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季玉澤突然有點委屈了,他這麼一路把這女人抱到這個地方,得到的就是這女人看都不看自己一眼?


林雪初感覺她的身體已經睡著了,但是意識卻很清醒的感覺到季玉澤一直沒有出去。

所以季總是習慣性的扮鬼嗎?

季總他是以為自己睡著了,然後故意在這裡,等著她醒來後轉頭一看嚇她一跳嗎?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麼季玉澤是不是也太幼稚了?這不是就小孩才愛玩這種遊戲嗎?季總是沒有童年的嗎?

季玉澤也只是委屈了一下,後面就把自己的心態給調整好了,剛剛聽見那個女人的肚子在叫。餓了為什麼不給他說?

福至朝夕 季玉澤想開口問林雪初想吃什麼來著,但是那女人直接就把身子轉了過去。

季玉澤最終開口,道:「想吃什麼?」

林雪初沒有

回答,季玉澤道:「半個小時後起來吃飯。」他知道這女人沒這麼快睡著。

林雪初終於聽見門關的聲音了,緊繃的神經終於放鬆了下來,然後強逼著自己下床把門給鎖住了。

然後,林雪初的肚子又開始叫了。

她想起她今天一天都沒有吃飯,剛剛季玉澤說了什麼她也沒聽見,她現在的全部注意力都被肚子餓給吸引了過去。

但就林雪初對季玉澤一貫的了解,這個人是不會管自己的死活的,可能他就是看見她頭疼可憐,然後順便把她帶回來的,現在指不定已經去電影院接著看杜修筠了。

或者是直接把自己支開,怕她會突然回到她自己的公寓,然後影響了他跟杜修筠。

不得不說季玉澤還是很尊重杜修筠的想法的,如果這是個霸道總裁的本子,那麼就算杜修筠不答應季玉澤,季玉澤也會強制把他帶回自己家的,這個時候還會對杜修筠說一句:「你是在挑戰我的耐心。」

林雪初覺得她發現了某個新世界,現在只要一想季玉澤,首先出來的已經不是紅肚兜了,而是杜修筠!

果然社會主義兄弟情才是世界上最值得人琢磨的感情……

(本章完) 林雪初拿起手機,打到外賣的頁面上。

既然季玉澤不管自己了,她肯定要找一個辦法來解決現在這件事情的。

等吃飽喝足再睡一覺,就開心的離開這個地方,離開前順便參加一下季玉澤的房子。

想到此,林雪初覺得接下來的事情還是很值得期待的。現在只要別讓她跟季玉澤呆在同一個環境里就好。

林雪初訂了一份土豆片鹽煎肉,然後看了看自己所在地址。

然後林雪初就發現,季玉澤的這個地方離自己的公寓居然這麼近?

她十分鐘不到就能回去了?

不過好不容易來季玉澤的家,林雪初還是打算按照原來的計劃,吃飽喝足以後再拍拍屁股走人。

……

季玉澤走出卧室后直接進了廚房。

那女人現在肯定不能吃油膩的食物,雖然季玉澤看見林雪初總在社交平台上髮油水很大的食物。 席少撩情:欲寵不休 (其實不大,只是季總覺得大。)

在做飯之前,季玉澤打開了林雪初的朋友圈看了看。

最後季玉澤確定他自己確實沒有記錯,這女人喜歡吃的菜就是西紅柿炒雞蛋。

本來季玉澤是打算直接叫外賣的,後面不知道哪裡來的念頭,直接就把點外賣這件事給拋棄了。

季玉澤決定親手給那女人做飯。

季玉澤已經想到那女人感動的樣子了。

而且,不就是個西紅柿炒雞蛋嗎。

季玉澤去廚房看了看,最後打開了冰箱。

因為季玉澤給平時做飯的阿姨說今天不會回來,再加上阿姨有事回去了,所以,整個冰箱里什麼都沒有。

白月湖畔的寂靜 不過直接把雞蛋炒出來也可以,那裡不是有韭菜嗎?【!愛奇文學@*最快更新】

季玉澤記得之前做飯阿姨就做過這道菜,不過是她自己吃的。

打算做的時候,季玉澤又打開林雪初的朋友圈看了一眼。

林雪初的那條朋友圈寫:今日份的西紅柿炒雞蛋,我的最愛。

配圖:一份西紅柿炒雞蛋的照片。

林雪初在下面評論道:不樸素啦,我覺得有一個人有心給我做這樣一道菜,我就會很開心。

這是我最愛的菜,把米飯加進去也不是不可以哦。

季玉澤當機立斷,就自己做了!然後,他決定去附近的超市把買食材給買回來。

林雪初把卧室的門慢慢拉開一條縫,然後就看見季玉澤換鞋,然後推開門出去了。

就知道他著急要走。

不過,看著季玉澤急匆匆出門的背影,林雪初再一次被季玉澤的精神所感動。

這都是因為愛。

季玉澤推門出去后,林雪初在自己待的那個卧室里走了兩圈。本來她打算在快遞來之前睡一覺的,但是餓肚子的感覺實在是太難受了,所以還是直接站起來走走,或許可以增加飽腹感……

這還是杜修筠給她說的,在躲過記者后的路上。

林雪初突然想想到之前,她跟杜修筠一起的時候。

本來林雪初是打算直接打個車的,但是後面被杜修筠拒絕了。

因為杜修筠看見了道路旁邊的共享單車。

林雪初沒見過有人在見到共享單車后這麼激動。

杜修筠道:「小區外面什麼時候有了這些車車!」

「……」林雪初一陣惡寒。

杜修筠繼續彰顯著自己的可愛:「雪初雪初雪初,要不我們騎車車去你那裡吧?」

林雪初看著用「童真」的眼神看著她的杜修筠,勉強笑了笑,道:「我們今天得躲開記者,改天帶你。」

杜修筠道:「不嘛不嘛不嘛!」

「……」林雪初突然覺得杜修筠之前演的那個漢奸挺好的。

最後林雪初還是問了出來:「修筠,你為什麼突然這樣說話?」

杜修筠道:「因為我過兩天要去參加一個跟小孩子一起的綜藝節目,事先練習一下童真感哦~雪初雪初,我可愛嘛?」

此刻的林雪初甚是想念小坑。

杜修筠繼續道:「我還不會騎自行車呢,但是聽說那個綜藝裡面還有關於自行車的任務,雪初……」

杜修筠眨巴眨巴眼睛,看著林雪初。

林雪初直接拉過杜修筠的手,模仿著他的語氣道:「今天不行行哦!我們的時間很緊的哦~」再一陣惡寒暴起,林雪初馬上就把握著杜修筠的手給撒開了。

但剛把手放開,杜修筠立刻拉起了林雪初的手,道:「那既然雪初都這個樣子說了,我今天就不騎了呢~」

「修筠,你可以恢復原來的樣子了嗎?你這樣我有點不習慣。」

杜修筠道:「雪初你剛剛真的好可愛!我想親你!」

「……」

所以這才是一個國民偶像的真實性格了嗎?

希望杜修筠在參加綜藝的時候可以正常一點,不然她是不能夠正視那樣子的杜修筠。

如果要選擇,林雪初會很果斷的選擇去看「漢奸」杜修筠。

後面林雪初也不知道她在想什麼,總之就是上天入地的想最後,她成功從想杜修筠轉移到了想自己的飯。

等了這麼久都不見季玉澤回來,看來季玉澤的出行應該是很順利的,不像自己,每次都要落下個什麼,然後原路折返。

不過季玉澤畢竟這麼的嚴謹,林雪初覺得是她多想了。

終於到了客廳后,林雪初覺得自己呼吸的空氣都清晰了起來。

所以,季玉澤就是空氣污染源沒有錯了。

林雪初決定趁著這個機會參觀一下季玉澤家。

季玉澤的家給林雪初一種視野很開闊的感覺,整體風格是北歐風,也就是性冷淡。

性冷淡……林雪初想起了季玉

澤那張常年緊繃的臉。

真的是什麼人住什麼房子。

等林雪初把季玉澤家上上下下的走完的時候,門鈴響了。

拿過外賣后,林雪初用很快的速度就把自己最愛的土豆片鹽煎肉給吃完了。

雖然剛剛吃下去的飯沒有自己在現實生活里的好吃,但是有總比沒有的好。

林雪初發現,就是在最近她老是想到現實的世界,不過在這裡呆久的話,在某個恍惚間,林雪初其實會覺得她現在生活的地方才是現實世界。

就像重生似的,或者說是自己活了好幾百年,經歷了很多事情,世事沉浮匆匆而過的,她的存在就其實像路邊不會動的石頭的存在一樣。

吃飽喝足后,林雪初按照計劃去睡覺了,本來她是可以直接回去了,但是,季玉澤家的這張床實在是太太太舒服了!

林雪初覺得她就沒有睡過這麼舒服的床。

改天抽空一定要問問季玉澤,這張床是什麼牌子的,在哪裡買的。

就算是看在床的份上,林雪初決定,她也要跟季玉澤打好關係!

尤其是站在床邊向後倒的時候,簡直就是掉進了一團棉花里。

其實林雪初是一個享受至上的人,平時的話,因為多年工作上的磨練,無論是軟的還是硬的,通通都不吃。

但是,只要有什麼可以享受的事情,有時候有些事還是可以考慮一下的……

這種時候,林雪初覺得她格外的沒出息。

落跑椒妻,有種你別逃 最後林雪初就這麼安安穩穩的在這張床上睡著了,毫無顧忌。

(本章完) 季玉澤在超市買了幾個雞蛋跟幾顆西紅柿,但是走在路上的時候,裝雞蛋的袋子破了,然後雞蛋就這麼從袋子的缺口處掉了下去,碎在了季玉澤的面前。

季玉澤突然有種雞蛋也在隨意看輕他廚藝的感覺。

想是這麼想的,後面季玉澤還是直接折返,重新買了幾顆雞蛋。

不就是做個西紅柿炒雞蛋嗎?

在此之前,季玉澤完全沒有做過飯,但是他知道流程,或者直接找個食譜照著做不就行了。

季玉澤對自己的動手能力很有信心,在西紅柿炒雞蛋的成品出來之前,季玉澤一直覺得自己對做飯這件事還是很有天賦的。

最後季玉澤看著自己炒的那盤烏七八黑的東西,鬱悶了。

他不可置信的看了看食譜,又看了看自己的材料。

流程沒有任何的錯誤,最後季玉澤覺得,一定是火的緣故。

本來季玉澤想的是自己一次就可以成功,所以只買了三顆雞蛋。

……三顆。

如果林雪初知道此時的季總這麼節儉的話,那麼她會懷疑之前隨隨便便包場電影院的那個季總,跟現在這個彷彿為三顆雞蛋折腰的季總,不是同一個人了……

季玉澤又去了一次超市。他也不知道他到底哪裡來的動力,來來回回的在這個地方徘徊。

他想要雞蛋的話,可以直接給人說,別說是上不了檯面的三顆,就是整個雞蛋加工廠也會直接買下來的。

源源不斷的雞蛋。

但是,季玉澤一想到自己買雞蛋到炒雞蛋的這個過程,自己的這些舉動,他所做的這些事情會讓某個女人高興,他就覺得自己現在做的這些是沒有任何的問題。

於是季玉澤又買了三個雞蛋回來,一回來就按照之前的做法,又炒了一盤雞蛋出來。

做好后,季玉澤看了看成品。

這次的雞蛋成色雖然還是有一點黑,季玉澤嘗了口,但是絲毫不影響口感。

季玉澤已經可以想到那個女人待會那個狼吞虎咽的樣子了。

把菜擺好后,季玉澤去了林雪初所在的卧室門前,先敲了敲門,等了一會兒后,沒有應答。

然後季玉澤直接推門走了進去,那個女人把自己裹的緊緊的。

這女人把空調開的最低,然後又把被子筠裹的這麼緊。他理解不來這女人的腦迴路。

季玉澤直接把空調給關了。

而且這女人不是頭疼嗎?空調開這麼大,是不想恢復了?

想到此,季玉澤也不知道他哪來的一股氣,他直接把林雪初的被子給掀開,彎腰就把她給抱了起來。

林雪初因為突然被人抱起,換了個位置,不習慣的嘟囔了兩聲之後,又深深的陷入了睡夢之中。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