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孔宣和夸父看了一眼,彼此的溝通就已經通過意念達成。


“肯定是他,看來可能是那個人回來了,否則混沌亂龍不會發生這樣的異常,夸父,你還是儘快離開崑崙山吧,連火神和水神當初也不是他的對手,被驅離了崑崙山,你們巫族留在這裏,也不過是和我跟混沌亂龍一樣,成爲他的囚徒。” 這些話,儘管他們是用意念傳音之術,可是卻被青辰聽得一清二楚,連自己被偷聽了都不知道。

“好傢伙!”

青辰不由得感嘆了一聲,沒想到祝融和共工竟然是被別人趕走的,不曉得是哪個傢伙有這麼大的本事,要知道,他倆可是也算得天地之便利,有證道之綬的加成,修煉了那麼久的祖巫。

也沒別人,按照青辰的猜測,肯定是那個假的陸壓道人,除了她以外,青辰也想不到別人了。


但是眼下,有更加要緊的尷尬事——那兩人明明是意念傳音,青辰這一下出聲,就暴露了自己正在偷聽的事實。

女媧差點幸災樂禍的笑出聲。

青辰心裏暗暗將女媧這個不講義氣的傢伙咒罵了萬八遍,然後臉上的表情仍然是非常驚訝的樣子,緊緊地抓住了孔宣,“啊啊啊!你說,你剛纔說他叫什麼?”

表演就這樣開始了。



孔宣有些莫名其妙,但是仍然回答了:“夸父啊。”

“啊啊啊!你就是,你就是,”青辰有些激動地看着夸父說,“我夸父只喝一口的那個紳士……啊不,那個夸父?”

女媧嫌棄得都快擠出雙下巴來了,好傢伙,青辰這表演方式,恐怕是跟流星花園裏的杉菜學的。

夸父……雖然是滿臉的黑人問號,但還是算友好地點頭,“我是夸父,一直就叫夸父。”

“哎呀我知道,我當然知道了你就是那個污族的夸父嘛!老司機都懂你的!”青辰曖昧地衝着夸父一笑,就差摸出個本子要簽名了,“你們倆,認不認識那條襲擊你們的龍啊?他爲什麼會襲擊你們呢,唉,要不是我媳——妹妹!”

青辰忍着自己的腰間襲來的強烈痛楚感,咬着牙硬生生地把“媳婦兒”這幾個字給咽回去了,好傢伙,這便宜還是沒敢佔,只能說個妹妹,沒辦法,駕馭不住,哪怕嘴上過過嘴癮也駕馭不住,看來這樣的女人,只有咱大哥羅睺才能駕馭得了。

夸父一臉奇怪地看着青辰:“細妹妹?這是你們那裏的奇怪稱呼嗎,還有你怎麼說了一半就不說了呢?”

“啊,是啊,多虧我這妹妹救了你們,她心細如髮,你們才能恢復的這麼好啊,要是我這樣的糙老爺們的話,恐怕你們就醒不過來了,”青辰心口胡扯,“你們能活下來,真的應該感謝她啊!”

夸父和孔宣這時候都有些拘謹地對着女媧一拜,“謝姑娘救命之恩。”

說實話,孔宣是有些懷疑的,他又不傻,而且本來就比常人精明得多,眼前的這個姑娘,看着年歲正值芳華,可是以他的實力,竟然一點都看不出對方的虛實,是哪種級別的實力,那就未免有些太不可思議了。

能夠將混沌亂龍擊退救下他們兩人,至少也得有大羅金仙的實力才行,可是如果只是大羅金仙,他也不至於完全看不出對方的實力,連窺探就像是撞到了一堵高不見頂的牆一樣,簡直成了他無法企及的高度。

這姑娘,實在太不尋常了。

青辰相對來說就比較尋常一點,剛到太乙真仙的水平,不過,在如今的洪荒來說,人族能夠達成這樣的成就,已經是非常難得了,兩人實力相差這麼大,真的讓孔宣懷疑他倆到底是不是所謂的兄妹關係。

當然,太乙真仙的水平是青辰用欺天匿蹤模擬出來的,本來也想幫女媧搞一個,可是該死的,女媧這傢伙成聖了,欺天匿蹤居然也對她失去了強制性作用,沒辦法,女媧就自己屏蔽了外界的探測,就算對方懷疑,也總比被他們知道女媧的聖人身份要好,現在的聖人總共也就兩個人,女媧還是個女的,想都不用想也能猜出來她是誰。

“這這就好嘛!大家相識即是緣分,交個朋友好不好?”青辰大喇喇地拉着關係,“我先來,我叫青辰,這個是我的妹妹青……子。”

要不是女媧隔空又掐他的腰,他剛剛非得說青樓不可!這妮子,下手怎麼這麼重!

“好啊,我倒是也很高興和二位認識,很榮幸能互相成爲朋友,”夸父倒是很好說話,“我是夸父,剛纔介紹過了,這位是孔宣,是鳳凰族後裔。”

孔宣的臉色有些彆扭,看樣子仍然是不太相信他們兩個不速之客,但是也很給面子的跟他們打了招呼。

“對了,我還有個朋友叫后羿,他今天沒有來崑崙山,但是如果你們認識了他的話,一定會喜歡他的,”夸父一拍腦袋,憨憨的笑着說,“他是個不錯的小夥子。”

嗯,雖然夸父現在已經是變成普通人身軀的大小和他們說話,但是仍然看上去是那種高大威猛的猛男,一拍腦袋的樣子,還真像那種大傻粗。

青辰的臉色怪怪的, 貼身小秘誤睡腹黑總裁 ?還是他太不純潔了?怎麼這話聽着基情滿滿呢,后羿就算是個不錯的小夥子又怎麼樣,自己又不喜歡男人,不會跟他處對象的。

倒是女媧,壞笑着說:“可以考慮好好認識哦。”

青辰擋開她的胳膊,“別鬧了,人家後裔,不是有老婆嗎?我記得嫦娥就是他老婆來着。”

這話一出來,青辰發現所有人都在用吃了蒼蠅的眼神看着他。

青辰有些不自在了,“怎麼了?我話說錯了嗎?”

別人沒說,女媧先發問了,“你說的這個嫦娥,我不知道,但是太陰星上有位大神,名曰嫦曦,你可認識?”

“太陰星?你是說月亮麼?”青辰摸着腦袋,“大概那就是吧,嫦娥住在月宮嘛,後來天蓬元帥調戲她被貶下凡變成了豬八戒來着……”

女媧黑着臉忍不住還是上手給他來了個爆慄,該死的,剛纔就罵過自己像什麼豬八戒,現在終於是暴露了吧?比作豬也就算了,還造謠自己調戲嫦曦大神,自己明明取向是正常的!

這時候,不知道從哪裏,傳來了咒罵的聲音。

“放肆!哪個嘴巴不乾淨的,居然敢褻瀆嫦曦的名聲,太陰星女神豈是區區巫族可以配得上的?” “堂堂太陰星女神豈是區區巫族可以配得上的?”

這話一出來,怎麼聽着就怎麼讓人不爽,而且說這話的人聲音聽上去是個脾氣不太好的娘們兒,對於青辰這種小年輕來說,本能地就想醜拒這種大媽級別人物的騷擾。

好傢伙,怎麼就配得上配不上了,就算你三條胳膊兩條腿……哦哦本來就兩條腿不好意思,總之,都啥年代了,這都20——好吧現在還是洪荒,那也不能就這麼有門第偏見!

青辰當場就不爽了,剛想破口大罵,卻看見有三個女人, 狂女翻天︰墮落斗神,撩一個 ,從天上降臨下來,屹立在距離他們最近的那個好像土撥鼠一般的山峯上。

視力對青辰來說一直都不是問題,所以隔着這麼遠,他也能看的清楚對方三人的長相,好傢伙,中間靠左的那個氣質成熟有着少婦一般丰韻的女人肯定就是剛纔說話嘴臭的傢伙了,因爲她現在臉都還是臭的;在最左邊的小姐姐看上去年紀也不小了,可看着就是和顏悅色的親切,很凍齡很有少女感的那種,不知道是遇到了什麼委屈的事情,正在滿臉的憂愁呢。

至於最右邊的那個金剛芭比……啊呸,好歹也是個妹子。

毋庸置疑,極右邊的,就是陸壓了。

“我還當是誰呢,沒想到是把我從南海騙到北海,又折騰來到這崑崙山的冤家啊。”青辰皮笑肉不笑地對陸壓說,“怎麼,你這是又有新的目標,禍害新人了?”

陸壓——沒錯就是她,這會兒又換了張臉,至於青辰爲什麼能認出來她,很簡單,那雙腿,透視其實不是一件多難的事情。

嗯,仔細研究一下你會發現很多神奇的事情,比如比你學習好的學霸,有時候竟然還會向你請教問題,工資比你高很多的老業務員,甚至會跟你借錢,再比如身上有系統能力這種bug的陸壓,在洪荒本該是橫着走的類型,卻在某些細節方面,根本毫無抵抗能力,比如防偷窺。

要擱女媧身上,青辰即使是被動放出技能敢窺測她的衣服裏面是什麼樣子,憑着女媧的修爲還沒等到目光投射到身上,青辰的眼睛估計就得先瞎了,無論是手指插得還是簪子插得。

所以這雙粗壯的腿,還真就成爲了陸壓的標誌了,就好像某個版本西遊記裏面,孫猴子再怎麼變化也變不掉自己的尾巴,豬八戒再怎麼變化,也變不掉自己的豬鼻子。

陸壓看到青辰,居然也是愣了一下——她沒有想到,青辰居然真的能夠找到崑崙山來,現在好像還跟孔宣他們在一起,什麼情況?還有,他身邊那個妹子是誰?

想起上次兩人達成的協議,陸壓心裏安定了不少,這回能撞上他應該也是偶然,自己做自己的事情,他強任他強,大家互相不干涉就行了。

“喲,上次還是跟那個巫族男人在一起,這次立馬就換了個女人了?”陸壓瞅着女媧,還真有點嫉妒,人家身材可是比自己好多了,腿還用不着靠那麼厚的裙子來擋,都怪當初穿越的時候穿到這麼個男人的身體上來了,而且還是隻三腳烏鴉。

女媧——當然現在的臉是用變化之術變出來的,堂堂聖人的功力自然不會淺,陸壓也只是在構建特殊的規則方面有着系統能力的優勢,但是那並非被動技能,隨時隨地就能觸發,所以她也根本想不到對女媧身份的懷疑上面來。

女媧屬實沒有想到,自己這個妹妹也會躺着被cue到,有些無奈地說:“這位不知道誰的,你就算是腿粗嫉妒我,也沒必要把我品味降到這麼低,認爲我跟他是一對吧?”

陸壓的眼睛都瞪得跟牛蛋似的大了:“你怎麼知道的——啊呸!你胡說什麼,誰腿粗啊?”

羲和在陸壓的對面,看着對面的陸壓和下面的那幾個奇怪的人在爭論不休些什麼,心裏想着準提那邊,不知道進展是否順利,雖說自己只要儘量拖延就好了,但是如果對場面上發生的事情插不上手甚至話都說不上,也是會讓人有種挫敗感。

女媧聳聳肩,“我旁邊這位告訴我的,他說,你是個金剛芭比,長相是隨機生成的,可是就那身材吧……嘖嘖。”說着她搖頭嘆息,像是無奈的樣子。

陸壓咬着牙,“該死的,竟然把我的事情給說出去了,你想做的事情,做好了嗎?既然想我這裏得到什麼,你也至少得講點誠信,居然把我的事情隨便跟別人說,你讓我還怎麼相信你!”

青辰雖然理虧,但是他那張嘴,講起歪理就從來沒輸給誰的,“這怎麼能怨我呢?你看你耍了我那麼多次,我都沒有埋怨,還是老老實實一路找到了崑崙山來,我身邊這個是我妹妹,她叫青子,年紀小不懂事,你看你們飛的那麼高,別說你了,旁邊那兩個姐姐裏面穿的什麼褲衩子,她也在底下能看得空中清清楚楚啊!”

嘿嘿,還真是人才,說白了,這事兒不怪我們,誰讓你們在天上飛的,走光那是不可避免的,至於實際上是走光還是透視,那就是沒法說清楚的事情了。

這時候,羲和聽到了青辰介紹女媧的時候,看着女媧的臉,忽然疑惑地問:“你說你叫青子?”

女媧冷不防被這個陌生人詢問,點頭憨憨地笑着說,“呃,是啊,我是他妹妹嘛。”

嗯,被迫接受這個設定了。

“青子啊,”羲和說,“其實你不應該和你哥哥來這種地方,我看你們的樣子也像是修士,你們兄妹倆還年輕,可以很幸福地度過一生,不要把好不容易得來的修爲,白白送在這荒無人煙的崑崙山,你知道我的意思嗎?”

好傢伙,青辰想着,不知道什麼時候羅睺改名字叫黑羽快鬥了,同時心裏也對這大媽產生了一點好感,嘿,這人乍一看跟誰欠她錢似的,渾身都是那種“給你五百萬離開我女兒”的感覺。

想必身邊那個就是嫦曦大神了,此刻臉色難看嘴脣緊閉,不知道她們三個人之間是發生了什麼,但是肯定很有意思。

“不好意思,其實,我跟我妹妹來到這裏,一是想要尋得一條龍的下落,二,是想要追求傳說中的不周之山,這第三嘛,”青辰壞壞地一笑,“你們要是能幫我把那個黃色衣服的娘們兒給收拾了,我就可以告訴你們關於一件足夠影響你們證道之路的法寶的下落!” 青辰這一手挑撥離間,針對的就是陸壓。

當然,他也沒真的指望羲和能夠對付陸壓,或者能把她怎麼樣,只是這樣可以噁心一下陸壓那廝,就已經很讓他開心了。

可是沒想到,羲和居然真的對他第三個說辭產生了興趣,看了眼陸壓:“好啊,反正這小子也是我侄子,我幫你收拾他是妥妥的,不過你得先告訴我,你所說的那個所謂法寶,到底值不值得我出手啊。”

青辰有些愣住了,侄子?難道這個婆娘是陸壓的嬸嬸?陸壓雖說現在是個女兒身,可是八九不離十應該是發生了什麼特殊情況,原本是個男人的,因爲陸壓道人是東皇太一的兒子,這事情是沒跑的。

那麼問題就來了,他的嬸嬸的話,也就應該是東皇太一的哥哥帝俊的老婆,這東皇太一的老婆他從來沒聽說過,不過要說到這個帝俊的老婆嘛……我靠,太陰星君羲和,恐怕是沒幾個會不知道的美女了。

美到什麼程度呢?嫦娥也跟她比起來黯然失色,而嫦娥,想必就是她身邊的那位美女轉世後的身份了,現在這一世還是太陰星大神,應該叫嫦曦纔對。

怪不得剛纔羲和那麼生氣,現在的后羿不過是個普通的巫族,嫦曦卻是太陰星上的女神,地位身份那是沒法比,不過這個羲和吧……

我靠!說好的比嫦曦還要漂亮的美女呢?雖說丰韻猶在,可是就那雙眼睛,那張臉,那個神態,怎麼看都怎麼讓人覺得刻薄,像是那些官方通報懸賞的女通緝犯,一看就讓人不寒而慄,簡直就在裏面蹲過多少年的那種兇狠……青辰有點難以想象,這是經歷了什麼樣的滄桑,才能讓一個風華絕代的女人變成這副德行。

嗯,如果她真的是羲和的話,跟陸壓還是有一戰之力的,雖然也仍然不是對手,可是起碼能幫自己拖延時間,好有機會去找混沌亂龍。

青辰昂然道:“不知道,證道之綬,你可有聽說過?”

夸父的眼皮跳動了一下,一旁的孔宣也注意到了他的這個反應,證道之綬這個名字,對於巫族現在已經是很敏感的一個詞了。

羲和看上去有些疑惑:“沒聽說過,是什麼東西?”

暈!

青辰覺得自己是真的高估自己,有點像西遊記裏,對着全天下妖怪每次都會吹牛自己五百年前如何了得的孫悟空了,好漢不提當年勇嘞,唉,沒想到還沒火多少一陣,自己就這麼輕易地過時了。

當然,這也不能怪羲和,她畢竟都被關了兩百萬年了,嫦曦雖然會把外界發生的事情告訴她,可是也不是什麼事情都能事無鉅細無一遺漏的跟她說,遺漏個那麼幾件事情也是很正常的。

更何況,現在嫦曦現在嘴裏都不能說話,連表情都做不了了。

“好吧,總之,那就是相當於盤古大神的認可,憑藉着證道之綬的祝願,可以增長修爲,提升功力,而且傳說,在一萬年前啊,有個青帝……”

青辰正繪聲繪色地給自己吹噓當年的光輝事蹟呢,這時候忽然被旁邊的夸父打斷了自己的大放厥詞。

“青帝於不周之山戰勝我水神火神二位祖巫,並道出新的大道奧義,獲得天地與盤古的認可,崑崙山出現祥瑞的異象,而在得到證道之綬後,他卻將其送給我巫族二位祖巫用以修煉,條件是不得再參與洪荒世間的爭鬥之事,”夸父看着青辰,臉色神情肅穆,“是這樣,青辰,沒錯吧?”


“呃,啊?哦,是啊,”青辰被他忽然打斷,還說了這麼長一套說辭,有點不知所措,人家是搶了自己的臺詞了,“對的,就是這樣,我也是聽別人說的。”

“哦?那這麼來說,”孔宣從夸父的身後走出,臉色不佳地對青辰和女媧說,“你們來這裏還有一個目的,就是也想要搶奪水火二神在憑藉證道之綬的過程中,在崑崙山結出的葫蘆藤上的寶貝葫蘆咯?”

青辰呆立當場,孔宣居然也知道這件事情,而且,就這麼大大方方地當作這麼多人的面說出來了,看樣子,葫蘆藤的事情以後不會是祕密,再過一段時間,就會有很多人來崑崙山哄搶了。

還是把混沌亂龍救走,趕緊離開這鬼地方吧,免得再遇到熟人。

孔宣身上的五色神光燁燁生輝,他看着那邊的陸壓,神情凝竣地說:“你也不用再慢慢玩了,混沌亂龍既然已經喪失心智,那無非眼下,我們幾個和你拼了命就是,你可以殺了我們,但是最好不要侮辱我們!”

夸父也是跟他同仇敵愾的樣子,又將身軀變得如同山一般巨大,這可不是什麼法相天地,而是他本來就這麼大。好傢伙,這件事情本身其實跟他一個巫族沒啥關係,可他搞得好像現在自己是麒麟族一樣,因爲這樣和混沌亂龍、孔宣組合起來,他們神獸三族就齊了。

啥玩意兒啊,誤會就是這麼產生的,青辰自己之前是爲了跟孔宣他們糊弄過去,才扯謊暗示大紅龍是混沌亂龍發狂了變的,結果現在孔宣相信了這一點,跟陸壓說話的時候那麼篤定,讓青辰還真的有點慌了,想着是不是混沌亂龍遭受了陸壓的什麼虐待。

嗯,他已經莫名其妙廢了一條紅龍,平時也說不上什麼心智就知道咬人打架了,要是這條黑龍再廢了,那他身上就揹着兩條真正的惡龍,而且還是死都不聽主人話的惡龍,留着基本上也就沒什麼用處了。

“呵呵。”青辰嗤笑一聲。

他忽然感到一陣輕鬆,是啊,一直以來都是自己想多了,做事情,那麼謹慎幹嘛,不過是一條龍,人啊,有了感情和羈絆,就是容易束手束腳,要不然怎麼有太上忘情呢?

想要有所作爲,成就點什麼,那就不能被情感束縛,不管是愛情,友情,主僕之情,還是別的什麼,束縛自己達成目的,其實就都可以放下。

陸壓奇怪地問:“你笑什麼?”

“沒什麼,”青辰仰起頭,長出一口氣,“只是覺得,我越來越不像自己,凡事都想着儘可能萬全一些,可是,都不像我自己了。”

孔宣始終就提防着他,“那你又待如何?”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