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安然道長,不如我們還是不要跟上去吧。這鬼擡棺材有什麼好看的……”王同害怕了。


人是人,鬼是鬼。現在晚上有鬼出沒他也沒覺得有什麼不妥的。可是這樣跟上去可就是另外一回事了。這種情況和找死沒區別……

“不行!這送葬十八子殺的人肯定不是普通人。這種人死一個對整個世界來講都是遺憾!”

因爲這些人都不普通,身患異術者居多,所以不能死,死一個都是極大的損失。對天道也是損失!

已知人都是孕育而成,在嬰兒形成之前的時候染色體將決定一個嬰兒的性別,大小和以後身體、大腦等等的所有一切。

億萬的染色體將有億萬中人,這也就是讓全世界數百億的人裏面是每有任何一個人能找得出一模一樣的。即便是模樣一樣,但仔細看,必然還是有區別。而且個性,思想等等諸多方面也是不同的。

所以世界上從沒有任何一個和自己一模一樣的人,也沒人能代替自己。

但是,染色體就是一個數據庫。通常情況下,比買彩票還要小的機率中總有那麼一對染色體與衆不同。而這最染色形成的嬰兒從出生就異於常人,也許擁有者和常人不一樣的能力。無窮大的力量,超級聰明的腦袋,天生道骨的道人……

送葬十八子,喜歡殺的就是這種人。殺死並且將其放入白色棺材中消失不見。

所以這對安然來講必然是損失,這可是億中之一的機率,可以想象這種人死一個少一個,也許以後再也不會出現。這,絕對是全世界的損失!

王同聽到這裏哭喪着臉,那些人死關他們什麼事?現在自己保命最重要不是?如果眼前的安然不是女人,不是他想追求的對象。王同發誓,他肯定早就走人了!

可是現在這種情況他怎麼走?讓安然從心底裏把他當成膽小鬼?

“啊!是宋德華!!”

隨着安然驚訝聲,王同也是身子一愣顯得僵硬,隨即遠遠看去。在前面的地方有兩人一狗走着,那兩個不是宋德華和李靜還有誰?

不過王同可沒看到什麼送葬十八子,除了感受到陰涼感覺,還有看到宋德華和李靜外,什麼都看不到。

“案子很簡單,其實就是……”

宋德華在聆聽到李靜說的案件後迴應,話到這裏他皺眉。同時身後的小黑髮出齜牙的警告聲。

“怎麼了?”李靜不明所以,只是在一霎那她卻感受到了寒冷,隨即腦海想到了什麼。

這種想法完全是輕車熟路的,畢竟這些日子發生的事情太多了。詭祕的事件也不少。

“沒事,你能幫我到二十四小時自助店裏拿瓶水嗎?喝酒喝多了,有些渴。”

宋德華感覺到極重的陰氣,看來是有大傢伙來了。

“好。”李靜也知道有事情發生,當下點頭向前面走去。也不管有沒有自助店什麼的,只管走自己的。她也不敢回頭看,生怕出事。

“汪汪……”

李靜在走,身後傳來小黑狂吠聲,這讓她身子一震,顯得害怕。不過也因爲這樣,她連忙加快腳步離開。

“小黑,去把我的長槍拿來……”宋德華苦笑一聲。心道以後自己看來要槍不離身才行了。就像現在這種情況,只能讓小黑去把長槍拿來,如果沒有長槍,宋德華對付身後這陰氣極重的鬼魅,沒有長槍,他夠嗆的。

不過九曲長槍重有數百斤,不知道小黑行不行。如果不行,那就只能指望歐陽錦有沒有什麼辦法,或者宋德華自己能有什麼辦法趕回家裏去。但是,明顯這是下下之選。

“嗚嗚……”小黑委屈出聲,它更想和它的主人作戰,只是現在的情況容不得它去選擇做什麼,只能聽從宋德華的吩咐。

小黑撒腿就跑,向着宋德華的住處奔跑過去,嘴巴張開,舌頭伸出呼哧呼哧喘氣,一溜煙跑的就沒影子。

而宋德華則是挺直身子轉身,看向一直向他靠近的鬼魅。

一副白色棺材赫然印入他的眼前,緊接着十八個鬼魅也紛紛印入宋德華的眼中。

“先生,是送葬十八子。”劉仁纔出現在宋德華的身邊,緊接着來到宋德華身前,慎重看着眼前這一個送葬隊伍。

“哦?居然是送葬十八子?”宋德華聽到這裏皺眉鎖神。

送葬十八子的事情他從以前被他治療的鬼魅口中曾經聽過,是一個很特殊的存在,也是惡鬼中較爲少有的以團組爲一體的惡鬼。

而且,對方口味也不一般,不是單純的見人就殺,見人就戲弄。而是要殺一些有本事、有天賦的特殊人。然後裝入白色棺材內,帶到惡鬼界。

宋德華曾經很奇怪對方爲什麼要這樣做,所以現在一聽是送葬十八子,宋德華的印象不爲不深刻。

“先生,看來他們是找你的……”劉仁纔看着這十八個鬼魅在看着宋德華,看的是那麼詭祕和充滿興趣。

“我想……也是的。”宋德華本身就不算是普通人,所以這些傢伙對他感興趣倒也說的過去。只是,宋德華可不願意死去。

所以,眼前的的這些鬼魅恐怕不知道這次他們捏的不是軟柿子,而是硬的不能再硬的石頭。

隨着喇叭聲,十八子停了下來,白色棺材也被放下來,但是沒有直接落入地面,而是懸浮在距離地面三寸的位置。

“罪人宋德華,可在!”就在宋德華還在驚歎對方那白色棺材能懸浮在半空的時候,只見一頭戴紅帽的青年越過吹喇叭和拿柳條的鬼魅,正氣道。

說話的時候錚錚鐵骨,浩然正氣如使者宣令,讓人聽了彷彿真把自己當成罪犯一般,此時只能伏誅跪拜,承認自己的罪行。

只不過,宋德華知道這只是對方的一個喧賓奪主方式而已,就和兩人吵架,大聲的人總是比弱聲的人要強勢很多,讓不明真相的人聽了必然以爲大聲的人才是對的。不然人家爲什麼敢那麼大聲說話?

“誰是罪人?”對別人有用的東西對宋德華沒有效果,因爲從一開始宋德華就沒有被對方壓倒的跡象,自然只靠言語就想將宋德華伏罪當誅就更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好你個宋德華!你身爲陽間之人通鬼界之事。自古陰陽相隔兩不合,我陰間鬼在陽間必被誅殺,如今你陽間活人敢管我陰間之事。該死不該死?”

對方說的理直氣壯,好像真有那麼一回事的樣子。而如今宋德華也被冠上罪人兩字,只因爲宋德華有通鬼之術,所以破壞陰陽兩界的規定。

“放肆!先生宅心仁厚,妙手仁醫。所以先生的通鬼之術對我等是福音,而不是汝等口中禍害之端。”

劉仁纔來到宋德華的身前直接開口質問眼前十八子。現在誰好誰壞一幕了眼,眼前送葬十八子惡名遠播誰人不知道是惡人界一大害?即便此刻說的再好聽,那也不過是爲自己的罪行加上“合法”兩個字而已。

“好你個書生,居然站在逆天之人身邊共事,你也該死!”紅帽子青年並沒有被劉仁才的話激怒,再次使用他的“罪判”將劉仁才判罪,並且口中該誅。

就在紅帽子說完話的時候,之前兩個拿柳條的鬼魅青年此時上前,手中白紙柳條在他們手中一晃卻成了兩把長矛,矛頭黑光涌動,鋒利無比。

“殺!”

紅帽子怒喝一聲,就在此時兩個鬼魅長矛在他們手中一抖頓時對着劉仁才胸口襲殺過來。

兩人一左一右,勁風凌厲且大,聲勢駭人而且出招刁鑽。眼看着對胸口的長矛突然一閃卻是沒了影子,再出現的時候已經來到劉仁才額頭和脖子位置。原來是兩人已經身子懸空飛舞殺來,不再是地面平攻! 劉仁才驚駭,也沒想到對方居然能這般出招。而且來的極快,躲閃已經來不及。

好在劉仁纔好歹死了百年之多,又因代理鬼差一職所以經常出入惡人界生殺拼搏,每次都是累累重傷出來,經過宋德華的治療等傷勢好了之後又進入惡鬼界再次廝殺。

如此反覆百次之多,每一次他都以性命換取強大,是以眼前情況危急,但是劉仁才還是爆喝一聲“放肆”,接着右手橫擺斷魂筆被他緊緊拿在手,以下向上對着長矛猛然挑去。

“嗆!”

如驚雷炸響般的聲音在黑夜中砰然而起,驚的黑夜雲霧如要消散一般席捲翻騰,震的地面微微抖動連宋德華的雙手都有麻痹感。彷彿剛剛拿着武器想撞擊的人是他……

斷魂敲雙矛,還好的就是眼前十八子中的兩個也有大意的城府在裏面,所以被劉仁才全力拍打之下終究是拍開彈飛,這也讓原本陷入必死的劉仁才重獲新生。身子爆退並且擺好架勢再次警惕看着眼前的兩人。

“倒是小看了你!”紅帽子在看到劉仁才斷魂筆一晃將其兩個同伴的攻擊化解後讚許道。

只是,他的語氣中殺機暗藏,雙眼化爲黑色無珠眼盯着劉仁才。

“怎麼……”

這種黑色的眼睛在劉仁纔對上的霎那卻是讓他如被定身一般,全身上下動彈不得。

“哼!即便是小看了你,可是這次,你卻沒那麼命大了……”

紅帽子的狀態很詭祕,雙眼黑色只剩窟窿一般,事實上之前還是黑白分明眼睛先是變成全黑色的眼睛,在定住劉仁才後卻又變成黑色的氣體在嫋嫋聲上升,如燭火一般忽高忽低,時大時小。

“將他的魂魄收了!”隨着紅帽子沉聲說話,原本吹喇叭的鬼魅將手中長長的喇叭放下,隨即各自右手一拍喇叭嘴,只見這兩個喇叭一動卻是變成黑白無常的高帽,並且各自寫有黑白兩字。

這黑白帽子被那兩個青年拿起的時候頓時黑風起,沙石滾動如噬人之夜一般恐怖猙獰。

“小心!”感受到這股邪風的強大,宋德華立馬警覺並且出聲告誡。

可是,還是有些晚了。

只見兩個鬼魅一人各拿一個,黑白兩個高帽就這樣被他們拿在手上對着劉仁才。不見兩人有什麼動作,可是劉仁才的身體卻在這一霎那扭曲起來。

先是彎彎曲曲的扭動,繼而被拉長如有什麼東西捉住劉仁才的頭和腳,正在進行搶奪。

其中上半身被黑色高帽吸着,另一半則是白色高帽。

兩者就着拉扯,將劉仁才的身體拉長有三米多、四米多……接踵而來的是劉仁才痛苦的聲音。

這種要被拉成兩半的痛苦又是一般人能承受?即便劉仁纔是魂魄之軀,但本體依舊是人的形狀,此刻被如此拉扯就如活人一般被人拉扯並無兩異。

所以這叫聲也是異常痛苦的叫聲,慘絕人寰,令人心有憐惜,身心皆累。

“混賬東西!”眼看着對方黑白高帽在起着作用折磨並且試圖將劉仁才一分爲二,宋德華罵了一聲後對着對方狂奔過去。

在宋德華想來,現在的他即便不能殺了這兩個手拿高帽的人也能使其分心,從而讓劉仁纔有一絲逃脫的希望。

只是宋德華的想法和計謀被之前兩個手執長矛的鬼青年阻攔,人也差點被突兀而來的長矛刺中,最後使得宋德華不得不連連閃避好讓自己能全身而退。至於救劉仁才,那就更是不可能的事情。

這一退讓宋德華怒意交接。退,意味着劉仁才很快就要被一分爲二,魂飛天外死翹翹。可是戰,宋德華赤手空拳要對付眼前凌厲兇狠,桀驁不馴的十八子似乎難度不低……

月關瓶沒有,九曲不在,甚至連玉佩也都沒有……

等等!

玉佩!宋德華的脖子有玉佩,當初原本裝載封印着李可欣的玉佩。但也因爲李可欣已經進入李靜身體內的緣故,玉佩被宋德華佩戴的同時就顯得不怎麼重要了。

可是現在宋德華需要玉佩,他是魂師!除了治療以外還是利用玉佩封存鬼力和魂力的人。所以有玉佩在,宋德華可以利用裏面的力量來增幅自己。

玉佩被宋德華雙手拿住,拇指交接成一,玉佩放中間。

“天地乾坤意,一佩震天下!”隨着宋德華開口,他身邊絲絲黑色氣息如斗篷加身將其包裹其中。正是魂力出體,鬼氣四溢。

魂力成形,引月光幽幽含射而來。幽光越發明亮和集中,玉佩在其中並且開始將月亮幽光吸入裏面,只入不出。

這種詭祕的狀態讓紅帽子青年皺眉,他也能感覺到宋德華似乎在醞釀着極大的陰謀或攻擊,也讓他嗅到了危險的氣味。

“長矛戮天下,給我殺了入葬!”

既然已經感覺到了危險,紅帽子又怎麼可能讓宋德華繼續下去?隨即發聲施令,讓自己的兩個主攻的同伴將宋德華速戰速決。

“啊!”

“啊!”

隨着兩個手執長矛的青年鬼魅臉色化爲黑色,渾身力量也猛然提高了一倍有餘對着宋德華張牙飛身縱跳過去。手中長矛如虎牙,咄咄逼人,噬人魂!

“來的好!”宋德華已經開光完成,將玉佩以幽月開光使得自己玉佩竊得一絲仙機超於凡物。

開光是一種法力保持,如有靈性活過來一般。是以用作道法的東西大多都需要開口才有法力在其中,對付一些看不見的東西纔有效果。

所以常人總是開光開光,開的就是法光!

“太陽!”

也就在這個時候宋德華怒喝一聲,渾身魂力大盛四泄而出,一時強風習習而來,卷地沙石飛。玉佩也在這個時候隱射天空幽月,從裏面中間位置無聲射出一道絲線,繼而化成一束光瞬間對着前進的兩個長矛青年攔在外面。

光線清晰明亮如鋸開的痕條,同時隱隱有芒如驕陽!這種光就和太陽光一般,所以讓十八子無不是雙手捂住眼睛,身外黑氣縈繞用來抵禦這種強光的腐蝕,以免傷害他們。

宋德華皺眉鎖神看着眼前十八子做出捂眼動作,也看到他們周身黑氣包裹身子不敢動彈。

但是,這種情況維持不了多久的,僞太陽光就是僞太陽光,即便包含天地罡氣,但終究是月光裏面少有的罡氣而已。

衆所周知太陽追月亮,月亮隔太陽。兩者相對、周旋在四周,從而只有交接的時候互相吸取光芒,形成僞光。宋德華用玉佩提取的就是這一點,但也只是拖延點時間的作用,如果是一般鬼魅只怕早就跑遠了,可是這個時候卻是送葬十八子這種老妖怪一般等級的存在,實在是難以對付。

“該死的小黑,別在關鍵時候掉鏈子呀!”

宋德華只能期待小黑能將九曲快快送過來,小黑這傢伙已經通靈,所以和一個普通少年的智商沒什麼區別。可是,它的力量可不一樣能將重有數百斤的九曲帶過來。如今,宋德華只能期待小黑能發揮潛力出現奇蹟,或者歐陽錦還有一絲良知並且悔改,從而幫助他。

“嗚嗚……”

小黑看着如定海神針一般豎起放置的九曲委屈鳴叫。

這東西太重了!

剛剛它試圖用前爪將它放下來,可是任由它怎麼撥弄依舊沒有半點動靜。接着用牙齒咬,牙齒都要掉了也不見有動靜。

左不行右不行,它現在也不知道接下來自己該怎麼辦了,只能看着眼前的九曲,心裏焦急起來。

如今它踱着腳步,來回走着。同時眼睛在不大的客廳左顧右看,想找到能利用東西。可是客廳除了沙發等等東西外並沒有它能利用上的。

看到這裏,小黑再次委屈鳴叫,右前爪抓地顯得無比焦急。時間過去那麼久,它能不焦急嗎?

“汪!汪汪!!”

也因爲焦急,小黑開始擺出戰鬥姿勢對着九曲狂吠起來,似乎在責罵它不配合等等之類的意思。反正小黑也不管九曲聽不聽的懂,只管一通狂吠就是了。

一分鐘過去了。

三分鐘。

五分鐘……

小黑一直狂吠,到了八九分鐘後似乎也累了,趴在地上前爪前伸,頭就放在前伸的爪子上用無辜的眼神仰望着九曲,嘴裏不時發出嗚嗚聲,顯得委屈可憐極了。

它想,它的小主人應該死了。因爲它沒能按照主人的吩咐將這根極重的東西帶到過去。

想到這裏,小黑就更是嗚嗚出聲帶着哀怨,眼睛從九曲銀槍上移開,看向客廳的其他地方。

看到沙發的時候它能想到自己主人在上面疼着睡覺的時候它跑到主人身上撒嬌的場景。

看到光滑白淨的地板它會想起主人在它撒尿後一邊責罵一邊又不得不老實拖地的無奈樣子。

看到廚房的時候它又想起主人會不時的給它加餐並且還要它跳舞的場景。

……

整個房子都是它的回憶,也是它的全部。但是主人現在……

小黑嗚嗚低聲鳴叫着,叫聲哀怨,在整個房子裏響起。就連隔壁的鄰居聽到這聲音後都來到房門外拍門詢問是不是有事。 可是小黑沒有理會這些,他只想把眼前這根大傢伙帶頭……

“咔咔……”

小黑還在哀叫着,可是此時九曲銀槍的旁邊櫃子上九個黑色瓶子搖晃了下,似乎是在迴應小黑此時的哀叫。

“汪汪!”小黑吼叫,身子利索站起來警惕威脅出聲。

那是月光瓶,裏面的黑氣是鬼魅,此刻月關瓶在搖晃要出來,說可以幫它。可是小黑可不認爲鬼魅是友好的,所以立馬出聲警告。

“咔咔”聲在小黑警告後停止下來,恢復原來安安靜靜的樣子。

小黑哀叫,再次伏地顯得無可奈何起來。

“小黑,你睡覺吧。”驀然,就在這個時候歐陽錦帶着滄桑的聲音傳來。

這聲音讓原本垂頭喪氣的小黑猛的擡頭充滿精神,嘴巴張開,舌頭在外呼哧呼哧喘氣類似討好人一般。

歐陽錦的聲音讓它重新見到了希望,所以現在它聽從了這個從小就和它一起長大的夥伴,閉眼趴在地上睡覺,只是不到兩秒的時候小黑卻重新擡頭並站起來。此時的小黑雙目炯炯有神,似乎高大了許多一般渾身散發出強大的氣場。

“九曲嗎?”歐陽錦可以讀取小黑的記憶,只要小黑願意開放那一段記憶達成共享就行。如果沒有共享的,歐陽錦就讀取不到,強行侵入之會讓小黑變白癡狗,最後他歐陽錦也是白癡狗了。

上輩子已經沒好好做人,他不想這次連做只好狗都做不成。

所以在小黑共享記憶的時候他沒有越雷池半步的打算,而是很老實的只讀取了宋德華讓她回來拿九曲銀槍的記憶。

同時歐陽錦也知道,眼前這根九曲可不輕,甚至連他現只是依靠小黑的身體和力量想撼動銀槍都不可能。

“我該怎麼辦?”歐陽錦輕聲道。身子對着九曲銀槍來回走着,顯得很安靜。

他除了在想怎麼把九曲銀槍帶到宋德華的身邊外還在想自己要不要幫這個人。

這個人實在是可惡,是個大混蛋。居然把他移魂換體變成一隻狗!

狗本身無罪,可是現在對他歐陽錦就是侮辱。因爲宋德華的用意就是說他做人不合適,只適合做狗!

可是他也明白,如果自己不是起了貪念闖禍在先,又燒玉魂殿的話……也許,現在他應該和師弟連城訣在道教中靜心盤坐修道,過着清心寡慾、與世無爭的桃花源生活。

而且再想象這兩個多月裏他被困在小黑身體裏似乎得益比失去的還多。起碼他能靜下心回憶自己當初成爲道士的初衷,也明白自己一路做錯了不少事情……

所以在小黑身體裏也算和師傅當初罰他面壁思過一樣,都是爲他好。

再說這些日子他對宋德華也有所瞭解,更是因爲知道宋德華的爲人以及背景,所以他才知道自己還能活着已經算是宋德華寬宏大量了。

“所以我居然還要感謝你……”想到這裏,歐陽錦苦笑起來。

原本的恨和巴不得殺死宋德華到現在的這種稀裏糊塗的感覺,他自己都感覺有些不可思議。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