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宋晴暖洗了一把臉,緩了好一會才從洗手間裡面出來,「我沒事,不用擔心。」


她此時臉色蒼白的嚇人,讓霍江辰依擔心的不行,「小暖,你有點不對勁,我帶你去醫院看看。」

話剛剛說完,門口頓時響起一聲冷哧,「霍先生還是要注意自己的身份,對著已婚人士這麼獻殷勤,可不好。」 宋晴暖身子僵在原地。

霍江辰攔在她身側,「秦先生還是先管好自己。」

秦騁臉色難看極了,「我的家事還輪不到霍先生操心,請你離開。」

「你……」霍江辰欲發作,察覺衣袖被人拽住。

「江辰,你走吧,今天謝謝你送我回來。」宋晴暖語氣裡面帶著祈求。

霍江辰不忍她難受,沒好氣的瞪了秦騁一眼,轉身走了。

「怎麼,捨不得他?」秦騁的聲音冷颼颼的,讓宋晴暖臉色一白。

「江辰只是送我回來!」

「江辰?叫的真親熱。」秦騁靠近,逼著她直視自己,「秦太太,注意自己的身份,我們還沒有離婚。」

「離婚不是你希望的?我答應了,還還想怎麼樣?」

她這種略帶嘲諷的模樣刺激到他,男人反手就將她抵在牆角。

「離不離婚,你說了不算。」

秦騁一點點靠近她,眼中的光複雜晦澀。

她心中苦澀,胃中卻一陣翻湧,連忙推開他跑出去。

過了一會,洗手間門口傳來秦騁的聲音,「宋晴暖,你怎麼了?回答我!」

秦騁皺眉,心中有種不好預感,直接伸腿將門踹開。

裡面宋晴暖臉色蒼白,身子搖搖欲墜的扶著牆邊。

秦騁的手不動聲色收回,「人都已經走了,裝成這幅樣子給誰看?」

宋晴暖壓下噁心眩暈的感覺,嘴角扯出一個譏諷的弧度,「知道我是裝的還這麼緊張?看來你也不過如此。」

秦騁眼中的擔憂被打消。

「是我小瞧你了,你想勾引誰我不管,但我們現在還沒有離婚,萬一有什麼不好的消息傳出去,你明白的……」

宋晴暖身子晃了晃,緊握著雙拳不讓自己泄露情緒。

他就是這麼看她的!

她用手遮住眼睛,指縫間傳來陣陣濕意。

那天過後,秦騁再也沒回來過家裡。

她偶爾去頂層送文件,看見的也是緊閉的辦公室房門。

宋晴暖想起秦語那天說的話。

她撥通一個熟悉號碼,「筱雨,我想讓你幫我查個人。」

「你說秦語?我早都說秦語有問題,你現在才發現?」另一邊的女聲恨鐵不成鋼。

沒聽見宋晴暖回應,她無奈,「小暖,秦語的事情我早都調查過,早都被人動過手腳,我也沒有辦法了。」

宋晴暖心中瞭然,感激道:「我知道了筱雨,還是謝謝你。」

「謝什麼,等我過幾天回去當面謝就是了。」

那邊人打了兩聲哈哈,沒說幾句就掛了電話,徒留宋晴暖一個人拿著電話出神。

果然,秦語有備而來,越來越棘手了。

傍晚,雲彩遮掩月光。

宋晴暖躺在床上,電話鈴聲想起。

「少夫人,秦總暈倒了,您方便的話可以過來一趟嗎。」許漾聲音被刻意壓低,語氣明顯帶著擔憂。

宋晴暖頓時睡意全無,趕緊起身,「怎麼回事?」

「秦總這幾天一直不眠不休的加班,勞累過度,現在在醫院。」

「我馬上就到。」

宋晴暖掛了電話,匆匆披了件衣服就跑了出去。

到達秦氏的私人醫院已經半小時后。

電梯一路直達頂層,她從沒覺得時間這麼慢。

找到秦騁的病房,她連門都顧不上敲,直接伸手將門推開。

「秦騁,你怎麼樣……」

話語哽在喉嚨裡面,宋晴暖瞪大眼睛看著裡面的一幕。 秦騁躺在床上,身邊躺著一個女人,兩人臉貼著臉,看起來親密極了。

宋晴暖只覺得一盆冰水從頭澆下,一直冷到心裡。

呵,他身邊怎麼會缺人照顧?

這不,都照顧到床上去了。

秦語起身,面色不善,卻還是挑釁的看著宋晴暖。

「宋小姐,我哥正在休息,不讓任何人打擾,你來幹什麼?」秦語聲音一字字的錘在宋晴暖心頭。

宋晴暖手死死的抵著門框,做最後的掙扎,「我聽說他暈倒了,來看他。」

秦語嗤笑一聲。

「你和哥哥就要離婚了,還是避避嫌比較好,再說了,哥哥他最近不想看見你。」

宋晴暖只感覺到諷刺。

「說到底我才是他的太太,還沒離婚名分就一直在,你是拼著什麼身份留下來的?堂妹?還是說,見不得人的小三!」

「你…」秦語臉色青白交加,咬牙,「你算什麼…」

「秦小姐還是注意一下影響的好,先不說你們現在還是名義上的兄妹,光是秦騁有婦之夫這一點,就不是你這麼一個黃花閨女應該貼上來的。」

秦語恨恨的瞪了宋晴暖一眼,知道多說無益,咬咬牙離開了。

她以後有的是機會!

房間裡面,宋晴暖一時犯了難。

鬧這麼大的動靜秦騁都沒醒過來跡象,想了想,宋晴暖摸出手機撥通了許漾的號碼。

「許漾,我現在在秦騁的病房,他怎麼回事?為什麼沒有醫生在!」

許漾的聲音很快傳來,「少夫人,醫生已經檢查過了,就是勞累過度,要多休息,身邊少不了人照顧,如果秦總有發熱的跡象還勞煩您替他擦下身子,你也知道,我們秦總一向不讓人近身……」

掛了電話,宋晴暖伸手探了一下秦騁的額頭,果然,溫度不大正常。

宋晴暖咬牙,走上前準備解秦騁的上衣扣子。

觸手可及是秦騁堅硬的胸膛,她正要動手,手腕就被雙大手鉗制住。

原本昏睡的男人不知何時睜開眼睛,「你幹什麼?」

宋晴暖不自在的抽回手:「你有些發熱,我給你擦身子。」

「不用。」

說這話的時候,秦騁起身,勁瘦身材一覽無遺。

神態自如的換了衣服,看不出一絲異常。

宋晴暖別過視線,「醫生說讓你好好休養。」

她記得剛才入手的溫度,燙的嚇人。

「秦太太是覺得我還有值得你算計的地方?這副做派還是離婚之後留給姓霍的看吧,我就不勞煩你了。」

秦騁諷刺道。

宋晴暖面上有些難堪,「也是,你手下人這麼多,大把的人排隊來照顧你,什麼姐姐妹妹多的是,自然用不上我這個得你厭煩的。」

她說著正準備轉身離開,卻不曾想秦騁長腿一邁攔住她。

「你什麼意思!」

「秦騁,到了這個地步還裝傻有意思么?這次是我不對不該自作多情來看你,下次不會了。」

她受傷的表情讓秦騁一陣煩躁,因為長期不眠不休工作,眩暈感又一次侵襲而來。

昏迷之前,秦騁幾乎是本能的抱住宋晴暖。 病房裡,秦騁躺在床上。

睡著的他,眉眼間少了些凌厲,讓宋晴暖忍不住多看。

但僅是一眼她就收回了視線。

既然已經決定和這個男人一刀兩斷,她絕不能動搖。

「愣著幹什麼。」秦騁話語冷不丁響起。

「你醒了。」

她伸手要去按護士鈴,結果被一雙手鉗制住。

「我沒事。」

命令的語氣讓宋晴暖關心的話咽了回去,只能作罷。

氣氛有些尷尬。

醞釀一番,她試探道:「離婚的事,不如我們找個時間。」

她下半句話還未來得及說,就被秦騁打斷:「離婚的事情不許再提。」

宋晴暖不可思議,「秦語現在已經醒了,這不就是你想要的……」

話還沒有說完,秦騁直接伸手將她鉗制在懷中。

男人的唇不由分說的吻上她,帶著懲罰意味。

宋晴暖吃痛的哼了一聲,用盡全力推開他。

「你幹什麼。」

狠狠擦拭唇角,宋晴暖抬頭撞到秦騁冷漠視線。

這樣的眼神,疏離的讓她又一次想起這兩年來的種種。

「你簡直不可理喻。」

宋晴暖落荒而逃。

秦騁沒有叫住她,眉眼中複雜神色明顯。

這個女人說他不可理喻?

出門的時候,因為著急,宋晴暖不小心撞到了一個人。

看見秦語,宋晴暖也懶得和她說什麼。

等到宋晴暖離開,秦語臉色頓時猙獰無比。

剛剛他們兩個的話她都聽見了,秦騁難道不想和宋晴暖離婚?

看來她要加快動作了。

這麼想著,她咬牙,狠狠的抽了自己一巴掌。

——

病房裡,秦騁靠坐在床頭,神色陰鬱。

「哥……」秦語怯懦的站在門口,「我不放心你過來看看。」

秦騁注意的卻是她臉上的紅痕,皺眉道:「你的臉怎麼回事?」

「啊?」秦語神色有些驚慌,趕緊捂著臉小聲道:「哥你不要怪宋小姐,我剛剛只是勸她不要和霍先生走的那麼近,她可能是覺得我管的太多了……」

「管的太多?」秦騁視線一瞬不瞬的盯著她。

秦語有些緊張,只能硬著頭皮說,「哥,雖然我不喜歡宋小姐,但是她現在畢竟是你的太太,這成何體統。」

「的確是不成體統。」秦騁像是想到什麼,冷笑一聲。

秦語不甘心的想要秦騁心疼她,卻沒有想到秦騁下了床。

秦語頓時有些委屈,「哥,你幹什麼去。」

許漾就站在門外。

見他就這麼出去,連忙叫住他:「老大,醫生說你要卧床休息!「

可是哪裡還有秦騁的身影!

重生回頭草 「我去看看,秦小姐你先休息。」

許漾擔心他的身體,匆匆跟著秦騁的方向離開。

並沒有注意到,秦語眼中蒸騰的惡毒。

許漾一邊走一邊腹誹,老大最近的情緒讓人琢磨不透啊。

回到家中,宋晴暖正準備休息。

她從洗手間出來,就看見秦騁倚靠在卧室的沙發上面。

姿態慵懶,只是那眼神卻涼薄。

「就那麼想和我離婚,和姓霍的在一起?」秦騁臉上有忍隱的怒火。

見她不說話,他步步緊逼,「我在問你。」

宋晴暖只能後退,攏緊身上的睡衣,平靜道:「我說不是,你會相信嗎?」 他從不信她,她早已不報希望。

秦騁看著她,似乎是想從她眼中看見別的情緒。

「不信。」

宋晴暖料想到結果,輕笑出聲,「既然不信,你還來問我幹什麼。」

話說完,她轉身想找個空擋離開,卻不曾想肩膀被男人鉗制住。

宋晴暖抬頭看著他,正對上秦騁猩紅的目光。

「別忘了你的身份還是秦太太!」

男人的大手不由分說的遊走,驚的宋晴暖渾身忍不住戰慄。

「有名無實罷了!」

她強迫自己冷漠的看他,卻沒想到引來男人更多的怒意。

「名分,坐實就是了!」秦騁眉眼間霸道意味明顯。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