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媽耶,這回是真的要涼了!


三個回合不能出牌,那羽曦那把弩我該怎麼應付?

陌凡有些心累,他看向手中那張還沒揭露的牌,希望能夠藉此救自己一命。

門楣 『豬頭』:頭部裝備,裝備以後選手增加十點防禦(一點防禦等同於一點血量,當防禦點用盡,裝備自動失效報廢)

陌凡:「……」

天意!都是天意啊!

他心酸的眼神看了眼千羽曦,問道:「羽曦,如果我不帥了,你會離開我嗎?」

千羽曦:「……」

她搖頭道:「我又不是顏控。」

得到佳人回復,陌凡這才鬆了口氣。

他舉起卡牌,說道:「使用!」

卡牌化作一道光芒,包裹住了陌凡的頭部。

千羽曦好奇的看著對方,光芒逐漸消散,陌凡的頭逐漸出現。

千羽曦:「……」

她愣住了一下,眼神開始閃過一抹笑意,嘴角微微揚起。

「想笑就笑吧!」陌凡頗為無奈的道。

「哈哈哈!「

陌凡:「……」

(本章完) 「羽曦,你為何笑的如此放肆?」陌凡欲哭無淚道。

千羽曦也意識到自己有點失態,便克制了一些。

陌凡無奈道:「過!」

這一聲過,代表著他三個回合都不能出牌,但好在並不限制他正常拿牌和觸發彩蛋。

「一號選手請拿牌!」合成音說道。

千羽曦拿牌,往前走了九步。

陌凡注意到,她手中那把弩又自動更新了一把弩箭在上面。

千羽曦沒有立即瞄準陌凡,而是先用卡牌觸發了彩蛋,獲得了一張道具牌『修理箱』。

她舉起手中兩張卡牌,說道:「使用『金錢至上』還有『工具箱』,改造清風弩!」

陌凡:「!!!」

還有這種操作的嗎!

合成音問道:「改造有一定風險,但選手使用了『金錢至上』錦囊牌,可以指定一個類型和方向進行改造,並保證改造后裝備會比之前性價比更高,請確認。」

「確認!」千羽曦答道,接著又開始講要求:「改造為單體爆炸傷害類型武器。」

接著,她手中那兩張卡牌化為光芒與清風弩融為了一體。

清風弩也變成了一團光芒,脫離了千羽曦的手,浮在她面前。

五秒鐘的等待時間,光芒定型並逐漸消散,一把長一米多的,大口徑長管出現。

「我擦!」陌凡看著千羽曦面前的武器,不由得驚嘆一聲:「火箭炮!!!」

千羽曦笑顏如花的將火箭筒扛在了右肩上。

「喂喂喂!羽曦,你這是要謀殺親夫啊!」陌凡有些驚慌道。

千羽曦學著陌凡壞笑了一下,說道:「親愛的,你放心,我一定幫你從豬頭中解決出來!」

話說完,她毫不猶豫的扣下扳機,一枚尖頭炮彈朝陌凡飛去。

陌凡只感覺到尖頭炮彈炸到自己后,火光一閃,自己微微有些耳鳴失明。

他咳了幾聲,待火箭炮的煙霧效果結束后,看了眼自己頭頂的護盾值,從十點護盾掉到了七點護盾值。

一炮三滴血,媽耶,幸虧自己裝了豬頭,不然有一張免死牌也遲早會被炸死。

千羽曦調皮的吐了吐舌頭道:「陌凡,你放心,我一定會幫你從豬頭的束縛中解救出來的。」

陌凡無語了一下,欲哭無淚的大喊道:「你就是要謀殺親夫!」

千羽曦壞笑著選擇了過回合。

「二號選手請拿牌!」

陌凡接牌,看了眼數字,騎著小寶馬便往前走。

方格即使向前多走一步,也沒有彩蛋的存在,但由於規則中有一條,被追到則算輸,所以令陌凡還是選擇了多走一步。

雖然不能出牌,但陌凡還是可以看牌。

『鶴頂紅』:毒藥道具,可以將其使用在任意武器上,令其傷害加一。

陌凡無語,自己連武器都沒有,這張牌要了也沒用。

「一號選手請拿牌!」

千羽曦拿過卡牌,往前走了九步,激活了一個彩蛋,拿到一張錦囊牌『惡劣天氣』。

「對二號使用『惡劣天氣』!」千羽曦舉起卡牌說道。

「『惡劣天氣』卡牌生效,二號選手原地停留一個回合!」

陌凡:「……」

在他無語的同時,千羽曦又射了一枚炮彈過來,七點護盾變成了四點。

撒旦老公:惡魔總裁傲嬌妻 下一回合到了,多虧了千羽曦的錦囊牌,他連動彈也不需要了,陌凡坐在馬鞍上,看著卡牌介紹。

『板磚』武器裝備牌,上古混沌神器,可近戰可遠攻,能夠根據不同角度造成不同傷害,最低造成一點傷害,最高造成六點傷害。

陌凡:「……」

這個道具很清新脫俗,雖然奇葩了些,但不得不說,傷害很猛。

「一號選手請拿牌!」

也許是上天開始傾向了千羽曦,她這一回依舊是往前走了九步,二人間的距離也就剩下七格。

「使用!」千羽曦舉起卡牌道。

卡牌換做光芒包裹住千羽曦的身軀,待光芒散去,她的身上多了一件西方的騎士盔甲。

「這是什麼?」陌凡問道。

「防具啊!」千羽曦說道,又是一個火箭炮射了過去。

陌凡:「……」

「二號選手請拿牌!」

接過卡牌,數字為九,陌凡往前走了十步,並觸發了彩蛋,獲得錦囊牌『金錢至上』

「哎呦!」陌凡看了眼除了彩蛋觸發的錦囊牌外,自己得到的基礎牌。

『工具箱』:可以隨機改造你的裝備,具有一定的風險。

陌凡心想,自己拿『金錢至上』跟『工具箱』用來改造自己的板磚,會變成什麼樣的東西呢?

他強忍著好奇,反正到了下一回合他可以一次性爆發乾掉羽曦。

「一號選手請拿牌!」

千羽曦往前走了九步,舉起手中的卡牌說道:「使用!」

只見卡片化作光芒又一次包住了千羽曦的武器。

「我擦!又改造?!」

「不是改造哦!」千羽曦頑皮的笑了笑,回答道:「是加了些東西!」

光芒消散,陌凡見對方的火箭筒沒有變化,不免有些疑惑,問道:「你加了什麼?」

千羽曦瞄準陌凡,一邊回答,一邊扣動了扳機,「我加了火藥啊!」

轟!!!

陌凡:「……」

他只感覺到頭上的豬頭消失,就連頭上的一滴血也開始顫動。

合成音說道:「二號選手受到致命傷害,自動發動錦囊牌『生存的決心』,保留一滴血量。」

陌凡大嘆:「還好有這張牌,不然自己就是死了。」

「算你走運!」千羽曦嬌嗔道。

她心裡清楚,三個回合結束,陌凡還會多出四張牌,自己的優勢也已經沒有了,只能依靠身上這件提供了十點護甲的防禦來保命。

「檢測到一號選手已無卡牌,自動過渡,恭喜二號選手完成『東山再起』條件,除去基本牌,額外獲得三張卡牌!」

話說完,四張卡牌落到陌凡手上。

四張卡牌,陌凡只需要查看第一張的數字往前走即可。

也許是他的大運氣發揮了作用,陌凡又往前走了十步,二人的距離又一次拉開。

兵王傳奇 陌凡在看牌之前,先看了眼千羽曦,壞笑著說道:「親愛的,這回……該我反擊咯!」

(本章完) 看著陌凡的壞笑,千羽曦輕輕嘆了口氣,說實話,就連她自己都覺得這一回合要涼。

陌凡看向手中剛剛拿到的四張牌。

第一張,『順手牽羊』:錦囊牌,獲取對方一樣裝備。

第二張,『金錢至上』:錦囊牌,增益效果。

第三張,『上帝之手』:手部裝備牌,裝備以後,使用武器加成九點傷害。

第四張,『分身術』:一次性技能牌,複製出一個分身,所用回合使用任意效果乘以兩倍。

看著這四張牌,陌凡吞咽了口唾沫,嘴角慢慢咧開,笑容越來越放肆。

「哈哈哈哈哈!」

千羽曦看著陌凡這反應,內心暗道不好,看來是涼定了。

「親愛的!」陌凡笑容收斂了些,對著千羽曦說道:「沒想到遊戲這麼快就結束了,完虐還真是沒意思。」

千羽曦:「……」

陌凡想了想,先是拿出『板磚』,舉起卡牌說道:「使用。」

一塊紅色的大磚頭代替卡牌出現在陌凡手上。

陌凡又拿出一張卡牌,繼續「使用!」

只見卡牌包裹住『板磚』,光芒消散,板磚的顏色變成了深紅色。

這是陌凡將『鶴頂紅』使用在板磚上面的加成效果,他的想法是這樣的,將板磚抹上毒藥以後,再進行改造,或許會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他舉起板磚,板磚旁還夾著兩張卡牌,對千羽曦狡黠一笑,說道:「使用『金錢至上』還有『工具箱』對武器進行改裝!」

合成音道:「改造有一定風險,但選手使用了『金錢至上』錦囊牌,可以指定一個類型和方向進行改造,並保證改造后裝備會比之前性價比更高,請確認。」

「確認!」陌凡回答道:「我選擇在原裝備上進行傷害效果方面的加強!」

「要求合理!」

板磚跟兩張卡牌融合成一道光芒,脫離手掌,飛舞到陌凡面前懸停著。

一樣的,也是五秒鐘改造時間,光芒逐漸消散,一塊巴掌大小,銀色金屬材質既視感的板磚浮在陌凡面前。

陌凡有些懵逼的接過板磚,他問千羽曦:「沒有介紹嗎?」

「有。」千羽曦鬱悶的回答道:「你集中注意力看著想要介紹的裝備一秒鐘就可以了。」

陌凡照著對方所說,集中精力看了板磚一眼,下一刻,腦海中就出來了一段信息。

『毒.混沌合金磚』:武器,最強神器,可近戰可遠攻,攻擊傷害根據板磚不同的角度決定,最低十點傷害,最高六十點傷害,成功攻擊后,對方獲得毒性狀態,每回合造成一點傷害,持續三回合。

陌凡看完這段介紹,抬起頭又看了眼千羽曦,壞笑道:「親愛的,這個板磚的介紹要不要我讀給你一遍?」

千羽曦搖搖頭,「才不要呢!」

陌凡聳聳肩,「沒關係,等會你就知道了。」

說罷,他又使用了一張卡牌,「順手牽羊!我要那副鎧甲!」

千羽曦身上的盔甲在一瞬間化作光芒消失,同時的,陌凡手上那張卡片變成盔甲穿在了他的身上。

「哎呀呀,這身盔甲配上小寶馬還挺帥呢!」陌凡耍了波賤。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