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宗仲芝楞了一愣,看著橘四抓著自家家書並未歸還,猶豫一番,照著做了。


自降頭廟那邊事了,斷橋集上就沒以往熱鬧了。橘四姑娘獨自踱步在自家院子,看了看陰沉的天,心裡更堵了一些,這奎赴京一表人才,怎麼就看上了常年佩戴面具的橘五?一個地才瓶頸,談吐生冷不近人情的稚嫩女子,怎麼就成了他的心頭好?這些年雖在店裡出沒最多,可話多心善的橘五讓家裡多賺了幾顆靈珠?

等父親過幾天出門,我定要去那太青門找姑母評評理去。

門吱呀一聲被她推開,看著圍坐在方桌前的彪悍三人,橘四笑意嫣然。

黃鳴在離開三江城后,來到了一個巴掌大的小鎮地界,名叫離三里,打問過才曉得原來此地是大江改道前的河邊小鎮,改道時此地發了一場大水,原本上萬人的邊江小鎮,死於水災大半,逃荒之人也都去三江城謀了營生,只有念鄉的一小撮人又回到了此地,才有了如今的小格局。

進入臘月後,天就黑的特別快。黃鳴買了一身當年黃走也曾穿過的灰布棉袍款式,攏著袖子投了一家店鋪,睡至二竿,在樓下點了一份麵食,看了看陰沉的天,或將下雪。

下雪更好,雪天地明,更宜趕路。

按照黃鳴的計劃,年關前要趕至十里荊坡,去參與那場每年初七的拍賣會,找機會將手裡這枚靈幣換成靈珠,藉助靈珠突破眼中氣竅瓶頸,這是當務之急。突破瓶頸后,以「吃辣嶺黃鳴」的身份揣著令牌入那太青門。

黃鳴回到二樓打坐至晌午,掏出了那本只有半幅封皮的徙倚引氣集略,只是越想越覺得怪,就封皮來講,保存的極為完好,那後面的書皮去哪了?於是黃鳴翻開最後一頁,在那句抱璞解玉上才發覺了一些端倪。

黃鳴引氣入書看了最後一段的備註,上面用精細小楷註釋:解得竅中玉,才見始與終,銜脈入竅玉,人事大不同。

小楷後面還有六個字,白鷺山竇白葵。

黃鳴又拿出了馬管事給的那張堪輿圖,在東北部確實標註有白鷺山遺址的字樣。便有些恍然,既然宗門不在了,那就不用怕被呂稼之外的修士覬覦了,只是這本抱璞得玉的徙倚引氣集略註定是無法帶黃鳴走入銜脈期了。

還好黃鳴自幼心大,也並未懊惱,依然在前往太青門之前,不打算參考其他修行吐納之法。

因為想參考也沒有。

用過晌午飯,又買了些許乾糧,與店掌柜一併結了房錢后,黃鳴就大踏步向鎮外走去。

一路走走停停,黃鳴心思依然放在修行上,徙倚引氣集略第二頁上的精華都在掌氣二字,針對修士常年引氣至手掌開闢的快速引氣法門,已被黃鳴摸了個七七八八,再用呂稼與孟驢兒的那場打鬥加以佐證,確實背後有傷的呂稼在引氣速度上要比孟驢兒要快上一籌,只是是否是由於呂稼的氣竅比孟驢兒更加接近手掌,又或者呂稼氣竅的氣量或個數多於孟驢兒,就不是黃鳴拿捏得準的了。

還是缺乏實際打鬥的經驗,畢竟老於當年強出自己太多,更多還是和自己鬧著玩,一路走來一直這麼瞎琢磨,真就不是個事兒。

就這樣走了四天,已出了老林地界,不再有山,反而地勢越走越低,應該是原先的走江路,衝擊峽谷無疑了。

雖有堪輿圖,但這些天零零散散的雪花已經埋沒了前人行走過的痕迹。黃鳴用了一整天的時間才摸到了峽谷的入口,只因天色已晚,便就近射死了一隻雪兔,剝掉皮毛后,拿出火石堆在柴火處烤了起來。

只是這雪越下越大,火勢越來越難以維持,黃鳴只得撕下四隻兔腿先烤熟吃了,用雪胡亂擦拭完雙手后,踢了些許雪蓋在了兔身及那將息未息的火苗上。

已是那一更天,雪花像那不要錢一般陸續砸了下來,黃鳴揉了揉眼看看天空,不如找處峽谷縫隙避避,小些再趕路好了。

正待此時,黃鳴餘光看到雪中動靜,眯了眯眼后定睛一看,見到三名拄著竹竿的背炭人,腳步一深一淺向他這個方向緩緩走來。

少許時分,那三名背炭人也察覺到了雪地里的黃鳴。

「小哥啊,剛才可是你在這邊烤火?像是雪進了火里,好大的煙唉!」為首一人戴著斗笠,瞧不見面孔,邊朝自己方向招手邊搭訕道。

此外不做聲的二人並未戴斗笠,一位扎著極短的小辮,身材高大皮膚黝黑,向黃鳴報以憨厚一笑,另一位身形較矮,手裡握住一把柴刀,看上去像在戳弄前方試探雪的深淺,實際對黃鳴頗有些警戒。

黃鳴不擔心別人,只擔心那遮蔽面首之人,是那呂稼。

為首之人摘下斗笠,是名並不起眼的絡腮鬍漢子,先是將斗笠上的雪扣了扣,指著前面一處倒斜坡,「前方能避避風雪,小哥不妨一起去躲躲?」

既然不是呂稼,那就沒什麼顧忌了,扎小辮的漢子看上去會點把式,起碼踏雪之後,馬步扎的較穩,而為首的斗笠漢子與那手持柴刀之人,怎麼看都像干這檔子營生的。

「小姓張,單名一個恆字,這是兩位家弟,張震和張喬,不知小哥是哪莊上的獵戶,姓誰名誰啊?」

黃鳴與附近百姓攀談過,為首這個叫張恆的,確實是本地口音不假,再看他兩位兄弟也確實彼此間面相極為相似,不像那臨時結夥打家劫舍的強人,便撓了撓頭答道:「小子黃鳴,出來打獵果腹,這不剛吃完一隻打到的雪兔,尋思覓一處避雪的角落等雪停后回村,不曾想三位大哥遁著煙火找到了我這邊。」

張恆邊走邊笑,不知踩到了什麼,往前一探身,別在腰間的斗笠就掉在了雪地里,就在他看似隨意撿那斗笠,黃鳴被其吸引注意之時,那名早已駐足黃鳴身側的短辮漢子一記短接的寸拳擊中了黃鳴的腰肋,此拳自上而下,氣勢內斂,無聲無息。寸點的位置正是黃鳴側臉盲點,黃鳴猝不及防,被一拳打翻在地,半邊身子埋入雪中不說,雪花也隨著他身體砸入雪中而遮蔽了他雙眼視野。

那張震滿臉邪笑向黃鳴再遞一拳,只是這拳出拳極快不說,隱約還伴有低沉雷聲,只不過張恆更快,甩出抄在背後手裡的袖箭不說,還將藏在斗笠中的家傳水牢符籙捏破符石后投擲出去,至於那矮小漢子張喬,將右手柴刀換至左手,哪還有方才路人提防賊人般的眼神?右手從腰間捻出兩張近乎瞬間激發的輕身符籙貼至兩條小腿一側,只等出現大哥二哥一擊不中的那個「萬一。」

這三人就是名震水壺灣的張氏三兄弟,大哥張恆是名四竅武者,並身懷一枚眉間氣竅,四十歲便有如此修為的武者即便進入三宗也是佼佼者;老二張震乃是名三竅武者,曾有內家拳師承,老師傅死後留有一本《九寸雷籍拳要》,這本由老拳師畢生拳意撰寫的拳法,張震已深得精髓;而那老三張喬是名二竅武者,自小機靈精於算計,像從斷橋集下山後針對黃鳴的這番算計,便是這老三出謀劃策。

幾個月前三人剪徑降頭廟已是收穫頗豐。

橘四在進屋后便氣消了大半,秉照行規並未將黃鳴行蹤說與這三位兄弟,只是解答了八份機緣的去處。事後歸還宗仲芝家書也並未多提,宗仲芝卻誤會橘四已經在屋裡什麼都說了,以為橘四已將黃鳴行蹤告予三人,所以在引著三人下山時介紹自家鋪子的同時說漏了嘴,泄露了黃鳴行蹤。張喬何等機靈,又從宗仲芝嘴裡套了幾句話后躍過山崖,與兩位哥哥推敲一番后連夜趕來吞下這份早已視為囊中物的降頭廟機緣。

倒在地上的黃鳴側臉硬生生挨了張震一拳,背部也被張恆袖箭刺中,只是那水牢符籙未能建功,被黃鳴藉助張震拳頭的力道堪堪躲了過去,只待黃鳴將要起身,張喬迅速封住黃鳴逃竄路線,橫刀一抹,刀身划中了黃鳴胸部,黃鳴再次借張喬揮刀之力在地上打了個滾,又堪堪躲過第二張水牢符籙,張震拳罡又至,氣勢在距離黃鳴兩寸時迸發,黃鳴又被其重重打翻在地,背後箭矢撒了一地。

這一連串的配合極為嫻熟,黃鳴背後受傷處已麻痹不已,看來這袖箭里藏有麻藥,專門克制身穿符甲的修士,實在陰毒至極。黃鳴漸感吃力,抓起地上兩支箭矢向張喬擲去,張喬躲開箭矢的瞬間黃鳴足下發力,一腳踹向張喬臉頰,張喬伸臂格擋,依然被踹翻在地。

打開這轉瞬即逝的缺口后,黃鳴不敢再留有餘力,堪堪躲過了張震一記寸拳后,發力向峽谷內跑去,張恆反應也快,又是一枚袖箭射向黃鳴雙腿,被其如身後長眼般躲過後,氣急敗壞地一甩袖子,兩枚輕身符籙激發至腿部,開始提氣猛追。

起先三人與黃鳴只有三丈余遠,袖箭還能時不時對黃鳴造成威脅,半盞茶后已拉大至四十餘丈,張恆暗暗心驚,點子中了他一枚袖箭,胸口被三弟划傷,卻依然可以行動如此迅捷?正思量間,寒風中一支箭嗖地一聲向自己射來,正中自己肩胛。

「啊,點子這箭好快!」

張恆被射的噔噔噔後退了五六步,並未摔倒在地,握住箭矢一拔,竟是一時拔不出來,只得咬牙折斷箭矢,邊追邊大喊道:「他被擊倒時箭矢都散落了,箭矢數量不會太多,快追。」

張震張喬哪敢怠慢,提氣猛追,還要提防黃鳴的暗箭,只是風雪漸大,雪中已看不到黃鳴身影,只能靠零散的血跡判斷黃鳴的大體位置,來前買了份詳細的峽谷圖略,眼看前方就有分叉路,最前面的張恆暗暗著急,這該如何是好?

嗖地一聲又是一箭,這箭竟是奔著張震胸口而來,即便早有防備,怎奈何這箭著實太快,加之風雪太大僅能看清幾丈遠,完全躲避不及的情況下,張震只得側身用臂膀硬接了這一箭,箭矢應聲射入張震臂膀,疼得他一個趔趄,受身卸力摔倒在地,還好這一卸力,否則怕是要射斷骨頭。

被射倒在地的張震咬緊牙關,看了眼大哥,張恆也在猶豫,為何自己早已看不到黃鳴身形,卻被對方射的如此之准?難道是那千里挑一的眼竅修士?只是越發篤定降頭廟機緣就在此人身上,想想照理袖箭麻痹之毒早已生效,於是一咬牙,大喊一聲:「追!」

往前三百步后,分叉路兩邊竟然都有黃鳴血跡,這種情況下張喬也沒了個主意,只得向大哥看去。張恆當機立斷,袖箭是肯定射中了這隻滑不溜秋的小泥鰍,既然如此肯定跑不遠。三人經過幾息商議,果斷分作兩組,張恆單吊寬闊的一路,挑斷箭矢的張震與張喬去了羊腸般的另一路。

黃鳴方面,真的就被三人擺了一道,盲點處的第一記黑拳、射入背後的那枚克制符甲的袖箭以及查缺補漏的那張不知跟腳的符籙,都說明了這三人確實是吃這碗飯的行家裡手。背後的那枚袖箭尤為陰險,插入半寸不足即可麻痹敵人,察覺到麻痹異樣的他雖早就將其拔出,卻扔在逃竄的途中感覺身體麻痹漸漸提不起弓來,僅剩的三支箭中的兩支也未曾在還有一番氣力時建功。直到前路分叉,拐入羊腸小徑的黃鳴靈機一動,朝著大路方向奔走幾十丈又將裹了血將那袖箭遠遠擲出。這才沒有再猶豫地向小路奔去,一路思緒不停。

還好當年老於說過,被圍殺時,掠陣的基本都是軟肋,死中求活的關鍵就是看軟肋有多軟。

那個善於掩飾的左撇子,腦子好使,本事卻不咋地,一刀劃在胸口,竟是沒能劃破藤甲,只要來的只有那個左撇子,只憑一發箭矢就能要其小命。

腰部以下也越來越麻木了,最後這根箭矢要是射不中來人,保不齊真就跑不了了。黃鳴翻上一塊巨石,將身子埋入雪中,靜等來人,心跳趨於平緩,腦筋急轉。

三人圖他什麼?可能是呂稼將其揣有太青令一事公佈於眾了,只是當初老子搶那包裹時,用的是真容啊?難道是馬掌柜?

來了,正如期盼的那樣,是那個張喬,只不過身邊還跟著那位拳頭很重的張震。

一更大雪,天地寂然。 能來參見壽宴的都是海城有頭有臉的人物,即便在驚訝也不會失態,但是驚呼聲卻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此起彼伏。

可以想見,眾人有多麼驚訝,才會剋制不住驚呼。

是有貴客到了么?

陸母向門口望去,其他幾個貴婦人也相繼投過目光。

燈光暗處,緩緩走來一位身材高挑纖細的女子。

她逆光而行,彷彿從畫中走出的款款仕女。

臉上看不見妝容,只覺得明眸皓齒,肌膚瑩潤,頭髮是半長不短的中發,沒有戴任何配飾,似乎只是隨意勾在耳後。

露出一隻精巧圓、潤的耳朵,在墨發的映襯下,耳珠白的發膩。

她身上穿在一件秋香色的微微修身的長裙,看不見有什麼裝飾,但是行走間,卻彷彿蒸騰著金色的霧氣,光輝奪目。

以一種強勢的,不容人忽視的方式,驚艷眾人。

太美了!說不出具體哪裏美,但就是讓人移不開目光。

好一會,陸母身邊的貴婦才艱難地移開視線,捂著胸、口,驚呼:「這到底是哪家的名媛,氣場太強了吧,好像是……是……」

「武皇!」有人接道。

眾人互相對視幾眼,都沉默地低下頭。

如果古代第一位女皇武則天在世,估計就是這樣強烈的氣勢吧。

這些貴婦一個個都是人精,見慣了好東西,審美也高,如果之前陸雅晴的驚艷是因為衣服,那麼眼前這個女子的驚艷,就是純粹因為自身。

那件【天使】雖然華貴,但是陸雅晴根本撐不起來,穿在她身上,不是衣服裝點人,而是人襯托衣服,彷彿一個塑膠模特。

別人第一眼關注的都是衣服,等到第二眼第三眼才會關注陸雅晴。

但是眼前這位女子不同,別人根本無暇關注她的衣服,她的配飾,眼中只看得見她!

「這是誰啊?」

眾人陸續回神,開始好奇女子的身份。

「她好漂亮,天啊,剛才我整個人都懵了。」

「不不,不是漂亮,漂亮根本就配不上她,是帥,那種強烈的衝擊力,我感覺自己都快死了!」

……

議論聲不絕於耳,連陸母身旁的貴婦們都探究起來,小聲討論,這位女子到底是誰。

只有陸母神色複雜,恍惚了一會,才喃喃開口:「陸細辛。」

「你說什麼?」聲音太小,周圍人都沒聽清。

陸母恢復常色,清聲說:「她是陸細辛。」

什麼?

陸細辛?

居然是陸細辛?

那個養在外面18年,今天剛被找回來,什麼都不會的土包子,陸細辛? 他臉上的白粉比城牆還厚,嘴巴塗成了深褐色,這樣子看起來不男不女,像個妖怪似的,讓冰姑姑一陣反胃。

她冷聲道:「我是皇上的人,璃王他敢不對我好嗎?他要是不對我好,豈不是沒把皇上放在眼裡?」

徐公公這意思,好像說得她被楚玄辰收買了似的。

她知道,他不可能平白無故這樣問。

肯定是皇上不信任她,叫他來試探她的。

「也是。」徐公公連連點頭,一臉嫉妒的說,「你是皇上身邊的紅人,璃王他理應對你好,你住的這間屋子,可比咱家住的豪華多了。想必你在璃王府,那也是一人之下,百人之上,咱家看你這生活過得如魚得水,那你可有把皇上的話放在心上,可有打探到什麼沒有?」

冰姑姑冷冷道:「我打探到的東西,不都全部用飛鴿傳書傳給你了嗎?難道你沒有呈給皇上?」

「怎麼可能,咱家豈敢?不過皇上覺得你來了這麼久,竟然什麼都沒打探到,真是愧對他對你的信任。」徐公公沉聲道。

「璃王府實在是沒東西可打探,你以為我不想探?要不,你去稟告皇上,咱們倆換,我去伺候皇上,換你來打探。看你是不是比我更有能耐,能多打探點東西出來?」冰姑姑冷聲道。

「冰倩,你少給本公公裝蒜。本公公現在問你,楚玄辰他的毒到底有沒有解?雲若月她到底有沒有鳳凰命格?」徐公公直入主題。

冰姑姑終於明白,這才是他問的重點。

她望著徐公公,冷聲道:「我跟皇上這麼多年,你認為我會騙皇上?我在家鄉還有親人,有娘親,有軟肋。我就是萬死,也不敢背叛皇上。而且皇上待我恩重如山,如此信任我,我又怎會欺騙他?我告訴你,璃王的毒沒有解,璃王妃也沒有鳳凰命格,不信你叫那些太醫去查,一查便知真假!」

「你說的都是真的,璃王的毒真的沒解?」徐公公陰鷙的問。

「千真萬確,不信你等下問張太醫他們。」冰姑姑回答得理直氣壯,因為她看到的就是這樣。

見冰姑姑這樣回答,徐公公只得又問,「那你有沒有查到璃王謀反的證據?」

只要一樣證據,皇上都可以治楚玄辰死罪。

冰姑姑梗著脖子,冷聲道:「沒有,我如果查到,早就告訴皇上了,會等到現在?」

徐公公冷笑,「我諒你也不敢欺騙皇上。冰倩,我也好久沒看到你了,你竟然又變水靈了,要不,我向皇上請旨,讓他將你嫁給我,咱們做夫妻,一起對食……」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