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對此蘇柏清敏銳地察覺到了此時顧言弘情緒有些不對,也就乖乖應了一聲,見他沒有反應蘇柏清自己一隻手拿着這份請柬在手上把玩着,即使不發這份請柬,如無意外他還是會和顧言弘一起去的,就算髮了,他還是會和顧言弘一起去,無論怎麼看,這份請柬……都顯得很沒有意義啊。蘇柏清望着這張厚厚的信紙,鼻尖還縈繞着淡淡香氣,右手像是受到了蠱惑一般,不自覺地摸向那個灑脫的名字,細細地摩挲着,似乎還能感覺得到當時筆尖所留下的細微劃痕。


爲什麼總覺得這樣的筆記有些熟悉呢?

乾坤劍神 蘇柏清覺得自己最近真的魔怔了,頻頻對着一個從未見過面的男人百般想法,總覺得熟悉,就連一封不知何人所寫的請柬,也耗了他半日心神。有些狂躁地站起來,蘇柏清臨走之前下意識地認認真真地疊好這張不大的請柬,同時關上門的時候也不忘輕輕關上。就在門鎖輕輕地發出咔嚓一聲的時候,剛剛還閉目養神像是睡着了一般的顧言弘睜開了眼睛,目光復雜地看着那張摺疊地好好的,還用鎮紙壓着的請柬。

先是去了趟洗手間用冷水洗了把臉,看着鏡子中的自己,蘇柏清像是自言自語地說道,“夠了,別再想了,你根本就從未見過那個人!何來的熟悉之感,一切都只是想太多而已!”又在洗手間呆了一小會,卻還是平靜不下來的蘇柏清,抽了兩張紙巾搽乾淨溼噠噠的手之後,決心要下去走走,散散心,順道買個甜筒……【喂

因爲大老闆正在閉目養神,唔……估計一定睡着了!╮(╯▽╰)╭

走出公司之後,看似漫無目的地走着的蘇柏清,有着不爲人知的堅定……那就是要直奔距離公司200米不到的街口的那家麥x勞的甜品站,畢竟那裏又出了新的雪糕……

看着門前的宣傳橫幅,蘇柏清看了一會,嘆了一口氣,把整張臉都不自覺地皺成了包子,一小步一小步地挪向了正在排隊的龍尾處,坑爹的麥x勞什麼鬼第二份半價!其實單身汪嗎?!要知道單身汪可是很偉大的!……沒有單身汪怎麼可能襯托出脫團汪的幸福qaq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就在蘇柏清還在心裏默默地批鬥着麥x勞的不合理,突然一隻手拍上了蘇柏清的肩膀上,嚇得蘇柏清整個人都差點蹦起來,緊接着在身後響起一把低沉迷人的男神音,頓時就安撫下了蘇柏清那躁動的心,“柏清。”

雖然準確喊出了名字,但是蘇柏清無比肯定他以前一定不認識這個人,這樣的聲音怎麼可能會忘記!不過既然聽到有人喊出自己名字,蘇柏清還是下意識地回頭一看,先是看見一件藍色條紋的領帶,由於身高被壓制,蘇柏清還是得稍稍仰起頭才能看清來者是誰,入目的是一個高大帥氣的男人,穿着定製西裝,整整齊齊地打着領帶,裏面襯衣的扣子扣到了最上面,明明整齊的衣服卻莫名地帶出了一種禁·欲的感覺,而且就連袖口的扣子都一絲不苟地扣起,一套西裝卻被他穿出了軍裝一樣的感覺。

不過問題來了……這個人究竟是誰?看他的衣着也定不會是什麼普通人,就衝着外套上面那隻彆着的名牌鋼筆,就是許多人有錢都要不到的限量版。

“你是……?”並沒有太過驚訝,蘇柏清卻適時地提出了自己的疑問。

宮崢一臉微笑地看着他,大大方方地對着蘇柏清說道,“宮崢。”

……宮崢?!這位就是明日的新總裁嗎,見他這樣,蘇柏清一時之間也沒忍住,偷偷地多瞄了幾眼,看起來人很溫和啊,也很沉穩,絲毫不見趙舒雅口中那人型殺器的樣子,更別提之前所說的色眯眯,整天盯着女孩子的看的樣子了。

莫非真的是人不可以貌相?

→_→但是明日的總裁爲什麼會在這裏呢?

“宮總,初次見面,我是蘇柏清,你可以喊我蘇祕書的。”蘇柏清伸出了手和宮崢握了握,不過宮崢卻遲遲沒有鬆開手,就在蘇柏清差點要炸毛的時候,宮崢才鬆開了自己的手。蘇柏清見他身後並沒有跟着一大串人,對於他獨自一人來到這邊有些好奇,“宮總這次來到這邊,是來找我們總裁的嗎?”

“不,我是來找你的,柏清我找你很久了。”

喂喂喂!我們還不熟啊,幹什麼叫的這麼親密啊,劇本完全不同啊!(╯‵□′)╯︵┻━┻蘇柏清的心情簡直就是崩潰的,究竟是宮總你太自來熟,還是自己太愚蠢啊!

“找我?我今天才是第一次見到宮總,我們好像並不……”話還沒說完,就被宮崢給打斷了,一隻手半搭在蘇柏清的肩膀上,“快到了,第二份半價。”聽到第二份半價的時候,蘇柏清看了看笑得一臉溫柔地站在身後,再看看前面一對對買到的第二份半價的傢伙!雖然皺着眉頭,但還是默認了宮崢繼續站在身後這個決定,隨着隊伍漸漸上前。

而此時馬路的正對面的恰好停在那裏的黑色轎車裏,顧言弘雙眼染上一片赤色,一隻手緊緊地握住了手上的奶茶和蛋糕盒的柄手,死死地盯着正在對面買着雪糕的兩個人。 吃完雪糕心情愉悅的蘇柏清春風得意般的走會辦公室,正打算把剩下文件處理好就慢慢收拾東西回家去了,誰知道一回去迎接他的是顧言弘那無邊的怒氣。

剛進門的蘇柏清明顯被他這樣怨鬼上身的狀態給嚇了一大跳,有些遲疑地向前走了一步,“總裁……你沒事吧?”看着他這樣遲疑的樣子,顧言弘心中只覺得那股莫名燒起來的火又旺了幾分,怎麼看見我的時候就這個樣子,剛剛和宮崢一起買雪糕的時候就這麼親親熱熱呢?!死死捏着手上鋼筆的顧總一怒之下就醋海翻騰着,冷着臉用着生硬的語氣說道,“替我去g國那邊的分部視察一下吧。”

“g國?那個不是已經安排了輕書去了嗎?”輕書就是那個新代替蘇柏清坐在了門口的那位妹子,名字斯文又軟軟噠,平時坐着不出聲的時候也是一枚女神,不過一開聲只能手動再見了,豪爽得簡直讓人默默捂臉,視察分部這樣工作早就安排下去了不是麼?當顧言弘看着蘇柏清一臉的不要鬧認真說話的樣子,一團火就像噎在了喉嚨中,上不去也下不來,不過出於面子,顧言弘還是強勢地堅持着,“你去就是了。”

“現在?”

“恩……現在!”

蘇柏清拿起放在桌上的手機,稍微地整理了一下自己那張略顯凌亂的辦公桌,把椅子重新推進去放好之後,嘴角帶着壓抑不住的笑意,愉快地和顧言弘告辭之後,瀟灑地走了出去,在門口輕書的位置上交代一番,讓她把機票改簽成自己的就是了。而在沒人知道的心底,蘇柏清簡直嗨翻了天,他一點都沒覺得只是他們的*oss發威,明明從身邊調去視察,就類似於發配邊疆的樣子,一般人早就誠惶誠恐了,不過蘇柏清卻認爲是總裁給他放假,讓他順便出去旅行……

難道這能算公費旅遊嗎?!(≧0≦)

系統:有這麼蠢的宿主我也只能是呵呵噠了……

而此時正在家裏收拾好行李準備直奔機場的蘇柏清,自然是不會想到已經被遺忘掉的總裁的,看着他愉悅地走出辦公室的顧言弘完全是五雷轟頂的樣子,這和他原本計劃的完全不一樣怎麼破(╯‵□′)╯︵┻━┻!

按照顧總原本的猜測,當他說出去g國視察的時候,柏清應該會有這樣兩種反應……

p1瓊瑤體

“這……這是爲什麼!”蘇柏清滿眼痛苦,聲嘶力竭地質問着。

顧言弘狠下心把頭一偏,惡狠狠地說道,“爲什麼!你自己清楚,你明知我們和明日這麼多年來大大小小的矛盾就沒斷過,你爲什麼要和宮崢那廝這麼好,莫非你以爲明日換了總裁,這些年的恩怨就一筆勾銷了嗎!?”

“不……言弘你聽我解釋,不是這樣子的!不是你想象的那樣的!”

“我不聽我不聽!”

“不!”

p2古龍甄嬛的迷之體

“你不應該去的。”顧言弘靠在大班椅,半眯着眼看着沉默着的蘇柏清。

“你不應該下去的。”

“就爲了一個小小的雪糕,值得嗎。”

蘇柏清聽到此突然臉色一變,“我做不到啊!”

→_→反正就只是想引出——宮崢是個壞蛋,宮崢是個大傻逼此等話題,不過很可惜的這樣精妙的計劃居然失敗了~看見蘇柏清那如此高興的神情,顧總裁只覺得自己深深的中了一箭,血槽清空直接倒地不起。

這和劇本完全不一樣!!!

而此時,辦公室的門被敲響了,剛剛被奪取“公費旅遊”的輕書在聽到自家總裁那聲頗顯不耐煩的進來之後,先是小心翼翼地從門縫裏探出一個頭,才輕手輕腳地走進辦公室,站定之後生怕被吼,輕書一張嘴就飛快地把事件壓縮成一句話,“蘇祕書去了g國,那明日集團的週年宴那邊需要告知一聲嗎?”

“不用了,”顧言弘原本稍微皺起的眉頭,終於松下,“那天你跟我去就是了。”

雖然沒有達到預期的效果,但是成功隔開了柏清和宮崢那個混蛋的又一次見面就是好事,宮崢……居然妄想着和我搶人,哼!這件事我們沒完,你給我等着瞧!

——————————————

宮崢環顧四周去意外地發現並沒有看到自己最想看見的那個人,看着已經不早的時間,宮崢顯得有些莫名的焦急,隨手招來一個公司中負責接待的員工,詢問道:“柏清還沒到?”

“柏清?”這位員工還沉浸在自己被總裁叫過去的幸福感之中,突然就被總裁這麼親密地叫一個人名字給嚇倒了,看起來溫和實際冷淡的很總裁,居然也會有一天像是情竇初開的小夥子一樣在會場上滿心期待地等着一個人的出現!這位真·腦補帝在腦子裏飛快的補充了一番兩人之間複雜的愛恨情仇,眼中燃起名爲八卦的熊熊火焰,兩隻眼亮的跟燈泡似得。摸着自己的下巴,一邊頂着自己總裁那如照明燈般的目光,一邊思索着自己剛剛所接待的客人,以及登記到場時賓客所寫下的簽名。

www▲ ttκд n▲ ¢O

經過一番思索,腦補帝摸着自己下巴的手也不自覺地收緊了起來,柏清?女賓那邊沒有這個名字啊?!

然而……爲什麼總覺得柏清這個名字……是個男人呢?

“那個……總裁啊,據我所知,女賓那邊還沒有名爲柏清的客人到場……要不”要不你先聯繫一下?不過話還沒說完,就被宮崢一瞪,話就又順着喉嚨滑了下去。“誰說是他是女賓了!男的那邊也沒有嗎?”

…………

男,男的?!

結結巴巴地回答着宮崢的問題,“沒,沒有……”

宮崢聽到這個消息皺起了眉頭,居然現在都還沒到?但是剛纔好像看見顧言弘那傢伙了,柏清應該是和他一起到的啊?“那顧言弘那廝應該是到了吧。”聽見宮崢這樣毫不客氣地直呼全名,站在宮崢面前的員工微微低下頭,遮住了自己臉上的一絲苦笑,總裁啊在這樣的場合咱們注意點好不好,稍微前傾了一步,壓低了聲音,“恩,顧言弘那廝已經到了,大概是在20分鐘前到達會場的。”

“誰和他一起來的?”宮崢揚手招來了會場上其中一位捧着香檳的侍應,在他的盤子上拿起了一杯七分滿的香檳,先是輕輕抿了一口,然後望着杯中的酒注視了一會,“是和他的一位女祕書來的……那位祕書好像姓蘇,名輕書?”他自然是不敢繼續像他們總裁一樣,句句直呼顧言弘的名字,再怎麼說,也輪不到他這樣的小人物說,雖然他自己也覺得這位顧總挺討厭的【手動再見】

女祕書?那就是柏清沒有來,肯定又是顧言弘搞的鬼。宮崢那薄脣也抿了起來,先是握緊了手中的酒杯,再稍微放鬆,向前走了兩步,在目光之中看見顧言弘之後,就直接朝着他的那個方向走去,徒留那位苦逼的小員工站在原地。

qaq那個!總裁,我可以走了沒! 顧言弘本來是背對着宮崢,與另一家公司陳總交談着,卻突然看見他視線向後一望,先是楞了一下,然後稍稍舉起酒杯笑了笑,看見他這樣示意,顧言弘稍微一側身偏頭望去,卻發現宮崢就站在離他身後幾步的地方,右手上端着一杯香檳,向前一步,“希望能有個愉快的晚上。”話雖這麼說,但是一直板着臉的宮崢說起這話的時候,一點都看不出有什麼可信性。

再向前走邁了一步,“顧總今天頗有閒情啊。”看見宮崢明顯是衝着顧言弘來的,陳總對着宮崢打了聲招呼,然後就告辭了,“宮總顧總你們慢慢聊,我看見老嚴了,先過去打聲招呼,失陪了。”然後頭也不回地走了,貼心地給兩人留下了相處的時間。

“宮總今天怎麼了,今天畢竟是明日的週年慶啊,不是麼?”看見宮崢這樣一幅不爽的樣子,顧言弘頓時覺得身心舒暢,輕搖着手中的酒杯,看着紅酒掛在杯壁上,“以你這個樣子,恐怕會讓不少人誤會啊。”

“柏清呢?”

顧言弘臉上帶着淺淺的微笑,“宮總爲何對我家柏清如此關心,畢竟你只和柏清見過兩次,叫的這麼親密被別人誤會了就不好了,還是注意點好。”

見他並沒有說出來的意思,宮崢並沒有接話,只是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不過顧言弘一點都不爲所動,只是繼續笑着看着他。兩個人目光接觸,卻相視無言,整個氛圍都顯得有些詭異。

一位穿着職業裙裝的女子走了過來,在宮崢的耳邊低聲說了兩句,“總裁,時間差不多,您是時候上去致辭了。”聽見她這麼一說,宮崢把原本插進褲袋裏準備掏出手機手重新拿出來,一擡手看看了腕上的手錶時間,宮崢頭往上一擡,半眯着眼睛,“顧言弘,有時候太自信可不是什麼好事。”

說完這話,就朝着舞臺上面走去,那位ol就繼續保持着與宮崢的一步距離,跟着他的身後。被宮崢這麼直呼其名,連面上的關係都不裝了,顧言弘表面上沒什麼反應,但眼神卻凌厲了起來。顧言弘還隱約聽到宮崢邊走邊吩咐到,“等一下你就去準備好車……還有……”由於宮崢越走越遠,之後所說的內容全都聽不清了。

上臺之後,宮崢照着早就寫好的稿子,簡短又直接發表完感想之後,在下臺前還特意看向了顧言弘,嘴角上揚壓都壓不下去。

輕書站在顧言弘的身側,用手輕扯了顧言弘的衣袖兩下,“總裁……宮總看的是你吧?”

略顯厭惡地皺着眉撇開頭,顧言弘頗爲不耐煩地說道:“別管他,宮崢這人,簡直就是神經病。”

“……”在別人的地盤上說宮崢神經病,還說得這麼大聲真的沒有問題嗎?!

而顧言弘口中的神經病一下臺就在一羣人的包圍保護下,悄悄從側門離開了,就在那裏早就停着一輛黑色的轎車,在司機下來拉開門後,等到宮崢進去之後,祕書在跟着進去了,“事情都處理好了?柏清在哪裏?”

“是的,飛機已經準備好了。據調查,柏……咳,蘇祕書是在前天被顧言弘派去了g國……據說是去視察業務。”連名字都不讓喊,總裁你是有多霸道啊喂!

宮崢通過車窗靜靜地望向窗外,很快了……

山不來就我,我便去就山。

————————————————

“顧總?”正在g國總部辦公室中看着公司這個季度以及下個季度的計劃書,進行着評估的時候,收到了顧言弘的電話,誰知道接通之後那邊遲遲都沒有出聲,蘇柏清有些不解地叫了一下顧言弘的名字。

在蘇柏清說完之後,過了好一會的電話的另一頭才傳來了聲音,“恩……柏清你還好嗎?”

聽到顧言弘那與平常無異的聲音,蘇柏清也放下了心中高懸的心,“我在這邊一切都好,剛剛怎麼了,我還以爲你那邊信號不好斷線了。”顧言弘四處環繞了一週,繼續和柏清通着話,“啊……明日這裏的信號就是這麼差的,柏清要不你明天就回來吧?”不動聲色地再黑了明日一番,顧言弘現在回想起來,發現自己一點都沒有生柏清的氣,當日只是……一時氣不過罷了,這兩天柏清不在身邊,總有一種不習慣的感覺,顧言弘不得不承認……

自己想柏清了,想見到他,想和他一起吃飯,無時無刻都想和他在一起。

“哎?這樣不好吧,我纔剛剛到這邊,還在總部視察,其他分部都還沒去看看呢。”聽見他這麼一說,蘇柏清手上的動作都不自主地停了下來,滿眼糾結地看着面前的文件,還是不要這麼早回去吧,來到g國當然要好好觀賞一下啊(* ̄▽ ̄*)

顧言弘又怎會聽不出蘇柏清的婉拒呢,他不願意回來嗎……他是生氣了,還是說不想見到自己呢?現在的顧言弘恨不得回到之前幾天,狠狠地打自己兩巴掌,出去視察什麼,把人留在身邊好好培養感情纔是正道,爲什麼當日自己就會這麼傻,就爲了柏清和宮崢一起買個雪糕而大動干戈。

可是……現在柏清又不願回來,自己也不想逼他,更別提要去找他了,這邊完全就走不開。就當給一點時間柏清冷靜一下吧,或許過幾天,他就會回來了。

“那好吧……你在那邊小心點,有什麼事記得打我電話。”顧言弘黯然地看着那結束通話的界面,久久無言。

而另一頭身在g國的蘇柏清自然是無法得知總裁心裏這番複雜無比的腦補的,還自以爲已經談妥了的蘇柏清,更是精神飽滿地繼續覈對着文件,迫不及待想要完成這次工作就好好遊玩一番。

而且他更不會知道,人型大殺器——宮崢早就登上了飛機,直接過來找他了。

正如宮崢所說的那句話一樣,山不來就我,我便去就山。

不管你去到哪裏,我就跟着你去到那裏。

所以,別擔心,我一定會找到你的。 g國總部

蘇柏清趴在桌子上興致勃勃地勾畫着地圖,時不時還看看放在一側的自由行攻略,並在自己的手提電腦上記錄下日程。

“祕書長,您在嗎?”門突然間被敲響了,自從蘇柏清頂着總裁貼身祕書的身份來到這邊視察之後,這邊的員工對他就格外小心翼翼,就像平時進來之前都會先輕敲門兩下,再自報姓名,每次都是等到他答應了之後才略顯拘謹地進來。

儘管知道她們絕對不會貿貿然地衝進來,但是被門外的祕書這麼突然地一敲門,蘇柏清還是被嚇了一大跳,做賊心虛般地把桌上的地圖都收起來,再點開手提中其中一個文件,做好這一切,蘇柏清像是掩飾一般咳嗽一聲,“恩,進來吧。”

等到女祕書進來之後,看見的就是蘇柏清端坐在座位上,雙手疊在一塊託着下巴,看似專心致志地看着攤在面前的文件。走到辦公桌前,“祕書長,前臺那裏說有位男士指名要見你,您看着……”

指名要見我?蘇柏清聽到這有些吃驚,由於這次事情突然,知道他外出視察的人並不多,即使是知道的,也不太可能有人回來到這裏找人啊?“既然這樣,那就讓他上來吧,我去會議室裏等他。”

“是,我先去準備了。”這位祕書恭恭敬敬地應了下來,在擡頭的那一瞬間,不經意地瞄了桌上擺放着的文件一眼,走到門口位置的時候,她腳下的步伐卻遲疑了,微微把身子側了過去,臉上是一副有話要說卻萬分猶豫的樣子。

從餘光之中瞄到祕書還站在那裏,蘇柏清擡起頭,有些不解地問道,“還有什麼事嗎?”

祕書看了他兩眼,最後還是什麼話都沒說,搖搖頭,“沒……沒什麼事了,我先出去了。”

關上門後的祕書還是再看了看緊閉着的門,雙手握在一塊不自覺地捏了自己兩下,還是算了……還是不要告訴祕書長他的文件倒轉來看了。

“這位先生,請跟我上來吧。”下到樓下親自把人接上去的祕書,把人先請進電梯之後,就把自己的手指按在了電梯的按鈕旁的那個指紋識別器上,才順利按下了其中一層,趁着這個瞬間,祕書偷瞄了站在最裏面,慵懶地靠在電梯上,那個穿着一身純手工製作西裝的男子身上。

真……真的!好帥啊!

不小心被帥了一臉的祕書,偷偷地下了頭想要遮住自己那紅了起來的臉,身高身材簡直棒哭,完全不輸給那些世界名模,氣質還這麼好,看其衣着應該也是一個有錢人,優質男啊優質男。

祕書把頭低得更低了,覺得自己的臉肯定是燙得要命。直到到達樓層之後,電梯那叮的一聲才把祕書的魂給召回來。

在電梯門一開的那一瞬間,陣陣冷氣襲來,祕書才覺得自己才稍稍冷靜下來,不過再也不敢多看身後人一眼了,只是默默地領着他去到了會議室。

推門進去之後,祕書就見到坐在主位上的蘇柏清,向後退了一步,把被她遮住了身軀的男人露了出來,“祕書長,我已經把這位先生帶上來了。”

蘇柏清一擡頭卻吃驚地發現,看見的卻是本不該出現在這的宮崢,“宮崢!?你怎麼會在這裏?”

“怎麼,不請我坐下嗎?”

原本還是很吃驚的蘇柏清,見他這麼一說也不由笑了,“怎麼敢啊,宮大總裁請坐吧。”然後回頭吩咐正準備出去的祕書,“準備一杯多奶,不加糖的咖啡給宮總吧。而我……”

“一杯英國紅茶,多奶多糖,還有牛奶記得先暖一暖。”宮崢坐在椅子上,無比自然地接了下去。

見他這個樣子,兩個人都顯得很驚訝,呆呆地望着他,不過還是祕書的反應更快一步,微微一彎腰,“我知道了,請稍後。”

等到祕書出去之後,蘇柏清才壓制着自己收回了放在宮崢身上的目光,“呃……沒想到你居然知道我的口味。”

“不……是我沒想到你會記得我的口味。”見宮崢用着有些複雜的目光看向自己,蘇柏清乾巴巴地笑了兩聲,“我只是聽輕書說過一次,沒想到就這樣記住了。”

“是嗎……”

蘇柏清見宮崢只是這樣說了一句之後,就沒再繼續,整間會議室頓時瀰漫着一種淡淡的尷尬,爲了打破這種尷尬,蘇柏清只能繼續找着話題說着,“沒想到我們都是喜歡多奶呢。”

宮崢目不轉睛地注視着蘇柏清,一字一句,無比認真地說道,“這是從你身上學來的。”

被他這樣認真卻透露着淡淡曖昧感覺的話,蘇柏清簡直覺得自己渾身都不自然了起來,連手都不知道該放在哪裏好了,“哈,哈哈……宮總你真是幽默。”

“不,我是很認真的。”

夠了,你這樣一點都不認真好嗎?!(╯‵□′)╯︵┻━┻蘇柏清輕咳兩聲,“冒昧問一句,宮總此次前來所謂何事呢?”

————————茶水間

“小儀?你在幹什麼啊?這麼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你看你茶都快滿出來了。”被拍了一下,祕書整個人都是就清醒了過來,“啊……沒什麼,我只是在想,爲什麼一個見面不多的人,可以比一個在身邊多年的人,更爲熟知另一個人的口味。”

一開始,站在小儀身邊的那位妹子還是不知道她在說什麼的,不過在看到她托盤上準備的,頓時驚呼了起來,“你在幹什麼,怎麼準備這個?!平日不是都不準備奶的嗎?”

小儀看了看見四周無人,就往那個妹子那裏靠近了一點,咬着耳朵般和她說道:“我剛剛去接的那位,從感覺上來說祕書長應該只是和他普通交情罷了……但是剛剛他卻讓我這麼幫祕書長準備,可是,祕書長一點都沒有阻止,只是顯得頗爲吃驚。”

“我關上門的時候,還聽到祕書長說‘沒想到你這麼清楚我的口味’,你說這是爲什麼啊……我們之前都是按總部那邊說的準備的,而且祕書長也從沒有說過什麼。”

兩個人相視一眼,“難道……那位在追祕書長嗎?”

“不是真愛,爲什麼會這麼清楚?!”

→_→莫非是傳說中的一見鍾情梗?! “我自然是來找你的。”

蘇柏清不接地皺眉反問道,“找我?不知道宮總找我何事呢?” 命運遊戲之聖昊 好端端的無故來找自己一個小小的祕書,怎麼看怎麼都不靠譜啊。“宮總說笑了吧,我只是一個不起眼的小祕書,更何況現在還身在g國呢,有什麼事您應該親自找總裁纔是。”祕書這職位,凡是身在權高位重之人身邊,越得信任的纔是有點價值,那些明升暗貶的根本就不被人所重視。

“我不覺得我追求你,還需要經過顧言弘那邊,我自然是認真的。”宮崢無比認真地看着蘇柏清,語氣更是莊重。

在宮崢這樣突如其來的一番話之下,蘇柏清整個人都被嚇呆了,今天是愚人節嗎?開玩笑求不要用這樣嚴肅認真的語氣,“宮總別開玩笑了,我和宮總不過是見過兩面罷了,所以還是談回正事吧。”

見蘇柏清扯開話題,一副不願再談的樣子,不過宮崢豈是一般之人,本身就選了離蘇柏清最近位置,身子微微向前傾,總讓人有着一種被壓制之感,“三面。”

蘇柏清:“……?”

“我們見過三面了,在第一次見到的時候,我就對你心生好感,所以纔會有接下來的見面。如果不是顧言弘把你派來這邊,昨晚我們就該見面了。”宮崢所說的三次,只是指在這個世界裏所見的次數,更何況……宮崢時時刻刻都會想起,他和柏清第一次相處的那番景象,那隻小小卻讓人心生愛惜之情的土撥鼠,抱住自己的大腿那一刻開始,自己其實目光就開始聚集在他的身上。即使……曾經存了那些惡念,但從始至終,蘇柏清這個名字從來都是在深深留在宮崢心中。

一時之間,氣氛就變得格外的肅穆,蘇柏清眼神複雜地看着宮崢,一個只是見過三面的人居然是喜歡自己,簡直就是荒謬! 左相大人的小嬌妻 “我覺得宮總需要好好冷靜一下,這番糊塗的話……慎言。”

“柏清,我愛你,爲什麼……”話還沒說完,門口就被敲響了,蘇柏清就像是得到了什麼解放的信號一樣,說出進來一話的時候,同時向後一靠,再利用力的作用,讓椅子向後退了幾步,離得宮崢更遠了。

“祕書長,宮總,紅茶和咖啡到了,請慢用。”祕書小心翼翼地把杯子放在兩人的面前,蘇柏清略顯疲倦地揮揮手,“謝謝,你先把我桌上之前處理好的文件發下去吧。”邊說着,邊把溫熱的鮮奶倒入冒着絲絲熱氣的紅茶當中,看着顏色一點點從醇厚的紅色變爲咖啡色,再到後來咖啡色也變得越發淺時,咚咚咚幾下,蘇柏清就把幾顆方糖放進那個不大的杯子當中,用着勺子不緊不慢地攪拌着。

淡淡的咖啡色,白色的瓷杯,銀色的勺子,和那纖細的手指,本來是一件無比悠閒的事,卻因爲在會議室中這樣壓抑又古怪非常的氣氛之下,顯得有些壓抑。

本來祕書這次也是走到了門口的時候,她又像上一次一般停下了腳步,回頭望着蘇柏清,與上次不同的是,這次她選擇了說,“對了,祕書長剛剛總裁打過電話給您,只是您在忙,總裁讓你馬上覆他電話。”

“嗯,我知道了。”接着回頭看向宮崢,語氣裏帶着絲絲的不耐煩,“既然宮總沒有什麼事,我還有點私事,那就先行一步了。”這明顯就是下了逐客令。

“柏清,我是認真的,我會用時間證明這一切的。”宮崢端坐在位置上,不緊不慢地說着,就算你不記得也好,我也一定會做到,永永遠遠地陪在你的身邊。

但在蘇柏清見到他這個樣子,心裏更是莫名的惱火,這個時候還裝什麼一往情深的樣子,區區見過幾面就如此無恥,簡直人模狗樣!想到這,蘇柏清氣極反笑,“舒雅當初說的我還不信,看人果然不能只看表面,失陪了!”說完,頭也不回地大步走出了會議室,徒留宮崢一人待在裏面。

眼睜睜看着柏清異常生氣的樣子,宮崢惱火地用力錘了那張實木桌子一下,發出了沉悶的響聲。整個人靠在椅子上,一隻手狠狠地握成拳頭,眼神頓時透露出了令人發寒的目光。

門口傳了輕輕地兩聲敲門聲,宮崢順勢一眼瞄了過去,眼神中殺氣都快成型似得,嚇得那個祕書後提一步,結結巴巴地說道,“宮總,祕,祕書長讓我送您下去……”你快走吧快走吧,祕書長臉黑得跟鍋底似的,壓根沒打算理你。

宮崢無可奈何地應了一聲,就起身跟在祕書身後,出到辦公室還不忘看了一週,卻沒有看見蘇柏清的身影,不由得有些失望,下到樓下的時候,臨上車前還讓祕書給蘇柏清帶了句話。

冰飛心弦殤之一眼萬年 “還來?!他還來什麼啊,根本就沒有什麼好談的!下次他再來就說我不在,別讓他上來!”當蘇柏清聽到宮崢說還會再來的時候,整個人頓時就炸了,這丫的殺傷力太大,這樣下去只能跑了【手動再見】

說走就走,蘇柏清收拾好個人物品之後,就朝着另一個城市的總部出發,順路四處看看好了≡w≡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