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安清雅這才回過神來,羞紅著臉拿上自己的東西,然後拉著陳墨離開了店鋪,留下一臉凌亂的服務員小哥。


……

「陳哥,咱們一個多月沒見面了。」

安清雅小鳥依人地抱著陳墨的胳膊,笑得比剛剛直播的時候要甜美數倍。

「咱不是一直都有視頻聊天嘛!」陳墨這些日子忙著訓練,確實有段時間沒跟安清雅見面了,但兩人一直都有聯繫。

「視頻聊天哪裡能跟見面一個樣。」安清雅紅著臉道:「陳哥,我今天沒課,你能不能陪我呀?」

陳墨歉然地搖了搖頭,「我今天也要工作,改天再陪你吧!而且……你剛剛跟人聊天的時候,不是說等下要上課么,咋就沒課了呢!」

安清雅詫異的道:「剛剛我直播的時候,你都看到了?」

陳墨歪著腦袋,「直播是什麼?」

「呃……」安清雅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索性拿出手機,打開了鯊魚app,然後遞到陳墨面前,說道:「直播就是這個。」

陳墨湊上前看了看,只見手機屏幕里,一個年輕女人正在直播吃東西。

閃婚總裁契約妻 不過對方吃的可不是餛飩,而是一桌子的大魚大肉。

「這麼多東西,她吃得完嗎?」陳墨不禁道。

「她是出了名的大胃王,像我剛剛吃的餛飩,她能吃二十碗。」安清雅有些艷羨地道:「要是我也這麼能吃就好了,這樣直播也有看點。」

「你要是練武的話,胃口肯定會大漲的。」陳墨笑著說道。

他雖然說的是玩笑話,但練武之人,胃口確實要比常人大許多。

就剛才吃的餛飩麵,陳墨不敢說能吃二十碗,但吃個十來碗,那是簡簡單單。

「我才不要。」安清雅撇撇嘴,她就是說著玩玩,可不想真的成了大胃王。

「你的直播,也是差不多這樣的對吧?」陳墨拿過安清雅的手機,一邊看著其他直播,一邊問道。

「嗯。 教授大人好高冷 不過我要上課,直播時間比較少,每天就吃飯的時候播個一小時。」安清雅說道。

「播這個幹嘛啊?好好吃飯不是更好。」陳墨道。

「做直播不僅可以跟別人交流,還能掙錢呢!」安清雅說到這裡,有些興奮的道:「我開播不到一個星期,就收到了將近十萬塊的禮物打賞。」

「一星期就能掙十萬塊?」陳墨有些錯愕。他還以為這是安清雅閑著無聊玩玩的,沒想到還能掙錢,更沒想到竟然這麼掙錢。

「禮物的錢,平台拿一半,還要扣稅,到手差不多三分之一多點吧!」安清雅解釋道。

「那這樣算下來,一個星期也能拿個三四萬了。一個月大概就是十五萬……我的天!」陳墨算完賬,便立即對安清雅道:「小雅,你看我能不能做直播,我很擅長吃飯的。」

「可以是可以,但一來陳哥你沒時間直播,二來禮物打賞這種事情,也不是每天都有,全看觀眾的心情。」安清雅頓了頓,又有些羞赧的說道:「陳哥,你要是想掙錢,不如多陪陪我。我每天給你十萬塊。」

「你這麼有錢的嗎!」陳墨汗顏道。

「我零用錢本來就不少,而且我也沒什麼花錢的地方,一直存著呢!」安清雅認真地道:「你要是願意,我把錢都給你。」

狼性少將請接招 「傻丫頭,我又不是牛郎。」

陳墨摸了摸安清雅的腦袋,笑著說道:「再說了,我陪你也不需要錢。」

安清雅道:「那今天……」

陳墨道:「抱歉,這陣子真的走不開。不過我答應你,等我忙完了,一定帶你好好玩玩。」

「嗯,那就這麼說定了。」安清雅也沒強求,乖巧的點了點頭。

「我去,這麼勁爆……」這時候,陳墨忽然叫了起來,眼睛卻一眨不眨地盯著手機屏幕。

「怎麼了?」安清雅好奇地湊上前。

當她看到手機屏幕上正穿著超短褲跳熱舞的女主播時,俏臉登時就黑了。

安清雅一把搶過手機,輕啐道:「陳哥,你別看這些不健康的東西!」

「我不看我不看。」陳墨立即表態,可心裡卻暗自記下了鯊魚直播以及那個女主播的名字。

原來不僅有直播吃飯,還有直播跳熱舞的啊!

陳墨感覺自己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 陳墨的這幅豬哥樣,自然沒有逃過安清雅的法眼。

「陳哥,你可千萬不要迷戀那些女主播,否則不僅是我,還有安靜姐和二丫姐,都不會饒過你的。」安清雅的意思很明顯了。

要是你敢看那些女主播,我就跟衛安靜和二丫告狀!

「我不迷戀。」陳墨把頭搖得跟撥浪鼓似的。

「不迷戀也不準看。」安清雅說罷,又咬咬牙道:「你要想看,我給你跳。」

「你也會跳?」陳墨有些意外。

「不會可以學呀!我們學院就有舞蹈社團。」安清雅可不想陳墨被那些女主播給禍害了。

要禍害,也得被她禍害啊!

「沒事沒事,不學也不要緊,我也不是很喜歡看。」陳墨知道安清雅是個文靜的女生,也不想跟她增添壓力。

本來要上課和做直播就已經夠忙了,哪裡還能讓她去學跳舞呢!

「陳哥,每次你口是心非的時候,眼睛就會下意識地往右邊看。」安清雅定定地看著陳墨,聲音平靜的說道:「我猜,你肯定是打算回頭下載直播app,繼續去看跳舞女主播吧?」

「呃……」

陳墨老臉發紅,有些尷尬。

這妮子跟他在一起的時候,一直都是一副蠢萌蠢萌的模樣,怎麼現在變得精明起來了呢!

「陳哥,其實咱倆交往的時間也不短了,你要做什麼,我都會依你的。」安清雅忽然垂下頭,聲音低低地說道。

陳墨雖然不是什麼情場高手,但也不算是菜鳥了,哪裡能聽不懂安清雅話里的意思。

不過,他現在情債纏身,都不知道以後該怎麼辦,所以現在是真不敢亂來,只能道:「等你再長大一些再說吧!」

追愛小甜心 「我早就已經成年了,再過幾個月,我都十九了!」安清雅氣鼓鼓地道。她一個女孩子家都說到這個份上了,沒想到陳墨還是無動於衷。

「等你二十再說。」陳墨只能用「拖」字訣。

安清雅不滿地跺了跺腳,生氣地說道:「陳哥你怎麼這樣!」

陳墨攬著她的肩膀,把她往自己懷裡擠,「妮子,你最精彩的人生才剛剛開始,以後你會做什麼事,喜歡上什麼人,那還都是未知數。萬一你以後不喜歡我了呢?那到時候怎麼辦?」

「陳哥,你這是對自己沒自信,還是對我沒自信啊!」被陳墨抱在懷裡,安清雅的氣頓時就全消了,聲音也變得溫柔下來,「除了我爸之外,對我最好的人,就是陳哥你了。我喜歡你,不,我愛你。這份愛永遠都不會變,就算陳哥你不喜歡我,不愛我,我也會義無反顧的愛著你。」

「小孩子才會說永遠。」

「那我就當一輩子小孩。」

陳墨是拿安清雅沒辦法了。

不過,他也不再多說。

可不可以不要忘記我 能被這種善良又美麗的女孩深愛著,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

陳墨回到雨墨集團的時候,明雨卿正站在落地窗前看風景,手裡還拿著一杯白開水。

「看什麼呢?」陳墨隨口問道。

「看一對情侶秀恩愛。」明雨卿回頭撇了他一眼,平靜地說道。

「我看看。」陳墨湊上前,往下看了看,但並沒有見到什麼情侶啊!

等等,明雨卿看的這地方,好像是剛剛他跟安清雅一起走過的地方啊!

該不會是……

「沒想到,你桃花挺旺的。」明雨卿的話,直接證實了陳墨的猜想。

「哈哈,我哪有什麼桃花啊!」陳墨撓著頭,有些不知道要怎麼應對。

明雨卿沒理會陳墨,而是自顧自地往沙發走。

陳墨忙過去扶著她。

現在明雨卿的肚子已經不小了,動作要比常人慢上半拍,陳墨可不想她磕著碰著了。

「你跟誰交往,我不想管,也管不著,但有一點,我得跟你說好。」明雨卿說道。

「你說。」陳墨此刻的模樣就像是皇帝身邊的小太監。

「注意衛生,別讓我染病了。」

「……」

聽著這話,陳墨不知道自己是該生氣呢,還是該苦笑。

他又不是出去外面大保健。

而且,他一直都很潔身自好的好吧!

「放心吧,我不會亂來的。」陳墨只能這樣保證。

事實上,迄今為止跟他發生過關係的,也就簡詩琳和面前的明雨卿。

簡詩琳那次……不提也罷。

明雨卿這邊,陳墨目前為止,也只跟她一個人好。哪裡會染病呢!

「給我按一下肩膀,有點酸痛。」明雨卿也沒在這個話題上多聊。

有些事情,多說無益,還容易影響彼此的感情。

何況,明雨卿也從來沒想用自己跟他的這層關係,把他給束縛住。

「這陣子你好像很累的樣子啊!」陳墨一邊按著明雨卿的肩膀,一邊關切地問道。

「能不累嗎!不說別的,單單說要把你投資的十個億在五年內變成三十億,就已經很難很難了。」明雨卿道。

「不是說沒問題么……」

「問題確實不大,但前提是我必須足夠努力。要是我懈怠了,那五年後我就很難拿出三十個億了。」

陳墨沉吟了一會兒,然後才咬著牙道:「要不這樣,我也不要三十億了,二十億就成。這樣你應該不會有太大的壓力吧?」

「這樣的話,我壓力是會減輕一些。」明雨卿看了陳墨一眼,又話鋒一轉道:「可是,等孩子出生,我還得照顧孩子。到時候,恐怕壓力還是會很大。」

「孩子我來照顧就成,你掙錢養家。」陳墨不是推卸責任,而是論賺錢能力,明雨卿要比他強太多太多了。

「你能給孩子餵奶?」明雨卿白了陳墨一眼。

陳墨看了下自己結實的胸膛,只能搖了搖頭,「不能。」

明雨卿沒再說話。

陳墨想了想,又試探性的道:「那要不,我只要十五億?」

明雨卿道:「你倒是挺大方,直接從三十億降到了十五億,值得嗎?」

陳墨表情肉疼,但還是道:「只要孩子和孩子媽都能夠健健康康的,那就值!」

「看你這幅樣子,怕是心頭在滴血吧!」明雨卿笑意盈盈,又接著道:「放心好了,三十個億,不會少你一分錢。我剛剛只是跟你開個玩笑罷了。」

「真的?」

「真的。」

「那你壓力會不會很大,而且後面孩子出生,你壓力會不會更大?」

「我組建了一個理事團,可以幫我處理大部分的事務。現在我的工作量,遠比以前要少。雖然可能會有些壓力,但不至於傷了身體。」明雨卿解釋道。 聽了明雨卿的話,陳墨放心下來。

他就怕明雨卿因為工作的事情,把身子給熬壞了。

「那也就是說,你現在很有空了?」陳墨走到明雨卿面前,輕輕地攬住了她的腰肢,在她耳邊吹著氣道:「咱們很久沒有好好深入交流了,去房間聊聊?」

「這裡是辦公室,走開。」明雨卿把頭偏向一邊,不讓他往自己臉上吹氣。

見到明雨卿這幅樣子,陳墨就知道有戲,所以他不僅沒有離開她,反而貼得她更緊了,「看在我捨得給你十幾億的份上,從了我唄!」

「我說了,我不會為了錢出賣自己,滾!」明雨卿杏眼一瞪,直接推開了陳墨。

「不,你別誤會。我的意思是,我幫了你這麼多,就提這麼個小小的要求,你就遷就我一下吧!」陳墨立即換了個說法。

果然,明雨卿的表情就重新緩和下來。

陳墨立馬欺身向前,再次攬住她的腰肢,聲音輕輕地道:「小卿卿,就當做給自己放兩個小時的假吧!」

嗅著陳墨身上的男人氣息,明雨卿也有些把持不住。

「好吧!我打個電話,交代一下。」明雨卿只能起身,打了座機電話,把事情給下屬們交代一下。

等做完這些,明雨卿才自顧自地往洗手間走,「我去洗個澡。」

陳墨大喜,直接從後面把明雨卿攔腰抱起,然後嘿嘿笑道:「我幫你搓背。」

……

等到風雲停歇,陳墨看著躺在身旁,面色潤紅的明雨卿,忍不住道:「雨卿,我是真心想娶你……」

「我不願意,這句話要我說多少遍?」明雨卿皺著眉頭,然後直接把手上的金戒指拿下來,「是不是你覺得我收了你的戒指,就是答應你求婚了?如果你是這樣認為的話,那這戒指我不要了!」

「好好好,我知道了,我不說這個。」

陳墨忙把戒指重新給明雨卿戴上,然後握著她的手道:「我送你這戒指沒有其他意思,你安心戴著。」

明雨卿輕哼一聲,也沒抽回手,就這麼任由他握著。

陳墨則心緒百轉。

好不容易下定決心再跟明雨卿求婚,沒想到又被拒絕了。

「我要睡會兒。」這時候,明雨卿張口說道。

「洗個澡再睡吧!」陳墨提議。事前事後洗個澡,衛生又舒坦。

「睡醒再洗。」明雨卿說罷,直接閉上了眼睛。

陳墨自己倒沒什麼困意,給明雨卿蓋好了被子,就自顧自地下床,去浴室洗漱了。

明雨卿睜開眼睛,看了看手上的金戒指,嘴裡嘟囔道:「跟個傻子一樣。」

沒多久,陳墨洗好出來了。

瞧見明雨卿睜著眼睛沒睡覺,他便道:「睡不著嗎?」

「嗯。」明雨卿直接坐了起來。

「那咱們聊聊天?」陳墨道。

「有什麼好聊的。」明雨卿拉了拉被子,蓋住了自己的身體,然後警惕地看著陳墨。

「就普通聊天,我不幹什麼。」陳墨坐到了床邊,然後才繼續道:「現在雨墨集團已經步入正軌,陸十三那邊也已經把幫派整和成了公司,你覺得後面應該怎麼做才好?」

「我只需要用她手底下的人,其他的那些酒吧KTV什麼的,對我來說沒什麼用。」明雨卿如實回答。

以雨墨集團如今的規模,幾個酒吧KTV的收益,明雨卿當然是看不上的。

「我的意思是,你有沒有什麼辦法,能讓她的公司掙錢。」陳墨有些肉疼地說道:「前陣子陸十三說公司運營需要資金,找我借了一千萬。我可不想這筆錢打了水漂。」

「她那個公司,前期確實需要投入,而且成功的概率並不高。」明雨卿淡淡道:「你能指望一群流氓混混掙大錢么!」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