然有人領會了願力。」

南天劍主看着面朝自己這一次的金色巨人,眉頭緊皺着說了一句,他的身影衝擊的也更加迅速,可就在這個時候,另一側黑暗空間中,轟鳴的聲音直接引起了他的注意。

看着黑暗的天空,南天劍主感覺這種異象有些熟悉,他的法眼睜開凝視右側的黑暗景象,這才注意到裏面存在着一個猙獰巨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