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孟婆厭惡地退後兩步,喃喃道:“什麼鬼東西?”


說着,她把頭髮一散,只見她的髮絲上,滴下一滴滴的水珠。 如果不是來到了廁所之中躲著,可能許曜就已經被人完全纏上了。

好在京城是張家的領地,聯繫上了張家人後,他們很快就出動了保安團。

二十分鐘后,五架賓士停在了機場門前,隨後立刻進行人員疏散,一些聞訊趕來的媒體記者還沒有來得及進行採訪就已經被趕走。

而在賓士之中,一位身穿青藍色旗袍的美女從車上走了下來,她一手扶著車門先是看了一眼周圍,隨後低聲說道:「都給我安靜!」

下一秒整個機場鴉雀無聲,不僅是這些圍觀的人群,就連前來疏散人群的保安也都安靜了下來,他們不僅是無法出聲甚至就連動作都停留在了原地,時間彷彿陷入了停滯狀態。

那美女走到了廁所前,對著裡邊大聲喊到:「許曜學長,外邊的動亂已經解決了,可以安心的從廁所走出來了。」

此刻從車上突然間躍出了一隻黑色的巨犬,那巨犬圍繞在美女的身旁,彷彿是在護著她一般,在她的周圍走來走去。

「芸兒?」聽到呼聲,許曜才敢從廁所走出來,一眼就看到了站在他面前的張芸和小黑。

「哦?沒想到這頭畜牲已經長得那麼大了,這可了不得啊,這可是傳說中的神種,日後修為可不低。」玉真子看到小黑此刻已經長成了大黑,又是一聲感慨。

「此前曾經聽說過,學長已經拜託幾位家主將力量暫時封印,沒想到居然會狼狽到這種程度。」

張芸眨了眨大眼睛,目光在許曜的身上上下的打量著。

「先回車上吧,沒想到這段日子裡,你已經修鍊到了先天……配合上家族的功法,僅是先天,就掌握了類似於言靈的力量。」

許曜自然認出來,張芸此刻的境界雖然沒有達到金丹,但是卻能夠用一句話就震懾住周圍的所有人,甚至能夠強行的將他們定在原地,必定是運用了她們張家特殊的功法。

「那是當然,我可沒有學長那麼厲害。」張芸對他甜甜一笑,隨後主動伸手攬住了他的手臂,將他拉上了車。

隨後先是保安們恢復了行動能力,開著車迅速的離開,又要過了近乎五分鐘后,其他人才恢復行動。

車上,許曜捲起了自己雙手的袖子,在他的雙手處分別印著六個圖騰標誌。

這上邊標誌著適十二家族的力量,為了將自己的力量壓制在體內,許曜不得不借用十二家族的封印,強行的將力量壓制。

「這股力量實在是太強,不到關鍵時刻絕對不能動用。」感慨了一聲后,許曜便收起了手。

這就如同一位花錢絲毫不知道節制的人,在得到一筆巨款后,為了不讓錢迅速的敗光,而選擇將其藏在銀行之中。

「那麼,學長打算一會要去到何處?」

「醫療協會。」許曜答道。

他剛剛出關就看到手機里,有著秦天文近乎上百次的未接來電。

原本他想要打過去,卻發現手機那頭已經沒了消息。

如果不是醫療協會遇到了什麼緊急的事情,秦天文是不會找上自己。

這也是為什麼,許曜剛剛出關就火急火燎的趕到醫療協會。

「那……我可能不能陪著你了,我回去還有訓練任務呢。對了,讓小黑陪著你吧,有它在我也能安心不少。」張芸伸手揉了揉小黑的狗頭。

小黑一臉享受的蹭了蹭,甚至還搖起了尾巴非常的得意。

「……也好。」

許曜知道張芸最近正在接受張家的特訓,張芸有著極強的修真潛質,只是這二十年來因為張狂瀾對其的成見,一直沒有開發。

如今張家的誤會已經解開,張狂瀾自然不會將其作為威脅,而是將張芸視如己出,將所有的精力都投注於她的身上。

來到了醫療協會後,許曜就帶著小黑一同下車,下車前他還不忘給小黑帶上了牽狗繩。

進入了醫療協會,許曜卻感受到了一種格外怪異的氣氛。

在踏入協會的那一刻起,所有人都在盯著自己,那種目光和視線彷彿在警惕著某種野獸,他們的目光甚至出現了驚恐之色。

有幾位醫生許曜原本也認識,通常他們在醫療協會見到了自己都會熱情的向自己打招呼,然而這次卻沒有,這也就算了,自己向他們打招呼時,他們卻看向了另一旁。

「他們好像對你並不感冒啊,該不會是你做錯了什麼事情,被開除了吧?」玉真子的騷話再次響起。

此刻小黑也放出一陣陣低沉的叫聲,他感受到了周圍的人,都再用著不善的目光盯著許曜,已經做好了隨時進入攻擊的準備。

許曜一臉疑惑的走到了電梯前,剛準備按下電梯,一位護士突然走了過來。

「這位先生,這是我們這裡醫護人員的專用電梯,請不要隨便使用。」

那護士盯著許曜的目光,也如同其他的人一般充滿了恐懼,就好像站在她面前的並不許曜,而是一頭吃人的大老虎。

「我就是這裡的醫護人員啊,看來是我太久沒有回到協會,他們已經認不出我了。」 錯惹豪門冷少 許曜尷尬撓頭。

「不……許曜先生,我還認得你,你是我們的醫療協會副會長,但……這也只不過是曾經而已。」那護士小心翼翼的說道。

「唔……曾經?」許曜有些懵逼的問道:「你的意思是說,難道我現在已經不是了嗎?」

「是的,許曜先生,你已經不再是醫療協會的人了。前不久長老會召開會議,已經將你從醫療協會……除名。」

當護士說出這個事實時,許曜的眼中終於出現了一絲波動。

他眉頭一皺:「長老會?這群老不死的又跳出來了?秦天文呢?他難道也同意了長老會的決定?」

「……不好意思,秦天文已經不再是會長,前不久長老會再次召開會議,他也已經被除名,我們現在的會長是……邢教授的兒子,被稱之為萬能救世之主的邢米安,邢會長。」

那護士低著頭將真相托出。

而這一刻,坐在辦公室中,正在觀看監控錄像的洛瑪,盯著許曜的表情伸手指著錄像大笑起來。

「哈哈哈! 花心總裁再遇醜女無敵 菲米安你這招實在是太毒辣了!看到了嗎?看到他那憤怒的神情了嗎?沒想到哪位叫許曜的男人,居然也會露出這種表情!」

洛瑪神情激動的,對坐在辦公室里喝茶的菲米安說道:「快去準備一下,我已經迫不及待的要與他見面,想當面羞辱他了!」 孟婆從黃泉出來,感覺像是得到了愛情滋潤的少女,皮膚白裏透紅,氣色好得不得了。

她本來的頭髮,是在腦後盤着髮髻,她這樣一散開,而且還是溼漉漉的,更宛若剛出浴。

我看得心跳加速,但是一瞬間,立刻意識到,這特媽是一個鬼!

細細看來,她長得特別像現在當紅的一個女明星。什麼什麼baby。

她注意到我在看她,回頭笑了笑,把端着的碗,放到頭髮底下,讓滴下來的水,都滴進碗裏。

水滴越滴越快,最後變成了一汩汩的水流。

也就是十幾秒,碗裏就乘滿了,那液體跟我在黃泉裏看到的一樣,透明得幾乎看不見。

她小步挪動,腰肢纖細,走到了一個“皮畫人”旁。

“皮畫人”碰不到她,但是她卻可以碰到“皮畫人”。

她哼了一聲,一把捏着“皮畫人”的鼻子,把碗中的水,強行倒進了他口中。 婚情蜜意,寵妻無上限 再把“皮畫人”脖子一仰,“皮畫人”不得已,把孟婆湯吞了下去。

不知怎的,我突然覺得很噁心。原來孟婆湯,就是孟婆的頭油!

我心裏一緊,難怪當時黃泉之下,有那麼多人不肯過奈何橋,要喝頭油,老子也寧願投河。

就在這個時候,“皮畫人”喝了孟婆湯,馬上就有了反應,整個人身體不停發抖。

手腳如同篩糠。

我小聲問居魂:“這是怎麼回事?”

居魂搖頭,我也不知道他這是什麼意思。

他不願意說的事情,我知道再怎麼問,也問不出什麼名堂,只得放棄。

篩糠很快停止,“皮畫人”身上的皮膚已經趨於正常,很快,就變成了活人的樣子。

孟婆嘖了嘖,又給其他人灌了孟婆湯。

灌了一圈,孟婆轉身,頭髮一甩,從衣襟中拿出了一串銅鈴。

對着空中一搖,銅鈴發出一種詭異的聲音,非常空靈。

我一下就覺得頭昏眼花,居魂馬上捏了捏我的肩膀。

我吃痛,立刻醒了過來。

居魂對我道:“這是引魂鈴,是種法器,人聽了很容易失魂。”

我趕緊捂上耳朵,眼睛看着那些“皮畫人”,他們本來一副痛苦的樣子,慢慢地,表情變得非常平靜。

只用了大概十分鐘,他們跪倒在地,仰着頭,張開嘴巴。

一股白色的煙霧,從嘴裏,鼻子裏,眼睛裏,耳朵裏,開始向外冒。

孟婆再次搖響銅鈴,所有的白色煙霧,都鑽入了她手中的碗!

孟婆對着碗口一抹,液體就不見了。

那白色的煙霧,只怕就是人的魂魄。

再看那些“皮畫人”,身體很快乾癟下去,最終變成了一張皮。

孟婆指着皮,對我道:“吶,把它們拿去燒了,頭七的時候再燒些紙錢。”

我點點頭,小心翼翼地收起皮,捲起來。

“謝謝孟婆姐姐。”我笑着對她點頭哈腰。

讓我沒有想到的是,孟婆甩了甩頭髮,一撩腿,竟然一屁股坐到了金屬棺材上。

我驚訝道:“這金屬不是會影響帶有陰氣的東西嗎?你怎的什麼事都沒有?”

孟婆一副驚訝的表情看着我,“我能從陰間來到陽界,就不是身上帶有陰氣那麼簡單的。”

我似懂非懂,也不想深究,只想看看這棺材裏面,到底有什麼!

我對孟婆道:“姐姐,你能下來嗎?我們要開棺了!”

孟婆搖頭,“我好不容易來陽界一趟,我要好好玩一下…”

我又不敢兇她,也不敢強行把她送會陰間,這遲早都是要見面的,得罪了她,哪天真死了,怕她不讓我過黃泉。

就在我一籌莫展的時候,居魂走過來,冷冷地看着孟婆,道:“下來。”

孟婆好像非常怕居魂,撅了撅嘴,只得跳下棺材。

“回你該去的地方。”居魂繼續道。

孟婆對他吐了吐舌頭,一臉不甘心,朝畫像處走去,“是是是,大人。明明什麼都不記得了,還要指揮人家。”

我一聽這話,一把抓住孟婆,道:“你告訴我,他是誰?”

我指着居魂,孟婆呃了一聲,眼珠子轉了轉,道:“居大人自己不說,我們幾個小鬼怎麼敢說。”

說完,孟婆自己走到有畫像的地方,對我擺手,接着化作黑煙,消失了。

我嘆了口氣,轉身就看見居魂用紫刀在剮棺材外面的款字。

很快上面的血印子就被剮了下去。

款字一消失,從款字處,金屬慢慢開始腐朽。

腐朽處一點點開始擴散,不到一分鐘,棺材就變成了一塊鏽鐵。

噗通一聲,從空中掉了下來,地上震起一層灰。

居魂飛起一腳,棺材直接碎了。

裏面搭出三隻手。

三隻手一下碰到了我的腳,我嚇得跳了起來,大叫:“我靠!”

棺材裏噴出大量的鏽灰,我趕緊捂住鼻子。

我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口袋,裏面還有一個火摺子。

打燃火摺子,我扇了扇面前的灰,低頭看去,頓時有種想吐的感覺。

“這…是什麼東西?”我問居魂。

居魂也皺着眉頭,暗吸一口氣。

這具屍體只有一半,從頭的中央被人一刀切開。

屍體是右半邊,而最讓我覺得恐懼的是,屍體光右手就有三隻。

再仔細看,那屍體的頭骨好像比正常的人要大。

大的地方主要是額頭。額頭裏面像是長了一個東西,凸出來,很顯眼。

我注意到,居魂的眼睛慢慢睜大,似乎想起來什麼。

我小聲問道:“你…知道他是誰?”

居魂看着我,“你還記得進來時,看到的壁畫嗎?”

我回憶了一下,猛地想了起來,那些壁畫石刻,在人羣之前,總是有一個這種,長了很多手的人。

這個人,是真實存在的?

他就是苗王?難道他一直活着,並沒有死?

在古時候,人的知識還比較落後,這也許就是一個畸形的小孩,被苗家人當成了神來崇拜。

但是讓我費解的是,既然他只是一個人類,爲什麼能活那麼久?

我一直在想這茬,忽然記憶裏一閃,我咦了一聲,心說,這樣子的人,我好像在哪裏見過?

等等…等等,這不就是我那次跟山雀一起去沙漠裏見過的石窟壁畫——屍毗王! 「你的意思說,我和秦天文都已經被撤職了嗎?」

許曜做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臉上卻是低沉了下來。

就在這時邢教授走了出來,一臉的得意的看向了許曜:「啊,這不是我們的許曜,許副會長嗎?」

提到這裡時,他又突然間做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真是不好意思啊,我都忘了,現在你已經不是副會長了,許曜先生你已經被撤職了,現在還來到醫療協會做什麼呢?」

「嗯,我只不過是來看一下,醫療協會在一群狗人的手中,到底會變成什麼樣子。」許曜抬起頭看了看周圍的醫生。

目光所及之處,他們全都低下了頭,彷彿做了什麼虧心事,不敢與許曜正面相對。

就在這時洛瑪與菲米安也一同走下來,他們盛氣凌人的盯著許曜,一副勝利者的姿態面對許曜。

「許曜先生你好,我是現任的醫療協會會長菲米安,很高興認識你。」菲米安先是露出了詭異一笑,隨後目光看向了許曜身旁的小黑。

「作為曾經的醫療協會副會長你應該明白,這個地方禁止攜帶寵物。許曜先生,可否請你將你的狗牽出去?」

菲米安做出了一部非常有禮貌的樣子問道。

「哦?你這話說的好像你是這裡的主人一般,不好意思,在這棟大樓里仍舊是我說了算。」

面對於他們的逼迫,許曜也僅是淡然一笑。

「許曜這裡是華夏醫療協會,你已經不是協會的人了,這裡自然就輪不到你來算數。雖然我知道你有點本事,但在這裡,可輪不到你來說話。」

邢教授沒想到許曜沒了位子居然還如此強勢,冷笑了一聲后便直接叫來了幾位保安,作勢要將許曜趕走。

那幾位保安確實是認得許曜,他們走了過來看著許曜,不好下手也不好動口。

只得面露苦澀的對他說道:「許副會……許曜先生,我們不想對你用強,現在他們是我的上司我沒有辦法,你看要不就先請回吧。」

這些保安其實也非常的為難,他們一方面非常的敬佩許曜,另一方面卻又不得不遵循菲米安的指令。

許曜定神看向了菲米安,隨後又看向了邢教授:「沒想到你們長老會的人,為了一己私利居然想要將整個醫療協會,交給一隻怪物處理……邢教授你實在是太讓我失望了。」

雖然許曜的實力暫時被壓制,但是他的眼睛仍舊如同火眼金睛一般,能夠辨明真偽。

美人何處 他一眼就看出了這位菲米安的真身,居然是一坨會飛翔的拉麵。而且這坨拉麵的身上,居然還長著眼睛和嘴巴,他身上所蘊含的力量,幾乎等同於剛入地仙之境,許曜的實力。

這麼一位法力高強的人物,此刻居然出現在醫療協會。而且還裝作無辜善良的樣子,潛伏在醫療協會之中。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