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宗門之內,要舉行嫡傳弟子收徒的祭奠。


丹禪聽到這個消息之後,心裏面並沒有高興,而是落空到了極點。

每一個弟子,都渴望成為嫡傳弟子。

內門弟子學習的煉丹術,都是普通丹方,想要接觸元嬰級別的丹方,只有宗主,或者是嫡傳弟子。

整個丹王閣內,只有三人能夠接觸到元嬰級別以上的丹方。

宗主,太上長老,以及……宗主的大弟子,丹青。

祭祀大典,已經數百年沒有開啟過。

丹青也陷入了金丹後期的關卡,怎麼都無法突破元嬰。

當然,丹青沒有使用沉睡元嬰。

吞吃其他人元嬰晉級的元嬰期,未來會受到修鍊的限制。

宗門之內,很多人暗中對丹青詬病不少,因為他佔據了所有資源,都還只是個金丹期。


所有弟子,都期盼著祭祀大典再次開啟,這樣的話,宗主就會再選擇一個嫡傳弟子!

丹禪煩悶的就是這一點。

祭祀大典要開啟了,而且是今日召開,根本沒有提前通知過。

宗主讓自己來請酒仙宗的宗主,觀禮之人。


很清楚的就說明了一點,自己和嫡傳弟子,已經沒有任何的關係了。

並且,他也聽說了,酒仙宗的宗主,也就是一個金丹期。

因為酒仙宗的老宗主,離神境界的老怪,吳三通死的突然,新宗主甚至沒有元嬰。

這令丹禪也是嫉妒無比,憑什麼嫡傳弟子輪不到他來做。

憑什麼,一個金丹期,就能做一個宗的宗主?

尤其是他敲了半天門,對方竟然不言不語。

並且當他推門而入的時候……床上,竟然是一男一女?

丹王閣有嚴令禁止,男女弟子不能有超過同門之外的關係。

這酒仙宗的宗主,來了丹王閣,就將這個規矩視若無睹。

並且,他還真的有那麼樣的身份,可以這樣做,就更讓丹禪內心嫉妒。

縱所州知[娛樂圈] 閣下便是酒仙宗的宗主?」

丹禪並未抱拳,語氣也不恭敬。

小玉不安的看向吳淵。

吳淵眉頭微皺,說道:「我是。」


丹禪淡然的回答到:「今日就是我宗祭祀大典,宗主讓我來請你過去觀禮。」

吳淵心中越發不喜這個人。

不過,畢竟是丹王閣,總要給丹長縱一絲臉面,今天又是他代師收徒,自己要進入丹王閣的日子。

「如此,那便走吧。」

丹禪的目光在小玉身上掃過,眼中閃過一絲驚艷。

「吳宗主,祭祀大典莊重無比,除卻丹王閣弟子之外,觀禮之人不能夠攜帶侍女。」

明顯,丹禪的話語之中有些發酸。

吳淵的眉頭,這一次直接皺了起來。

「她,不是我的侍女。」

小玉臉色更慌張了,小聲的說:「師兄……那我不去了吧?」

丹禪愣了一下,他們是師兄妹?

堂堂一個宗主,竟然和自己師妹同床共枕?

丹禪倒是沒有故意為難,聲音不怎麼好聽的說道:「既然如此,那就跟我走吧。」

說話間,丹禪的目光落在了丹爐之上,又掃過了葯圃。

緊跟著,臉上就露出一絲嘲諷。

酒仙宗早就聽聞沒有丹藥,果然,堂堂一個宗主,竟然會對那麼基礎的煉丹術感興趣,還帶走了這些藥草?

離開了院子,徑直朝著丹王閣最中心的大殿走去。

丹禪的嘴角,一直保持著嘲諷的意味。 院子裡面的煉丹術,只有最基礎的丹方。

帝國第一寵婚:甜妻,乖一點

只是各種初級煉丹術的集合而已。

即便是初入丹王閣的外門弟子,也會人手一本。

即便是有客人來臨,居住的院落之中,一樣會放煉丹術初解。

只不過還從未有人,直接將煉丹術初解帶走。

更不會有人,挖走了院子裡面所有十年的藥草。

「窮酸,沒見過市面。」

「甚至不如一個丹王閣築基期弟子的見識。」

這是丹禪對吳淵的評價。

小玉此刻也恢復了不少,驚奇的不停左右張望。

連連的驚嘆聲,還有欣喜的表情,讓吳淵心頭也略有寬心。

不過,這就讓丹禪內心更嘲諷了。

丹王閣面積並不小, 情花有毒:竹馬總裁非良人

吳淵帶著小玉,輕而易舉的跟在後面。

約莫半個小時之後,才來到最中心的丹王閣大殿。

整個大殿完全區別於其他建築。

完完全全像是碩大的丹爐。

這裡沒有門,甚至底部都是完全懸空的,八足,三鼎!

吳淵有種心驚的感覺。

近距離接觸,這大殿,並不是修建的建築,就是一個整體的丹爐!

巨大無比的丹爐!

靈器么?

吳淵散出了一絲神念,觸碰到了丹爐之上。

「轟隆!」

忽而,整個丹爐都發出震天的轟鳴!

「玄天陰陽爐:品級:偽仙器。」

「技能:仙人煉丹。(召喚一縷仙人之魂,輔助煉丹。可令丹藥有機會達到仙丹品質。)

「催動條件:仙氣,或等同於仙氣品級的靈力。」

竟然是……偽仙器!

丹禪身體一顫,猛的停頓下來。

他雙目之中帶著一股崇敬,同時也震驚無比:「玄天陰陽爐……竟然動了?今天的祭祀,真的是宗主收徒么?丹王閣來到這個小世界已經有幾百年的時間,典籍之中卻記載,玄天陰陽爐,已經有數千年沒有被使用過了。」

丹禪口中的呢喃,自然也被吳淵聽了個清楚。

小玉緊緊的拉著吳淵的胳膊,眼神之中閃過一絲茫然。

「師兄,我覺得那裡有一股氣息,似乎在召喚我們一樣。」

自然,吳淵也感受到了那股氣息。

玄天陰陽爐,名字裡頭就帶了陰陽兩個字,肯定和陰陽之力脫不開關係。

聯想到丹長縱對自己那麼熱切。

以及剛才地獄空間的提示,催動這玄天陰陽爐的氣息,需要仙氣,或者等同於仙氣的氣息,恐怕陰陽之力就是相同的氣息吧?

」召喚?玄天陰陽爐,可不會召喚一個練氣期的修鍊者,還不是丹王閣的弟子。」

丹禪一臉倨傲之色。

他匆匆的朝著丹爐之中飄進。

小玉一臉怯懦之色。


吳淵眉頭又一次皺起。

小玉的性格,如今已經有些變化。

自己這麼長的時間,經歷的危險太多,加上小玉的修為不夠,她已經有些像是驚弓之鳥,任何人的話語,她首先都不是憤怒,而是害怕。

手輕輕的撫摸著小玉的頭。

吳淵神念微動。

「地獄空間:開!」

神念直接控制著地獄第一層,只是籠罩了丹禪一人。

丹禪身體一頓,忽而覺得身上很冷。

沒有和吳淵動手,地獄空間本身沒有徹底降臨的時候,也基本沒有攻擊力,只是一個氣息而已。

「這是怎麼了?玄天陰陽爐附近,也會有這種氣息?難道是我有心魔了?」

丹禪自言自語。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