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安全部門裡,也會對武者進行培訓。


控制真力,不過是最基礎的一環。

當初陳墨剛加入安全部門的時候,不也是接受了一番「操控真力」的強化訓練么!

「那明天開始,你過來教冰兒?」武芸問道。

「沒問題。」張凝雪知道武冰冰不會願意去安全部門的,而且陳墨也不想讓冰兒惹人注目,所以便一口答應下來,只是她又話鋒一轉,對武芸說道:「教會冰兒控制真力,你是不是該有點表示?」

「你想要靈石?」

「沒錯。」

張凝雪直接開出了自己的條件,「我要你十分之一的靈石。」

武芸沒有回復,而是看向陳墨,道:「你覺得怎樣?」

「多了多了,至多就給,嗯……大概臉盆大小的靈石就行。」陳墨可不能眼睜睜的看著武芸被宰。這靈石拿到手,張凝雪固然會跟他一起修鍊,但總不能把武芸給坑了吧?

在靈石和友誼之間,陳墨當然選擇友誼。

假假他也是武冰冰的爸爸。

靈石這種東西,可遇不可求,還得給武冰冰留一份呢!

張凝雪狠狠的剜了陳墨一眼,顯然是在埋怨他砍價。

陳墨權當做沒看到,而是直接拍板道:「就這樣決定了吧!」

武芸權衡了一下,也點頭答應了。

倒是張凝雪還想說什麼,但陳墨卻拉著她往外走,「我先送張凝雪回去。」

說罷,陳墨就拉著張凝雪離開了武芸的房間,並徑直下樓,走出了別墅。

「你什麼意思!」張凝雪甩開陳墨手,冷冷的道。

「張嘴就要人家武芸十分之一的靈石,太多了。」陳墨說道:「我只是重新要了個合適的價格。臉盆大小的靈石,也足夠我們修鍊一個月了。」

「那一個月後呢?」

「一個月後,該怎麼修鍊就怎麼修鍊唄!」

陳墨聳了聳肩,說道:「你總不能指望一輩子都有靈石可以修鍊吧?有本事,你也弄張寶藏地圖,帶個寶藏鑰匙,帶著我們去尋寶啊!」

張凝雪氣得不行,正想拔劍削他,卻發現手裡壓根就沒帶長劍,當即便擺開拳勢,一拳往他胸口打去。

陳墨趕緊躲開,但並不還手。

按照張凝雪的脾性,他要是還手的話,肯定會遭受狂風暴雨般的反擊。

更重要的是,即便他還手了,也不是張凝雪的對手。

畢竟,張凝雪可不僅僅劍法高超,她的修為,也比陳墨高了一個小階段。

「這邊有監控,你要想讓武芸她們看笑話,就儘管鬧吧!」陳墨一邊躲避著張凝雪的拳頭,一邊飛快地說道。

張凝雪看了看周邊的幾個攝像頭,以及別墅門口那幾個朝她看過來的保鏢,只能憤憤的收拳。

再折騰下去,丟人!

張凝雪拉開車門,坐進了駕駛座。

陳墨低下頭,透過車窗對她說道:「車開慢點,路上小心,家裡冰箱有中午吃剩下的飯菜,你記得拿出來吃了,拜拜。」

張凝雪理都沒理他,直接就發動了車子,差點把陳墨給刮擦了。

陳墨回身進了別墅,決定去找明雨卿聊聊。

不是有事要跟她商量,而是要去沐浴一下她的知性與優雅,柔情和蜜意,讓內心得到舒緩。

否則,跟張凝雪林星娜簡詩琳之流的女人相處多了,他擔心自己會對女人失去興趣。 「你怎麼了,看起來一副悶悶不樂的樣子?」

陳墨進了明雨卿的房間,看著她那略顯憔悴的臉龐,不禁道:「難道是公司碰到什麼難題了嗎?要不和我說說?我雖然不懂做生意,但有什麼用得著我的地方,你儘管開口。」

「公司沒什麼難題。」明雨卿平靜的說道。

「那是有什麼不開心的事?」陳墨想起了之前簡詩琳的電話,還以為是明雨卿月事來了,導致心情不佳,這就起身去給她倒了杯熱水。

「沒有。」明雨卿喝了口熱水,對陳墨的這份體貼很是享受。

可想起這幾個月來,這廝都沒碰過她,今天還帶著個漂亮女人回來,心裡又不禁悶氣橫生。

我花錢請的暖床猛男,憑什麼讓別人用。

明雨卿覺得,這是自己生氣的主要原因。

女人心,海底針,陳墨又沒有讀心術,哪能知道明雨卿心裡在想什麼,所以他便道:「既然沒有不開心的事,那笑一個給我看看?」

明雨卿沒笑,只是白了他一眼。

陳墨坐到她身邊,拿起桌上一包開封的薯片,邊吃邊道:「你就不好奇,我剛帶回來的女人是誰么?」

「不好奇。」

明雨卿頓了頓,又淡淡的道:「不過,你別忘記自己的職責。想賺我的錢,不難,但也絕對不容易。」

陳墨湊近了明雨卿,幾乎都要貼上她的俏臉,直到盯得她耳根發紅,這才恍然道:「你是不是想了?」

明雨卿立即道:「沒想。」

陳墨笑道:「那你讓我別忘記自己的職責,這不是在暗示我么?」

明雨卿道:「我的意思是,讓你別忘記自己是個保鏢。別成天不在家,也不去公司。」

「這陣子比較忙,有空了我就過去。」

陳墨重新坐回了自己的位子,然後自顧自的解釋道:「剛剛我帶來的女人,叫張凝雪。她是臨江安全部門的負責人,也是我的頂頭上司。叫她過來,主要是讓她教冰兒練武。你也知道,冰兒這丫頭有些特殊。」

明雨卿雖然沒有習武,但武芸蘇薇冷鐵等女人住在別墅里,耳濡目染之下,她也對武者有所了解。

何況,武冰冰的治療能力,她不僅見過,還親身體會過,所以聽到陳墨的解釋,明雨卿一直綳著的俏臉,才算是緩和了一些。

陳墨不懂女人心,但作為一個醫生,察言觀色是基礎技能。

見到明雨卿的臉色終於好看了一些,陳墨便趁熱打鐵,伸手環住了明雨卿柔軟的腰肢,然後輕聲在她耳邊道:「總裁,今晚我不回去了,就在你房間睡。」

「走開。」明雨卿推了陳墨一把,但那點力道,哪能推開他?

「我不能走,我得跟領導彙報工作呢!」陳墨變本加厲,另一隻手已經開始在明雨卿身上作怪。

「今天不行……」明雨卿咬著嘴唇,艱難的從嘴裡蹦出來幾個字。

陳墨知道明雨卿這幾天不方便,當然也沒有勉強,而是說道:「咱們齋聊就是了。」

明雨卿喘著氣啐罵道:「聊你個大頭鬼。」

陳墨將明雨卿抱起來,讓她坐到自己大腿上,並讓她轉過身來面對著自己,然後才笑著說道:「簡詩琳給我打過電話,說你成天悶悶不樂,脾氣也變得有些差,我還以為你是這幾天來事了,所以性情才變得暴躁。現在我才知道,你是在怪我這陣子冷落了你,生悶氣呢!」

明雨卿生氣地道:「胡說八道。」

陳墨沒跟明雨卿爭論,抱著她的柳腰,自顧自地解釋道:「這陣子事兒有點多。特別是那五毒門,簡直陰魂不散。前幾天我還聯手蘇薇她們,抓了五毒門的一個小隊。我還盤算著,哪天殺到五毒門總部,將他們統統幹掉。所以一時忽略了你,真的很抱歉。」

明雨卿知道五毒門的人有多可怕。

她和簡詩琳之所以流產,不就是拜五毒門的那些人所賜么!

聽到陳墨前幾天對付五毒門的人,明雨卿不禁關切道:「你沒受傷吧?」

陳墨搖頭道:「我沒受傷。」

明雨卿這才放下心來,可臉上的表情卻沒有放鬆,「那五毒門的人,不好對付啊!」

「確實不好對付。」陳墨點點頭,說道:「五毒門勢力龐大,我們現在見到的,不過是冰山一角。他們在我手裡折損了這麼多人馬,肯定不會善罷甘休。接下來,還有很長的一場仗要打。」

明雨卿也知道事情的嚴重性,想了想道:「要不,我們離開臨江,到別的城市去。」

「我是無所謂,可你從小在臨江長大,公司總部也在這裡,怎麼能走。」陳墨說道:「更重要的是,那五毒門的人遍布各地,除非我們不做生意,找個地方隱居,否則他們還是能找到我們。」

明雨卿也是嘆道:「之前五毒門對付我們,是受了龍騰集團的指使。現在,即便我把龍騰集團給弄垮,怕是五毒門的人也不會輕易放過我們了。」

陳墨點點頭,說道:「龍騰集團交給你,五毒門交給我。咱們齊心協力,把他們滅了。」

明雨卿認真地應道:「好!」

陳墨看著明雨卿右手無名指上的金戒指,說道:「等這些事情處理完,你跟我回一趟青霞山,就當做旅遊,好不好?」

明雨卿扭過頭,「不去。」

陳墨哭笑不得,卻也沒再勉強。

因為明雨卿來了月事,所以兩人自然也只能「齋聊」。

當然,陳墨還是有把握機會,過足了一番嘴癮和手癮。

第二天上班的時候,簡詩琳看到明雨卿紅光滿面的模樣,不禁有些愣然。

總裁昨天以前還成天板著臉,一副心情抑鬱的模樣。

怎麼今天就徹底恢復過來了?

明雨卿轉變得太快,讓簡詩琳都有些適應不過來。

「總裁,你的黑咖啡。」簡詩琳將剛泡好的咖啡放到明雨卿的辦公桌上。

「給我換果汁吧!以後早上的飲料都換成果汁。」明雨卿微笑著揮了揮手。

「呃……好的。」簡詩琳愣了一下,然後過去將那杯黑咖啡拿了出去。只是心裡卻有些搞不懂。明明昨天明雨卿才跟她說,以後多買點黑咖啡放在辦公室,怎麼今天就改喝果汁了。

任簡詩琳想破腦袋,也肯定不知道,明雨卿之所以改喝果汁,是因為昨晚跟陳墨kiss的時候,陳墨說她嘴裡發苦,建議她喝點果汁,既可以補充維生素,還可以保持清新口氣。

這個才是主要原因。 簡漢的心情很激動。

因為經過陳墨的治療,他的斷指竟然長出來了,完完全全的長出來了!

「琳琳,我的手指好了。」簡漢打了個電話給簡詩琳,喜悅而又激動的說道。

簡詩琳正在整理文件,聽到這個消息,頓時喜不自勝,也顧不得父女之前的矛盾,連忙關切的問道:「重新長出來的手指還靈活么?會不會感覺不舒服?看起來自不自然?」

簡漢笑著說道:「新長出來的手指,跟我之前的一個樣,很靈活,也沒感覺不舒服,就是皮膚還有點嫩。」

簡詩琳道:「我現在就去找陳墨,讓他去給你看看,你現在在上班對吧?」

簡漢點頭應是。

簡詩琳便道:「那就先這樣,我找陳墨去。」

說罷,簡詩琳便掛斷了電話,然後撥通了陳墨的電話。

「喂?」

此時,陳墨正在明雨卿的辦公室里,躺沙發上看電視呢!

這些天,靈石已經消耗完了,所以張凝雪也沒找他一起修鍊,而是一邊兼顧著工作,一邊在給武冰冰制定訓練方案,好讓小丫頭能夠控制體內的真力,她也能早日拿到武芸的靈石。

於是,陳墨便清閑了下來,每天就去項採薇那兒轉轉,去陸十三那兒轉轉,還和安清雅和衛安靜見了幾次面,吃了幾次飯。

今天,他則是來到了明雨卿這邊,美曰其名是過來當保鏢,實際上來了之後,他就往沙發上一趟,招呼著夜鶯削水果,當起了大爺。

沒快活多久呢,簡詩琳的電話就來了。

說實話,當陳墨看到來電通話是簡詩琳時,還真不想接。

一來,他現在人就在明雨卿辦公室。

簡詩琳有事找他,直接過來就是,打什麼電話?

擺譜呢?

二來,他跟簡詩琳相處得很不愉快。

要說為什麼?

還不是那個臭女人驕橫霸道,態度惡劣,一點也不討喜。

不過,陳墨想了想,還是接通了簡詩琳的電話。

萬一她碰到什麼麻煩了呢?

「我爸的手指長出來了。」簡詩琳激動的說道。

「這本來就在我的意料之中,還有別的事嗎?沒有的話我掛了。」

陳墨這幾天去項採薇那邊的時候,也順帶去過簡漢那裡,給他做針灸和滴靈液,治療他的斷指。

簡漢的斷指恢復過程,他都有在關注。

畢竟,他之前也不確定,這靈液到底能不能讓簡漢的斷指重新長出來。

「別掛。」簡詩琳急忙道:「我爸的指頭剛恢復,我想讓你去給他看看。」

「有空再說吧。」陳墨說罷,就直接掛斷了電話。

手指都長出來了,有什麼好看的。

再說,簡詩琳之前的態度那麼惡劣,簡漢又是個十足的人渣,雖然現在算是已經改過,但陳墨依舊不待見他,所以也懶得去折騰。

反正簡漢的手指頭已經長出來了,如果沒意外的話,會慢慢恢復過來的。

聽著電話里傳來的忙音,簡詩琳愣了愣,隨即才想起自己跟陳墨現在的關係可不算友好。

她握著手機,咬咬牙,給陳墨發了條簡訊過去,「之前的事對不起,能不能來我辦公室,咱們談談。」

簡詩琳的信息發過去沒多久,辦公室的門就被推開了。

陳墨臭著一張臉走了進來,「你想跟我談什麼?」

簡詩琳道:「我爸的手指……」

陳墨打斷她的話道:「等下班后我就去給他看看,還有事沒有?」

「呃……」簡詩琳沒想到陳墨竟然這麼爽快就答應了,可他這幅沉著臉的模樣,又讓她開心不起來。

「沒事了吧,沒事我就走了。」陳墨說完,就轉身往外走。

「等等!」簡詩琳叫住了他。

「幹嘛?」陳墨問道。

「下班后我請你吃飯。」簡詩琳主動邀請道。

「不必了。」陳墨擺手拒絕。

「那我給你靈石。」簡詩琳道。

陳墨回過身,疑問道:「你哪來的靈石?」

簡詩琳道:「武芸給我的。」

豪門閃婚:偏執老公追上門 陳墨更疑惑了,「她給你靈石幹嘛,這東西對你又沒有用處。」

「之前你們去大山探險,冰兒基本都是我和總裁在照顧。武芸很感激我和總裁,就教給我們一門修鍊心法,還給了我們一人一塊靈石,說修鍊有成后,可以讓皮膚保持緊緻,延緩衰老。」簡詩琳解釋道。

「這事我怎麼不知道?」

「這又不是什麼事,誰閑的無聊跟你說?」

簡詩琳說道:「再說了,武芸給蘇薇冷鐵她們也分了靈石,我和總裁當然也有。」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