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寧子回答了殷月的問題。


“呼……”

海風好像想要把這個海灘上的所有東西統統捲走一般。

“滋滋。”

一陣電流聲,整個賓館大樓的電源一下子全部熄滅。

“啊……”

安德莉亞顯然沒有遇見過這樣的情況,再加上心中有鬼,嚇得尖叫連連。

“叩叩叩。”

敲門聲響起。衆人一下子緊張起來。

“誰?”

安德莉亞幾乎是帶着哭腔問道。

“經理,風太大了,好像把某處的電路損壞了,我們正在緊急搶修,需要通知客人們嗎?”

一個穿着工作服的酒店工作人員拿着應急手電。

“先提供應急照明,去通知客人們,不管什麼情況都不要走出自己的房間。”

寧輕辰冷聲吩咐道。

工作人員不知道寧輕辰是設呢人,也不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拿着手電站在原地並沒與離開。

“去吧,按照這位先生說的去做。”

安德莉亞的情緒稍稍穩定了一些,現在她也沒有別的辦法,雖然也不知道寧輕辰和殷月的來歷,但是隻能暫時相信他們了。

“好的。”

雖然不明白爲什麼要讓客人呆在房間還要強調不管發生什麼都不要出房間門,但是畢竟是上司的吩咐,工作人員放下一隻照明手電便離開了。

“喂,我們現在走還來得及。”

寧子一隻手搭上寧輕辰的肩膀。

“既然來了,不玩盡興怎麼走呢。”

寧輕辰嘴角揚起的弧度別有深意。其實他知道,以殷月的性格,她是絕不可能在這個時候離開的。

“安德莉亞。”

一個聲音在酒店裏迴盪。安德莉亞連尖叫的力氣都沒有了,整個人癱坐在地上抱着雙膝,身子不停地抖動着。

“是她,是她,是賽琳娜。”

殷月當然也知道這個聲音是賽琳娜,在水裏,還有之前不知道是夢境還是現實中,殷月也聽見過這個聲音。

“安德莉亞,你還記得我?呵呵,我還真是高興呢。”

“哐當,哐當。”

門窗發出劇烈的聲響,好像就快被海風拍碎。

寧輕辰雙手插在褲袋裏,悠閒地邁開長腿,朝着窗邊走去。

“你要做什麼?”

安德莉亞有些心慌。

寧輕辰沒有回答,直接打開了正對海灘的一扇窗戶。

“呼呼”

海風帶着腥鹹的溼氣一下子灌進房間裏。

“啪啪。”

一瞬間,房間裏不少的小東西被吹落。

安德莉亞用手擋着風,殷月的眼睛等得大大的。剛纔還風平浪靜的海面。現在竟然掀起了一層巨浪。浪花越滾越高,越滾越高。儼然在海面上豎起了一道屏障,比酒店的大樓也矮不了多少。

“這傢伙,還有點本事啊。”估妖在才。

寧子還是很輕鬆地說道。

“海神。”

殷月嘴裏蹦出兩個字。

海浪漸漸靠近,殷月終於看清楚,這層巨浪並不像是普通的浪花。而是,一大片毛髮組成的高牆。密密麻麻的,全是水裏飄搖的髮絲。看的殷月一陣噁心。而巨浪的中間,一個妙曼的女性身體張開雙臂赤裸着。一張和安德莉亞長得一模一樣卻略顯只能的臉帶着微笑,一雙眸子微閉着,長長的睫毛就像兩把扇子。

太美了!

遠遠地看去,賽琳娜就像是悠然地躺在海浪上的女神。

賽琳娜突然一下子睜開了眼睛,殷月嚇得深吸了一口氣。賽琳娜的眼睛,竟然是血紅色的!

“原來是這樣。”

寧輕辰雙眉緊緊地糾結在一起,收起了之前不屑的笑容,看起來有些嚴肅。

“譁。”

一束水柱突然從巨浪裏分離出來,直直地衝進了房間。

寧輕辰就站在窗邊,差一點就被水柱擊中,輕輕一側身。水柱從寧輕辰的身邊擦過,拍在了安德莉亞身前的書桌上。

“啪。”

一聲脆響,安德莉亞身前的實木書桌一下子粉碎。水花四濺,安德莉亞抖得更厲害了。

“賽琳娜,你不可以這樣。”

殷月企圖阻止賽琳娜。

“賽琳娜好像能聽懂殷月的話,歪歪頭,像是個在認真思考的孩子。看看殷月,又看看寧子。

寧子好像感覺到哪裏不對,謹慎地擺好姿勢。

“譁。”

果然,只短短的幾秒鐘時間。又一注水柱直直地衝進屋內,不過這一次的目標卻是寧子。

還好寧子早就有準備,向着左邊一個跳躍躲開了水柱。大理石的地面,一下子碎裂。

殷月真是難以想象,如故這水柱是擊在寧子的身上回事什麼樣的效果。

“嗯。”

賽琳娜嘟起嘴,顯然有些不高興了。

“嘩嘩譁。”

一下子,無數水柱從各個方向朝着殷月等人所在的房間衝來。窗戶和牆壁都被擊穿,碎玻璃渣子混着海水朝着寧子襲來。

寧子左躲右閃,好不容易避開了一注注的水柱。

“賽琳娜,住手。”

寧子已經有些招架不住了,就在一道水柱即將迎面拍上寧子的臉頰時,殷月一下子擋在了寧子的身前大喊一聲。

寧輕辰捏了一把冷汗,差一點就衝上去。好在,水柱竟然在殷月身前不足十釐米的地方停了下來。

“蠢女人。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

不光是寧輕辰,就連寧子也沒有想到殷月會這樣做。嚇得一身冷汗。

自己和寧輕辰本來就不是人類,這樣的水柱對於他們淶水,雖然也是很有殺傷力的,但是不至於致命,可是對於殷月這個小身板來說,那簡直就是致命的。真是不敢想象,如果剛纔水柱沒有停下來,殷月會怎麼樣。 “你是想死嗎?”

賽琳娜的聲音聽起來有些生了。

那道水柱還停在殷月的面前,海水裏混着絲絲縷縷的毛髮,翻滾着。

“我不想死,可是我不能看着你這樣。”

“她把你推進水裏!”

一些痛苦的回憶讓賽琳娜的臉上充滿悲傷。

寧子把殷月推進水裏。她能感受到腥鹹的海水灌進殷月的肺裏時那種火辣辣的刺痛感。還有那種要窒息的感覺。就好像,當初安德莉亞把自己推進海里一樣難受。

“賽琳娜,那只是個玩笑?”

殷月試圖解釋。

“玩笑?”

賽琳娜的表情似懂非懂。

“哐當。”

安德莉亞本想趁着沒有人注意悄悄離開,可是太黑了,一不小心碰倒了門邊的盆栽。

“譁。”

原本停在殷月身前的水柱以飛快的速度衝向了門邊的安德莉亞。

“額。”

安德莉亞被水柱擊中後背,重重地倒在地上,瞬間噴出一股腥鹹的液體。

“安德莉亞,你要去哪裏?”

巨浪已經到了窗前。賽琳娜的身上不知道什麼時候穿上了一身長裙。這條長裙安德莉亞應該很熟悉。就是當時,賽琳娜十八歲生日的時候,安德莉亞陪着賽琳娜去定製的。

賽琳娜從窗戶優雅地走進屋內,就像是個高高在上的女神。海浪停在了窗前。

“賽琳娜,怎麼會……”

“安德莉亞。你見到我好像並不高興。”

寧子翻了個白眼,你都已經死掉了,誰見到你會高興得起來啊。

“賽琳娜。你現在收手還來得及。”

寧輕辰冷冷地道。

賽琳娜卻像是沒有聽見似的,繼續朝前。

“安德莉亞,你害怕死亡嗎。”

安德莉亞沒有回答,一邊搖着頭一邊朝後退。

“你知道嗎,我怕。我好怕。海水灌進肺裏,好痛,窒息的感覺,好難受。還有那些魚。我再也不喜歡海,不喜歡魚了。它們咬我的身體,一點一點地吃掉我的肉。你知道那種感覺嗎?”

“真是夠了,人類,誰不會死亡呢。”

寧子沒有耐心了,朝着賽琳娜衝了過來。

“嘩嘩譁。”

寧子還沒有來得及靠近賽琳娜,幾股水柱就已經先從了過來。還好寧輕辰及時拉住了寧子,才讓寧子沒有受傷。

“是呀,大家都會死。所以,我們來玩個遊戲吧。”

“啊……”

賽琳娜剛剛說完,不知道哪裏突然傳來一聲尖叫。

“啪。”

整棟樓的照明一下子恢復了正常。賽琳娜也和窗外的巨浪已經不見。只滿地的水漬和一地的狼藉證明她確實來過。

“安德莉亞,我們來玩一個遊戲吧。天亮之前,如果你們不能找到我,那麼,死亡挑戰賽就會繼續。”

賽琳娜的聲音很甜,可是卻聽得殷月背脊一陣陣發涼。

“找到她?什麼意思?”

殷月望着寧輕辰,寧輕辰沒有言語,輕輕地搖了搖頭。

“爲什麼,剛纔你什麼都不做?”

殷月繼續質問。

“第一,我根本沒辦法靠近她,第二,那不是真身。”

寧輕辰言簡意賅。說完便朝着房間外走去。寧子和殷月也跟了出來,安德莉亞當然不敢一個人留在屋子裏,連滾帶爬地跟在殷月等人的身後。

剛纔的慘叫聲好像是從酒店的客房部傳來的,寧輕辰和殷月一行人趕到的時候,一間客房的門口圍了一羣人。

“經……經理……”

一看到安德莉亞,一個身穿工作服的年輕男子滿臉淚痕地鞠躬。

“怎麼一回事?”

安德莉亞現在的狀態也沒有辦法處理這些事情。還好,寧輕辰冷靜地問道。

“客……客人……”

服務生不知道是看到了什麼東西,好像嚇得不輕。

寧輕辰撥開服務生,長腿一邁自己走進房間裏,殷月也跟在身後。

“不是說過,不管怎樣,不要出房間的嗎?不想活了是不是?”

寧子滿臉嚴肅地對着看熱鬧的房客吼道。

看熱鬧的房客被寧子的氣勢嚇了一跳,一個個面面相覷,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

“到底發生什麼事啊?”

不知道是誰起鬨。

“對啊,突然之間起風了,還讓我們不要出房間。什麼意思啊?”

人羣立刻炸開了過,一人一句指着安德莉亞。

安德莉亞已經緩過神來,看着一羣情緒激動的房客,第一個跳進腦海的想法,竟然是不能讓這件事傳出去,影響到海濱度假酒店的名聲。畢竟,這是她這麼多年來的心血,也是現在,唯一的寄託。

”沒有事的,只不過是天氣突變,怕大家出什麼危險。爲了大家的安全着想,還是請大家儘量呆在房間不要出來吧。請大家放心,酒店很安全的。“

安德莉亞臉上的微笑像是真的什麼也沒有發生似的。

寧子輕蔑地翻了個白眼,人性的貪婪,恐怕只有真正到了生死的一顆纔會看穿。

雖然已經有了心理準備,可是當殷月跟在寧輕辰的身後看到牀上的那一幕時,胃裏還是一陣翻騰。

屋子裏充斥着一股子焦糊的味道。原本雪白的牀單現在被烤成了焦黑色。兩具已經被燒得面目全非的屍體蜷縮在雙人大牀的中間。靠着海灘的一邊原本有一扇落地的玻璃窗戶,此刻玻璃已經碎了一個大大的窟窿。打碎玻璃的是一條手臂粗細的高壓電纜。電纜的一頭纏在大牀上的兩具屍體上。看樣子,海風吹斷了沙灘上的高壓電線,剛好擊碎了窗戶,上萬伏的高壓電只是一瞬間就將原本熟睡的兩人燒焦。

寧輕辰拿起牀頭的手機。這一次不是轉發微博,而是一條私信。私信的內容是一張蹄片,圖片上兩具燒焦的屍體特寫,看不清楚環境。還有兩行文字:喜歡吃烤魚的你們喜歡這樣的死法嗎?

“是賽琳娜。”

殷月也看到了手機上的微博信息。看來,賽琳娜的死亡遊戲升級了。

“啊…………”

又是一聲慘叫,殷月和寧輕辰丟掉手機,趕緊朝着尖叫的方向跑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