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客廳裡面只剩下了林洛和黃美麗。


黃美麗這時候才隨意的問起了林洛,小張究竟是咋回事情。

林洛把小張的事情詳詳細細的和黃美麗講了,不過他沒有講小張也是一個功夫高手,只是講小張是本那幾個女子給殺害的,至於那幾個女子,已經逃跑了。

聽到林洛的講述,黃美麗的臉上沒有露出什麼神情,很是平靜。

好一會兒,黃美麗看了一眼林洛,然後說道:「我們上去看看我老公的病吧。」

林洛聽到黃美麗的話,站了起來,和黃美麗一塊兒上到了樓上,來到了他老公的卧室。

黃美麗的老公還是和昨天來的時候一樣。

林洛伸出了自己的手,握住了他的手腕,用真氣在他的身體裡面遊走著,最後真氣在脊椎那裡受到了阻礙。

林洛用自己的真氣把黃美麗老公脊椎那裡受阻礙的地方往前打通了一點,然後就停住了,收回了自己的手,看著黃美麗說道:「今天就到這裡吧,按照這樣的話進度,估計過上三個月,你老公就可以坐起來」

聽到林洛的話,黃美麗伸出了自己的手緊緊地抓住了林洛的手,連聲的道謝。

林洛感覺到自己昨天聞到的那股幾乎讓自己出糗的味道又鑽到了自己的鼻子裡面,他急忙把自己的手收了回來,看著黃美麗說道:「我們下去再說吧。」

聽到林洛的話,黃美麗點了點頭,兩人出了黃美麗老公的卧室。

就在林洛出門的時候,他突然感覺到身後有什麼東西盯著自己,他一回身,卻是只看見黃美麗的老公躺在床上,其餘的什麼也沒有了。

林洛暗暗的搖了搖頭,跟在黃美麗的身後下了樓。

就在黃美麗老公卧室的門被關上的時候,黃美麗的老公突然睜開了眼睛,看著門口冷冷的哼了一聲,然後坐了起來。

黃美麗和林洛來到了客廳,黃美麗讓林洛坐在了沙發上上,然後她坐在了林洛的身邊,看著林洛,然後請教關於她老公的一些情況。

林洛的鼻子裡面不時的吸進一些黃美麗身上散發出來的那種讓他血液沸騰的味道,他雖然在講著東西,但是心裏面的慾望就如同春天急需要發芽的小草碰到了春雨一樣,要急切的長出來。

黃美麗的身體無意識的向著林洛的身體慢慢的靠攏著,最後她的身體和林洛並排坐在了一起,而且她在和林洛說話的時候,胸前那碩大不時的碰到林洛的手上和身體上。

雖然黃美麗的年齡看上去不年輕了,但是那兩個碩大卻是很有彈性,讓林洛的心裏面不禁生出了想要撫摸一把的念頭。

這個念頭一出現,就立刻長了起來,很快的就佔據了林洛的全部的心。

林洛的手情不自禁的伸了出來,向著黃美麗撫摸了過去。 黃美麗的臉上也露出了嬌媚的笑容,不過這個笑容在她的臉上出現好象很是不和諧。

林洛的手幾乎要摸到了黃美麗的身上。

這時候,一陣清脆的鈴聲響了起來。

是林洛的手機的鈴聲。

灰色臨界 林洛的意識一下子回到了自己的腦海裡面,他尷尬的朝著黃美麗笑了笑,然後從自己的口袋裡面掏出了手機,看了看來電顯示,是方萌萌打來的。

林洛的心裏面暗暗地叫了聲慚愧,然後站了起來,接通了電話。

黃美麗的臉上露出了失望的神色,很快的她的神色又恢復了正常,笑眯眯的看著林洛。

方萌萌打來電話,只是告訴林洛,今天晚上想要林洛接她到他的別墅去,她要讓林洛晚上也給她治療。

接完了方萌萌的電話,林洛裝好了自己的手機,然後走到了黃美麗的身邊,看著她說道:「黃董,明天我再來給你的老公治療,現在我先走了。」

「好吧,還有那輛車,林醫師要是不嫌棄,就送給你了。」聽到林洛的話,黃美麗並沒有挽留他,而是看著他說道。

「這個太貴重了,你派人去骨科醫院把它開回來吧。」林洛急忙推辭道。

「林醫師,只要你治好了我老公的傷,我就是傾家蕩產也願意,不要說是這輛車了。」黃美麗說著,臉上流出了淚水。

林洛看到黃美麗的樣子,在問道她身上散發出來的那股香氣,他急忙點了點頭,然後逃一樣的離開了黃美麗的別墅。

黃美麗跟在林洛身後,看到林洛將要走出自家的大門,她叫住了林洛。

看著林洛眼睛裡面帶著疑惑的神情,黃美麗叫來了那個女子,看著她說道:「小環,你把家裡那輛車開出來,送林醫師去骨科醫院。」

小環答應了一聲,不一會兒就開著一輛普通的小車出來了。

「林醫師,請上車。」小環從車窗裡面伸出了自己的頭看著林洛說道。

這是林洛第一次聽到小環說話,沒有想到小環的聲音竟然帶著一股男人說話時候的粗獷,配上她本人窈窕的身材,姣好的面容,別有一番風韻。

林洛和黃美麗打了聲招呼,上到了車上。

小環開著車子向著骨科醫院急馳而去。

來到了骨科醫院大門口,林洛下了車,小環看著他說了一句:「林醫師,再見。」然後就把車子開走了。

這是小環和林洛說的第二句話。

林洛看著小環開著車子走遠了,這才來到了自己的奧迪車跟前,上了車,然後拿出了自己的手機,撥通了在地洞裡面撿到的紙條上面的手機號碼。

一會兒,林洛的手機裡面響起了「安魂曲」的音樂。

這個手機號碼的主人竟然把安魂曲當作了手機的鈴聲。

安魂曲響了一遍以後,手機才被人接通了,一個低沉的聲音鑽到了林洛的耳朵裡面:「是林洛嗎?」

聽到這個陌生的聲音,林洛倒是愣住了,好一會兒,他才說道:「是我,你是誰?」

「我是一個認識你的人,那個地洞裡面的女人都是我殺的,還有裡面的藥材都是我拿走的,你要是想要要回去,今天晚上十二點鐘你來地洞這裡我等著你。」說完話,這個人就掛了電話。

林洛坐在了自己的車上,想了好一會兒,他才下了車,來到了醫院盛成峰的診室。

盛成峰正在為一個骨折的病人看病,看到林洛來了,他向著林洛點了點頭,示意他先坐下。

給病人看完了病,盛成峰走到了林洛的身邊,看著他問道:「林老師,你怎麼來了?」

「過來看看黃毛,順便也看看你。」林洛看著盛成峰笑著說道。

聽完林洛的話,盛成峰笑了起來。笑完后,他看著林洛說道:「林老師,黃毛現在是有點樂不思蜀了,你去了就當電燈泡了。」

聽到盛成峰的打趣話,林洛的眼睛裡面流露出了驚異的神色。

「我們那個小護士,昨晚上你見過的那個,現在把黃毛當作是寶貝一樣,她根本沒有讓黃毛住院,而是把黃毛接到了她的單身宿舍裡面休養去了。」盛成峰看著林洛有笑著說道。

「沒有吧,這麼快。」林洛說完話,嘴巴長的大大的,幾乎可以塞進去一個雞蛋了。

「我騙你幹啥?要不,你現在給黃毛打個電話,你就知道了。」盛成峰看著林洛又說道。

林洛點了點頭,掏出了手機,撥通了黃毛的電話。

黃毛接通了電話,問道:「林哥,你找我?」

「我來醫院看你,你在哪個病房?」林洛問道。

「我在……我不在醫院。」黃毛猶豫了好一會兒才說道。

聽到黃毛的話,林洛裝作驚異的問道:「你不在醫院你在那裡?」

「我在王小梅這裡。」黃毛好半天終於把自己在那裡說了出來。

新妻上任:搶婚總裁,一送一 一直把自己的耳朵豎在林洛的手機旁邊的盛成峰對著林洛做了個會意的笑容。

「那好吧,你把具體的位置說一下,我給你送點東西,再送點錢,可不能讓人家小丫頭花錢。」林洛對著盛成峰笑了笑,繼續對著手機說道。

「這個,我先問一下這裡的具體位置。」黃毛說著話,急忙掛了電話。

林洛和盛成峰這時候相互看了一眼,同時笑了起來。

「王小梅今天一上班就要求倒休,休息十天呢。」 撒旦冷少de囚愛遊戲 盛成峰笑完了看著林洛說道。

林洛點了點頭,沒有想到黃毛這一次受傷,竟然是因禍得福,找到了自己的真愛。

過了一會兒,黃毛把電話打了過來,把自己的位置告訴了林洛。

原來黃毛現在住的地方就在醫院的後面。

林洛和盛成峰告辭以後,來到了附近的銀行,取出了一萬元錢,然後又到附近的超市,買了一包營養品,提著來到了黃毛住的地方。

黃毛和那個叫做王小梅的小護士站在自己住的門口,看到林洛,黃毛向著他招了招手。

走到了黃毛跟前,林洛看了一眼黃毛,然後又看了一眼王小梅。

今天的王小梅完全沒有了昨晚上的活潑的樣子,她看到林洛看著自己,臉色一紅,把自己的頭低了下去。

林洛對著黃毛曖昧的笑了笑。

黃毛挺起了自己的胸膛,看著身邊的王小梅,臉上露出了驕傲的神色。

林洛把手裡面提的東西給了黃毛,又把一萬元錢給了他,又和他聊了幾句,就告辭走了。

看到林洛走了,王小梅這才抬起了頭看著黃毛,臉上露了溫柔的神色。

林洛離開了黃毛,然後來到了自己的車上,坐下后,他打通了齙牙的手機,在得知那些小偷們已經開始在建築工地上開始幹活了,他又問了一些情況,這才掛了電話。

就在林洛剛把自己的手機裝到自己的口袋裡面的時候,手機又響了起來。

林洛拿出了手機看了看,竟然是賀為民打來的。

賀為民打電話來不知道又有什麼事情。

重生家中寶 接通了電話,賀為民帶著笑意的聲音就傳到了林洛的耳朵裡面:「小林,你在哪裡,我找你有點事情。」

「賀叔叔,你在哪裡,我去找你吧。」林洛聽完賀為民的話,笑著說道。

「算了,我找你方便點,還是我去找你,這樣也顯得賀叔叔是真心找你。」賀為民聽完林洛的話,笑著說道。

林洛想了想,說:「那就在我的別墅見面吧,過上半小時可以嗎?」

「好的,半小時以後見面,還有那天黎老的酒還有嗎?和我一塊兒去的還有一個客人,他可是想要喝黎老的酒。」賀為民聽完林洛的話,笑著又繼續說道。

「在呢,賀叔叔,你們就來吧。」林洛也是笑著回答賀為民的話。

掛了賀為民的電話,林洛給家裡打了個電話

周媽接上了電話。

林洛吩咐周媽馬上做上幾個拿手的好菜,等會兒有客人來。

周媽答應了以後,林洛掛了電話,然後開著自己的車向著自家的別墅急馳而去。

二十分鐘以後,林洛開著車來到了自己的別墅,發現門口沒有小車停著,他知道賀為民還沒有來,於是他把自己的車停在了門口,下了車,大步的進到了客廳裡面。

客廳裡面沒有人,只有旁邊的廚房裡面傳來一陣炒菜的聲音和抽油煙機轉動的聲音。

林洛來到了廚房門口,塗開了廚房的門,看到周媽正在炒菜,李媽在那裡切菜。

看到林洛,周媽急忙說道:「馬上好了。你趕快出去,不要沾上一身的油煙味。」

林洛點了點頭,然後看著李媽問道:「我爸爸媽媽呢?」

「他倆吃完飯就出去了,說是買什麼東西。」 抓個總裁做老公 李媽看著林洛說道。

林洛關上了廚房的門,來到了客廳。

在客廳裡面還沒有坐穩,林洛的手機就響了。

林洛掏出了手機,看到是賀為民的電話,他知道賀為民到了,他站起了身,一邊接通了電話,一邊朝著客廳大門走去。

果然,賀為民他們已經到了別墅的大門口了。

林洛走到了大門口,就看見門口多了兩輛小車,不過都是很普通的大眾車,車牌號也很普通。 就在林洛出門的時候,從兩輛小車上已經下來了兩個人,正站在一塊聊著天。

「小林,打擾你了,你可不要生氣呀。」賀為民一看到林洛就笑著說道。

林洛聽到賀為民的話,連聲的說道:「賀叔叔,你看你說的。你這可是太客氣了。」

這時候,賀為民身邊的那人也看著林洛笑著說道:「小林,我可是聽賀省長說了,你這裡有好酒,就特意來品嘗的。」

聽到那人的話,林洛笑了笑,伸出了自己的手,然後也笑著說道:「趙書記說這話,可就讓我有點無地自容了。」

這個人正是蓉城市的市委書記,西南省的省委副書記趙書記。

趙書記伸出了自己的手,和林洛的手握在了一起,然後看著林洛笑著說道:「小林,這可就是你的不對了,你把賀省長叫做賀叔叔,難道就不能叫我趙叔叔嗎?叫我趙書記,讓我這張老臉往哪裡放呀。」

聽到趙書記的話,林洛只好改了口:「趙叔叔,你好。」

趙書記聽完林洛的這句話,這才哈哈大笑了起來,笑完后,他鬆開了握著林洛的手,對著賀為民說道:「賀省長,我們這就進去吧,一想到黎老釀製的好酒,我的肚子里的酒蟲子就在抗議了。」

聽到趙書記的話,林洛和賀為民同時笑了起來,然後三人相跟著進了林洛的別墅。

在餐廳里,林洛拿出了黎老送給自己的剩餘的一瓶半酒,和賀為民以及趙書記邊吃邊聊著天。

喝了兩杯酒,賀為民就把這次來的目的說了出來,其實就是為了蓉城市公安局副局長老王和分局的那個副局長黃衛東的事情。

其實林洛也想到了一些,但是他沒有想到的是,為了這件事情西南省的省長和蓉城市的市委書記竟然親自上門。

按照賀為民和趙書記的意思,老王就不要追究了,但是黃衛東降職處理,調到下面的一個縣上當公安局的副局長。

聽到對於黃衛東的處理,林洛感覺到有點不可理解,但是賀為民朝著自己使眼色,林洛只好什麼也沒有說。

說完了事情,酒桌上又恢復了和諧熱鬧的氣氛,雖然賀為民和趙書記的工作都很忙,但是兩位領導還是把黎老的一瓶半酒都喝完了,才告辭走了。

不過在送趙書記和賀為民出來的時候,趙書記讓坐在車上等著他們的司機從自己的車的後備箱拿出了兩箱子茅台酒,留給了林洛。

林洛也沒有推辭,自己損失了一瓶半好酒換來了兩箱子茅台,也算是有點平衡了。

送走了兩位領導,林洛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裡面,閉上了眼睛,開始修鍊,晚上還和人約好了,在樹林哪裡見面,要讓自己的精神狀態達到最佳的狀態。

修練完以後,林洛看時間,這才想起來還要去外國語學院姐方萌萌,可是一想起晚上的事情,林洛拿出了自己的手機,給方萌萌打了個電話,告訴她今天晚上有點事情需要處理,明天去接她。

雖然方萌萌的心裏面很是不高興,但是在林洛再三的保證,從明天開始每天都陪著她的諾言,方萌萌算是答應了林洛。

晚上的時候,林洛愛接到了吳磊的電話,他已經和齙牙和那些小偷簽訂了合約,那些小偷們到也很高興,現在為止,沒有一個有怨言的。

聽到這個消息,林洛的心裏面也高興了一陣子。

時間過的真快,不知不覺得天就黑了,陪著逛街回來的林國兵和周冬梅吃完晚飯,林洛借口有事情,就開著自己的奧迪離開了別墅。

晚上到了約定的時間的時候,林洛看著車來到了樹林外面,把車停好后,他拿著一把強光手電筒來到了那個地道口。

在地道口那裡,竟然站著十幾人,都穿著黑衣黑褲,臉上蒙著黑色的面巾。

林洛走到了這些黑衣人面前,拿著手電筒把這些人一一的照了一遍。

「林洛,沒有想到你真的敢來,今天我們的舊賬新帳就一塊兒算吧。」為首的一個黑衣人在林洛把他們一一照完以後,看著林洛冷冷地說道。

聽這人說話的聲音,就是今天接林洛電話的那個人。

「就是你殺了那四個女子,還有把藥材都拿走了?」林洛關上了自己的手電筒,看著那個人也冷冷的問道。

聽到林洛的話,那個人笑了起來,他的笑聲很是刺耳,在黑夜中傳出了很遠。

笑了好一會兒,那個人才看著林洛說道:「其實我還是很感謝你,沒有你把那個混蛋殺了,我也得不到這批藥材,還有我和那個混蛋之間的恩怨就一直不能夠了解,所以,今天我會讓你死的很痛快,就是為了謝謝你。」

說完話,那個人的身體朝後退了兩步,而其餘的黑衣人則是圍了過來,把林洛圍在了中間。

林洛聞到了一股股香味從那些人的身上傳了過來,飄到了自己的鼻子裡面,他的心裏面一動,看著圍過來的這些黑衣人冷冷的說道:「上次你們的天魔銷魂舞沒有殺掉我,這一次有準備了什麼來對付我?」

聽到林洛的話,一個黑衣人把蒙在自己臉上的面巾取了下來,看著林洛冷冷的說道:「是的,上一次沒有殺掉你,這一次就看你怎麼逃掉了。」

這個人正是百合,雖然在夜色下,她看著林洛的眼神裡面也散發出了怒火,看那樣子,她恨不得把林洛殺了,吃他的肉喝他的血。

林洛聽到百合的話,暗暗的把自己的全部的功力聚集到了自己的雙手,但是他還是看著百合冷冷地說道:「那好呀,正好我來領教下你們的高招。」

聽到林洛的話,那些黑衣人中的一個人嬌喝了一聲:「擺陣。」

那些黑衣人聽到這一聲,都從自己的身上抽出了一把小匕首,然後圍繞著林洛快速的轉了起來。

就在這些黑衣人剛邁動腳步的時候,林洛一聲冷喝,他的身體如同一枚出了炮口的炮彈一樣,彈了起來,向著百合的的位置射了過去。

百合和她身邊的兩個黑衣人把自己手裡面的匕首同時向著林洛的身體刺去,同時他們的身體卻是配合著別人,移動了起來。

林洛這時候伸出了自己的雙手,奇異的動了一下,他的雙手就避開了三把匕首,然後突然扣住了百合的手腕,一使勁,百合的身體就被他舉了起來,然後被他重重的甩向了附近的一棵大樹。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