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容子澈掃了一眼客廳,目光落在容淑芬身上,瞬間鋒利的如刀。


他放開溫如意的手,疾步走到容淑芬跟前,毫不猶豫一巴掌重重的打在她臉上!

「啪!」

重重的脆響瞬間響徹整個客廳。

在場所有人都愣住了,看著容子澈,沒一個人動彈一下。

容淑芬硬生生的挨下了這巴掌,半張臉迅速的腫了起來,她眼睛通紅的瞪著容子澈。

「不相干的人,都給我滾出去!」

容子澈一記冷光掃向其他人。

幾個人被他看到的人,回過神來,紛紛站起來往外走。

偌大的客廳沒幾秒便清空。

容淑芬捂著臉,只覺得被羞辱到了極點,容子澈竟然不分青紅皂白的當著那麼多人的面,打了她! 這讓她以後怎麼出去見人!

容淑芬尖叫:「容子澈,你發什麼神經!憑什麼打我?」

「憑什麼?你自己比我更清楚,我跟如意訂婚的那晚,你私自換了錄像帶,沒害的了人,現在又買兇殺人!你想作死,好,我送你去死!」

容子澈唇瓣里狠狠地溢出幾句話,一把揪住容淑芬的胳膊,把她往外面拽。

容淑芬嚇得臉變了色:「你污衊我,我沒有買兇殺人,你想幹嘛!給我放手!」

容子澈半個字也聽不進去,大力的把她往外面拉扯。

「媽!救我,容子澈要殺了我!」

容淑芬大聲向容老太太求助。

容老太太心裡焦急,可也知道自己勸不住容子澈,抓住溫如意的手,替容淑芬求情:「綿綿,你勸勸子澈,別讓她做傻事。淑芬是有些糊塗,可她還不至於狠到買兇殺人的地步!我老婆子求求你了,你就讓子澈住手吧!」

「她不狠心,就沒人狠心了。」

溫如意站在原地一動也不動,若容淑芬只是那照片破壞她名聲也就算了,可她竟然狠心到買兇殺人。

今天要不是慕洛琛派人在後面跟著,簡汐就有可能一屍三命!

腦海里浮現那驚險的一幕,溫如意恨不得親手把容淑芬剝皮拆股!

容老太太求了溫如意一會兒,見她不肯幫忙,眼裡露出恨意:「沈綿綿,你個惡毒的女人!你要是自己乾乾淨淨的,別人再怎麼想潑髒水,也不會潑到你身上!我看你就是活該!」

容老太太罵罵咧咧。

溫如意看著眼前一臉刻薄的老太太,手一點點的收緊,望著她的目光也越發的森寒。

容老太太被她盯得心裡發寒,轉身往外面走。

看著容老太太走開,溫如意抬眸看著天花板,眼裡充斥著血絲。

是她想把自己弄得這麼臟嗎?

若不是杜房明、裴錦德,她又怎會連唾手可得的幸福,也無力維持……

容老太太衝到外面,抓住一個傭人問:「子澈呢?他帶著淑芬去哪裡了?」

傭人指了指方向,「孫少爺帶著大小姐,去了荷花池那邊。」

「都還站著幹什麼?都給我過去!」

容老太太朝著傭人大喊了一聲,忙跑了過去。

荷花池邊。

容子澈拖拽著容淑芬到荷花池邊,容淑芬還在指天罵地,「容子澈,你敢動我,老爺子不會放過你的!我是容家的人!」

「今天你就是天王老子,我也敢動!」

容子澈齒縫裡吐出一句話,抓住容淑芬的領子,把她推到了蓮花池裡。

噗通!

容淑芬整個人跌進了蓮花池,水花四濺,冰冷的水瞬間湧入口鼻。

容淑芬拚命的掙扎了起來。

「救、救命!」

容淑芬腦袋露出水面,艱難的呼救。

容子澈面無表情的把她往水裡一壓,容淑芬整個人又淹沒在水裡。

容老太太趕來的時候,容淑芬掙扎的幅度已經微弱的連浮出水面都很艱難。

容老太太肝膽俱裂,一把抓住容子澈,嘶吼:「你幹什麼!你真的想殺了她嗎?她可是你親生的姑姑!」而後她對身後那些傭人大喊,「趕緊把淑芬救上來!她要是有個萬一,我拿你們是問!」

兩個會水的傭人,忙跳下水,把容淑芬拉了上來。

容淑芬很快被撈上來,她的頭髮上,鼻子里,耳朵里沾染了不少池塘里的泥水,可她顧不得自己的形象,趴在地上拚命的嘔吐著肚子里的水。

「淑芬!我的女兒!」

容老太太哭喊著抱著容淑芬。

容淑芬嘔吐的差不多了,抱著容老太太放聲大哭起來。

剛才容子澈是真的想淹死她的!

這個惡魔!

他連自己的親人都下的去手!

死亡的恐懼充斥著心臟,容淑芬身體哆嗦的像骰子一樣。

容老太太心如刀絞。

容子澈冷冷的看著容淑芬跟容老太太,踱步到兩人跟前,厲聲道:「這次是教訓,再敢動如意一下,我會親手宰了你,決不手軟!」

容淑芬嚇得哆嗦的更厲害,死死地抱住老太太,不敢鬆手半分。

生怕容子澈再衝動,上前把她丟下蓮花池。

容老太太老淚縱橫:「畜生!容子澈,你個畜生!你竟然敢對自己的親人這樣!你就不怕死了,下十八層地獄!」

「要下地獄,我也會拉著她一起下。老太太,你最好看好自己的女兒,別讓她再惹著我,否則……」

容子澈餘下的話沒再說,可威脅的意思不言而喻。

容老太太開口想嘛她,可容淑芬抱著她,顫著聲音哀求,「媽,你別跟他爭了。」

容老太太看著狼狽不堪的容淑芬,把到嘴邊的話又硬生生的逼了回去。

容子澈盯著兩人看了好一會兒,轉身離開……

看著他走遠了,容老太太淚不停地滾落下來,抬手打在容淑芬的肩膀上,「你到底怎麼惹著他了?你不知道那個混蛋六親不認嗎?你怎麼那麼糊塗!」

容老太太氣容淑芬,明知道子澈是家裡的混世魔王,偏偏跟他對著干。

今天子澈一怒之下,把淑芬淹死在這蓮花池,容家絕對會包庇子澈,沒一個人肯替淑芬討回公道!

容淑芬眼裡全是淚水,唇瓣泛著青紫色:「媽,我沒有……」

「你到現在還想騙我,你是不是非等著子澈殺了你,你才肯告訴我實話?」容老太太怒其不爭。

豪門小妻很迷人! 容淑芬委屈,自己是巴不得溫如意去死,可有老爺子和容子澈在,她哪裡敢真的殺了溫如意?頂多敢暗地裡對付溫如意,讓溫如意不好過罷了。

如今溫如意被人追殺,分明是姓溫的自己不檢點,招惹的敵人太多,才會有那麼多人想要害她!

「媽,我沒有,殺沈綿綿的事情根本不是我做的,子澈污衊我。」容淑芬辯解,「我最近錢都被我爸派人監管著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哪裡來的錢買兇殺人?」

容淑芬話說完,忽然想到顧母,又跟老太太說:「對了,媽,是顧家的太太做的,一定是她,她一直對子澈利用明珠的事情耿耿於懷,一定是她做的!」 容老太太不相信,「你沒騙我?」

「媽,我要是騙你了,就讓我天打雷劈!」

容淑芬舉手發誓。

容老太太眼底露出恨色,顧家的人做了這事,讓淑芬背黑鍋,她絕饒不了顧家!

容子澈回到大廳,溫如意注意到他身上的衣服被水打濕了問:「你把她怎樣了?」

「教訓了下,現在我們回家吧。」

容子澈上前,握住溫如意的手,往容家老宅外面走。

溫如意餘光落在容子澈的面容上,心頭微微的酸澀,「子澈,你跟我在一起會很辛苦,如果可以……」你還是再試試跟別人在一起吧。

溫如意餘下的話還沒說出來,容子澈握住她的手,加重了一些力道。

溫如意頓時住了口。

「這些話我不想再聽,如意,無論多辛苦,我都會跟你一起走下去。」

容子澈一字一句的說清楚。

溫如意卻越發覺得辛酸難耐,如今她剛跟他在一起便這麼多的麻煩,以後會越來越多。

子澈越是在乎她,護著她,便會給他帶來更多的麻煩。

從理智的角度來說,她希望他能放手,離她越遠越好。

可情感上,她不想放手,想跟他走完這一生……

溫如意踮起腳尖,輕輕的圈住容子澈的腰,說:「子澈,你怎麼就那麼傻。」

容子澈摸了摸她的頭髮,什麼話也沒說。

他不傻,對於自己喜歡的,他一向知道怎麼堅持能贏得她。

現在的艱難不過是上天給他們的考驗,他相信,克服這些后,他跟如意終會在一起……

醫院。

葉簡汐送了查理后,回來的路上,負責給慕江城治病的醫生找到她,說是慕江城的手術最後準備工作已經做好,隨時可以準備進行手術,問她要不要看看時間。

「你們是醫生,比我了解病情,還是你們做決定吧。」

「慕老先生的手術越快進行越好,如果可以的話,今晚就進行手術,葉女士覺得怎樣?」

「今晚?」

葉簡汐覺得有些過快,但既然是醫生做出的決定,那應該沒錯,「那就今晚吧,手術的事情就拜託你們了。」

「葉女士客氣。」

醫生商量完手術的事情,便離開了。

葉簡汐站在原地,沉思了片刻,還是決定不把慕江城手術的事情告訴洛琛,雖然她知道洛琛或許早就知道慕江城病重的消息,但私心裡她還是向著,能瞞一時是一時。

或許,等洛琛知道的時候,慕江城的手術已經結束,慢慢好起來……

夜幕降臨,葉簡汐看著慕洛琛服過葯,休息下后,便起身走到手術室跟前。

影后嫁到:帝少,請齣戲! 贏來的三寶王妃 郭嫂帶著天佑、天寶在急救室跟前等著她。

「情況怎樣了?」

葉簡汐走上前,摸了摸天佑、天寶的腦袋,話卻是問的郭嫂。

「醫生剛進行了麻醉,現在估摸著要進手術室了。」

郭嫂話音剛落,麻醉師的門便被打開,醫生和護士推著慕江城往手術室的方向走。

葉簡汐牽著天佑和天寶的手走上前,「請等一下。」

醫生示意停下來。

「天佑,天寶,爺爺要去手術了,你們跟他說句話好不好?」

葉簡汐說著,把天佑天寶往前推了一下。

天寶看了葉簡汐一眼踮起腳尖,握住慕江城的手,稚聲稚氣的說:「爺爺,加油哦,寶寶等著你。」

話說完,在慕江城的臉上輕輕親了一下。

「爺爺,男子漢要堅強一些,很快就好的。」

天佑握住著慕江城的手臂說道。

最難不過說愛你 兩人說完,葉簡汐抱住他們,輕聲對慕江城說:「爸,阿琛他不能來陪著你,我就帶著天佑天寶他們過來了,你若是能聽到我們說的話,就好好的出來。」

葉簡汐話說完,默了幾秒鐘后,對醫生說:「好了。」

醫生和護士推著慕江城,快步向手術室走去。

手術室的門關上,葉簡汐抱著兩個小傢伙,走到醫院的長椅前坐下,心緊緊地揪成一團……

慕江城的手術風險很大,這一進去便是凶多吉少。

葉簡汐清楚這一點。

隨著手術時間的增長,葉簡汐心裡越發的沒底。

不知不覺一夜過去,天邊泛了魚肚白。

章子芩帶著煲好的湯到醫院裡,找葉簡汐套近乎,可問了慕洛琛病房門口的警衛,得知她沒在病房裡。

章子芩只好拿著湯,往慕江城的病房走。

到了病房跟前,發現病房裡空蕩蕩的,不見了慕江城的蹤影。

章子芩頓時有些慌神,抓住一個護士問:「我丈夫呢?你們把他弄到哪裡了?」

「慕先生現在在做手術,昨天晚上就進手術室了,慕太太你不知道嗎?」

護士奇怪的問。

章子芩聞言,手裡的保溫盒嘭的一聲掉在了地上。

萌妻還小,墨少請關照 「慕太太,你沒事吧?」

護士見她失魂落魄的模樣,忍不住問。

章子芩獃滯的搖了搖頭,「我沒事。」

說了這句話,她轉身往手術室那邊走。



離手術室越近,章子芩的心跳的越快。

噗通!

噗通!

心臟跳動的聲音越來越快,像是要衝出心臟似的!

當初她答應簽下手術風險協議,是為了穩住葉簡汐,沒想過真的給江城做手術。

可她沒想到葉簡汐竟然背著她,不聲不響的就安排江城做手術!

萬一江城好了,他一定會指出,是她故意用花瓶砸了他,還有……她差點害死簡汐的事情!

章子芩想不出辦法,額頭上的冷汗不停地冒出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