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孫小龍得意地:「是!」


當晚,在孫小龍臨時住處,他召集陳宇和劉成商討著行動計劃。

陳宇一臉擔心地看著孫小龍:「大哥,我們真的要這麼做嗎?你還是在考慮考慮吧。」

孫小龍態度堅決地:「沒什麼可考慮的了。現在我們已經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必須破釜沉舟的做到底了。」

劉成也鼓動著:「是啊,陳宇,我們的計劃都安排的非常周祥,如果這時候不行動,一旦泄露,少爺反而會有危險的。」

孫小龍拍著陳宇的肩膀:「兄弟,你就放手跟大哥干吧。」

陳宇看著孫小龍堅定的態度,無奈地點了點頭:「那好吧……」

次日,伴隨著喊殺聲,吳大福躲在自己地盤的老巢,指揮著部下抵擋著孫德龍部隊的正面進攻:「頂住,只要頂住姓孫的這次進攻,我重重有賞……」

就在這時,他的大本營內部卻突然響起了喊殺聲。

吳大福及部下都詫異地轉頭看去,之間大本營中心的位置騰起了黑煙。

隨後,一名手下滿臉塵土,狼狽地跑來,向吳大福彙報:「大哥,不好了,孫小龍帶人從水路潛進來,直接把咱們的大本營給端了,現在正從背後向我們打過來了……」

吳大福一下驚呆了:「什麼?!」

他還沒來的及部署,孫小龍、陳宇已經帶人殺到,吳大福等人無力抵抗,只能舉手投降……

喊殺聲已經停止,孫家的手下在清理戰場,押著吳大福和讓他的部下們離開。

孫德龍在數名手下的護衛下,趾高氣揚地走來。

孫小龍快步迎上前,臉上帶著笑容:「父親,您來了。」

孫德龍得意地下馬:「小龍,打的漂亮啊。怎麼樣,吳大福抓到沒有?!」

孫小龍一擺手,數名士兵押著狼狽的吳大福走來,他戰戰兢兢地看著面前的孫氏父子。

孫德龍得意地笑著:「你也有今天?!怎麼樣,願意把生意都轉給我了嗎?」

吳大福連連點頭:「願意,願意,只要不殺我,我什麼都願意。」

孫德龍得意地:「帶他下去吧轉讓手續都簽署好。」

手下們將吳大福押走。

孫德龍欣喜地拍著孫小龍的肩膀:「小龍,這次打的不錯,咱們要好好慶功一番。」

孫小龍趕忙地:「別急著慶祝啊,我還有一個大驚喜要帶您去看呢。我找到了吳大福的藏寶倉庫。」

孫德龍欣喜地:「好,去看看。」

孫德龍擺手要招呼身後的手下。

孫小龍趕忙攔住,低聲地:「爸,這種地方還是少帶人進去為妙。」

孫德龍醒悟,點頭:「沒錯,就咱們爺兒倆去就好了。」

孫氏父子向旁邊走去。

吳大福倉庫內。

孫小龍和孫德龍走進倉庫,陳宇已經在倉庫里等候。

孫德龍看到陳宇臉色微變:「他是誰?為什麼在這裡?」

陳宇趕忙恭敬地:「拜見孫老先生。」

孫小龍介紹著:「爸,這就是我跟您提過,救過我命的拜把兄弟陳宇。他的身手好,我安排他在這裡看著,防備其他人溜進來。」

孫德龍這才露出笑容,讚許地看著陳宇:「辛苦了。你這樣的人才,以後肯定要重用重賞。」

陳宇:「謝老先生。」

孫小龍:「爸,我們趕緊去看看吳大福到底都藏了什麼吧?!」

孫德龍答應著和孫小龍走向旁邊陳列的箱子。

陳宇將一個箱子打開,裡面是滿滿的鈔票,再打開一個,裡面是滿滿的珠寶首飾。

孫德龍看著露出欣喜的神情:「好,實在是太好了……」

孫小龍冷冷地:「的確是太好了……」

孫德龍回頭看向兒子,卻一下愣住,孫小龍竟然舉槍對準了他。

孫德龍下意識地也要掏槍,陳宇快速出手,直接下了孫德龍的槍,退到一邊。

孫德龍大驚,質問著孫小龍:「小龍,你要幹什麼?」

孫小龍冷冷地:「不幹什麼?只是希望父親發一條通告,從現在開始,將你所有的生意和權力都轉給我,由我全面接手一切,我就保證不會有任何不敬的事情發生。」

孫德龍憤怒地:「你想要造反?!我明白了,你是蓄謀已久,就想對付我?!」

孫小龍冷笑:「誰讓你一直不喜歡我,不肯給我實權呢?我只能自己努力立功,找到這麼一個單獨接近你的機會,讓你把權利交給我了。」

孫德龍帶著幾許痛心地:「小龍,你是我的親生兒子,你以為我是不喜歡你,才不肯給你實權?!」

孫小龍冷冷地:「少跟我說什麼你是為了鍛煉我,磨礪我的廢話,留著騙鬼去吧。」

孫德龍輕嘆一口氣:「看來你是真的不相信我,也怪我平時跟你交流的太少了。小龍,你真誤會我了,爸不讓你掌握實權,真的不是因為我不喜歡你。」

「而是因為,這麼多年,爸都是過的這種刀口舔血,腦袋拴褲腰帶上的日子,天天活的有多提心弔膽,你根本想象不到。所以我不願意你再過這樣的生活,我希望你能活的平靜、安穩。」

孫小龍:「我出身在一個黑幫家庭,你想讓我遠離這些生意,這現實嗎?」

孫德龍解釋著:「正是因為太難做到,所以我才只能盡量地安排你做一些無關緊要的工作,盡量地遠離戰場,更不願意把權力過早的交給你。」

「就是希望這種相對安穩的日子,你能過得長一些,只要爸多活一天,就能為你多抗一天,你也就少一天提心弔膽。」

孫小龍看著孫德龍,將信將疑,隨後憤怒地:「你現在說的好聽,可從小到大,你從來都沒有關心過我,對我好過,我連吃個雞腿都吃不上!」

孫德龍嘆息:「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難道你不明白這個道理嗎?爸是怕你從小被嬌生慣養壞了,才有意地讓你多受一些磨難,其實你以為爸這樣對你,心裡不心疼嗎?」

「你以為保姆每次偷偷拿給你的吃的,真的都是她到廚房偷回來的嗎?是爸有時候表面心狠,背地裡心疼你,給你送去的。」

孫小龍聽到這裡一下愣住,詫異地看著父親。

孫德龍繼續說著:「我只有你這麼一個獨子,我不疼愛你疼愛誰?我只是怕我的疼愛變成溺愛,也更希望你能成長為一個堅強的男子漢,有時才不得不對你過分嚴厲,可這一切其實都是為你好啊……」

孫小龍聽著父親的話,眼前開始浮現出了往事……他漸漸地有些相信了父親的話,眼睛有些濕潤了。

陳宇走到孫小龍身邊,低聲地:「大哥,老爺子說的不假,天下哪有不疼自己兒子的父母呢,是你誤會了……」

孫小龍看著面前的孫德龍,有些遲疑地慢慢將槍口垂下,帶著幾許愧疚地:「爸,我錯怪您了……」

孫德龍看著孫小龍,眼中開始有淚光閃動:「小龍……」

孫小龍滿臉愧疚地看著孫德龍。

孫德龍張開了雙臂。

孫小龍淚水涌動,就要撲上前:「爸……」

不料,就聽一聲轟天巨響,整個倉庫瞬間爆炸,三人都被爆炸的炮灰淹沒……

倉庫被炸成了一片廢墟,到處是殘磚斷瓦。

孫小龍艱難地從廢墟中爬出,著急地呼喊著:「爸,陳宇。」

陳宇從一邊的廢墟中爬了出來:「大哥。」

孫小龍著急地:「你沒事吧。」

陳宇擺手:「沒事。快找老先生。」

孫小龍和陳宇趕忙返回廢墟翻找。

他們扒開一條房梁,一下呆住,孫德龍的屍體就在房梁下,滿臉鮮血,已經死去。

孫小龍大驚,著急地呼喊著:「爸,爸……」

孫小龍猛地醒悟過來:「剛才是有人布置的炸藥,誰?誰在襲擊我們?!」

孫小龍起身,大聲地呼喊著:「人呢,人都哪去了,誰在襲擊我們?!」

廢墟外傳來了張狂的笑聲:「是我,劉成。」

孫小龍聽到劉成的聲音愣住。

數名手下舉槍對準了倉庫的廢墟。

劉成得意地站在廢墟后:「你們父子倆反目成仇,互相爭權,卻讓我們這些兄弟們白白送死,我們當然不願意了。」

「何況,無論你們父子倆誰贏,我們這些參與你行動的人都得被滅口,你覺得我們是白白賠命好,還是乾脆殺了你們,我們發財當老大好?!」

孫小龍憤怒地吼著:「劉成,你這個吃裡扒外的叛徒,你等我出去,我一定要殺了你。」

劉成冷笑:「你先出得來再說吧?!來,再給我引爆,炸死他們。」

立刻有手下上前,再次按下了炸彈的引爆裝置……

陳宇驚慌地護著孫小龍想要逃走。

炸彈再次引爆,廢墟再次被硝煙籠罩。

劉成發出得意張狂的笑聲……

超能交易所晶石房間

炸彈不斷在廢墟爆炸的場面變成了晶石中的畫面,南笙和江離站在晶石前,默默觀看,輕輕地搖頭。

江離惋惜地:「這個孫小龍,擁有了聰明的手下,還有陳宇這樣的人才幫助他,如果他不過分貪婪,安心地發展,等待著他父親慢慢把權力交給他,他遲早是能有一番大作為的。」

「可他卻偏偏心術不正,不惜冒險設局對付他父親,想要兵變奪權,結果卻中了別人的圈套,白白的把命搭了進去。」

南笙點頭:「這就是我一直說的利不過求,可惜這世上又有幾人能夠做到。從孫小龍進入超能交易所決定交易開始,就已經是貪慾驅使,他又怎麼可能剋制住貪慾的不斷增長呢?!」

江離看著南笙,若有所悟地點了點頭…… 「不對呀,封晏最近不是出來一個緋聞女友嗎?說是個病西施呢?」

「好像有這麼回事,但本尊不是一直沒露面嗎?也許是造謠呢。」

「柒柒……你跟封晏什麼關係啊?是男女朋友嗎?不然這個單子你怎麼那麼輕鬆拿下來啊。」

大家七嘴八舌的問道。

唐柒柒喉嚨發澀,囁嚅唇瓣。

「不,不是男朋友……你們別聽楊學姐胡說。就……就認識而已。」

「你真的認識封晏?怎麼不早說啊!」

「就僅限於認識,沒你們想像中的那麼複雜。學姐,我們下午不是要去做市場調查嗎?一起。」

她趕緊拉着楊雪,落荒而逃。

一出了工作室的門,她立刻鬆開楊雪的手。

她蹙眉不悅的看着楊雪,不明白她的意思。

「你到底想幹什麼,你真的以為我拿你沒辦法了嗎?你別太過分,否則我……」

她的話還沒說完,楊雪雙手環胸,趾高氣昂的說道:「否怎怎樣?讓封先生為你出頭嗎?那我說錯了嗎?你和封晏不是那種關係?」

「你是人家的正牌女友嗎?還是說……是個見不得光的小三?這要是傳出去了,你覺得全校的人怎麼看你,陸老師怎麼看你?」

唐柒柒聽到這話,狠狠蹙眉。

時清靈現在是封晏名義上的正牌女友。

但她精神狀態不好,又剛回國,所以封晏已經封鎖了大半消息。

別人也都是半猜測狀態,懷疑封晏已經有女人了。

楊雪什麼關係都沒有,她是如何得知封晏有正牌女友的?

「楊雪,我也懶得跟你解釋。我和封晏關係堂堂正正,我勸你最好守緊你的嘴巴,不然我對你真的不客氣!這次是一巴掌,下次你就要真的滾蛋了。」

她聲音清冷的響起,隨後轉身頭也不回的離去。

楊雪眯眸看着她的背影,死死捏緊拳頭。

「好啊,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誰滾蛋!」

……

翌日,唐柒柒回到學校,上午全是專業課,一般下午才去工作室。

卻不想,下課的時候,陸昭竟然過來找自己。

她走出教室,看到陸昭面色凝重,心底有些不安。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