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容西決再驚才艷艷,但是到底是十七歲的少年,所以,歌曲里那些掙扎的情感,內心的感觸他理解得不多,但是,聽到緋傾傾唱出來之後,他莫名就有一種想要上前擁抱這個少女,並且痛哭一場的想法!


相比之下,江束這個明顯有故事的人貌似更懂這首歌。

他看著緋傾傾眼神里有探究和打量,似乎不明白,這麼屁大點的小女孩,怎麼就唱出這首歌里的那些掙扎的情感來。

這是一個,擁有很多秘密的人。

不過,他只是個藝術總監,不關心別人有沒有秘密,只要能有利益,有錢賺,他就想要把人拉到他們公司里來。

「這首歌,是緋小姐原創的嗎?」江束率先開口問道。

「不是,不過和上一首一樣,我擁有它所有的權益。」緋傾傾淡定道。

「你唱得,很好聽。」容西決這會兒也回神了,異常真摯的說道。

緋傾傾聲音本來就很好聽,加上她曾經又那麼閑,又刻意學過唱歌,所以唱出來就更好聽了。 馬小玲只能儘力的去勸說小倩,希望她能聽自己的話乖乖下去輪迴轉世至於變成什麼,馬小玲不提這個話題,她也沒辦法保證小倩下一世會變成人還是其他動物。

「不要,我要做人,我才不要做豬豬狗狗,你不要騙我。」

小倩不相信馬小玲的話,馬小玲頓了一下被小倩給氣的不輕。

好話說盡好事做盡,你還覺得我會害了你,要不是看在你母親可憐的份上我一棍子敲死你。

「你很幸運因為你沒有殺人上也沒有害人雖然有點惡作劇,但無傷大雅你不會投眙成為豬豬狗狗的玩意安心的去投胎吧投胎才是你最好的選擇你的頭七才過現在下去還不晚,再晚的話你投胎就需要排隊了。」

楊風站了出來,保證小倩不會被丟到畜生道去。

什麼意思?鬼不殺人下一輩子就不會變成那些東西嗎?

金正宗看著楊風不敢相信楊風會說出這些話馬小玲也愣了一下,不過他們都沒多想只是以為楊風是在安慰小倩而不是楊風這有那樣的本事。

「真的嗎?」

聽到楊風說自己不會變成豬豬狗狗,而是會繼續做人、小倩有幾分心動了。

「是真的我不會欺騙你而且你變成孤魂野鬼對你母親的氣運也不利投胎才是你最好的選擇,沒有其他的路可選。」

楊風再一次保證,說起來小倩媽確實很慘,早年死去老公現在失去女兒,可孩子已經走了說什麼也沒用了活著的人還要繼續生活下去。

「是的。而且你的一切早已經命中注定這是因果循環,誰都不能改變你難道還不明白嗎?」

嘴上是這麼說沒錯但真正的因果循環,誰特么說的清楚馬小玲自己都搞不清這些玩意有了楊風和馬小玲的保證小倩這才相信自己不會變成動物而是繼續做人雖然放不下自己母親,但聽楊風說自己不投胎對自己母親氣運不好,她就不敢再由逗留人間的心思。

「那我應該怎麼做才能投胎輪迴?」

小倩不懂這些東西只能向馬小玲詢問。

搞定了小倩,馬小玲也算是鬆了口氣開始指導小倩。

「閉上你的眼睛在心裡對自己說我已經對這個世界沒有了任何牽挂,這樣就可以了。」

小倩高興的點點為閉上眼睛照做。

時代在進步。這帶著鬼魂進入陰間的手法也開始改變楊風在心裡感慨。

這換成以前、哪有那麼好說話鬼差直接來到人間弄你下去,敢反抗你就完蛋了。

當小倩在心裡對自己說已經對這個世界沒有和任何牽挂之後周圍一陣雷鳴閃電電燈不斷閃爍,像是電壓受到了很大的干擾。

天台的地面出現一層煙霧在眾人的注視之下一個像是電梯一樣的東西升了起來姑且可以稱之為電梯,從陰間升起來的電梯。

是我太落伍了嗎?還是我大久沒有和前往人間的鬼差們交流過了,這特么的電梯都用上了是因為手裡的資金充裕了?

「咔!」

電梯門很快打開山天台上出現一架很亮的電梯這怎麼看都不對勁金正宗和金姐嚇得不斷退後,就是小倩自己都看呆了。

一個身穿西裝臉上笑眯眯帶著一副眼鏡的和藹大叔走了出來,看的楊風有點傻眼這似乎見過?

西裝大叔的目光朝著馬小玲看去隨後是張美倩當他的目光轉到楊風身上來的時候,愣了一下,馬上行了一個禮,臉上的笑容被恭敬而取代讓一群人都集體懵了。

「不知道大人在這裡還望大人勿要見怪。」

「見怪什麼,又不是我送鬼下去你該做什麼就做什麼吧不過你這行頭很不錯啊經費充裕了?」

楊風上下打量著對方嘖嘖稱奇,電梯坐上了西裝穿上了媽蛋,我差點認不出來。

「咳咳!」西裝大叔面色有些不自然解釋道:,「這也是時代進步稍微做出的一點點小改變而已其他的都還是老樣子。」

「你們認識?什麼時候的事。」

馬小玲這下不淡然了驚愕的看著楊風和西裝大叔。

「我們區域誰不認識大人的?」西裝大叔疑惑的看了馬小玲一眼,「一千多年前就認識了。」

「咳咳咳!」

一千多年前,這句話蹦出來一群人都被嚇到了就是況天佑都有點不淡定不是說我們的年齡差不多的嗎?

你這一千多年是怎麼來的,楊風不禁滿頭黑線解釋道:「時間不對等,張美倩,你還在等什麼還不過去?」

差點忘了正事馬小玲急忙對小倩說道,「你不用害怕,他是個很不錯的大叔會幫助你的。」

「我盡量。」

西裝大叔頓時囧區換成楊風不在的話他還能裝一下可楊風就在這裡可不能裝不然被戳破就尷尬了以後自己還怎麼做接引新人的任務?

你不老實哦,藏了多少秘密,我拿你當朋友你卻一直忙著我!

馬小玲美目不停的在楊風身上打轉看的楊風渾身發手你想幹啥,我可是不賣藝也不賣身的。

「謝謝你們。」

由衷的向楊風和馬小玲道謝,隨後小倩乖乖的走向通往陰間的電梯。

西裝大叔再一次向楊風行禮這才走進電梯內,電梯門關上很快消失在了天台之上一切恢復了過來。

剛才熄滅的燈,再度亮了起來。

不過這時候去台上一群人看楊風的眼神都變了原因無他,只是因為那一句,一千多年前就認識這話殺傷力很大。

一千多年前就認識了那楊風到底多少歲,天啊,他該不會是個老妖怪吧。

豪門歡:司長的償債新娘 「看什麼別拿老怪物一樣的且光看著我下面的人說的話都能信,不對,他們不是人是鬼!快去搬家十萬塊還要不要了?」

楊風率先對金正宗開炮,金正宗回過神來縮縮脖子馬上對金姐說道:「媽,別看了,快去搬家吧收拾東西。」

「哦哦!」

金姐失神的點點頭,這才去進屋收拾東西楊風卻沒啥好整理的也就一點衣服,一些被褥什麼的,外加冰箱里的一堆食材而已其他的沒了,一個大男人住能有什麼東西?

「你們慢慢聊吧,我去看看復生那孩子有沒有睡覺了。」

眼看氣氛不對勁況天佑直接抽身閃人不想摻和到楊風和馬小玲之間來。

「我說了上下時間不對等什麼一千多年我能活那麼久就好了。」楊風攤開手掌說道。

「是嗎?那你藏著多少秘密呢。」

馬小玲眯起眼睛想要徹底的將楊風給看穿只是楊風一句話就將她堵得死死的。

「別看了大家彼此彼此,你也有不少秘密不是嗎?我要去收拾東西了你想來幫忙嗎?」

「去去去,誰想幫你收拾房間了,你找王珍珍去。」

馬小玲被楊風這話給嗆得不輕,對啊,大家姜系勉強算是朋友,還沒有熟悉到秘密直接說的地步再者自己也有不少秘密,憑什麼去說別人呢。

呆了幾秒,馬小玲紅著臉懟了回來。

我和你什麼關係幫你收拾房間你想太多了自己找珍珍去她會很樂意幫你的,看著馬小玲哼哼著提著工具箱走了楊風微微一等看著馬小玲的背影綃失在走道之中。

「不知道這妞知道了她的錢被我坑了不少,會有什麼反應。」

在錢的攻勢之下不過兩個小時金正宗和金姐就將家裡的東西全部收拾好和楊風交換了居住的位置,楊風也按照約定將嘉嘉請過來,把十萬塊錢轉給她,至於金正宗如何請嘉嘉還錢,那就不是楊風能確定的了。

「你們啊,好自為之吧以後千萬不要繼續騙人了你們騙我的我就不要了先將其他人的錢給還上。」

嘉嘉心裡也不是滋味決定好一切后就回了房間陪伴女兒一起睡覺,以前我怎麼就沒想到過修建幾棟大樓來居住呢?

坐在樓頂就著烤架楊風一個人吃著烤肉喝著啤酒這感覺還是很不錯的整個嘉嘉大廈也只有楊風還有心思吃東西有心思去觀賞美麗的夜景,其他人要麼嚇得夠嗆躲在家裡不敢胡來,要麼就在呼呼大睡,準備明天一大早就搬走。

不停的死人,加上阿平會在回魂夜那天晚上回來報仇誰還敢住在這裡?一想到那些事情就心裡膈應得慌。

很多人都決定要馬上搬走絕對不會再住在這裡了,一滴殭屍血就能引發這麼多麻煩,算算時間山本一夫那一群殭屍也差不多來到香江以後會越來越亂真有點精彩。

楊風的想法要是被人知道肯定噴他一臉別人就希望自己住大別墅特別是海景別墅,出門就在海邊那種,你倒好反而覺得住在大廈頂層比較舒服這什麼邏輯?

只可惜楊風不是住不起別墅而是不想,一個人住什麼別墅,不嫌太冷清了嗎?

而且一直住在別墅里時間久了也會想要換換不一樣的地方,就好比長時間住在城裡的人忽然來到青山綠水的鄉下會覺得很舒心一樣,人都是善變的隨著時間推移都會改變。

楊風不是住不起從只是不想折騰而已就這麼簡單,不過大廈死了人還在悠哉的喝啤酒,吃燒烤楊風絕對是獨一份。

將烤的香噴噴的牛肉吃掉,楊風望著開始凝聚陰氣的天空嘆了口氣。

「惡修羅,三破日果然不能隨便死人還好只是這十年一次的三破換成百年一次的那種不知道陰氣會聚集到什麼地步。」 所以,容西決說的可以說是大實話。

緋傾傾謙虛:「沒有,我只是隨便唱唱。」

畢竟容西決的聲音比起她是一點不差,所以,緋傾傾自然就謙虛了。

容西決握了握拳,其實不僅是聲音,還有……緋傾傾唱歌時候,帶出來那所有似無的喘息聲,這才是從本源上,吸引了容西決全部注意的聲音。

緋傾傾本身唱功了得,但是這具身體卻是弱得一言難盡,又彈吉他又唱的,如果不是緋傾傾意志力不錯,估計已經累趴下了。

能完整的唱完一整首,只是略帶喘息,可見一斑。

洪荒之搏天命 所以,也才有了容西決完全被緋傾傾嬌♀喘成功引誘的事情。

「不知道緋小姐之前說的合作模式,是怎麼一種合作模式?不如說來聽聽?」江束在容西決和緋傾傾說話的時候,腦子迅速轉動,並且做出了打算。

且不管緋傾傾有什麼要求,就沖緋傾傾能拿出這樣的歌來,怎麼合作他們鴻天娛樂也不會虧!

「鴻天作為娛樂圈的龍頭公司,應該知道現在什麼火,別的娛樂公司都有,為什麼鴻天就不試試呢?!」 囂張小王妃 緋傾傾嘴角勾起,笑著開口。

緋傾傾一說,江束就明白她的意思了。

現在什麼很火,不就是組合嗎?

這個他們鴻天怎麼不知道,但是,新出道的組合成長太慢,而已經紅起來的容西決,公司也一直想讓他組一個組合。

但是,容西決不願意,說再多都是白搭。

「你想和小決決組一個組合?!」江束直接說道。

「嗯。」緋傾傾點頭。

江束打量的視線緋傾傾身上來回掃視。

他真的不是很看好兩人組組合。

緋傾傾的好歌多,這一點他不否認,但是就外貌而言,緋傾傾雖然也不醜,但是太可愛了,和容西決這樣高冷的帥搭配起來,感覺那裡都不對勁。

好吧,只能說是江束少見多怪,高冷男神配萌萌噠妹子什麼,明明如此有愛的畫面啊,就只有江束,會覺得不對勁。

其實,完全是緋傾傾錯怪江束了。

這個世界娛樂圈如此,組合一般都是氣質相似的人組合在一起,像緋傾傾和容西決這樣氣質大相徑庭的,完全感覺組不起來。

不過江束卻並沒有一口拒絕,畢竟緋傾傾手裡的好歌讓他覬覦,輕易放棄是不可能的。

所以,江束決定,把這個氣球,踢給容西決。

「緋小姐,不是我不想答應你,其實,我們公司是想讓小決決也出個組合的,不過,小決決他硬是不願意,所以,你的要求我沒問題,如果小決決同意的話,我們公司願意讓你和小決決組合出道。」江束說完,無奈的攤手,那一副無可奈何的樣子,真想那麼回事兒似得。

容西決斜睨了江束一眼,嘴角微微勾起。

江束很放鬆,畢竟公司里那麼多好看的小姐姐想要和容西決組組合,都被容西決不留情面的拒絕了,而緋傾傾,只能算可愛,容西決想必也不會同意。

緋傾傾和江束都看向了容西決,等待他的答案。 溺愛成癮,帝少的枕邊遊戲 看著兩人投過來的期待眼神,容西決表面一派深沉。

「緋小姐想要和我組合出道……」容西決適當的停頓。

兩人目光看著他。

等待他接下來的答案。

江束已經在心裡打好了腹稿,隨時準備在容西決拒絕緋傾傾第一時間,用他準備好的說辭,勸說緋傾傾簽約他們鴻天娛樂。

雖然說緋傾傾老是說那些曲子和歌不是她原創,但是江束不信啊。

這肯定是因為緋傾傾太謙虛了。

對此,如果緋傾傾知道的話,她也是很無奈啊。

明明她說的是大實話來著。

「我當然是選擇答應她啊。」容西決語氣輕快,說完,嘴角還勾起了一個帥氣的笑。

江束剛準備開口,突然意識到容西決不是拒絕,而是答應了,準備好的話一個字也說不出來了,只獃獃的看著容西決。

緋傾傾聽到這個答案也頗為意外。

本來看江束的說法,容西決這人貌似不止毒舌,還很龜毛,她都不覺得容西決會答應,結果最後容西決居然答應了!

緋傾傾實在是想不通,不明白容西決為什麼答應。

容西決看緋傾傾有點獃獃的樣子,心裡暗笑。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