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孟星寒在聽到她這句話之後,眼睛危險地眯了眯。


好強大的氣場!

盛雪落看到他那個危險的目光,忍不住用力吞咽了一口口水。

「為什麼不能當戀人?」

「喂,你醒醒好嘛!」盛雪落這才回過神來,看著他沒好氣地說道:「我只當你是弟弟好嗎!戀人是什麼鬼?」

孟星寒目光沉沉地看著她,語氣略帶委屈,「我們都接吻了,難道還不算是戀人嗎?」

「接……接……接吻這種事情你不要亂說!」盛雪落紅著一張小臉,結結巴巴地朝著他說道。

孟星寒有些好笑地看著她,沉吟了片刻,然後朝著她點頭說道:「那你怎麼樣才肯當我的女朋友?」

「除非你馬上長大二十歲,還有就是我男朋友同意!」盛雪落斬釘截鐵地說道。

「嗯,只要這樣就可以了嗎?」孟星寒挑眉問道。

「對!」盛雪落重重地點頭,一臉肯定加確定的表情,果斷道:「只要你把這兩樣都做到,我就答應當你女朋友!」

「嗯,那我要先拿點福利……」孟星寒一邊說著,一邊不由分說地低下頭來,淡薄好看的唇瓣直接印在了盛雪落紅潤的唇上。

「住手……不是,是住口!」盛雪落瞬間睜大了眼睛,滿眼驚訝地看著他。

自己又被撩了?

又又又被撩了!

啊啊啊,不活了啊!

盛雪落只覺得全身再一次失去力氣,整個人差點就要癱軟到地上去。

還好小秦天拽著她,不然她一定會滑到地上去。

又是這種熟悉的感覺,熟悉的味道,就連耐心一點點描繪她口腔的動作都是和孟星寒一模一樣!!

盛雪落覺得自己的腦海里已經全是一片漿糊,混混屯屯什麼都想不起來了。

她也忘記去想,為什麼小秦天接吻的技術會和孟星寒一模一樣?

「我答應你,這兩點我一定都會滿足你的。」孟星寒看著她滿臉通紅的樣子,只覺得這樣的雪落就跟貓咪一樣可愛。

讓他忍不住還想要加深這個吻,可惜……

該死!

為什麼他現在的身體是五歲的樣子??

「滿足什麼?」盛雪落只覺得自己的腦海里一片空白,下意識的就跟著他說出來。

「呵呵……」孟星寒低低地笑了一聲,低頭在她紅潤的唇瓣上又輕啄了一口,說:「你想要的……我都會滿足你。」

盛雪落:「……」

總覺得這句話哪裡怪怪的!!

她看著他臉色促狹的笑意,一下子回過神來,有些生氣地說:「我說了啊,你必須要馬上長大二十歲,還有我男朋友孟星寒同意,我才會做你女朋友,這倆點缺一不可,你都沒有做到,怎麼可以就這樣直接親上來?」

孟星寒一臉無辜地說道:「你雖然沒有同意,但是我同意了啊,反正你註定是我的人,親一下又有什麼關係?」

「……」盛雪落的嘴角忍不住扯了扯。

好像揍這熊孩子!

他以前明明就只會賣萌的,雖然後來求抱抱的次數有點多,但是也不至於一下子轉變這麼大吧?

「乖,早點睡吧!」孟星寒看著她氣鼓鼓的樣子,忍不住笑了笑,低頭在她白皙的臉蛋上親了一口,說:「馬上就要天亮了,抓緊時間再睡一會兒。」

盛雪落看了看時間,算了算,差不多賈老那邊也該出事了。

她還有一場硬仗要打,確實需要趕緊休息,恢復精力。 盛雪落閉上了眼睛,孟星寒卻緩緩睜開了一雙烏黑深邃的眸子。

黑暗中,孟星寒看著女孩沉睡的容顏,一顆心都化成了棉花糖。

他在女孩白皙的臉蛋上親了親,聲音低低地說道:「晚安,吾愛……」

左鯊魚是被疼醒的,醒來之後覺得全身都疼得難受。

他動了動,咦?

他居然可以動了?

左鯊魚的眼淚差點掉下來!

他再看看四周,我靠!

那三個傢伙居然還在這裡?

自己躺在地上,而那個對自己動手的胖子居然霸佔了他的床鋪。

而那少年和小孩則是躺在用兩根凳子搭成的簡易床鋪上。

三個人都在呼呼大睡,睡得還十分香甜!

他從未見過如此膽大包天、厚顏無恥之徒!

左鯊魚覺得自己這一輩子都沒有受到過這樣的恥辱。

既然這幾個傢伙找死,那他就一定會好好的成全他們!

左鯊魚雖然立下了雄心壯志,但是他現在全身骨頭不知道碎了多少根,自己寡不敵眾,還是趕緊溜出去找幫手才行!

左鯊魚這樣想著,就輕手輕腳地朝著外面爬去,一邊爬,還一邊不是回頭,觀察他們是不是醒過來了。

終於……他爬到了門口!

左鯊魚的眼淚都快要掉下來了,他終於自由了!

可是下一秒,他看到空蕩蕩的門口,差點氣得吐血。

他就知道他那幫手下沒一個靠譜的,肯定是昨晚又跑去打牌了,才沒有人看門,他才會被虐得那麼慘。

左鯊魚現在出來了,底氣也十足,扯開嗓子就開始喊:「來人啊!!!」

聞聲,手下們才狼狽地跑過來。

一看到左鯊魚這樣子,雙方都驚了一下,「老大,你這是怎麼了?」

「媽了個巴子!你們昨晚死到哪裡去了?」左鯊魚沒好氣地罵道。

「我們昨晚救火去了啊!」手下解釋道。

「救什麼火?」

手下們七嘴八舌地解釋:「祭壇那邊著火了,把陶罐人全都給燒掉了,大火差點就燒到玉石大會那邊,我們都被叫去滅火了!」

「你說什麼?祭壇被燒了?」左鯊魚抓過一個手下,滿臉震驚地吼道。

這驚天動地的一嗓子把王掌柜嚇得從床上掉下來。

他趕緊跑去搖醒盛雪落,「完了,我們被發現了,趕緊跑吧!」

話剛剛說完,就看到左鯊魚被人扶著,帶著一大堆手下沖了進來。

「把他們給我拿下!」左鯊魚中氣十足地喊道。

盛雪落眼睛一眯,將孟星寒護在懷裡。

就在這時候,外面想起了一大片腳步聲,有個手下匆匆跑過來,喊道:「老大,有人找你!」

左鯊魚現在殺紅了眼,就等著把盛雪落他們拿下再搓圓捏扁,心裡已經想好了一百種讓他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辦法,此刻哪裡能被人打擾?

「給我滾!!」

「左鯊魚,你脾氣不小啊?」外面傳來一個陰冷的聲音。

「老子做事,誰也別來……」左鯊魚的話突然頓住,像是想起了什麼似的,狠狠瞪了旁邊的手下一眼,「還不快扶我出去?」

王掌柜手裡舉著根板凳,都準備火拚了,卻看到殺氣騰騰的左鯊魚竟然走了?

傲嬌總裁何棄療 走了??

盛雪落的嘴角卻微微勾起。

終於來了啊……

外面響起了左鯊魚討好的聲音:「吳哥,您怎麼親自過來了?」

「左鯊魚,你的花樣越來越多了,把自己都給玩殘了?」

「……吳哥,我這是陰溝裡翻船了,您怎麼會大駕光臨到我這裡來?」

「我問你,昨天那三個被送進來的人呢?」

「昨天送進來的?」

「一個少年、一個小孩、還有一個中年胖子,他們現在人在哪裡?」

左鯊魚回過神來,我靠,這三人不就是他的死仇三人組嗎?

「帶我去見他們。」那個吳哥說道。

左鯊魚心想,這三人膽大包天敢這麼對付他,肯定是得罪了吳哥。

吳哥可是這裡最大勢力的大佬,瑪拉將軍的頭號馬仔!

平時左鯊魚根本沒什麼機會見到吳哥,卻沒想到現在吳哥竟然親自來這裡了!

左鯊魚心念一動,一定是那三個人得罪了吳哥!

哈哈哈,他們得罪了吳哥還能有活路嗎?

左鯊魚就覺得自己大仇已報,非常開心地把吳哥帶了過去。

「你們三個給我滾過來!」左鯊魚大大咧咧地吼道。

「我們幹嘛要過去,有本事你過來啊!」王掌柜想也不想的就沖著左鯊魚吼道。

左鯊魚兇狠道:「媽的,叫你滾過來就滾過來,敢廢話老子扒了你的皮!」

平常人說扒皮可能就是揍一頓的意思,但是左鯊魚說這句話,那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說扒皮,就是真的扒皮……

「混蛋!」忽然,吳哥憤怒的聲音響起。

隨即一個清脆響亮的耳光聲響起,吳哥竟然一個巴掌狠狠甩在左鯊魚的臉上!

左鯊魚原本就被盛雪落他們折磨得不輕,現在吳哥一個巴掌過來,他直接就被甩飛出去了。

「吳……吳哥……」左鯊魚吐出了一口血沫,滿眼震驚地朝著吳哥問道。

「瑪拉將軍的貴客,也是你能冒犯的?」吳哥表情陰沉地說道。

愛你,在被愛之前 什麼??

瑪拉將軍的貴客?

左鯊魚完全傻眼了。

瑪拉將軍是北方最有勢力的大佬,是左鯊魚只能仰望的存在。

現在吳哥竟然說,這三人是瑪拉將軍的貴客?

在左鯊魚疑惑不解和震驚的眼神下,吳哥語氣很恭敬地說道:「請問小落先生嗎?」

盛雪落這次來玉石大會,用的就是「小落」這個化名。

「哦,是我。」盛雪落點點頭。

什麼??

吳哥竟然還真的是來找他們的?

左鯊魚整個人都獃滯了。

他本來都想好一百種辦法弄死他們了,尤其是這個少年一身的細皮嫩肉,他打算要好好扒下來,卻不想,竟然峰迴路轉……

「我是瑪拉將軍派來的,我們將軍和賈老有很深的交情,賈老昨晚感覺不適,所以將軍特意派我過來請您過去一趟。」

盛雪落眼睛微眯。

「我知道了,我這就跟你過去。」

賈老昨天把麒麟石,買回去,肯定是愛不釋手,抱著睡覺了。 昨晚必定會出事。

這就是天機石之前給盛雪落預見的未來。

吳哥不由得多看了盛雪落一眼,少年站在那裡,一雙清冷的眸子波瀾不驚,不驕不躁,淡定如斯,好像是早就料到他會過來。

賈老和瑪拉將軍有些交情,每年賈老都是玉石大會花錢最多的人,卻不想昨晚卻出了事情。

有人說,這少年曾經在拍賣會上說過麒麟石是不吉之物,勸賈老打消念頭。

所以瑪拉將軍才會來請這少年過去。

現在看這少年的表現,似乎還真是胸有成竹,有那麼兩下子……

吳哥作為瑪拉將軍的頭號馬仔,見過無數青年才俊,可是眼前這少年的氣度竟然絲毫不屬於那些超級豪富們……

吳哥非常欣賞地看了盛雪落一眼,瞥了一眼依舊一臉獃滯的左鯊魚,沉聲道:「還不放人?」

左鯊魚一個激靈,立馬掙扎著從地上爬起來,「是!」

藥結同心 盛雪落他們三人走出去,吳哥禮貌地說道:「請稍等我下,我還有點事情要處理。」

「好。」

盛雪落他們三人站在一邊,就看到吳哥突然掏出一把槍來對著左鯊魚。

「吳……吳哥,你這是做什麼?」左鯊魚差點嚇尿了。

吳哥面無表情地說:「祭壇失火的事情,你知道了吧?」

「剛……剛知道!」左鯊魚的舌頭都打結了。

「祭壇的事情一直是你在負責,現在卻失火,所有的陶罐人都被燒掉了,你以死謝罪吧!」

吳哥話音剛落,伴隨著一聲槍響,只見左鯊魚的眉心中間多了一個窟窿,他就倒了下去。

木葉七味居 盛雪落的太陽穴突突跳得厲害,吳哥果然是個狠角色,殺人不眨眼。

只是,他們口中說的祭壇,陶罐人,失火……

盛雪落和王掌柜對視了一眼,王掌柜狠狠吞了一口口水。

媽呀,不就是他們昨天燒掉的那些鬼玩意兒嗎?

左鯊魚原來就是負責人,害死了那麼多人的性命,真是死有餘辜!

吳哥把盛雪落他們帶進了中心區域。

裡面果然不愧是專門給超級富豪準備的,修得宛如一個世外桃源,各種別墅、游泳池一應俱全,乍一看還以為是個在某個海濱度假酒店呢!

然而,令盛雪落感到意外的是,出事的人並不是賈老,而是賈老的孫子。

盛雪落他們被帶進去的時候,就看到卧室的床上躺著個約莫七八歲的小孩子。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