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學院內生活的點點滴滴不斷地在自己的腦海裏徘徊。許琪的音容笑貌更是無時不刻不在自己的眼前晃過。


地下洞**推心置腹的交談,學院大比上舍不得的分離,後花園內整蠱皇甫從龍後與她的相見。往事一幕幕,很清晰的出現在自己的記憶裏。

這是真實的嗎?爲什麼感覺像是假的呢?人生如夢,難道自己所經歷的這一切都是夢嗎?

若是夢,自己爲何不醒?

若是夢,自己爲何會心痛?

若是夢,這一切爲何那麼逼真,爲什麼還要讓自己在夢中沉淪不醒?

重重的往後一靠,“哐當”一聲,一個木製的盒子從木桌下方的夾層中掉到了地上。

妙俊風彎身將木盒拾起,慢慢的將它打了開來。

木盒內裝的是一塊刺繡,上面有兩個人,一個是自己一個是許琪。在旁邊的空白處還刺了一小行詩詞。

“念去去,不知歸處,紅豆相思,人在何方?捨不得,愛別離,盼來日與君相會。”

妙俊風的心臟猛地一緊,捧起刺繡的手開始劇烈的顫抖。

“噗”的一下,滾燙的鮮血代替着本該留下的眼淚,濺灑一地。

妙俊風的心裏有一種說不出的難受,這股勁若是不發出來,他感覺自己在下一刻就會窒息而亡。

“唰”的一下,化作一陣清風,妙俊風的身影下一刻便出現在了許琪房外的庭院內。

精神太極的架子擺起,一套套的拳法隨着他的心意“嘭嘭嘭”的打了出來。

有了修爲,精神太極的攻擊力和殺傷力大增。

原先的精神太極是一種被動的賦予力量,以精神之力模擬修爲。如今,精神之力的引導轉變爲一種加持,讓修爲能夠有效地滲透到力道的每一點。

同時,修爲的恢復,也讓妙俊風感悟的道能夠融入在拳法中,隨着妙俊風心念的起伏而不斷變化。

當下,毀滅與殺戮之道是主流,若不是還有一點對許琪的愛戀,說不定,此刻的他就會暴走入魔,成爲一尊狠厲的魔頭。

妙俊風這一打,就忘記了時間。玄武城的日景很快就被月景所取代。

喧鬧的大街開始漸漸變得安靜,夜市的燈火也是一盞盞的點起。臨近許王府的外圍,很多人都聽到了從許王府內傳出的動靜。

好奇心驅使着聽到這聲音的人向着許王府慢慢的靠近。有一個人帶頭,就會有第二個,慢慢的在許王府的外圍聚集了大批的路人。

風聲鶴唳,鬼哭狼嚎,這些詞對居住在玄武城內的人們來說,完全就是虛詞。他們纔不會認爲有膽大的鬼物敢進入玄武城。

不說城主府,就說玄武學院中的高手,也不會允許有鬼物進入城內危害百姓的。

這裏的動靜自然驚動了巡城的衛隊。一行十一人面帶凝重之色的走了過來。

“頭兒,裏面會不會鬧鬼啊?”一名膽小的士兵向隊長問道。

“鬼物會來這放肆嗎?再說你聽這聲音像是鬼物弄出的動靜嗎?我懷疑是有賊子潛入了裏面。”隊長自然不能表現的跟手下一樣,他必須顯得自己很有判斷力。

“那我們要進去嗎?”另一名士兵開口問道。

“不用,守在外面就行!我到要看看他怎麼出來!”隊長說的很自信,但他的心裏可是懸着呢!期待着其它的巡邏隊伍能夠趕緊趕到這裏。

呼嘯的風聲漸漸停止,寧靜的夜幕再度降臨到這裏。

也不知道是誰嚥了一口口水,讓很多人在這一聲過後,忍不住的學着他的動作,也嚥了一口口水。

“噠噠噠…”的腳步聲響起,聽這聲音,應該是朝着大門走來的。

“咔”的一聲,大門由外向內的打了開來。

在月光的照耀下,一襲白髮如雪,身穿鎧甲的妙俊風從大門內走了出來。

“嗒”的一聲,他的左腳自門檻上跨出。

一波氣浪自他左腳落地後,迅速的向着前方擴散開來。

“他,他,他是…”衛兵隊長瞠目結舌,露出一副惶恐狀。

此時的他,雖然髮色變了,眼神變了,神情變了,氣息變了,但他就是他。讓無數軍人崇拜的他!

“很多人啊!”

妙俊風走了出來,站在臺階之上,將挺拔的身姿展現在大家的眼前。

靜,出奇的安靜。沒有一個人願意打破這寧靜的氣氛。

他的告示早已貼滿全城,他的事蹟早已瘋傳在每個人的耳邊。對他,百姓們沒有怨言,沒有惡意,有的只是深深地同情和默默的無奈。

“都散去吧!若是你們願意幫我,還請幫我守好許王府,我還會回來的。”妙俊風擡頭望了他們一眼。

這一眼,讓臺階下的所有人永遠記住了這一張臉和那奪人心魄的眼神。

在這眼神中,充滿了哀傷,憂愁,苦悶,以及隱藏在這些情緒下的無邊殺戮。

虛晃一閃,妙俊風就像是水中的倒影,在大家的的眼前緩緩消失了。

他的消失沒有讓圍在這裏的人離開,他們興許是應了妙俊風的話。在今後的日子裏,他們這羣人很有默契的輪流着守護在王府的門口。

妙俊風沒有離開玄武城,他出現在了玄武學院的學院內。

他對這所學院說不上有多喜愛,也談不上有多厭惡,他早已忘記了當初的恩怨。然而,因爲許琪的事,他再一次點燃了心中的怒火。

身爲玄武城的精神象徵,自當守護玄武城的安寧。難道就因爲是皇室出手,玄武學院的強者就可以坐視不顧?

也罷,若是如此,這樣的學院就沒有存在的必要了。留它在世,只會徒增笑柄。 快穿病嬌:我的惡魔宿主 “不知哪位朋友來訪,有失遠迎,還請見諒。”

“嗖嗖嗖…”的破風聲響起,五道身影,一前四後的出現在妙俊風的眼前。

爲首者正是妙俊風久違的“熟人”,玄武學院院長徐兵峯。

在他的身後應該是學院的四名副院長,每一個人的修爲都至少達到了皇境小成。

目光從這五個人的身上掃過後,妙俊風心中的怒意更甚了。如此強大的陣容,想要阻止許王府的血案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嗎?

“徐院長,一別多年,別來無恙啊!”

妙俊風的臉頰有一部分被白髮遮擋,說話的聲音也有些沙啞。音貌上的差異,讓徐兵峯一時半會還真想不起來自己認識這麼一個人。

“不好意思,請問您是?”徐兵峯也不辯解,拱手問道。

“在下妙俊風。”

這五個字一出,讓以徐兵峯爲首的五個人,神經猛然一緊。

“大膽逆賊,竟敢在這裏出現,老夫我這就替天行道,將你擒拿,轉交皇庭!”氣勢洶洶的聲音響起,站在徐兵峯身後的一名老者大喝一聲道。

“唰”的一下,老者騰躍而起,攤出手掌,向着妙俊風就發出全力一擊。

薑是老的辣,嘴上說的輕鬆,但從他的行動中可以看出,他對妙俊風可是一百二十分的認真。

“太弱了!”

妙俊風輕飄飄的一句話,隨後就是向上似緩實快的一揮。

無形的氣浪伴隨着他的揮動,向着飛撲而下的老者就掃了過去。

“嘭”的一聲過後,“噗”的傾灑一片。老者在半空中吐出一大口鮮血,隨即,如斷了線的風箏向着後方就墜落而下。

“徐兵峯,你我之間的的恩怨我原本早已忘記。可你千不該萬不該,不該讓許王府在玄武城發生這樣的慘案。

身爲皇境圓滿巔峯的你,想要阻止他們應該是輕而易舉的吧!可你爲什麼要視而不見,棄之不顧呢?

我很失望,你必須要爲我的失望付出代價!”

妙俊風不等徐兵峯開口,身形一晃,如消失的殘霧般,下一瞬,就出現在了徐兵峯的面前。

徐兵峯的反應也相當迅速,疾速的向前探出一掌。

然而,這剛猛的一掌卻像是打入了水裏,完全沒有擊中實體。

“鏡花水月!”

“院長果然博學,我還沒有向你介紹你就會搶答了。那你在看看,這一招又是什麼呢?”

仍然是輕飄飄的一掌,看似無力虛浮,卻讓徐兵峯感到莫大的威脅。面對這掌,自己毫無閃避的可能,只能硬挨這一掌。

“嘭”的一聲,徐兵峯悶哼一聲,身體往後退了半步。

“不錯,修爲底子深厚。我這明鏡止水還未能真正的收放自如啊!”

薄少的心尖密愛 “峯,助我一臂之力!”徐兵峯不再託大,召喚出了自己的式神。

“咦?爲什麼我感覺不到害怕呢?身上還有一種蠢蠢欲動的戰意。”妙俊風如今的語調顯得很冷漠,臉上的表情也很僵硬。

若非要說他像什麼,也許現在的他更像是一名血族,一名真正的吸血鬼貴族。

“嘩啦”一聲,徐兵峯上半身的衣服全部碎裂開來,露出一身堅如磐石的肌肉。

他的道是土之道中的力之法則。倘若他能在此基礎上悟出第二種法則,那他便可以立刻突破問地境,邁入仙神聖境。

“兵峯,你確定要跟他戰鬥嗎?我覺得我們的勝算不大。”峯一臉嚴肅的說道。

“峯,這一戰我們必須勝出,爲了學院,就算我們會死在這,也不能眨一下眼。”徐兵峯身上的氣勢進一步攀升,他已然視死如歸,不準備善了此事。

站在他身後還能戰鬥的三名副院長,感受到了院長的決心。他們也釋放出自己的式神,準備和妙俊風來一場驚天之戰。

就在他們蓄勢待發之時,妙俊風卻站在原地一動也不動,身上的氣息也是在一點點的消散。

他的現狀配合着他此時的形象,讓人不得不產生一種他行將就木的感覺。

“動手!”徐兵峯大喝一聲,當先一步,揮拳而上。

土黃色的光芒在他身上亮起,一隻被不斷放大的拳頭急速的向着妙俊風的頭上砸去。

峯的動作也不慢,一疊鎖鏈符被他釋放而出,朝着妙俊風就纏了過去。

三名副院長和他們的式神也釋放出自己拿手的絕技,從其餘三個方向,向着妙俊風襲殺而來。

“哈哈哈…,這就是師父口中的霸氣嗎?原來霸氣是這樣的!”妙俊風忽然間大笑起來。

他這一笑,讓徐兵峯等人稍微晃了一下神,但很快就回過神來,更加狠辣的向他痛下殺手。

“轟”的一聲,沖天而起的氣柱帶起一股強悍的音浪,席捲四方。

這股音浪讓圍殺而來的衆人猶如撞到了屏障上,紛紛被迫停下攻勢,受到了自我的反噬之傷。

紫色的氣體在妙俊風的體外形成一個氣體鎧甲。鎧甲不是虛幻透明的,而是如實質般,像是用特殊材料打造而成。

“該給你起個什麼名字好呢?紫氣東來,紫氣戰甲,嗯,都不好!好吧,從今往後你就叫紫君霸氣,簡稱紫君。”

妙俊風喃喃自語着,完全沒有把徐兵峯等人放在眼裏。對他來說,眼前的的這些人,已經不是和自己一個級數了。

“就從你先開始吧!”妙俊風擡頭向着離自己最近的一個人看了過去。

“啊!”被妙俊風看了一眼的中年人,雙手抱頭,大喊不止,身上的氣息頃刻間發生混亂。

“你對他做了什麼!”徐兵峯驚怒道。

“你也可以感受一下。”妙俊風用行動回答了他的話。

被妙俊風一盯,徐兵峯瞬間感覺自己像是被一隻兇猛野獸給盯上了。這不是一般的野獸,而是神獸,聖獸或者是魔獸。

身爲皇境圓滿巔峯的自己,是不可能輕易的被人盯上一眼,就陷入恐懼中。除非這個人的修爲遠高於自己。

“不!這不可能!我可以清晰地感覺到他是皇境圓滿修爲,不到巔峯。我怎麼可能會受制於他!”

徐兵峯的臉上出現了驚恐之色,伴隨着他心神的慌亂,他的識海世界,立刻掀起了滔天風浪。

“啊!”的一聲疾呼,徐兵峯和那名副院長一樣,做出了相同的舉動。

“徐院長,感覺如何?”妙俊風不冷不熱,不帶一絲感情的問道。 “精神攻擊?”徐兵峯忍着疼痛,咬着牙喊道。

“只可惜還未完全掌握通透,不然,現在的你已經成爲一具死屍了。”妙俊風平靜的注視着他,語氣中夾帶着一抹遺憾。

“呼啦”一聲,符籙鎖鏈趁着妙俊風將注意力全部轉移到徐兵峯的身上,緊緊的將他纏繞起來。

“符籙鎖鏈,力量不錯,手法嫺熟,有值得借鑑學習的地方。”妙俊風對束縛在自己身上的鎖鏈耐心的評價道。

“封鎮!”峯將手印一結,大喝一聲道。

“嗡”的一聲,符籙鎖鏈發出了金色的光芒。一個個符文在鎖鏈的表面浮起,透明的光壁在符文出現後,由外向內收縮而起,形成一個圓形的光球,將妙俊風包裹在內。

“文能封鎮,武能滅殺,式神輔助,相得益彰。好極!我到今天才對這句話大徹大悟。只是封鎮和滅殺自己就不能做到嗎?”

妙俊風冷漠的表情上憑添了一抹笑容。這抹笑容發自內心,是對以往的總結,也是對以往的告別。

“破!”

光球在妙俊風這一喝之後,“咔擦”一聲化作點點光晶,崩碎散落。

“來!”

妙俊風對着峯擡手一招,強大的吸引力自他手掌中傳出。

“嗒”的一聲,峯被妙俊風一把抓到了手裏。峯的臉上充滿了不可思議,他怎麼也想不明白,自己怎麼在電光火石之間就被他給抓過來了呢?

“我勸你不要反抗,在我的面前,你跟一縷精神力沒有任何區別。”妙俊風搶在峯有所動作之前,開口提醒了他一下。

“這紫氣是什麼?爲什麼我感覺在這紫氣的面前,我沒有一點反抗的能力!”峯的這句話沒有直接說出來,而是向妙俊風傳音一問。

“它叫紫君,我剛纔說的話你難道沒有認真聽嗎?”

“我知道它叫紫君,但爲什麼他對我會有這麼強大的剋制力!”

“哦?原來你說的是這個啊!答案很簡單,這是我的祕密。”

要不是峯是式神,沒有實體,也許他早就噴出一口老血了!這也太吊人胃口了吧!

“閒話我也不多說了,就讓你見識一下,什麼纔是真正的封鎮!”

“叮”的一聲,峯被妙俊風一收,囚禁到了一張由精神力凝聚而成的符籙裏。

他這邊的動作剛一完成,徐兵峯張口就噴出一大口鮮血。他感覺到自己跟峯的聯繫被強硬的給掐斷了。

“你對他做了什麼!”徐兵峯怒氣騰騰的咆哮了一聲。

“沒做什麼,就是以彼之道還施彼身。你不是也感覺到了嗎?

放心吧!我不會讓你孤獨的,他們會陪着你的!”

三道紫色的氣體自妙俊風身上射出,不費吹灰之力的將三名副院長釋放出的式神給拘了過來。

“噗噗噗”,三道精神符籙和先前的那一張符籙,被妙俊風擡手一招,用力一握,當着他們的面,化作了漫天的碎屑。

徐兵峯再次噴出一口鮮血,緊隨其後的,三名副院長也是各自噴出一口鮮血。

躺在地上的老者,唯一一個沒有釋放出式神的副院長,在清醒的那一刻,見到了妙俊風神乎其技的手段後,很乾脆的自我催眠,暈了過去。

徐兵峯和三名副院長,來不及查看自身的傷勢,不斷地召喚起與自己風雨同舟數十載的式神。

妙俊風沒有進一步的動作,雙手環抱,淡淡的注視着他們。

“妙俊風,你把我們的式神收到哪裏去了!” 情人路 嘗試多次無法聯繫到峯後,徐兵峯忘記了妙俊風的實力,舉步向他那邊走了過去。

“收到哪裏去?這個問題很白癡,他們去哪兒了,你們應該是最清楚的。”

妙俊風的回答,讓徐兵峯擡起的腳停留在了半空中。他露出了驚恐萬分的神情,他不相信這是真的,但又不得不相信他說的是事實。

“明王劍,滅誅邪!”

妙俊風心念一動,沉浸在精神之海中的明王劍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只見他橫掃一揮,扇形的琉璃劍光朝着徐兵峯等人就籠罩而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