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對此,林悠兒也是無奈,連姚洪都無法研究透,那她也沒辦法了,看來這樣只能回到家讓爺爺林天陽看看,能否揭開其中的奧祕了。


而在往深處的第七天,終於姚洪覺得不對勁了。

本來越往深處妖獸就會越多的,可是前幾天,他就感覺這裏的妖獸越來越少,就連妖獸的實力也是極爲的低下。

尤其是今天,已經半天時間,這一反常的事情,頓時引起姚洪的注意。

“你們聽,這是什麼聲音。”林悠兒突然出聲道。

姚洪和林墨立刻噤聲,細細傾聽。

一道轟隆隆的聲音,由遠到近,清晰的傳入了他們的耳中。

這股聲音絕對不是數百隻的妖獸的聲音,而是上萬只,甚至是數萬只的妖獸聲音。

“你們快看那邊。”

聽到林悠兒急切的聲音,姚洪急忙轉頭看了過去,只見一片黑壓壓看不到邊際的妖獸們,向着他們這個方向衝來。

姚洪眼皮猛地一跳,心也是微微一抽。

獸潮? 沒錯,就是獸潮。

滾滾而來的妖獸,一眼望不到頭,數千只甚至是上萬只的妖獸都可能有。


這其中大部分是三級妖獸,也有四級妖獸,惟獨沒有五級妖獸。但就是這樣,它們的氣勢也有兇猛無比,無與倫比。

它們前腳跟着後腳,腳步連着腳步,只要有妖獸失足摔倒,還沒來及的爬起來,就被後面的妖獸給踩得吐血,旋即被後面成千上萬的妖獸踩成了爛泥。

整個場面既血腥又震撼,簡直亂成了一團。

眼見妖獸快速的衝過來,離他們的距離一進不到五百米了,姚洪一個激靈,終於清醒過來。

轉頭見林悠兒和林墨同樣被眼前的情景震驚,姚洪喝道:“還愣着幹嘛,還不快跑。”

如同一盆冷水澆下來一樣,林悠兒和林墨眼睛恢復了清明,聽着姚洪的話,轉身向着相反的方向逃離。

她們同樣知道,只要她們被妖獸追上,不外乎的下場,就是被踩成了爛泥。

一想到自己如此的美貌被踩成了一團爛泥,和現在對比,兩女不由打了個冷顫。

姚洪在她們逃離的時候,就緊跟她們的腳步,這裏他的實力最強,殿後的事情就輪到他身上來了。

好在他們清醒得早,也一直保持實力,很快他們和妖獸的距離越拉越遠。

這時,一股強大無比,敢於和天地爭鋒的氣息,沖天而起。

姚洪一驚,這道氣息氣勢如虹,宛如天地的一道利劍,彷彿將天地都給震撼住了,而這股氣息就是在他們的身後。

姚洪不由停下腳步,轉身望着妖獸的方向,準確來說應該眺望妖獸的身後方。

剛纔那股強大的氣息,就是在那裏。

“姚洪,你怎麼停下來了?”

“快走啊,妖獸已經衝過來了。”

眼見沒有了姚洪的影子,林悠兒和林墨急忙停下來,見身後不遠處姚洪停了下來,還傻呆呆的望着衝過來的妖獸,急忙喝道。

本來和妖獸的距離越拉越遠了,可就是耽誤的這下子,妖獸已經快到了姚洪的身前。

一百米的距離,對於妖獸來說,只需要兩個呼吸的時間,姚洪就會被踐踏成肉泥。林悠兒和林墨不由急了,眼神中有一抹堅毅之色,轉身就打算向着姚洪的方向而去。


姚洪深深看了一眼那道氣勢的方向,彷彿要印刻在腦海裏,然後在妖獸衝擊不到他十米的時候,他身影一閃,如同鬼魅一般的掠了回去。

見姚洪的身影消失不見了。林悠兒和林墨一愣,而這時姚洪已經衝到她們身邊,然後雙手一夾,在她們兩個的驚呼聲中,他的胳膊就將兩女給夾住了。

然後用比之前的速度迅速逃離,轉眼將妖獸留下了影子。

一處兩邊都是峭壁的大峽谷,姚洪他們站在峭壁之上,眼睛卻望向下面一個數十米的小道,而此時成千上萬的黑壓壓的妖獸們,蜂擁的向着小道前進。

過了十幾分鍾,見妖獸終於沒影了,林悠兒和林墨鬆了口氣,對視一眼,想到剛纔,還真有點後怕。

剛纔他們的身上好像有什麼吸引力一樣,他們跑到哪,妖獸們同樣也跟隨到哪。

若是找到了這個大峽谷,藉助兩邊的峭壁,他們一時間還真擺脫不了妖獸們。

這時,林悠兒轉頭看了一眼姚洪,正見到姚洪盯着來時的方向,若有所思,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姚洪,你剛纔怎麼了?是不是發現了什麼?”林悠兒問道。

姚洪舒了口氣,看了一眼同樣好奇的兩女,道:“恩,是有點發現。”

“什麼發現?”好奇的兩女異口同聲的問道。

當說完之後,林悠兒和林墨爲兩人的心有靈犀,臉色微微一紅,

姚洪倒是沒有注意這些,他沉吟了一下,說道:“悠兒,你還記得你曾經說過,說血風小隊和血豹小隊他們來妖獸山脈的目的,則是知道獸潮的真正原因是有重寶出世?”

“恩,那個女人是這樣說的。”林悠兒點頭道。


“可是重寶已經在你手中了,爲什麼現在又有獸潮出現?”姚洪的手指虛空點了點,彷彿是點在了林悠兒懷中的白色晶體。

這話說的林悠兒一愣。

是啊,根據死去的那個女人所說,獸潮的真正原因是有重寶出世,可白色晶體就是重寶,而且已經出世,在她懷裏,怎麼可能還有獸潮。

剛纔的時候,她沒有真正想過,可經過姚洪一說,就覺得事有蹊蹺了。

難道……林悠兒心底微微一驚,雙目震驚,望向了姚洪說道:“你的意思是,還有重寶出世?”

“只有這個解釋吧,甚至我想弄不好那白色晶體解不開的祕密,將在那重寶出世後解開了。”姚洪說道。

這話一出,不由讓林悠兒和林墨一驚,那白色晶體根據姚洪的研究,根本連個屁都沒有研究出來,雖然裏面蘊含着強悍的力量,卻無法提取。

按照姚洪所說,如果真的將那白色晶體的祕密解開,那麼弄不好,得到這白色晶體的人,真有可能以後踏上武者的巔峯。

想到這,林悠兒和林墨心底一陣火熱。

“是與不是,我們去看看,才能知道。”姚洪淡淡的說道。

獸潮已過,最起碼波及不到他們這裏,所以三人原路返回,並沒有什麼阻礙,因爲根本沒見過幾只活着的妖獸,基本上都已經死掉了。

這個時候,林悠兒兩女才知道剛纔不知道跑了多麼遠,竟然走了一個時辰,纔到了剛纔的地方。

那道氣勢如虹的氣息,現在已經消散了,不過還有點力量飄散在空氣中,姚洪他們按照那丁點力量,來到了一個山洞口。

這是一個極爲普通的山洞,甚至說沒有一點特殊,任誰一看都以爲,這簡直就是一個普通妖獸的山洞。

可是此刻在姚洪他們眼中,卻是極爲的不普通,尤其是洞口還緩緩走來一隻五級的妖獸。

這是一個渾身赤紅,彷彿火焰一般燃燒的赤炎豹,這赤炎豹在五級妖獸絕對排名在前五位的妖獸,非常厲害,若是姚洪面對的話,不用一招,就會將姚洪給秒殺掉。

這赤炎豹應該也是被那道神祕的氣息給吸引過來的,比姚洪他們先到一步,不過此時卻陷入了麻煩當中。

只見赤炎豹剛走近山洞,一道藍色的光芒突然從山洞內飄了出來,和赤炎豹大戰了起來。

赤炎豹雖然是五級妖獸的佼佼者,可誰知面對那藍色的光芒,卻被打的連連後退,並且身上不斷涌現新的傷勢。

等到赤炎豹領悟到不是藍色光芒的對手時,想要後退卻已經晚了,赤炎豹被藍色光芒一道藍芒直接穿透了腦袋,然後摔倒在地而死。

死掉之後的赤炎豹,藍色光芒射出一道淡淡的藍芒,那道藍芒竟然比赤炎豹身上的焰火還要厲害,將赤炎豹給化爲了灰燼。

嘶。

躲在一旁的姚洪三人,看的是目瞪口呆,倒吸一口冷氣。

這藍色光芒極爲的厲害霸道,竟然將五級妖獸給弄死了,並且打的毫無還手之力。

怎麼也說赤炎豹也是五級妖獸,卻直接被幹掉了,這讓剛剛還信心滿滿的幾人有一絲猶豫。

姚洪他們三人,商量了一下,最終還是決定離開,不打算冒險了。

雖然有些無奈,但姚洪他們並不後悔這個決定。

若是面對的是五級妖獸,姚洪拼盡全力還是有把握,能夠戰勝五級妖獸的。

可此時面對的不是五級妖獸,而是連五級妖獸都無法招架的對手,並且實力還沒有完全展現,若還不知難而退,那不是逞強了,而是傻逼了。

“哎,我們走吧。”林悠兒嘆息一聲,失望的說道。

可就在他們即將離開的時候,林悠兒腳步微微一頓,懷中的白色晶體忽然發出淡淡的光芒,突然脫離了林悠兒,靜靜懸浮在半空之中。

“這……”

“怎麼回事?”

望着半空中的白色晶體,姚洪三人不由震驚,同時也有些疑惑。

這白色晶體好像有意識一樣,竟然懂得自行出現,可見不是凡物。

旋即那白色晶體微微一動,慢慢飄向了山洞的方向。

“難道……”

姚洪他們三人一愣,頓時滿是驚喜,頓時明白白色晶體將要去挑戰一下藍色光芒了。

姚洪他們還以爲會有一場驚天動地的大戰,可誰知白色晶體緩緩上前,而那團藍色光芒則是咻的一聲返回了山洞,也不知道是害怕還是什麼原因?

這讓他們感覺到一絲震撼,這藍色光芒可是連五級妖獸都能秒殺的實力,可是面對白色晶體,卻連戰也不戰選擇直接退走。

隨後,白色晶體繼續緩緩的向着山洞內飄去,不緊不慢。

“走。”姚洪他們對視一眼,也不再商量了,三人同樣尾隨着白色晶體進入了山洞。

姚洪有一種預感,弄不好有了白色晶體的幫助,這重寶他們還真能拿到手。

沙沙。

然而就在姚洪他們進入沒多久,一道輕微的腳步聲,走到山洞外,發出桀桀的陰沉笑聲,隨之也進入山洞。 山洞內,伸手不見五指,漆黑無比,宛如像一隻靜靜等待捕食的妖獸。

好在漂浮在半空的白色晶體,表面泛起淡淡的光芒,走到哪裏,就將附近照的無比明亮。

此時姚洪他們跟隨者白色晶體,走過一道長長的隧道,隨着緩緩走來,道路是越來越廣闊,不一會他們走到了盡頭。

山洞的盡頭,極爲廣闊猶如廣場一場的空地,這裏面就算容納數千人都沒問題。

白色晶體光芒大盛,竟然將洞內照的極爲通明,裏裏外外的角落全都看得一清二楚。

身後的姚洪,第一時間就掃視了一遍所有的地方,當看到沒有任何發現時,忍不住微微一皺眉。

那藍色光芒,他們分明見到逃到裏面了,可進入了這裏,卻沒有了發現。

“那藍色光芒到了哪裏了?難道這裏還另外有通道不成?”

不止姚洪疑惑,林悠兒和林墨也想到了這個問題,忍不住將目光投向了緩緩旋轉的白色晶體。

他們正疑惑的時候,前面的白色晶體終於停止了旋轉,光芒再次亮了起來,姚洪站在前面,竟然有種刺眼的感覺,忍不住眯着眼睛看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