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宋華豐將頭瞥向一邊不去看宋正浩祈求的眼神,這件事情他是徹底不打算管了的。最後的結果是好還是壞,就看大哥自己的運氣如何了。


宋離的原意也是跟她們商量,畢竟自己可以對宋華江這個大伯毫不留情,可是卻不知道爹娘的心裡是怎麼想的。如果爹娘真的決定要放他一馬,大不了自己在私底下動手。是的,宋離就沒有想過真要放他們一馬,只不過他不想讓爹娘心裡難受罷了。

「爹娘,這件事你們是怎麼想的?」宋離問道。

趙氏原本就憋了一肚子的火氣,這會兒被閨女一問這火氣頓時就起來了。

「還能是怎麼想的?他大伯這就是上門打劫也沒有這樣的,就算你爹跟他不是親兄弟也不能這麼做是不是?」趙氏看樣子確實是被氣著了,說話的時候都開始忍不住指手畫腳了,這在趙氏來說是絕對很少的。 ?十年驅馳海色寒,孤臣於此望宸巒,繁霜儘是心頭血,灑向千峰秋葉丹。

伴隨著明代戚繼光的一首望闕台。

我、高晨、周世豪,大步向李一刀的墳堆走去。

我讓高晨躲在李一刀墳包的不遠處,周世豪則扛著紙人,與我一同來到李一刀墳前。

我拿出供品,當然少不了,劊子手最愛喝的酒。

「刀爺,晚輩楊曦,帶著我那不懂事的小兄弟,來給您賠罪了!」

說完我用手指了指地上的紙人,然後用開過的天眼,打量著墳包四周。

只見墳包後面,有一人站那,滿臉胡茬,臉色青灰,身穿紅色馬褂,扎著一頭長辮,手提一把鬼頭刀。

看來這人正是李一刀,我在心裡暗自打量。

「刀爺,是不是,只要在我兄弟身上,割滿三千二百二十八刀,你們之間的恩怨就一筆勾銷?」

李一刀臉色陰沉,並沒有說話,過了一會他才勉強,點了點頭。

我拿出早已準備好的紙刀,走到紙人跟前,乾咳了幾聲。

「刀爺您看好了,我要下刀了……」

我的聲音很大,一來是讓李一刀聽見,二來是要讓,躲在不遠處的高晨做好準備。

紙刀每在紙人的身上劃一下,不遠處的高晨,便會慘叫一聲,就這樣割了七百四十九刀之後。

這時站在遠處的李一刀,他突然走到我身邊,把手中的鬼頭刀向我遞來:「給,用我這個!」聲音粗獷夾雜著些許怨氣。

「刀爺,您是再給我開玩笑吧,陰刀難斬陽間人,難道您老沒聽過這句話?」我面帶疑問,看著滿臉胡茬的李一刀。

李一刀面帶冷血:「鬼作的太久,陽間的事,早已忘得一乾二淨。」

我只想儘快結束這三千二百二十八刀。

我繼續拿著紙刀,在紙人身上划。

當我在紙人身上劃了一千三百一十一下之後,高晨便不再作聲。

這是我事先和他商量好的。

「刀爺,您看這人已經死了……」我看向李一刀,示意我要停手。

「繼續,割滿為止。」李一刀一臉憤相。

「刀爺,三千二百二十八刀,一刀不差。」我看著李一刀出了口長氣。

就這這時天色微亮,幾聲雞啼,李一刀不見蹤影。

原以為事情,就會這樣過去,沒想到,我的這點小把戲,根本沒有瞞住一生砍頭無數的李一刀。

隔天晚上,我周世豪、高晨,三人正在討論,昨天晚上的種種精彩之時。

突然一陣陰風吹過,門開了。

門外的李一刀,扛著那把鬼頭刀,表情恐怖,眼神兇悍,向屋內緩緩走來。

我一臉驚恐:「昨天晚上沒有騙過李一刀?」

「三炮,那怎麼辦?」

「問題不大……」我示意高晨放心。

「你個毛頭小子,敢拿紙人糊弄老子,我看你,是不知道我這把大刀的厲害!」

李一刀惡狠狠的說完,用手拍了拍,他扛在肩上的鬼頭刀。

我大叫一聲:「刀爺既然您敬酒不吃,吃罰酒,那就別怪後輩我,翻臉不認人,孽障小爺我今天要打的你魂飛魄散……」

「就憑你?哈哈………………」

深夜的打鬥聲,顯得格外聲響,吸引了許多看熱鬧的鄉鄰。

或許在他們眼中,只看見一個犯了神經病的小夥子,手拿一把巨劍,在那手舞足蹈。 宋離原本還沒有擔心,不過看她娘一副恨不得吃了宋華江的樣子就知道自己根本就沒有什麼可擔心的了。就是不知道她爹心裡是怎麼想的。

「爹?」

宋華江的心裡難道就好受了嗎?不過這次大哥做的實在是太過分了,所以也就不準備管這件事情了。

「這事就隨阿離你的意思處理吧!」宋華豐道。

有了爹娘的這話宋離的心裡多少也就有數了,不過她倒也不會多加干涉,不過自己倒是可以給沈安那邊打些招呼讓他好好招待一下宋華江。

趙氏也是被氣暈了頭所以才口不擇言,這會兒恢復神智之後就開始問宋離是怎麼知道家裡出事兒了。

跪下,偵探老婆不敢戲 「你跟大竹怎麼突然回來了?」

「是甜兒來給我們報信的。」宋離道。

趙氏倒是沒想到居然是小孫女跑去找的閨女,看來自己平時沒有白疼這個小孫女,遇見事情還知道去找她小姑姑幫忙倒是機靈。

趙氏誇了宋甜兒兩句,不過倒是關心宋離這幾日在江家生活的怎麼樣,江家人對她怎麼樣?都

「他們對我都極好。」江家人人口簡單,自己嫁過去的這些天更是事事都依從自己生怕怠慢了自己。

聽見宋離說江家人待她很好,趙氏這才放心了一點,雖說平時兩家人的關係就不錯,可是如今閨女嫁過去了自己自然就更加的關心了。

江大竹就站在宋離的身後聽宋離說跟趙氏說話。

「大竹,你過來。」趙氏對這個從小在自家長大的孩子突然變成了自己的女婿還有一點不適應,不過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滿意。

「娘。」為了防止被人看穿他們之間的關係,宋離跟江大竹一早就約定好了,要稱呼對方的爹娘為爹娘。

「阿離這孩子的脾氣犟,你凡事都多擔待一點。」

「好。」江大竹的眼中全是笑意,其實不用趙氏說他也會好好對宋離的。

宋離跟家人說了一會子的話就跟著江大竹回江家了。

一到江家兩位長輩自然對事情的發展很是關心。不過宋離只是大概說了一些,其餘的倒是沒有多說。

知道宋華江夫妻都被抓起來了,江氏夫妻倒是放心了不少。

「著這宋老大也真是不要臉當初那麼逼迫你們現在也敢上門。」江老太很是義憤填膺,不過宋離倒是不覺得有什麼,左右他們現在也不是從前一點反抗的能力都沒有,如今宋華江敢上門就要有承擔後果的勇氣。

宋離讓莫春給縣衙那邊遞了話,沈安原本還想看在宋華江跟宋離的關係上對宋華江從輕發落的,不過有了莫春帶過去的話,倒是改變了主意。

無論宋華江夫妻如何喊冤,沈安只一句人贓並獲有何冤屈可言?最後直接就判了夫妻倆二年的牢獄之刑。

兩年的牢獄雖然看似不重但是對於兩個快要年過半百的人來說這絕對不是什麼好滋味。

宋有田知道了以後更是吵著鬧著要來找宋離他們算賬,不過最後卻被苗氏給攔下來了。至於苗氏是用什麼手段把人給攔下來的就不得而知了,不過聽說當日苗氏可是要帶著孩子回娘家還揚言要跟宋有田和離的。

宋有田到底還是害怕苗氏帶著孩子們一去不回,所以只好壓抑住自己心中的怒火不來找宋離她們的麻煩。宋離得知這個消息之後也不過就是置之一笑,這還真是不用自己上心。

不過這幾日毛氏那邊伺候她的老婆子說毛氏似乎在跟一個男人接觸,而且舉止很是親密只怕是兩人的關係不簡單。

宋離倒是不關心毛氏跟其他男人接觸,就是擔心毛氏要是真的跟其他男人在一起了,對小瓶子的關心肯定就沒有從前那麼細緻了,所以宋離決定去看看她們。不過這讓宋離想起自己之前好像說過是絕對不會去看她們的,現在想想這就是打自己的臉了。

不過這次宋離是跟著江大竹一起去的,買了不少孕婦補身子的補品,還有就是一些小孩子喜歡吃的零嘴。其實小瓶子倒是不怎麼好吃,對於吃的東西也是能填飽肚子就行,根本沒有任何其他的要求,所以看見宋離帶給自己的零嘴的時候,小瓶子也就是禮貌性的跟宋離說了謝謝。

毛氏的心裡還在記掛著上次的事情,自己上次可說是把宋離這個堂妹給得罪慘了,如今宋離還願意來看自己真是自己上輩子燒了高香了。

「阿離,這是義父送來的烏龍茶你嘗嘗。」毛氏端著杯熱騰騰的茶討好的看著宋離。

起先宋離對毛的做法確實有那麼幾分的不高興,不過毛氏從前在宋華富家裡的時候過的就是被公婆剝削丈夫毆打的日子那時候沒有人會對她伸出援手,所以也就養成了她萬事不求人的態度。也說不上是還好還是壞,只不過有時候看了著實讓人生氣罷了。

毛氏見宋離不跟自己搭話只認為肯定是宋離還沒有諒解自己,心裡頭雖然難受不過還是強打起精神來。

「這位是?」原本毛氏是應該能認識江大竹的,不過江大竹離開這麼幾年的時間,加上長相又有些變化所以毛氏一時間竟然沒有認出來。

「看來三堂嫂是真的不記得我了,我是江大竹。」

毛氏一臉尷尬,剛才她覺得有點像江大竹不過不敢貿然開口,現在得到江大竹自己的承認才算是敢相信。

「大竹,你怎麼回來了?」她記得婆婆原來跟自己說過江大竹是去參軍去了,說不定早已經死在戰場上了。不過後面這句話通常都是婆婆方氏跟江大娘吵架輸了會說的話。

「想家就回來了。」

毛氏知道宋離跟江大竹的關係一向不錯,所以對於江大竹跟宋離一起出現也沒有任何的疑惑,甚至還覺得是理所當然的。

「我去讓王婆子給你們做些好吃的,今天晌午你們就留下來吃飯。」毛氏的肚子已經六個月了,早已經顯懷了,所以行動起來也沒有從前那般的敏捷了,不過好在她住在這裡也不用操心什麼,只要把小瓶子照顧好,順便養好胎就足夠了。 宋離既然不提當初的事情,毛氏自然也就不說了。不過二人倒是心裡清楚對方的用意,既然是好意就沒有拆穿的必要了。

江大竹似乎對孩子格外的喜歡,拉著小瓶子說了不少的話。小瓶子也很是機靈一個勁兒的管江大竹叫堂姑父。樂的江大竹恨不得把自己身上的好東西都給小瓶子,不過小瓶子這個姑娘也不是那些個眼皮子淺的,除了接了江大竹給自己的一些零嘴之外,其餘的硬是什麼都沒有接受。

不過這一點倒是讓宋離比較意外,毛氏能把小瓶子教育成這樣真的算是已經很不錯了。

午飯也弄得比較簡單,就是一盤清炒小肉,一碟青菜,外加一碗雞蛋湯。不過宋離還帶了一條鯽魚過來,所以又多了一條魚。

「這魚原本是打算煮湯的,不過已經有蛋湯了,所以就把魚給清蒸了,姑娘您嘗嘗這味兒怎麼樣。」王婆子一臉討好的看著宋離。

王婆子原本就是宋離找來的,就算是現在的月錢也是宋離出的,自然就對宋離多家討好了。

宋離點頭,「我堂嫂現在正是養胎的好時機,有什麼對身子好的你就多做一些給她。」宋離道。

王婆子滿口答應道,「每日都變著法子給夫人做呢,這不我鍋里還坐了一碗雞蛋羹,等會兒就給夫人端來。」王婆子從前是照顧過自己兒媳婦生產的,所以也知道怎麼樣給孕婦準備一些有營養的東西。

江大竹給宋離夾了一筷子青菜,「王婆肯定知道怎麼照顧堂嫂的,你就不用擔心了。」

毛氏的眼中閃著隱晦不明的暗光,她知道或許宋離的這位新婚夫婿對自己應該是沒有什麼好感。不過自己現在也確實是靠著宋離過活的,再說了自己如今這樣的情況他們能來看自己已經很是難得了。

其實這就是毛氏誤會江大竹了,江大竹並不是看不上毛氏,只是他的性子一向都是這樣的,只有對親近的人才會願意關心兩句,但是對毛氏這個不熟悉的人自然也不可能像對宋離一樣的熱情跟關心。雖然江大竹對毛氏稍顯冷淡了一些,但是也絕對不會是毛氏想的那樣看不上她。

「阿離,我這裡有王婆幫忙照顧著不會有事的。」毛氏道。

宋離想了想就明白毛氏的意思了,不過毛氏這個堂嫂想要表達的意思對自己來說還真是看不上眼。

「堂嫂,我有事要跟你商量,你看?」

毛氏詫異,有事要跟自己商量?到底是什麼意思?

「阿離,有什麼話你就直說吧!」毛氏道。

「我是看你快要生了,就想著要不先把小瓶子帶回我家去住一段時間?」宋離道。

毛氏有些不知所措,阿離這話是什麼意思?

「阿離,我這離生還早著呢,更何況這孩子一直都在我身邊,怎麼也不能把她送走是不是?」毛氏雖然不明白為什麼宋離突然就跟自己說要把小瓶子帶走的話,但是她知道肯定是阿離覺得自己有什麼地方做的不太好,所以才會跟自己說要把小瓶子帶走的話。

宋離笑了笑,「小瓶子這孩子我看著挺喜歡的,而且堂嫂你如今懷著身孕,還要帶著小瓶子肯定不方便。」宋離道。

宋離這麼一說就讓江氏忍不住要多想了。

「不會的,小瓶子是我的閨女我怎麼會覺得帶著她不方便呢?」毛氏道。當初她就是為了不讓小瓶子被婆母賣掉所以才會連夜帶著小瓶子逃跑的,如今又怎麼可能讓宋離把小瓶子給帶走呢?

「阿離,我自己可以照顧好小瓶子的。」毛氏的態度很是堅決。

宋離倒是沒有想到毛氏竟然會不願意讓自己將小瓶子帶走,不過其實這也是因為宋離沒有做母親的原因所以才會不知道孩子在母親心中的重要性,所以宋離說要把小瓶子帶走毛氏才會想也沒想就拒絕了。

「為什麼?」宋離不解的問道,自己幫忙將小瓶子帶回去照顧不是很好嘛?為什麼堂嫂會不願意呢?

江大竹拉了宋離一把,小聲說道:「阿離,孩子在當娘的心中是最珍貴的,你要把小瓶子帶走,你說堂嫂她怎麼可能會願意讓你把小瓶子給帶走。」

宋離雖然還沒能完全明白,不過卻已經不再說要把小瓶子帶走的話了。

「若是堂嫂這裡有什麼不方便的地方,只管跟我說,我一定會幫堂嫂你辦的妥妥噹噹的。」宋離道。

毛氏見宋離不再說要把小瓶子帶走的話,臉上這才有了一絲笑容。

「好,真要是有要你幫忙的地方我一定不會跟你客氣的。」

小瓶子的年紀雖然小,但是卻也不是聽不懂話的年紀,對於宋離說要把自己帶走她也是清楚的,她害怕可是卻什麼都不敢說。不過好在娘沒有答應阿離姑姑讓她把自己帶走,可是她不喜歡阿離姑姑了,她要把自己從娘身邊帶走,自己再也不跟她好了。

「阿離姑姑我是不會離開我娘的。」小瓶子一本正經的說道。

宋離一愣,隨即笑道:「好,我不會帶你走的,就讓你陪著你娘好不好?」

小瓶子聽見宋離說不會帶著自己走,立馬就高興起來了。「阿離姑姑你說話可要算話,我是真的不會跟你一起走的。」

「嗯,我不會帶著跟你一起走的。」宋離道。

blood x blood 吃過飯之後宋離跟江大竹準備離開,毛氏挽留了兩句之後把人送到院門口就進了屋。

王婆子將蒸好的雞蛋羹端給毛氏,「夫人把雞蛋羹吃了吧!」

毛氏接過雞蛋羹放在桌子,並沒有立馬去吃。王婆子有些弄不懂了,之前自己端給夫人之後,夫人都是二話不說就吃了的,怎麼今日突然就不吃了?

「夫人,有什麼都對的嗎?」王婆子問道。

毛氏搖頭,「沒什麼不對,我只是想到一些事情,一時之間沒有了食慾所以才吃不下的。」

王婆子眼珠一轉就知道毛氏說的是什麼了,「夫人,阿離姑娘也是好意,她也是擔心你一個人照顧不好小姐所以才想著把人給接回去的。」 ?「忙婚事唄……」

「你的婚事?」我帶著疑問看著他。

「對啊,我馬上就要結婚了。」

葉凡真說完,臉上洋溢著一種幸福,似乎早已忘記了,他表弟溺死的事情。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