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宋嘉杭嚇的不敢和我說話了,他要是再放肆的話,我真的會考慮直接殺了他。


我又說:“我能夠找到這裏,就是不希望把事情做的太絕,你老老實實的也就算了,等你的陽壽耗盡了,自然也就可以去地府了。你要是敢這麼做事情的話,那你就慢慢的等着吧。就算有機會去地府了,也得下十八層地獄,到時候有你後悔的。”

宋嘉杭連忙說:“那我不害她了,你饒了我。”

我說:“這個當然可以,如果我想殺你的話,就會一直在那邊等你出現了。”

這一點我倒是沒有騙他,另外就是,趙傳宗那種態度,我也想早點把這個事情處理掉。

宋嘉杭說:“那好,我和你過去把這個事情解決了。你看行嗎?”

我頓時鬆了口氣,這當然可以。 事情比我想象中解決的還要快,我也不用擔心他會給我出什麼幺蛾子。要是真敢那樣的話,我還真準備弄死他。

當下,我們都坐上了車,包括這個宋嘉杭。

阿水他們渾身不自在,畢竟知道有鬼在身邊。呂紫更是不敢回頭,老老實實的坐在那裏,也不敢隨便說話了。

我不知道這阿水是不是真的被嚇到了,反正回去的車開的特別的快。

回到趙家的時候,趙傳宗站在房間裏,眼神還是老樣子,很是輕蔑,估計還是覺的我是騙子吧。我也不和他廢話,實在是懶的搭理他了。

王霞就趕緊問我事情怎麼樣了,我說差不多了。

然後我就和宋嘉杭走到了趙曉莉身邊,我看了宋嘉杭一眼,“開始吧。”

宋嘉杭很是不情願的抓住趙曉莉的手,等了一會,我看到有幾滴黑水從趙曉莉的指尖流了出來,原來有些蒼白的地方,現在也恢復了。

“記住,不準再鬧事,也不準欺負其他人,否則的話,下次我要是再碰到你,你知道那種感覺的。”

我再度威脅宋嘉杭,實在是這些鬼有的時候信不得,反正在他們的心底,他們就已經是死了的,那還有什麼好怕的?不過宋嘉杭被我打過,他是很清楚朱雀丹筆的厲害的。

宋嘉杭唯唯諾諾的答應了我,然後非常不捨的看了一眼睡着的趙曉莉,就走了。

“裝神弄鬼的,不知道的還真以爲你在和鬼說話呢。”

趙傳宗陰陽怪氣的來了這麼一句,我真懷疑他的腦子裏裝的都是狗屎。

呂紫連忙說:“他真的可以看到鬼的,而且剛纔在橋洞的時候,還給我開了天眼讓我看到的,嚇死我了都。而且,剛纔那個鬼還來了,他想要讓趙曉莉當他的女朋友。”

趙傳宗撇嘴,“我看你這是被洗腦了吧?怎麼你也來這套了?”

阿水攔住呂紫,讓她不要再說。

在這裏,估計也就阿水最瞭解這個趙傳宗了。

我拉着蕭楠就往外走,“阿水,事情解決了,我們先走了。”

阿水還沒說話,趙傳宗就把我攔住了,“先別走,我知道你剛纔是去幹什麼去了?萬一我女兒因爲你的事情問題更大了,我找誰算賬去?”

我操!

麻痹滴!

我心底頓時火大了,還想找我算賬?這事情是我弄出來的嗎?這也太不講理了吧?

王霞怒叱:“你胡說八道什麼啊?人家這是在幫忙,你還分的清楚不?”

趙傳宗也惱了,“你竟然敢指責我?萬一這小子就是一個騙子,害了咱們閨女咋辦?我看你真是鬼迷心竅。一腦子漿糊,什麼都相信。”

我現在最大的想法就是把趙傳宗找一個鬼窩,然後把他的天眼開了,嚇死他個狗日的。

我深吸一口氣,這個事情是斷然不能夠做的。 妙手神農 如果我做了,那我就和惡鬼沒有什麼區別了。

就在這個時候,趙曉莉醒了過來,“媽,你們怎麼了?”

我轉頭一看,趙曉莉神色迷茫,但是臉色比之前要好的多了。王霞連忙跑了過去,“小莉啊,你可嚇死媽了,你沒事了吧?”

趙曉莉茫然的搖頭,“我沒有事情啊,發生什麼了嗎?我感覺我就好像做了一場夢一樣,夢裏還有一個人要讓我當他女朋友。”

“傻孩子,胡說八道什麼啊。”

王霞抱住趙曉莉,我知道王霞其實已經反應過來了。因爲剛纔呂紫說了,那個鬼要讓趙曉莉當他女朋友,現在從趙曉莉口中也冒出了這話,當然就成了一個完美的解釋了。

我看了趙傳宗那傻缺一眼,這孫子的臉色果然有點難看了。他畢竟不是傻子,傻子能把生意做的風風火火嗎?能有現在這個身家嗎?很明顯,他的腦子還是很聰明的。

趙慧雲走到我身邊歉然的說:“對不起啊,我爸對你說的話有點過激了,還希望你看在阿水的面子上不要計較。”

我搖頭,“算了,這都是些小事情。”

我剛說完,趙傳宗又說話了,“行了,就當你有點能耐吧。開個價吧,我們從來不欠人情。”

阿水連忙說:“爸,這個事情我來和他談就行了,你就不用操這個心了。”

趙傳宗冷哼一聲,“怎麼?你很有錢是吧?”

我頓時被氣笑了,這個趙傳宗真的是能把人氣死不償命啊。我當下也不給他面子了,直接說:“行啊,既然你要給錢,可以,十萬,拿來吧,這是我平時最低的收費。”

一聽我說要十萬,趙傳宗的臉色就黑了,“你就這麼晃盪一下,就找我要十萬?”

我點頭,“對啊,就是這個價錢。我本來擔心你給不起,所以就看在阿水的面子上準備免費。但是你執意要給,那行,十萬塊,少一個子兒我今天都不幹。”

趙傳宗瞪了我一眼,“行,你小子可以。不過也別以爲十萬塊就難住我了,這點小錢對我來說,還不算事。”

我呵呵一笑,那隨便你吧。

趙傳宗這人辦事還真有點利索,還真的直接跑到其他房間給我拿了十萬塊現金。我也沒有推脫,既然人家嫌錢多燒的慌,我還裝啥?反正我也缺錢。

“現在可以了吧?請走吧。”

趙傳宗更是直接給我下了逐客令,他奶奶的,就算是過河拆橋也沒有這麼快的吧?

也因此我多看了趙傳宗一眼,這一看,我自己也是一愣。

趙傳宗的眼角竟然有一團很隱晦的黑氣,認真感受的話,竟然還有一絲鬼氣的感覺。之前我進來之後,他的態度就不怎麼好,所以我的心思就沒有放在他的身上,現在的話因爲我多看了他一眼,頓時就看出了個不對勁。

我笑了笑,“看你這麼大方的份上,就順便問你一句,最近是不是夜裏的時候覺的眼睛疼啊,疼的都以爲自己要瞎了,可偏偏醫院都檢查不出來啊?”

趙傳宗這一下徹底愣住了。

王霞連忙跑過來問我,“你怎麼知道?”

“我怎麼知道?”

我呵呵一笑,“幹缺德事了吧?被鬼給纏上了,自己還不知道呢。要不了多久,這眼睛就得瞎,左眼瞎了,然後右眼瞎,不信的話,就慢慢等着吧,我看你這時間也就是最近才發生的,也就是說最多一個禮拜的時間,你左眼看東西就要開始模糊了,一旦模糊的話,撐死三五天,肯定得瞎。人家不想要你的命,就想要讓你瞎啊。”

趙傳宗大怒,“你趕緊給我滾蛋,再胡說八道,我就報警了!”

我哈哈一笑,拉着蕭楠再也沒有停留,直接就走了。該說的我都說了,信不信都是他的事情。我們一出來,呂紫也趕緊跟了出來。

“喂喂,你收徒弟不啊?”

呂紫抓住我就問。

我很費解,“你現在不害怕了?”

呂紫說:“有你那個能耐的話,我不就可以不怕了嗎?”

我一陣無語,原來還有這種說法啊。

我想了想搖頭告訴她,“你啊,還是好好的上學吧。這些事情,真心沒有必要現在就投入過多時間的話,如果真有那個緣分的話,說不定我還會主動找你呢。”

我對收徒弟什麼的,也沒有這個心思,而且也不知道該怎麼選人。

這事情,我還得問我師父呢。

呂紫嘟着嘴,很是不樂意。

阿水在這個時候跑了過來,不斷的向我道歉。

我掂量了一下手中厚厚的鈔票,笑說:“道歉什麼啊?你看我和你走了一趟,就有一大把鈔票在手裏,就當賺錢了唄。”

阿水搖頭,“我知道你根本就沒有這個意思,完全就是被那鳥人逼的。”

那鳥人?

我和蕭楠好笑的看着阿水,阿水也反應了過來,頓時窘迫一笑,“口誤,口誤。反正,真的很謝謝你了。我以前也覺的你這個陰陽先生是鬧着玩的,現在才知道原來真的有這種事情,對不起,是我以前小看了你。”

我笑說:“好了,做我們這行的,這種事情多了去了,也不算什麼。”

阿水點頭,又問我:“對了,我丈母孃想讓我問問你,我岳父真的是撞鬼了嗎?”

我也沒有隱瞞,就直接告訴他,“撞鬼這個事情是真的,他應該是做了什麼不好的事情,所以才被纏上了。如果再不解決的話,自己不去找到問題的根本所在的話,眼瞎是跑不掉了。這些鬼雖然直接要不了人命,但是手段也很多的。”

阿水頓時急了,“那咋辦?這大一家子都是開他呢。”

我也有點遲疑,這個事情我是說呢,還是不說呢?就衝趙傳宗那種態度,我覺的說了反而害了這個社會,可不說的話,我又覺的不地道,一時間也有點鬱悶了。 我猶豫了一下,可最終還是沒有害人的心思。

我當下就告訴阿水說:“有些鬼的做事方式其實還是和活着的時候差不多的,平時也不招惹人,可一旦被人招惹了,就肯定會報復一下的。這個報復一般都是不傷人命的,你老丈人這個情況就是屬於這種的,對方只是想要他的一雙眼睛。”

阿水急了,“那也不行啊,都這麼大年齡了,要是突然瞎了,那後半生不就生不如死了?”

我點頭,“對方大概就是這個想法吧。”

阿水說:“咱們是朋友,還是一個村的,這事你可得幫忙啊。他那人說話雖然有點難聽,可畢竟也是我老丈人啊。”

我想了想就說:“這樣吧,因爲這個事情我也沒有辦法下定論到底是誰先招惹誰的。你就問問你老丈人,最近有沒有做什麼出格的事情。比如把路邊的什麼東西弄倒了,然後沒有修復,我說的不是正常的東西,而是其他什麼東西。或者說是把誰的墳給動了等等,反正就是這種比較特殊的事情。如果問到了,然後他自己也願意去解決的話,那就直接去就好了,帶點誠心,這個事情也不難解決。”

阿水仔細聽完,連聲感謝我。

之後,我們都上了阿水的車,先是把呂紫給送回了學校,這丫頭到了最後還在想成爲我的弟子呢。我第一次覺的,像她這麼熱衷的,騙她發生關係都是很簡單的事情。怪不得現在那麼多人被騙呢,其實都是因爲被人抓住了這個心理。

送完了呂紫之後,就是把我和蕭楠送回去了。

我回到自己的家裏,和蕭楠又通了一會電話,看看時間竟然已經摺騰到了晚上十點多了,我也就隨便在家裏找點東西吃,然後就睡覺了。

第二天的時候,我和老湯見了個面,把昨天的事情和他說了,順便又拿出了五萬塊錢給他。老湯和我合作一來,雖然也賺到了點錢,但是後來的事情卻完全把他拖累了。老湯開始是說什麼也不收,一直到我說,既然是合作,那就不要分那麼清,如果覺的以後不想合作了,那就可以不收,老湯這纔算是收了錢。

其實要真分的話,我還欠老湯錢呢。

老湯嘿嘿一笑,“麻痹滴,這人生太幸福了,我昨天就是睡了個大覺而已,今天就弄到了五萬塊錢,這不就是天上掉餡餅嗎?”

我笑了笑,老湯這人啊,有的時候就是喜歡耍嘴皮子。我問老湯知道趙傳宗這個人不,老湯告訴我說,他混江湖的時候,就知道這個趙傳宗。

趙傳宗學也沒上好,年輕的時候就是一個地痞混混。這人性格也很暴躁,後來還弄了一幫兄弟,不過和之前我們所知道的那個趙家可差遠了。不過也算混的不錯,在他那一片還挺有名氣的。後來就做了建材生意,沒想到還真出頭了。再後來吧,可能是因爲也有錢了,也開始珍惜自己的命了,所以就想辦法洗白了。但是這個人的脾氣呢,還是沒有怎麼改變,有的時候也會做一點稍微違法的事情,只要不是很嚴重,一旦被查到,就花錢擺平。

這就是老湯給我的答案,隨後又說:“按照你的說法,我也覺的,他肯定是被報復了。混這行的有的時候乾點缺德事,都覺的是很正常的事情,自己都快分不清什麼是對,什麼是錯了。他要是能夠想起是什麼地方做了這種得罪人或者說鬼的事情,那就真的見鬼了。”

我笑了笑,“也算他倒黴吧。”

老湯就笑,“乾脆等他瞎了個眼,然後再幫忙解決算了,起碼還可以留下一隻眼睛不是?”

我無奈搖頭,這個事情倒是做不來的。如果他真心要求我辦這個事情的話,我或許還真的會去幫忙。畢竟,咱不能見死不救。除非這個人真的是窮兇極惡的,要不然的話,能幫就幫吧。畢竟我受到的薰陶就是這樣的,我師父,高陽,黃大爺,還有香港的那個扎紙匠師父,他們都是這樣的人。

如果他們是見死不救的那種,我想,現在早就沒有了我。

我拍了拍老湯,下了一個重大的決定,起碼對於我來說,我覺的這可能是我這輩子下的最大的決定了。“老湯,我有一個正事,很重要的事情。”

老湯笑說:“咱們兩個你還至於這樣嗎?有啥事你直接說。”

我說:“我想向蕭楠求婚。”

“啥?”

老湯的反應比我想象中還要激烈的多,“你小子……瘋了?”

老湯之前雖然有過開玩笑,但是我知道,他並不想讓我娶蕭楠,畢竟蕭楠以前的作風可真的是太不好了,更是打了兩次胎。

我重重點頭,“我沒有瘋,你也沒有聽錯,我是真的準備向蕭楠求婚,我想和她過一輩子。她以前什麼樣,我不在乎,我也不想在乎。我只知道,她現在的心思都在我身上,這就足夠了,而且我也很喜歡她,難道不是嗎?”

老湯看了我一眼,給我點了一根菸,又給自己點了一根,“你確定你這不是突然下的決定?”

我搖頭,“不是,去香港之前,我就在想這個問題了。”

老湯抽了一口煙,吐了個菸圈,“蕭楠這個人吧,之前的情況確實不咋樣。不過後來的接觸吧,她的確變化太大了。可能就是所謂的覺悟吧,如果你真的是真心的,做兄弟的,我恭喜你,也支持你。她會是一個好女人,絕對會把你照顧的很好。”

我點頭,“謝謝。”

這個事情,我父母那邊我還沒有說,其實也不用說什麼,他們對蕭楠已經很滿意了。只不過,他們並不知道蕭楠以前的作風。

老湯又說:“你是怕我說漏嘴吧?”

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也許吧,我不希望蕭楠再受到傷害。

老湯搖頭,“你放心吧,我雖然守不了啥祕密,但是還是知道什麼話可以說,什麼話不可以說的。不過,也的確是,你一句話,蕭楠就從咱們老家跑到河南給你送一本書,就衝這,就衝心思都在你身上,你也得好好的對人家。”

我應了一聲,我的確也是這樣想的。

老湯看着我又說:“我呢,也不愛說啥大道理。但是今天爲了你,老子就破例一次了。一個女人,到了她這一步也挺不容易的。如果你真選擇了她,我希望以後不管徐小琳出現不出現,你都不能夠對不起蕭楠。你要是做不到,就別求婚,否則的話,當兄弟的也會看不起你的。”

“謝謝。”

我很感激的說了這個詞彙,也許我們之間不需要這兩個字。

老湯直接把五萬塊錢推給了我,笑罵一聲。“麻痹滴,你是不是故意的啊?更給了我錢,就來這套,是不是怕我沒錢給禮金啊。”

我哈哈一笑,把錢塞到他手中,“咱倆就別來這套了,有你這兄弟的支持,我就很滿足了。而且這只是求婚,還不是他媽結婚呢。”

老湯聳肩,“我倒是覺的你小子,只是想圓一個夢。”

我笑了笑,有點勉強。

藏在暗中的那個人還沒有出現,我做這個事情又是爲什麼呢?

我不希望蕭楠再一次的失望,我想先求婚。

如果,如果我死了,我們並沒有結婚,她還有選擇的餘地。

如果我沒死,那麼我們就直接結婚。

蕭楠現在很想要一個結果,我想求婚就是我目前最大限度能夠給她的結果。可能有點不道德,不負責任,但是我真的是沒有辦法做到更多了。我想珍惜她,只是無法掌控這些事情啊。

老湯拍了拍我的肩膀,“別想太多了,會沒事的。說吧,你想讓我幹什麼?”

我把那些消極的想法扔在一邊,就說:“要不要找婚慶公司啥的給策劃一下?我又沒經驗,不知道該怎麼做啊。”

老湯笑說:“要不要買一堆蠟燭,然後擺上她的名字,省錢,省力還省心,多好的主意。”

我頓時無語了,這是學生時代才玩的吧?

老湯哈哈一笑,“算了,逗你玩的。那就這樣吧,咱們也別找禮堂什麼了,就找個廣場,然後……”

老湯說了他的想法,雖然很俗氣,但是我們也的確想不出什麼好的點子了,我們認真琢磨之後,我的心情竟然開始激動起來。

我連個女朋友都沒有交過的人,現在竟然要直接進行求婚了…… 我和老湯說完那個事情之後,我就在一直忙碌着怎麼辦,怎麼才能夠讓事情變的浪漫起來。

說實話,我是真不懂什麼叫浪漫。就算是網上看到的那些什麼玫瑰花啊,還是其他形式什麼的,我也向來都是沒有啥感覺。對於這一點老湯就說我是木頭人,狗屁不通。

對於他的話,我沒有反駁,因爲我覺的他說的還是挺有道理的。

老湯雖然在那些婚慶公司幫忙張羅什麼的,我大多時候都是在看。看的過程,我只感覺到無聊,枯燥。

可能是因爲我和蕭楠的關係比較近了吧,所以也沒有什麼激動的感覺,我真覺的我就是一個木頭人,所有的事情,幾乎都是按照別人的意思來。

求婚……

我在路邊抽着煙,心裏有一股幸福感油然而生。

曾經,這對我非常的遙遠。如今,卻在眼前。

我不知道蕭楠會是一種什麼感覺,但是我知道,她肯定會答應的吧?

肯定的吧?

我突然有點忐忑了,她如果不答應呢?

我感覺到自己有點可笑,我打了電話,把老湯叫了出來,問他萬一要是不答應的話,我該怎麼辦?

老湯調侃我說,說我這是n年的宅男落下的後遺症,沒有一點自信了。就算是不答應又能咋了?還能因爲這事情一輩子過不下去不成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