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對方掛斷電話,黃媚亭愣了有幾分鐘,才恍然發動車子,自己有什麼可糾結的,事情躲是躲不過去,是天堂還是地獄,去了就知道了—


當站在一樓大廳裏的霓裳看到一個長相姣美、身材火爆、氣質上佳的年輕女性走出車門時,她就確定自己推測的沒錯,這又是一個陷落在那傢伙手中的極品美女

霓裳帶着商嬋和小丫頭上前幾步,站在大廳門口,她是特意帶兩人來的,今天主要的目的不是見經理人,而是因爲有鑑於夏楓的關係,她們需要互相認識

黃媚亭一眼就看出了霓裳的身份,因爲小丫頭和商嬋站在她的身旁,明顯是以她爲主,而且霓裳的氣質有些脫塵,就像她的聲音一樣

“正式介紹一下,黃媚亭”

黃媚亭加速上前幾步,衝着對方伸出了手,因爲霓裳有迎上來的表示,她這方面的經驗確實比其他幾女豐富些

兩人的手握在一起,商嬋是一臉淡然,她對某些事已經有了一些猜測,小丫頭的表情看着卻有些疑惑,她不知道霓裳姐今天干嗎讓自己請假過來

“歡迎加入我們,等下再給你解釋貝娜投資的情況,先給你們介紹下”

霓裳鬆開對方的手,眼神看向商嬋

“這是商嬋”

“你好!”兩人握手,不過明顯是黃媚亭先擡的手,這讓霓裳微不可查地點了點頭

“錢吟雪”

“你好!”黃媚亭再次快速伸出自己的手跟對方握在一起,不過她心裏有些疑惑

因爲霓裳的介紹太簡潔,根本就沒說明對方的身份,而且她注意到霓裳說的是:歡迎加入我們,而不是自己臆想中的—歡迎加入貝娜投資

難道她們公司已經具備了自己的企業文化,所以霓裳才這麼說?

幾人客氣着上樓,等商嬋詳細介紹了公司的情況後,黃媚亭心裏有種古怪的感覺,按照她的經驗,這個公司的成立有點兒戲,很不專業

而且商嬋話裏的意思說,以後完善公司主要就要靠自己了,她們只是配合,一個資產未來某一天有可能上千億的公司,她們就這麼放心的交到了自己手裏?不會是皮包公司吧?

還沒等黃媚亭想明白這些問題,霓裳再次開口

“既然來了,就上去看看‘U’工作室吧”

在她的帶領下,幾人走到電梯旁,她注意到霓裳刷卡進入了一座電梯,然後把卡遞到自己手中

“這座電梯是專用的,這張卡有最高權限,可以進入任何一層,萬一遺失了就要在第一時間通知安保”

“哦”黃媚亭有些疑惑地輕應着,她注意到小丫頭古怪地看了自己一眼,而商嬋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這令她心裏的問號越來越多

幾人進入服裝工作室,眼前的景象令黃媚亭驚歎,霓裳說

“這個工作室提供服裝的設計和製作,全部流程都是手工操作,而且永遠都不對外營業,這些服裝設計師是全球最頂尖的人才,就算世界上一些知名設計師也以能來這兒學習爲榮”

“那麼運營這個工作室的成本怎麼辦? [綜英美]反派必須死! !”


作爲一個生意人,黃媚亭立刻就想到了利益問題,她忍不住問道

“我以前問過貝娜姐,她說這裏的工作人員最低收入年薪都是上百萬英鎊”

小丫頭終於等到了一個自己知道答案的問題,於是立刻開口說道,這令霓裳笑着看了看她,小丫頭不好意思地呵呵乾笑兩聲

小丫頭的話令黃媚亭目瞪口呆,看了眼穿梭來去的人流,她大膽臆測,運行這個工作室估計一年需要上億英鎊,這讓她感覺自己現在是否是在做夢,但霓裳的話再次打擊了她

“以後你需要衣服就來這裏拿,現在先讓她們幫你量一下尺寸”

霓裳招了招手,叫來一名工作人員,把形同木偶的黃媚亭請走,黃媚亭做夢的感覺更加強烈,直到量好尺寸後,返回的她才忐忑的看着霓裳說


“霓裳姐,這不行,太貴重了,我—”

“因爲小楓,所以你有這個資格,而且這些都不是我的,是貝娜的,所以以後你可以感謝貝娜”

霓裳的聲音很淡,但語氣有種令人不可置疑的感覺,當神情恍惚的黃媚亭進入香水倉庫時,眼前所見配合着霓裳的介紹,已經令她大腦直接當機

“這些香水每一種的香型都是世界上獨一無二的,也是不對外銷售,只提供給自己人使用,聽說黑市上這種香水的價格已經被炒到了上萬美金一瓶,而且沒貨”

黃媚亭已經確定自己是在做夢,不過她很疑惑,怎麼這麼真實,而且自己的手臂被自己掐的好疼


“以後需要什麼,喜歡什麼儘管來拿,你在這裏拿東西不需要任何人允許,就算你把這些都拿去送人也是可以的”

霓裳的話已經在黃媚亭心裏掀不起浪花,因爲她已經被刺激的達到了閾值,興奮點無法再次提升了

可當兩天後她獨自一人再次站在這裏時,眼前的玲琅滿目和五光十色令她的感覺依然是震撼,不過她當時已經確定自己不是在做夢,可這種經歷讓她忐忑了許久……

她很長時間沒敢在這裏拿走任何東西,因爲這可是相當於皇室公主般的待遇,這也太奢侈了,可這種天上掉餡餅的事怎麼會砸到自己頭上?爲什麼— 夏楓開着車子進入別墅羣,因爲開發者的決策失誤,無人入住,這處小型建築羣裏栽種的很多高大觀賞植物,由於缺乏管理和照看,已經死亡

令這裏的環境如同夏楓的心情般,給人一種有些傷痛的頹廢感,讓人感到壓抑

每天的四次往返就需要耗去夏楓將近四個小時的時間,這還是因爲出了市區後他能放心超速行駛的緣由,否則時間會需要的更多

但夏楓毫無怨言,因爲自己的博愛,需要照顧到更多人的感受,這也算是咎由自取吧,他告訴自己不能因爲一個人的原因,而剝奪了其他人跟自己待在一起的機會

所以他情願每天發去幾個小時浪費在路上,也不願有人感受到被自己漠視,這讓他心裏有些無奈的感覺—

門口站着的狼人令他心裏有些疑惑,自己每次過來,狼人是不會迎接自己,看來他是有什麼事情需要跟自己說,果然,看到近身的夏楓,狼人不待詢問就已經開口

“家裏送來了東西,中午剛到”

“是什麼?”

“一座石像,在客廳裏了”

送個石像來幹什麼?夏楓疑惑的想到,擡腿邁向客廳的同時問道

“有什麼交代嗎?”

шшш● тт kдn● ¢O

“只有一句話:這東西是血族依照祖訓送來的”

狼人的回答令夏楓更加摸不着頭腦,這都什麼跟什麼?還依照祖訓送來的,難道血族的祖上還能預測到血族能夠有機會結識我?

滿腹問號的夏楓邁入客廳後,就看見地上放着一個一米多高,外形讓他有股熟悉感的石像,他的眼神陡然一凝—這是被血族供奉的那座石像,是鬼谷子的雕像

上次從歐洲回來的夏楓閒暇時上網查過玄微子的相關信息,他立刻就明白這個人在古時候的華夏是存在過的,而且是大大有名的人物—鬼谷子

網上介紹說,他是華夏曆史上一位極具神祕色彩的人物,被譽爲千古奇人,長於持身養性,精於心理揣摩,深明剛柔之勢,通曉縱橫捭闔之術,獨具通天之智

甚至傳說他是華夏的神人,已證仙道,在世長達千年之久,有隱形藏體之術,混天移地之法;會投胎換骨,超脫生死;撒豆爲兵,斬草爲馬…….

簡直可說是個無所不能的存在,堪稱萬聖先師,萬聖之祖

如果說血族碰到的確定是他,那他就確實太強大了,居然有能力可以提前預測到幾千年以後發生的事情,夏楓感嘆地心想

等等—涅槃好像被青帝拿走了,他的名字叫王帝,而鬼谷子的俗家好像也是姓王吧!

“當涅槃迴歸之時,還望小友手下留情”

夏楓腦中立刻浮現起當初對方給自己的這句留言,難道青帝是他的本家後輩,而他已經提前預知到青帝會得罪我,所以才費盡心思在血族佈置結交我,好讓我以後對青帝手下留情

他皺眉陷入沉思,如此說來,這個石像被送來估計也是他幾千年前就做好的安排,可他這樣做有什麼目的?這點令夏楓有些百思不得其解

擡眼朝石像看去,禿頂長鬚,粗布衣衫,雕刻的人物表情很傳神,是個老人的形象,很圓潤,而且惟妙惟肖,材質感覺就是種普通的雕刻材料

夏楓圍着石像轉了幾圈,仔細觀察每一個細微之處,並伸手把石像從頭到尾摸了個遍,良久後他確定沒有拼接的現象,或者存在有什麼可疑的機關

這個結果令他眉頭緊鎖,石像被送來肯定是有什麼意義,但那傢伙沒留話說明我怎麼能知道他到底是什麼意思,夏楓若有所思的在沙發上坐定

左思右想還是確定只有一種可能:石像裏面藏着什麼東西—

想不到還有其他什麼可能的夏楓起身再次端詳着石像,並屈指在上面不斷變換位置敲擊着

一個個不斷出現的實音令他的心再次糾結起來—

咦,夏楓眼神忽的一凝,他終於在靠近底座位置感覺到了一絲聲音的不同,連續在原地敲了幾下,雖說感覺非常不明顯,但他確定這裏的內部是有空洞存在的,不過無法確定這個空洞的大小

腦中一動,他迅速小心的把石像放倒在地,衝着石像的底部敲去—

果然中空的感覺更加明顯,他衝着門外喊道

“狼人,給我找把小錘子過來”

狼人很快就送來了錘子,但拿着工具的夏楓卻又遲疑了,因爲他想:如果自己判斷失誤,這個石像就會被破壞,甚至可能無法修復

最重要的是不知道對方到底留下的是什麼,萬一自己粗暴的動作毀壞了留給自己的東西,就有些得不償失了

久久之後,夏楓臉上的猶豫漸漸被毅然所取代,這樣瞻前顧後有些不符合自己的性格,而且對方既然能算到現在發生的一切,就不會允許出現東西被自己損壞的可能存在

否則他的安排不就成了笑話,成了對他的諷刺

想到這兒的夏楓,臉上帶着堅定地揚起了手中的錘子,朝石像揮去—

不久之後,一個將近一米長,近似圓柱形的石頭躺在夏楓的眼前,上面刻着一行字:

此爲天外隕石,相信會對小友有用,還望小友能不忘本真人所託,而且相信他會是個好幫手的,王詡敬上

此時的夏楓面紅耳赤,心情激動不已,因爲他確定這居然是塊養魂石,而且這麼大的個頭,決對能夠支撐自己修煉出識海,讓自己獲得打開逆鱗空間的能力

自己期盼已久,糾結於心的問題,鬼谷子居然在幾千年前就已經幫自己準備好了,而且既然是天外隕石,就說明在這個世界上不太好找

如此一來,鬼谷子送的這個人情有些大,畢竟自己迫切需要提升實力並不單純是爲了與青帝一戰,自己心中還有個驚天動地般的擔憂,這個擔憂壓得自己有些喘不過氣來—

算了,糾結這個沒有任何意義,只有儘快獲得更加強大的實力纔是最根本的,其他都是虛妄,看來—我要儘快開始閉關修煉了,不過,小丫頭她們—

操心孩子高考成績,確實沒心寫下去了,每天一更吧,抱歉! 得到了養魂石的夏楓,此時有些迫切地想進入閉關修煉,因爲貝娜的復活和自己的強大已經觸手可得,但他卻不得不壓抑着這種慾望,因爲先要跟幾女打個招呼

晚上,回到住處的夏楓陪着幾女吃飯,霓裳注意到他的眼神中,原有的傷感和煩悶消失無蹤,多了一絲幸福雀躍之色,飯後正欲起身收拾碗筷的霓裳和商嬋被夏楓制止了

“先坐一會兒,有件事要跟你們說”

三女坐定,都盯着臉上有些鄭重其事的夏楓,他緩緩開口

“爲了能讓貝娜早點回來,我需要安心修煉,估計以後很長一段時間都要極少回來”

三女心裏一暗,有些失落,雖然這幾天屋裏的氣氛讓人感覺有些沉悶,但畢竟有小楓存在,就算感到心情有些壓抑,可能天天看見夏楓也能令三女有種安心的感覺

可是如果夏楓經常不在,那這裏還是家嗎?

“需要多久?”霓裳看了看眼神中難掩失落和不捨的兩女,在心裏暗暗嘆了口氣,輕輕地問道

“最少半年,或者更久”

夏楓遲疑了下,有些糾結地回答,他知道三女此時的心情,能感受到她們心裏此時的不捨,但有些事情是無法規避的,這讓他心裏有些無奈和一絲淡淡的愧疚,所以接着說

“我會每個月回來一趟的”這句話安慰三女的成分居多

“嗯,還有什麼事需要交代的,什麼時候開始?”

“明天就開始,也沒什麼可交代的,我不會走遠,萬一有什麼急事你們可以聯繫狼人通知我,我能隨時回來”

夏楓的心情有些複雜,他應該儘量陪着大家的,這也是他心中所想,可此時卻迫於形勢不得不跟她們分開很久一段時間,所以此時的語氣很是有些不足

“放心去吧,不用擔心家裏,我們大家會安心等着你的”

霓裳在她淡淡的語氣中,隨即起身收拾碗筷,商嬋也恍然回過神來,心情複雜地幫忙,夏楓感覺什麼感謝、安慰的語言都是無力的,他張了張嘴,終究什麼也沒說出口—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