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孫立成立刻從地上站了起來,他拍了拍屁股上的塵土,冷峻地對兩人點點頭說:「好的,我馬上就去城門,你們負責把這裡的魔法武器搬走。」


說到這裡,孫立成猶豫了一下然後說:「我希望海拉山姆城主能夠把城外的地下生物放進城來。哪怕他們不能夠幫忙守城,也可以防止被敵人當成炮灰殺傷我們。」

「放心吧,孫立成陛下。我們城主大人已經將城門口的生物全部納入了軍隊,並委派了軍官管理,至於那些不聽指揮的傢伙,全部被殺乾淨了。」

妖怪迪克亞尼輕聲說道。

孫立成點點頭,對於紅龍的果決很滿意,非常時刻自然要用非常手段,至於地球上那些所謂人權,拜託,這可是連基本生存都很難保證的魔法世界。

「那我就放心了,我這就出發,你們去跟城主大人說一聲。」

說完以後,孫立成就走出了城主寶庫。

看到孫立成走了,妖怪迪克亞尼從地上撿起一隻沉重的狼牙棒,立刻感覺到一股清涼的感覺從狼牙棒上邊傳了出來。

「水系的魔法武器。這個孫立成陛下,真的是很厲害啊。」

迪克亞尼一臉驚喜地說。對於妖怪這個種族,因為他們一般生活在沼澤和橋樑下,所以對水有強烈的親切感,如果使用水系的魔法武器,那麼攻擊力絕對會上升一格。可惜,海爾馬克只是個小城,還是在地下世界,那個實力更要弱上幾分,所以直到現在,作為軍官的迪克亞尼也沒有弄到一個水系魔法武器,可是現在,孫立成利用寶庫的中的材料和武器,就製作出如此心儀的裝備,哪裡能夠不讓妖怪高興。

美杜莎此時也挑選出了一把帶有衰老功能的短弓,滿意地點點頭說:「走,咱們趕快回去復命,告訴城主大人,孫立成陛下已經把魔法武器製作好了。」

孫立成雖然早就做好了地牢生物大軍到來的準備,可是真到了此時,也感覺有些緊張。對於暗精靈,地球上可以有很多作品進行過描寫,冷酷、果斷、武藝超群、極端冷血以及瘋狂都是這些傢伙的最好註腳。現在就要與他們大戰了,孫立成還是很想見一下這些傢伙的。

「儘快把這裡的事情了解,我還要返回地上世界繼續尋找神格碎片。」

孫立成快步走在路上,心中暗想。在他的身邊,是已經得到消息,行色匆忙的海爾馬克城中軍民以及一隊隊跑步而過的士兵,看很多士兵那步伐凌亂的樣子,想必就是剛剛納入城防軍的城外貧民。

「老師,您可回來了,現在城中到處都在盛傳說地牢生物已經打到了城外,城裡面都亂了。」

孫立成一進入休息的酒店,巴尼、思卡爾和約瑟芬就趕過來說道。

孫立成點點頭,看了看身旁的手下,然後從儲物戒指中拿出了一大堆魔法武器。

「這是?」

大家都驚呆了,感受著充滿魔法波動的武器發愣。

孫立成看到被震驚的手下,笑著說道:「我給海拉山姆做了那麼多的魔法裝備,怎麼會忘記大家,這些東西就是我的報酬。大家別愣著,趕快把這些裝備都分了,這可是保命的玩意兒。」

大家一聽,頓時歡呼起來,撲向了地上的裝備。

正在孫立成滿意地看到所有人,包括毒蜥和蠍尾獅子都挑選好了魔法裝備,一個懦弱的聲音在旁邊響了起來:「孫立成陛下,您能夠收留我們嗎?」

聽到聲音,孫立成扭頭看去,原來是這裡的茅斯族老闆和他的五個夥計。

「陛下,我在海爾馬克好幾十年了,知道這次弄不好地下城是收不住了,我們六個別的不圖,只希望陛下能夠收留我們,帶我們衝出一條生路。」

鼠頭人見到孫立成面無表情,立刻單膝跪地大聲說道。

孫立成想了想,對他說:「我不會收留你們的。」

鼠頭人聽到孫立成的話,臉色立刻變得慘白,但是緊接著,孫立成後面的話又傳了過來:「你們可以跟著我們,至於後面能不能逃命,那就要看你們的運氣了。」

這真是從地獄到了天堂,鼠頭人和他的五個夥計立刻大聲感謝。不過,孫立成並沒有理會他們,而是帶著全副武裝的手下走出了酒店,準備去城牆上看看。

他們剛出了酒店,迎面就看到了芬達。

「孫立成陛下,十分對不起,我前些時候一直在跟學院聯繫。因為這裡與坎布拉思佳達城距離太遠,學院支持的魔法材料剛剛傳送過來,我這就給您拿過來了。」

走到了孫立成近前,芬達氣喘吁吁地說道,可見他的匆忙。

孫立成對於這個堅持資金理想的碳酸飲料很欣賞,他拍了拍芬達的肩膀,笑著說:「沒事兒,我已經用城主大人的收藏,製作了一批魔法裝備,想來可以應付一陣。對了,前哨說暗精靈大軍馬上就要到了,我們正準備去城牆上看一下,你去嗎?」

芬達聽說孫立成製作了一批魔法裝備,臉上立即露出了欣喜的笑容,忙說:「好啊,那我就與陛下一同去。」

等大家到達城牆上的時候,孫立成已經看到了海拉山姆那挺拔的身姿,這個傢伙已經到了。

「陛下,謝謝你的魔法武器和裝備。」

見到孫立成過來,紅龍扭頭笑道。

孫立成剛想說什麼,突然臉色嚴肅了起來,因為他那雙可以夜視的眼睛已經發現,無數的黑影從洞穴中出現了。 他與韋家隆算不上兄弟,歸為普通朋友,更為恰當。

平時,韋家隆極少找羅陽一塊玩。

韋家隆走到哪裡,後面都有幾個跟班。

出了教室門口,羅陽笑道:「七郎,今晚又要玩多少次大保健?」

韋家隆摟著羅陽肩膀走到樓梯口,笑道:「尼瑪,你們都羨慕老子每晚七次郎。」

說著,便掏出硬盒中華香煙,頓出一支,遞與羅陽。

「喂,牛仔,幫老子做件事。」

「什麼事?」

只見韋家隆從上衣口袋掏出一隻紙鶴,說道:「幫老子拿給洪佳欣。」

羅陽心想紙鶴多半是情書,心頭陡地湧起一抹反感。

「你親手送給她更好。」

「尼瑪,老子親手給她,她不會接的。」

「叫個女的幫你嘛。」

「喂,不肯幫老子?!」

送情書這等小事,實屬舉手之勞,但想到收信的女生是洪佳欣,當真老大不願意。

羅陽把那支紅雙喜香煙塞回韋家隆手裡,說道:「你自己送吧。」

韋家隆臉色一沉,冷道:「喂,聽說你想泡她?」

見羅陽轉身走進教室,韋家隆暗罵道:「尼瑪,居然不給面子!」越想越氣,獨自下樓,拿出手機打電話。

只聽韋家隆講電話:「喂,黃毛強,幫老子教訓個人。羅陽。對,他想跟老子爭女朋友。你帶人在路上等著就行。他今晚應該會回家的。」

……

……

羅陽回到座位,曾小妹就問道:「韋家隆找你幹什麼?」

見洪佳欣轉頭望過來,羅陽笑道:「要我拿一隻紙鶴進來。」與她對望一眼,又說道:「你要的話,我去拿給你。」

說完,羅陽自覺神經倏地繃緊了,心道:「她不會喜歡韋家隆吧?」

洪佳欣輕撅紅唇,說道:「羅陽,凡是他叫你拿什麼東西給姐,你拒絕就好。姐很討厭那種人。」

得知她不喜歡韋家隆,羅陽暗喜,笑道:「班長大人吩咐了,我照做就了。」

曾小妹笑道:「羅陽,你那麼聽洪大美人的話,這是什麼意思?」

呵呵一笑,羅陽與洪佳欣四目交投,目光相觸,乍合又分,卻使人心旌搖蕩,神為之醉。

「咦,佳欣,你幹嘛臉紅?」

「楊貴妃,就你嚼舌。」

「啾,你也嘲笑人家。你臉紅肯定是因為……」

「還說呢,姐把你嘴縫起來。」

洪佳欣笑著伸手要去捏曾小妹的嘴巴,曾小妹連忙伏在桌子上。

從側面看洪佳欣那飽滿的額頭,堅挺的鼻樑,圓潤的下巴與紅潤的雙唇,還有那長而彎的睫毛,無不洋溢青春氣息,美不勝收。

見羅陽出神地望過來,洪佳欣輕嗔道:「你又笑什麼呢?」

語氣之中蘊含著無窮的嬌柔,聽來使人骨酥。

直到下了第二節晚自習課,在回家的路上,羅陽自覺耳邊還迴響著洪佳欣那清脆甜膩的話音。

初三與高三周六都要補課,只是不用上早讀。

羅陽沒帶衣服來學校,雖洗了澡,但還要回家換衣服,而且還要回去掙錢,便與肖大牛騎單車回家。

天清氣朗,晚風輕拂。

羅陽吹著《小蘋果》的口哨,肖大牛則放開粗獷的喉嚨吼道:「小呀小蘋果……」

歌聲刺破夜空,一裡外都能聽到。

出了校門口,有一段沙礫路,兼且沒有路燈,只憑月色照明。

「羅陽!」

忽然之間,路邊傳來一聲斷喝。

羅陽循聲望過去,見到幾條人影,其中有人坐在摩托車上,縱使只看到那些人的輪廓,單從聲音,也能聽出是誰。

「過來!」

話音剛落,摩托車的車燈便打開了,周圍陡地亮了起來。

羅陽心道:「這黃毛強經常到學校門前來勒索打人,難道想要問老子要錢?」一面想一面騎車過去。

有混混經常在學校前門找學生要錢,名義上叫借錢,實是勒索。有借無還。

「找我有什麼事?」羅陽坐在車座上,一腳著地。

「老子這幾天窮得很,借幾百塊給老子買煙。」黃毛強坐在摩托車上。 隨著黑影的數量越來越多,地牢生物大軍的樣子徹底展現在了孫立成的面前。

「大人,前邊就是海爾馬克了,只要能打下他們,我們就可以衝出地面世界和地下世界對咱們的封鎖。」

在孫立成沒有注意到的地方,幾個高大的黑影此時正看向高聳的地下城,其中一個陰影正在向旁邊的人報告。

「是的,大人,我們已經打掉了他們的巡防軍,據我們偵察,此時城裡的正規士兵不會超過八百。」

另一個黑影也在旁邊說。

而在城牆上,孫立成看著眼前望不到頭的地牢生物大軍,眉頭不由得皺了起來。

「芬達,對方起碼有四千人,我們可能會有援軍嗎?」

孫立成扭頭問向芬達,後者緊閉雙唇,搖了搖頭說:「我已經發布最新的信息回冷風暴魔法學院了,院長也答應立即去找坎布拉思佳達城的議會,可是最近的援軍恐怕是沒了。」

突然,芬達想到了什麼,急忙對孫立成說:「陛下,我已經把您的情況告訴了我的導師,據老師說,坎布拉思佳達城已經派出了信使前往蒙克斯巴城,估計現在您的消息已經送到了您的王國。」

孫立成一聽不由得一愣,然後想到了卡羅琳和巧手先生他們,他搖了搖頭苦笑道:「如果我的大軍此時能夠趕過來,估計頂住敵人的攻擊還有可能,不過。」說到這裡,他扭頭看了看周圍的明顯已經心虛的士兵們,接著說:「這些士兵我實在沒有信心,咱們準備撤退吧。」

芬達一聽孫立成說的,立刻急了,他焦急地說:「孫立成陛下,請堅持一下,澤拉塔城

的援軍已經出發了,等他們到了,這裡的危機就可以解除了。」

「是的,孫立成陛下,剛才澤拉塔城的信使已經到了,只要咱們再支持兩天,他們的兩千大軍就會感到,那時候,對付這幾千敵人就沒用什麼難度了。」

這是,一個聲音傳了過來,孫立成看去,發現是海拉山姆帶著迪克亞尼和那個美女蛇來了。

「領主大人。」

見到紅龍,周圍人一片問好聲,城牆上的士氣明顯為之提升。

孫立成也與海拉山姆見了禮,一起來到了城垛旁,看向外邊的大軍。

「領主大人,為什麼澤拉塔城的援軍剛出發?」

孫立成輕聲問道。據芬達那個碳酸飲料的介紹,澤拉塔城離海爾馬克也就五天的路程,可是他們的援軍要到兩天後才來,可見出發的時間之晚。要知道,巡防軍被消滅的消息可是傳來好久了。

海拉山姆沒有回頭,只是語氣平淡地說:「那裡的亞瑪蒂亞戈城主太貪心了,而我的海爾馬克太貧窮,所以他一直不發援軍。 激情似火,腹黑顧少強索歡 這會兒多虧了您的附魔,我在您掌握了附魔法術以後,就派人通過魔法陣傳訊給了澤拉塔城,那個可惡的胖子才發援軍!」

哪怕在平靜的語氣下,孫立成也聽得出紅龍語氣中的憤怒。

對於這樣的鄰居,孫立成也沒有辦法說什麼。

蜜寵嬌妻:王牌影后 突然,對面的軍陣停住了,這奇怪的情況立即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怎麼回事?」

孫立成直覺到有事情要發生,也向城牆外望去。

隆隆聲中,幾個高大的牛頭生物推著一輛木車向城牆走來。這些牛頭生物雖然跟克拉克他們的巴夫族有很大不同。比如,這些牛頭人的身體要矮一些,但是也更壯碩,而且牛角更大。

在這輛木車上邊立著一個大木十字架,十字架上綁著一個人,孫立成看清以後,一股怒氣直衝腦仁。原來在這個上邊綁著的是美杜莎史琳娜吉拉,那條對自己仰慕已久的美女蛇。

在所有人的注視下,木車緩慢地來到了弓箭的攻擊範圍之外站定了。

「海爾馬克的人聽著,我們是亞達比西亞大人的麾下,今天前來攻打海爾馬克,如果不想死,就趕快開開城門投降,否則的話,我們殺進城去,雞犬不留!」

這時,一個身穿黑色鎧甲,騎著一頭恐龍一樣怪獸的高個子暗精靈出現了,他大聲向城上呼喊,語氣中透露著一絲倨傲。

孫立成並不知道這個亞達比西亞是何許人物,忙低聲詢問旁邊的芬達。

芬達的臉此時有些蒼白,嘴中好像在念叨這什麼,直到孫立成呼喊了幾聲,才反應過來。

「亞達比西亞,地下的黑暗之子,他是黑暗與陰影之神的大祭司,傳聞是黑暗與陰影之神的私生子,以冷血、狂暴著稱。更可怕的是,這個傢伙用於強軍數萬,可以說是地下城最大的黑暗勢力。這次他派出的軍隊攻打海爾馬克,我們一定頂不住了。」

芬達定了定神,然後解釋道。

孫立成一聽,眉頭完全皺了起來。黑暗與陰影之神,一聽就是個黑暗神祇,他的大祭司派出的人馬,這次麻煩了。

城牆上的人很顯然大多聽說過亞達比西亞的名字,一時間竟然安靜了下來。底下的暗精靈顯然很滿意這個震懾效果,笑得愈發狂妄了。

「別聽他們的,這些地牢的畜生把我們的士兵全殺了,如果讓他們控制了海爾馬克,所有人都會成為他們的奴隸,永遠地失去自由!」

就在這個時刻,被困在木架子上,遍體鱗傷的史琳娜吉拉突然大喊起來,聲音嘶啞,可是那股倔強去重重地敲打在大家心頭。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