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安小天看着我們突然笑了,“我想求你們件事,見到王凝的時候,別告訴他我在做什麼,你們就說我死了,我不想讓她看不起我。”


“小天!”

耳機哥等人眼眶一下就紅了,剛準備說什麼,安小天卻打斷道,“我知道你們想說什麼,不過這次,我想爲自己做一次決定,以前覺得你們所謂的那些情啊愛的,都是虛無縹緲和無聊透頂的東西。”

說着,他看着耳機哥和三千公主道笑道,“那個時候看到你倆愛得要死要活的,我當時還覺得你們這是吃飽了撐着。那個時候我也經常沾花惹草,女朋友的數量肯定不必當初龍川還是浪子的時候少。”

“不過我從來沒有真正喜歡過一個女人,所以當時怎麼也無法理解你們。不過自從我第一眼看見王凝以後,我就突然明白了當初你們的這種感受。”

“剛開始,我自己也覺得莫名其妙的,說實話,一開始我只是認爲對王凝的那種感覺,我只是想和她上牀而已。可是後來,我慢慢發現這種感覺變了,我發現我每天腦子裏想的都是她,只要一天見不到她,我就跟丟了魂兒似的。”

“再然後,能不能和她上牀已經不重要了,我現在覺得最重要的是,王凝能夠平平安安,好好的活下去。哪怕她立刻把我忘了,或者另嫁他人,有自己的家庭和孩子,把安小天這三個字徹底淡忘。”

“不過只要她能夠平平安安過的幸福,我就會覺得很開心了,哪怕她噁心我,討厭我,對我不屑一顧,我任然會爲她默默的下地獄,就像當初

地獄之門的那位老先生一樣,沒有人知道他的存在,但是他卻爲天下蒼生時時刻刻承受着最慘烈的煎熬。”

說完之後,安小天露出一個帶着孩子氣的笑,“所以,我現在才真正明白愛情這玩意兒到底是什麼個東西,說的簡單點,就是犯賤,爲了王凝,我願意賤一輩子!”

“你們都走吧,見到王凝的時候,就說我死了,我就算爲她犯賤,也不能讓她知道啊,她本來已經很討厭我了,我不能讓她更反感我,而且,我知道她心裏邊其實根本沒我,答應做我女朋友只不過是看上我這身本事,想利用我而已。就算她聽見我死了,估計也不會難過,所以,我現在特別慶幸當初她沒有對我動心,省得以後難過,呵呵……”

安小天的最後那聲“呵呵”,如同一把尖刀一樣狠狠刺中我的胸膛,我只感覺胸口像是被什麼東西堵住一樣,卻是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而耳機哥等人就更不用說了,他們和安小天只見的兄弟情義,肯定比我還有深。

這個時候,那個叫圓圓的大胖子突然衝着安小天柔聲道,“天天,你快過來,讓我好好瞧瞧。”

安小天苦笑,像是個木頭人一般走了過去。

“哎,你怎麼看起來不開心啊,別怕別怕,以後我會好好疼你的。”

當胖子說着,拿起一根雞腿扔在地上,“吃吧,以後跟着我天天都有雞腿吃,可別餓着了。”

看着安小天跪在地上,從地下撿起那隻雞腿大口吃的時候,我心裏就跟針扎一樣。

“你們回去吧,放心,我會信守諾言的,兩個星期以後,我會把王總安然無恙的送到你們面前。”

那高瘦男人向我們下了逐客令,然後看了一眼跪在地上吃雞腿的安小天,用一種曖昧的言語道,“放心吧,我和圓圓一定會好好疼他的,相信他在這裏一定會很開心的。”

“聽着!”

耳機哥指着高瘦男,一字一句道,“總有一天,我會將你們唐門殺得雞犬不留!”

我們再不忍心再這裏呆下去,走出宏關集團的時候,我們幾個在大街上瘋狂的嘶吼着,發泄着內心的悲痛和憤怒。

不得不說,北派唐門真得太陰了,安小天對王凝用情至深,連我們都沒有察覺到。

可是他們卻比我們還清楚,利用安小天的感情,不費一兵一卒就讓我們在雲南辛辛苦苦建立起來的基業土崩瓦解。

不過他們總算講信用了一次,兩個星期以後,王凝安然無恙的被送了回來。

而我們也這才知道他們爲什麼要等兩個星期以後才放人。

因爲在這短短兩個星期裏,隨着哲寧地產的土崩瓦解,我們手裏的妖兵們全都歸到了他們的麾下,只剩下王虎和紫嫣等幾個爲數不多忠心耿耿的人留了下來。

而且現在安小天也在他們手裏,我們就更不敢輕舉妄動。

王凝回來的那天,那高瘦男同時也打來了電話,“人已經送到了,給你們一個星期的時間,滾出雲南,順便提醒一句,小天天在我們這裏過的很好,當然,前提是你們得乖乖聽話。”

(本章完) 從雲端跌落谷底,我們所有人的情緒都遭到了沉重打擊。

北派唐門不費一兵一卒,就讓我們萬劫不復,現在我們真的是一無所有了。

現在我根本就不敢去想象安小天此時的境遇,我無法想象,那個成天嘻嘻哈哈,總是一副逍遙自在的安小天,此刻正承受着什麼樣的煎熬。

他對王凝的這份癡情,遠遠超乎我想象,我以前以爲,兩個人必須要一起經歷過許多事,纔會到能將性命相托的地步,卻沒想到,安小天這個成天嘻嘻哈哈的人,會對一個只是一見鍾情的女人做出那麼大的犧牲。

表面上越是快樂的人,內心也越柔軟,安小天就屬於這種類型,大大咧咧的外表下,是一顆柔軟的心,誰若是觸碰到,便會讓他整個人深陷其中。

而王凝,就是恰好捅到他那顆柔軟心臟的女人。

“接下來咱怎麼辦?”

一向樂呵呵的侯小飛也幾天沒有笑過了,像是被人抽乾了力氣一樣,每天只是在一旁安靜的沉默着。

而我們幾個也好不到哪裏去,這段時間幾乎就沒怎麼吃飯睡覺,一個個失魂落魄的。

侯小飛的這個問題,正好戳中了所有人的心事。

接下來該怎麼辦?

這個問題特別頭疼,我們在雲南已經大勢已去,可是如果離開雲南的話,我們又能去哪兒?

恐怕前腳剛踏出雲南,後腳就會遭到各種勢力的追殺。

“哪兒也不去,我們就留在這裏!”

這個時候,上官塵突然從屋裏走了出來,他已經把自己一個人關在屋子裏好幾天了。

他看着衆人道,“出去也是個死,我們索性留下來,管他三七二十一,和他們拼個你死我活!”

“怎麼拼啊,安小天還……”

侯小飛話說道一半,突然停下來,因爲王凝就在旁邊。

之前安小天交代過,不能告訴王凝事情的真相。

不過我們都知道他在顧忌什麼,其實我們又何嘗不想和他們拼命?只不過安小天現在還在他們手上,如果我們敢輕舉妄動的話,那安小天的後果將無法預測。

“安小天怎麼了?你們不是說他已經死了嗎?”王凝突然問了一句。

這幾天王凝一直住在我們這裏,只不過她現在的境遇也不比我們好到哪裏去,碩大一個具備百年傳承的大型集團企業,就這麼被唐門輕易吞併。

只不過安小天爲她所做的這些她卻全然不知,當初聽見安小天已經死了的時候,也並沒有表現出任何波瀾,這讓我看着心寒不已。

說實話,如果不是安小天交代過,要我們好好照顧王凝的話,我現在恨不得將她一腳踢出門外。

“他沒死,不過他現在爲了你生不如死!”

侯小飛終於忍不住了,不顧我們的勸阻,把安小天做的這些是一一給王凝講了一遍。

“這下你滿意了吧,你當初既然不喜歡他,爲什麼還要讓給他機會,要是你當初讓他對你徹底死心,也不會造成今天這個局面了!”

侯小飛竭嘶底裏的吼着,一雙眼睛瞪得通紅,那架勢像是要把王凝生吞活剝了一樣。

“我……”

得知真相的王凝顯得有些難以置信,“你說的都是真的?他對我難道不就是想玩玩而已嗎?”

“放屁!”

侯小飛一點不客氣,“你見過哪個男人,爲了對一個女人玩玩而已,去做出那麼大的犧牲?你知道安小天是什麼人嗎?那是打死都不會給人低頭的漢子,爲了你,他現在跪在人家面前,給人家做奴隸!”

王凝聽完後,眼眶一下就紅了,“對不起……”

“現在說對不起還有用嗎!”

侯小飛越說越氣,擡起手就準備朝王凝臉上扇去。

我一把攔着他,“行了,現在不是找人出氣的時候,先想想我們接下來怎麼辦!”

其實這事兒還真不怪王凝,從頭到尾都是安小天一廂情願,只不過恰好被唐門利用了而已。

而且嚴格來說,王凝是被我們害的,他的宏關集團被唐門霸佔,其實唐門也是衝着我們來的。

我努力剋制住自己的情緒,現在我必須保持冷靜,如果連我都失去理智,那這羣人恐怕得發瘋。

我看着上官塵道,“上官,你繼續說。”

上官塵眼裏閃過一抹陰狠,道,“安小天現在的處境,估計比死還難受,而且我麼現在已經沒了退路,只要離開雲南,必定會遭到各方勢力的剿殺。”

“與其那樣,索性我們什麼也不管了,直接衝殺過去,和他們拼個你死我活,如果他們以安小天爲要挾,我們也不管那麼多了,要是他們把安小天殺掉,對於安小天來說,何嘗不是一種解脫?”

說完之後,深吸一口氣,語氣恢復了平靜,道,“只不過這件事,我們幾個結拜兄弟去就行了。現在我們大勢已去,此去恐怕凶多吉少,你們不必跟着趟這趟渾水。”

接着,他看着耳機哥,道,“龍川,你也別去了,好好照顧三千公主。”

然後又看着我和龍小蠻等人道,“記住,這次我們就算是拼了命,也得和他們同歸於盡,你們幾個繼續在雲南發展,有朝一日,壯大起來以後,替我們把唐門殺的片甲不留,算是爲我們報仇!”

“志剛、小飛,走!”

上官塵身上騰起一股殺氣就往外走,志剛和侯小飛也毫不猶豫的跟了上去。

“等一下。”

耳機哥叫住他們,然後看着三千公主柔聲道,“三千,安小天是我的兄弟……”

“你什麼也不必說,無論你走到哪兒,我就跟到哪兒,就算你去送死,我也陪着你!” 步步女配 ,三千公主衝耳機哥笑道。

耳機哥一愣,隨即笑了,是那種發自內心的笑,也沒有磨磨唧唧的堅持讓三千公主留下來之類的,他們兩人之間,已經用不着這些囉嗦的話語。

“還有我呢!”

我上前一步,“我這個首領是你們推選出來的,現在我的兄弟有難,我這個做首領的,肯定不會躲在後邊。”

“俺也去!”醜奴呼啦着他那張比馬還長的臉,“我和你們交情不深,但這種事兒既然被俺碰見了,俺可不能裝作看不見,再說了,要是你們都沒了,以後誰給俺飯吃啊,哈哈!”

“還有我們!”

王虎和紫嫣也上前一步,衝我道,“我們願意

追隨教主赴湯蹈火!”

我們幾個相視一眼,立刻又了默契,誰也沒有磨磨唧唧的。

我靠種花洗冤發家 “好!”

上官塵大聲道,“那我們現在就殺過去,將他們碎屍萬段!”

說完以後,扭頭看着張雅等人道,“你們幾個姑娘,麻煩去幫我們做點吃的,我們吃飽肚子再去。”

幾個女人點了點頭,然後一起進了廚房。

她們前腳剛一轉身,我們幾個便從後邊迅速衝過去將她們幾個打昏在地。

“王虎紫嫣,你們兩個留下來守着她們,如果有人過來偷襲,你們就在她們的百會穴上拍一下,她們就會醒過來。”

“是,教主!”

我看着剛纔親手把秦月打昏的醜奴道,“醜奴,要不你也留下來吧,秦月以後需要你照顧。”

醜奴大咧咧道,“憑啥讓俺留下來?月兒有能力照顧好自己,再說了,要是等她醒過來,看見你們幾個都去了,我一個人躲在一邊,肯定會看不起我的。”

我又看着耳機哥,“你真的確定你能捨得放下三千公主?”

耳機哥搖搖頭,“不捨得,只不過她一定會理解我的。”

我看了一眼在毫無防備之下被我們幾個打昏的龍小蠻等人,輕嘆一口氣,將手一揮,“走吧,希望她們幾個以後能夠好好照顧自己。”

替身嬌妻不肯轉正 “等一下!”

就在我們剛走到門口的時候,王凝突然叫住我們,紅着眼眶道,“告訴安小天,如果這次他能夠平安回來,我就嫁給他。”

我衝王凝笑了笑,什麼話也沒說,便和衆人一到走了出去。

這次我們是抱着必死的決心過去的,北派唐門在雲南的勢力現在如同日中天,而我們卻早已大勢已去,所有妖兵都比他們在短短兩個星期內籠絡了過去,現在就只剩下我們幾人了。

雖然耳機哥幾人實力都不俗,而且還有醜奴這樣的天階高手在,但相信唐門在這兩個星期裏定然悄悄調了一些高手過來,加上那幾千妖兵,我們此次前去,後果無法預料。

我們沒有絲毫掩飾,就這樣大搖大擺的把車停在宏關集團門口。

此時已是深夜,可是宏關集團裏卻是燈火通明,到處都是來來往往的工作人員。

我一眼就看出,這些“工作人員”全都是昔日我手下的那羣妖兵。

“站住,幹什麼的?”

兩名穿着保安制服的妖兵上來攔着我們,我看了它倆一眼,“怎麼,見了教主還不趕緊行禮?”

那兩名妖兵衝我仔細一瞧,驚訝道,“教主,怎麼是你?”

我冷哼一聲,“你們還認識我這個教主啊,既然知道我是誰,還不趕緊滾開!”

“這……”

兩名妖兵有些爲難,撓頭道,“可是我們老闆說了,任何人不得入內……”

“如果我偏要進去呢?”

兩名妖兵對視一眼,突然退後幾步,臉色嚴峻道,“教主,請不要爲難我們,我們只是想混口飯吃而已!”

兩名妖兵話音剛落,我擡手祭出幽冥戟狠狠一劃,一抹黑光閃過,兩名妖兵的腦袋立刻就滾落了下來。

“擋我者,殺無赦!”

(本章完) 此番我們已是抱着必死的決心,所以下起手來沒有絲毫猶豫,出手就是殺招。

醜奴一馬當先,將一把巨錘掄得呼呼生風勢不可擋。

我們幾個衝進大廳後立刻呈扇形散開,各自揮舞着手裏的玄器,也不管對方是誰,是人還是妖,只要是不是認識的,一律格殺勿論。

讓我們意想不到的是,對方似乎提前預知到了我們會來找他們拼命,一幢宏關大廈裏竟然聚集着幾千妖兵,聽見動靜後密密麻麻的從四面八方涌了過來。

這些個妖兵都是我們一手訓練出來的,而且大部分都經歷了攻打鬼族的那場戰役,戰鬥力非凡。

它們一面衝殺一面叫嚷着,“老闆說了,取敵首級着重賞,退後半步者格殺無論!”

聽見這個命令後,這羣妖兵的攻勢更加猛烈了。

由於空間狹小,對方人數衆多,所以我們一點退路都沒有,只能一個勁兒的往樓上衝。

我還是頭一回如此殺紅了眼,就算上次攻打鬼城也沒有這種感覺。

我每往前踏上一級臺階,腳下必定多出數具妖兵的屍體。

密密麻麻的各種武器如同雨點一般在狹窄的樓道上朝我招呼過來,我揮着幽冥戟咬着牙關格擋。

噗!

肩膀上捱了一刀。

噗!

胳膊上又捱了一刀。

此時此刻,我已經不知道身上捱了多少下,但卻一點疼痛都感覺不到,只是感覺身上似乎長滿了窟窿眼,鮮血一個勁的往外淌,我整個人已經活脫脫成了一個“血人”。

殺到五樓的時候,我們幾個終於碰到了一起,除醜奴以外,他們幾個也比我好不到哪裏去,身上已經全被鮮血浸透,分不清是他們的還是那羣妖兵的。

“醜奴在前邊開路,我們跟在他身後,千萬不能再被衝散了!”

上官塵他大喝一聲,我們幾個便奮力拼殺至醜奴身後。

天階高手的力量非同小可,醜奴越戰越勇,衝在隊伍的最前端,我們幾個則在他身後兼顧着側翼和墊後。

幾人如同一輛坦克一般,殺了一層又一層。

樓道上和走廊上,妖兵的屍體堆積如山,整個宏關大廈裏瀰漫着一股子濃郁的血腥味。

終於,妖兵的數量漸漸越來越稀少,我們前進速度也越來越快。

宏關集團總裁辦公室在頂樓,我們現在只差最後一層就衝上去了!

然而到了倒數第二層的時候,我們剛一衝上去,卻發現走廊裏空空如也,一個人影也沒有。

“這是怎麼回事!”

我問了一句,底下的幾十層樓,每一層都擠滿着無數妖兵,按理說這裏應該是最後一層防線,應該有重兵把守纔對,可是卻空空如也,這完全不符合常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