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媽媽從廚房裏探出身子來,笑了笑,“我也記不清啦,不過聽說特別結實就對啦,不用太擔心。聽說軍隊用了能夠突破這種堅硬物質的武器,不過那些都只是爲了進行突破演習,不用用到咱們普通人的房子上的。”


孩子跟着點頭,然後在看到電視後,開心的哇哇叫了起來,“哇!爸爸快看,這是我們這邊吧!這個是我們家的門哎~電視終於拍到我們家了哎~!”

爸爸笑着點頭,“是啊是啊,拍到啦。”

房間裏的一家和樂融融的做好飯菜,坐在電視機跟前,看着外面那些正在進行的不同往年的閱兵時期演習。

因爲國王陛下說好的補助,也讓這些人家開開心心的並不感到擔心,就算是那些逃竄的演習對象,大家看了也是說,“看起來好逼真的樣子啊。”爲了一個演習,士兵們也是蠻拼的嘛。

這是整個蘭斯洛特帝國國都,演習區域,大多數人家的想法。他們只是以爲,這真的只是一場演習,從士兵到那些扮演壞人的,全都是被安排好了的,只是看起來有些逼真而已。

有一些網絡上直播的,帶着彈幕的視頻,上面也全都刷着。

蘭斯洛特帝國可真是別出心裁,在自己國都裏面搞演習,那些爆破用的炸彈貌似還挺厲害的,大部分的考據黨還現身說法,把蘭斯洛特帝國國都之內的建築用材料,全都特性,到底有多麼堅硬,全都一條一條的列了出來,給別人進行科普。

滿屏彈幕從一些什麼都不懂的人的嘲諷,變成了各種驚歎。

最後刷的都是,蘭斯洛特帝國果然就是有錢啊。

所以纔敢這麼幹。

要知道那些拿來建設國都內建築物的材料本身,可都是非常稀有的材料,而蘭斯洛特帝國就這麼毫不心疼的把那些房子都給炸了。

只能說……

壕,請跟我做朋友吧。

只是在所有觀看蘭斯洛特帝*事演習的人們之中,位於流星街方向的一間屋子裏,坐於黑暗中的老者,捏緊了手中的手杖,在看到又一個被稱爲“頭目”的演習對象被抓起來後,憤怒的將面前桌子上的所有東西全都掃了下去。

教我怎能不想你 嘩啦啦的聲音在安靜的房間裏響動,又很快靜止了下來。並且在這個世界的其他地區,不同的地方,也發生着類似的一幕。

有的正在觀看蘭斯洛特帝國“閱兵儀式”節目的,明顯上位者氣度的人,卻全都做出瞭如此類似於失態的事情。

而有些沒有正在觀看的,在接到了其他那些人的消息之後,臉色也跟着嚴肅了起來。

十老頭的勢力很大,大到他們的眼線遍佈全世界的大部分地區,有一些比較重要的地方,更是安插了爲數衆多的眼線。

而蘭斯洛特帝國是十老頭勢力今年來,重點觀察的對象之一,這也就造成了蘭斯洛特帝國之中,有着許多十老頭安插在其中的眼線。

可是就在今天。

就在十老頭想要給戊煦這個怠慢並且不將十老頭放在眼中的國王,一個小小教訓的同一天之中。

蘭斯洛特帝國的國王,就用這樣的方法,向全世界的人宣告,他將十老頭遍佈在蘭斯洛特帝國國都之內的所有勢力和眼線,全部拔除。

雖然絕大多數的人根本不知道事實,但是越看越心驚的十老頭,卻氣憤的難以自己。

這是這麼多年來,他們所遭受過的最嚴重的侮辱和蔑視。

而更加令十老頭們感到嚴重的事情是,爲什麼蘭斯洛特帝國的國王,能夠如此準確的把他們安插在蘭斯洛特帝國國都的那些勢力全都找出來。

是的……

全部。

從頭看到尾,一個細節都沒有遺落的十老頭們意識到,在蘭斯洛特帝國安插的所有的眼線和勢力,全都被戊煦通過“演習”,一鍋端了。

就特麼的一、鍋、端了啊!!!

—— 就在十老頭們震驚於蘭斯洛特帝國國王如此作爲的同時,位於其他地方,一些常年跟十老頭打交道,跟十老頭的關係總是“曖昧不清”,卻對十老頭的邊角有所瞭解的許多人,在看到了蘭斯洛特帝國的“演習”後,不少人全都驚呆了。

獵人協會總部的會長辦公室內,傳出來會長大人怪異的笑聲,這讓坐在外面,身爲會長大人“祕書”的豆麪人心中擔憂。他不是還能聽到從房間裏傳出來的會長大人不停叫好的聲音,彷彿會長大人正在看一場讓人熱血沸騰的球賽。

但是獵人世界真的沒有“球賽”這玩意,而且身爲獵人協會會長的尼特羅,也不是一個會這麼把情緒如此恣意揮灑的人,起碼大部分的時候,尼特羅表現出再明顯的情緒,也只會讓人覺得高深莫測,而不是逗比。

豆麪人默默把從自己心中升起的“逗比”二字抹去,想着,會長大人可能是在做什麼奇怪的事情吧。

會長大人的愛好總是非常怪異呢。

揍敵客家族的巨大房屋之中,傳來基裘激動的尖叫聲。

她是伊爾迷的母親,對於自己大兒子的財迷,某種程度上來說,這位追求暴利指數的母親也會感到無奈。

她今天會想起來要打開電視,去看蘭斯洛特帝國的國王巡遊和閱兵,這種超級無聊的節目,也只不過是因爲她兒子的原因。

因爲她的兒子,這兩年中,基本上除了出任務以外的時間,全、部都呆在蘭斯洛特帝國。

這真是讓她感到傷心的事情,而傷心的基裘總是把更多的殺人訂單往兒子那裏塞,並且在兒子溝通蘭斯洛特帝國國王與揍敵客家族進行交易的時候,狠狠的要了不少錢。也許唯一讓她感到滿意的就是那位蘭斯洛特帝國真的是一個非常大方的人。

嗯,她喜歡大方的人。

揍敵客家族傳承多年,所做的家族事業也比較特別,對於十老頭的瞭解自然也要比其他的人多的多。

而基裘在看到了電視裏播放的那些“演習”畫面後,從一開始的略微無趣,到後來的越看越興奮,已經激動的尖叫了起來。

並且她還高興的衝出了房間,把自己的丈夫拖到了電視跟前,讓丈夫跟着自己一起看。而她的丈夫在看了一會之後,面上略微露出了驚詫的表情,很快就把他的父親和爺爺也全都喊了過來。

看完了這些後,揍敵客加速對於蘭斯洛特帝國國王更加高看了一眼。

這位國王似乎總是在作者讓人看不透的事情,而這一次他做所的事情,可比曾經做的那些,更加讓揍敵客家族感到其實力和任性。

就這麼直接把十老頭安插在蘭斯洛特帝國國都內的勢力,這麼堂而皇之的全部給拔除了,真的好嗎?

雖然揍敵客家族無法完全認出那些被演習對象,到底是不是十老頭的勢力,但是絕大部分,全都是,這一點揍敵客家族還是可以肯定的。

看來他們要在蘭斯洛特帝國國王的身上,再次增加砝碼了,並且在這件事情之前,他們需要好好的觀望一下,看看這國王到底想要做什麼,並且跟十老頭之間到底會發生什麼樣的後續。

希望這位國王不要讓人感到失望,若是死在了十老頭的手中,那真是太過於可惜了。

同一時間,位於流星街中的十三區,某一個看起來廢棄的集裝箱組成的房子中——請相信,這個怎麼看都很寒顫的危房,確實是在流星街中可以找到的,相對來說,很不錯的房子了——喜歡擺弄手機的俠客。

一位有着金色頭髮娃娃臉,看起來非常純良的少年。在網絡上無聊的翻閱那些熱門帖子的時候,點進了一個本應該不是太熱門的,關於閱兵和演習的帖子裏。

這樣的帖子,一般情況下不是過於熱門,即使有名,也只會在某一個團體之內流行,但是奇怪的是,這個帖子卻一直在首頁飄紅,看起來好像裏面留言的人數還真不少。

點進去的俠客先是看了一下下面的留言,發現大多數的人都在各種留言,“壕,友乎?”

回頭發現,原來是蘭斯洛特帝國,俠客挑了挑眉,完全理解了這個樓裏爲什麼蓋了這麼高的“壕,友乎?”

說起來,旅團在外面的這幾年,對於蘭斯洛特帝國特別有錢的名聲也是聽說過的。而他們對於蘭斯洛特帝國這種詭異的突然有錢方式也進行過推測,最後的結論,最靠譜的竟然就是有誰擁有可以變出金子的念能力。

不然根本解釋不了蘭斯洛特帝國這種詭異的有錢方式。

爲了求證這個,特別無聊的俠客還跟着庫洛洛一同跑了一趟蘭斯洛特帝國。可結果非常讓人失望,他們兩人幾乎把整個蘭斯洛特帝國翻了個個,都沒有找到任何的線索。

後來還因爲有其他的活動,兩人就離開了那個國家。

忘了說,俠客生活在流星街,這個充斥了各種混亂,完全被整個世界所拋棄的地方。而他有一些同伴,他們稱自己爲幻影旅團,團長就是庫洛洛,而他是第六號團員。

他們用了很長的時間相互依持,強大到離開流星街,然後在外面,無惡不作,至今他們這羣人都在獵人協會懸賞名單上,高居不下,並且做下過許多的大案子。

在看完了下面那羣人的留言後,俠客無可無不可的點開了帖子樓主的視頻連接,然後他就這麼一看……看的一發不可收拾,並且還跑到了庫洛洛的跟前,跟庫洛洛一起看了一起。

就連旅團裏個字最矮脾氣最暴躁的飛坦跑過來想要跟他打一場,俠客都沒有絲毫理會。

看完了視頻之後,額頭上有着逆十字紋身的庫洛洛,用手托住了下巴靜靜的思考了起來,而俠客笑眯眯的問:“團長,你說這位國王,他到底想要做什麼?”

庫洛洛看了俠客一下,優雅的將手中的書放到了一邊,“他到底想要做什麼,我並不知道,但是他這麼做之後將會帶來什麼樣的後果,卻是可以預料到的。”

俠客轉了轉手中的手機,笑眯眯的說:“十老頭的脾氣並不好,大概要不了多久就能夠看到後面發生的事情了。”

“我並不擔心十老頭對他做什麼,但是這個國王……”庫洛洛擡眼看向窗外,“我反而擔心,這個國王直接把十老頭……幹掉了。”

俠客面露驚訝的眨眨眼睛,配上那張娃娃臉,別提多麼的純良了,“這個國王會有這麼厲害嗎?他把十老頭給幹掉了?”

庫洛洛的面上露出優雅的笑容,但在這優雅之中,卻帶着幾分血腥黑暗的魅力:“我敢打賭,除了我們知道的那些以外,被這位國王光明正大抹除的‘演習’對象,一定全部都是十老頭的勢力。”

俠客面上的笑容更加純良了,一雙眼睛都跟着眯了起來,“呀~這樣可不行啊。”雖然俠客也猜到了庫洛洛所說的那些,但是他卻無法像是庫洛洛那般肯定。因爲從小在流星街生活長大的他們,可是非常瞭解十老頭的可怕,但庫洛洛都那麼說了,那麼那位國王所抹除的,應該就都是十老頭的勢力了。

“十老頭可是我們的獵物啊,怎麼可以這麼輕易的交給別人呢?”一個可以如此清楚找到十老頭安插在範圍內的勢力和眼線的國王,俠客相信,這位國王肯定不會如同他表面上一直表現的那般“無害”又“溫和友好”。

在這樣的情況下,這位國王若是能夠幹掉十老頭並不會太讓人驚訝,只是不知道這位國王到底想要做什麼罷了。

可是十老頭是蜘蛛的獵物啊,怎麼可以如此輕易的交給他人呢。

“也許,我們可以到蘭斯洛特帝國玩一玩?”俠客提議。

周圍那些無聊的呆在房間裏做着自己事情的其他旅團成員們,在聽到了俠客和庫洛洛談論十老頭的事情時,已經轉過了自己的注意力,如今在俠客提出了這個提議後,旅團成員們相繼頷首或者開口直接說同去。

在看到在場的所有旅團成員,全都表示了想要前往蘭斯洛特帝國去走一圈後,庫洛洛笑着,有些慵懶的感覺,“那我們,就一起去吧。而且,我也想要看看,這位國王,在之後面對十老頭的抱負的時候,會有什麼樣的反應。”

……

在發生了戊煦直接把整個國都十老頭的勢力全都拔除的事情之後,憤怒的十老頭通過視頻會議,決定要對蘭斯洛特帝國進行“懲罰”。十老頭的威嚴,不允許收到這樣的挑釁。

但是在十老頭們還沒有對戊煦做出報復之前,蘭斯洛特帝國就相繼傳出了許多,讓十老頭愈加憤怒,而世界上其他國家的人們卻感覺更加“驚歎”的事情來。

蘭斯洛特帝國的國王,以想要測試自己的軍事武器威力爲由,開始了全國範圍的“軍事演習”。

—— 蘭斯洛特帝國一直保持着自己微妙的低調,可是這一天,蘭斯洛特帝國卻突然高調了起來。

全程的媒體拍攝,電視直播。蘭斯洛特帝國別開生面的,讓人感到震撼的,全國範圍之內的的軍事演習,被仔細的記錄了下來。

不僅僅是電視之中,直播這些,包括網絡上,這件事情也都是網絡熱門。

並且那些在被科普了蘭斯洛特帝國的房屋建築等的建設材料之後的網民們,每年盯着電腦,除了看蘭斯洛特帝國的“軍事演習”之外,就是在看着那些普通人研製出來的威力巨大的熱武器,轟隆一聲炸掉了某個地區的房屋啦、建築啦之後,捂着自己的小心肝表示……

那些特麼的都是錢啊。

雖然蘭斯洛特帝國只是國都之內的建築,被全面的更換爲了特殊的貴的要死的建築材料——因爲這種材料真的非常堅固,有很多企圖跑到蘭斯洛特帝國挖一塊回去換錢的人們,最後自己的牙都咬掉了,那些磚瓦卻依舊好好的——但是在這一次的軍事演習之後,國內其他地方被炸掉的區域,也全都換成了那種又堅固又貴的讓人心碎的建築材料。

尼瑪,都是活生生的錢啊。

如果說這個世界上,哪個地方是真正的遍地黃金,絕對就是在說蘭斯洛特帝國啊。

嗚嗚嗚,真的好想挖一塊就跑,可是挖不動啊——這一點已經被許多親身體驗過的衆多人現身說法過了。

真的挖不動啊,就算是念能力者也挖不動啊,它就是這麼堅硬。而能夠把這麼堅硬的建築材料給炸掉的熱武器……

也真真都是一彈千金不止。

而這個世界上最可惡的事情之一就是,蘭斯洛特帝國的國王,在網絡熱議蘭斯洛特帝國遍地黃金的事情,接受媒體採訪的時候,笑的一臉溫和的說,“若是有誰可以挖的動的,也是可以隨便挖的。”

=_=問題就是沒有人能夠挖的動啊!!!

#每天看蘭斯洛特帝國的軍事演習,都彷彿是在看成堆的鈔票在自己的面前化爲灰燼。#

#這個任性的世界,已經完全不能好好的玩耍了。#

#論我的一口好牙,到底是怎麼碎成了渣渣的。#

除了感嘆這些“鈔票”以外,更多的對軍事方面有興趣的人,即使是對軍事方面不太感興趣,在看了這些軍事演習的視頻後,也都產生了非常明顯的感覺。

——原來那些所謂的熱武器有這麼厲害的嗎?

如果是這些武器的話,是不是可以殺掉那些非常厲害的念能力者呢?

有很多人在看過了蘭斯洛特帝國的軍事演習中展現的熱武器威力後,做出瞭如此想法。

對這方面關注起來的人,有不少開始收集相關的視頻和資料,然後他們就看見了其他的一些正在進行軍事競爭和相互恐嚇威脅的國家,所在展現的熱武器威力。

一座小型島嶼,在所謂的熱武器和彈藥之下,直接從地圖上消失。

人們從來沒有如此直觀的認識到,原來普通人的“科技力量”、“軍事力量”竟然可以做到這一步。

真是太可怕,也真是……

如果有了這些武器的話,那些厲害的念能力者的威能,將會前所未有的,被壓低再壓低。

有很多的人通過蘭斯洛特帝國這一次的軍事演習,意識到了什麼,獵人協會自然也能夠意識到。

只是跟關心這些威力強大的熱武器相比,獵人協會的會長尼特羅,現在更關心的卻是,獵人協會在蘭斯洛特帝國之中的利益。

戊煦這一次非常公開的通過媒體向外宣揚了他直接將整個國內的十老頭勢力直接給拔除了。

不知道的人們,看的是那些軍事力量,是那些灰飛煙滅的鈔票。而知道的人,看的卻是更加的目瞪口呆。

真實一位非常有魄力的國王,而且據不完全統計,從這位國王開始了全國範圍之內的軍事演習之後,所遭受到的刺殺次數,已經無法再用具體的數字在計算。可以說,這位國王每天從睜開眼睛到合上眼睛,所作出的每一件事情,踏出的每一步,全都是“步步驚心”。

能夠在那麼密集的刺殺之下,依舊活的面色紅潤有光澤,就算是尼特羅也要說上一句,這位國王果然是一位“真英雄”,就這樣依舊毫不停歇的,繼續自己的全國範圍之內的軍事演習。

他不但看起來活的很好,而且他還毫不介意的接受媒體的採訪,公開自己的生活步調,大大滿足了那些蘭斯洛特帝國國王粉絲們的好奇心,同時繼續提升蘭斯洛特帝國在國際之中的聲望和地位。

簡直就是□□裸的嘲諷。

就算你們非常想要殺了我,並且費盡心機的佈下了許多陷阱,但是卻對我分好不損。並且還因爲

嫡女重生之一品世子帖吧

這些“陷阱”,戊煦已經順藤摸瓜,再次抓出了一些其他的,跟十老頭有關或者無關的,相對較小一些的勢力。

結果這一次的全國範圍內的軍事演習,從真正意義上來說,直接就變成了一次大清洗。

可謂是大手筆。

獵人協會都不知道,他們在蘭斯洛特帝國之內的勢力一起被清洗了,到底是被連累的還是這位國王有計劃性的了。

但是不論是哪一點,跟十老頭隱祕的勢力相比,獵人協會那些檯面上或者檯面下的勢力,也全都被一起拖出去“被演習”了。

並且演習的方式還讓獵人協會上下都不知道該怎麼說。

至今爲止,蘭斯洛特帝國內的所有國民們都還以爲,這些真的都只是演習,那些“壞人”、“獵人”或者其他,全部都是“扮演”的。

結果在這些“扮演”之中,人們就非常驚歎的發現。

哇哦~今天的演習對象是獵人哎,可厲害可厲害的獵人了~

哇!那個獵人被炸彈逼的已經無處可逃!哇塞!!他跳起來了!他轉頭在跑!哇!哇!哇!

師叔無敵 ohmygod!那個建築好像是獵人協會的工會標誌吧?被炸掉了……國王陛下果然吊炸天,公開把獵人協會的工會給炸了,不過不擔心,那個建築一定是假的吧哈哈哈,不過看起來跟真的好像呢。

嗯,那些扮演獵人的人也都好厲害哦~跑的真快,好身手麼麼噠~

好身手尼妹……那個被炸的無處可逃到倉皇落跑的真的是擁有念能力,拿着獵人證的獵人。那個被炸掉的獵人協會工會建築物,真的是獵人公會的建築物啊媽蛋。

這位國王也太不給面子了!

永不沉沒的星艦 可是這位國王的“演習”更多的卻是針對黑道之中的勢力,現在那些位於蘭斯洛特帝國的黑道勢力,能跑的都已經跑的不見人影了,不能跑的也都紛紛扮演縮頭烏龜,只希望自己可以躲的夠久,不要一起“被演習”了就好。

然後當那些黑道勢力都躲藏起來後,戊煦的那些演習到上癮了的軍隊們,就把獵人協會一起給演習掉了。

獵人協會分會,駐蘭斯洛特帝國的分會長表示,他絕對不相信,在蘭斯洛特帝國的國王沒有吩咐的情況下,這個國家的軍隊就有膽子敢直接把獵人協會的工會給“演習”了。

所以這一切一定都是在國王授意的情況下發生的,完全不能忍好嗎?獵人協會什麼時候受過這樣的委屈,一般都是當場就幹回去了好嗎?

可是這位會長面對接連不停的炮轟很快就慫了,起碼蘭斯洛特帝國的國王,沒有把這些持證獵人們跟那些黑道勢力的跑腿們一般對待——全都毫無人道的給演習掉了。那些黑道跑腿們不是用生命證明了普通人研製出來的熱武器的威力,就是現在正窩在蘭斯洛特帝國專門爲他們準備的監獄裏,對天花板傷懷。

搶到一個世界 全國範圍內的演習,所需要的時間並不短暫。而在這一次的演習還沒有結束,只橫掃了半個國家之後,獵人協會的會長尼特羅,便以非常正式而又規矩的形式,向戊煦發來了郵件,表示希望可以跟戊煦進行一些溝通,關於獵人協會方面的。

這封郵件是不是尼特羅本人所寫,戊煦並不在意,不過這封郵件的措辭確實是極爲有禮的,然後戊煦就同意了。

對於可以用正常人類方式溝通的人,戊煦總是樂意與其溝通的。更何況還是獵人協會,這個世界上的“無冕之王”組織。

而獵人協會那邊的豆麪人——這位尼特羅的“祕書”,在看到戊煦的回信後終於總了一口氣。

就算再怎麼天真,在蘭斯洛特帝國的這位國王,自從登基後做出的這一些列的事情之中看來,只要是稍微還有點腦子的人,大概都不會相信,這位國王如同他在民衆面前所表現的那邊溫和有禮又無害,彷彿是轉世的聖人一般。

“爲了世界的和平和發展而奮鬥。”

這種話,也就是蘭斯洛特帝國的國王,在接受媒體採訪的時候說說罷了。

而十老頭跟戊煦之間的矛盾起因,經過稍微的瞭解之後,豆麪人也是稍有聽聞。 重生之千金復仇 即使第一次的信件事情並不清楚,但是第二次的人體炸彈事件,可是有着不少傳言。

因爲這些,豆麪人可是煞費苦心、冥思苦想,最後選擇了這麼一個看起來特別“正規”的方式,把信息送了過去。

好在這位國王還不是完全的讓人無法捉摸。

事情辦成了,接下來,就是尼特羅跟這位國王之間的事情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