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姬流音冷冷的盯了他一眼,很是無語,這個男人,他打上癮了是吧。


很是無趣的瞪了他一眼道:「你不瞎得意,剛才我只不過是被小人暗算,倘若真正的打一場,到最後我也會有法子戰勝你的,剛才我還並沒有出全部的實力。」

「輸了就是輸了,只有你這種不服輸的人,才會狡辯。」帝玄胤絲毫不買賬,剛才幹什麼去了?他不管是什麼,他只看結果。 陳志凡帶着倪子寒,搜尋着西班市有可能佈陣的所有角落。

幾圈下來,倪子寒臉色煞白,已經有些抵擋不住了。這時候,陳志凡才想起來,倪子寒不久前流了那麼多的血,這會應該已經堅持不住了。

陳志凡關切的問道:“子寒,你怎麼樣?”

倪子寒虛弱的搖搖頭,道:“我沒事,繼續找吧!”說完吃力的想繼續前進。

陳志凡急忙扶着倪子寒,道:“算了,先不找了,等你恢復好了再說!”

“這個陣法如此殘忍,如果不能在他們完成陣法之前,找到那些孩子的話,麻煩可就大了。志凡,你別管我了,我自己能行!”

倪子寒說的這些陳志凡自然知道,可以倪子寒目前的情況來看,如果在堅持下去,只怕是沒找到陣腳,倪子寒卻先病倒了。

陳志凡正準備勸阻倪子寒,卻無意間感覺到了一股強烈的氣息。這股氣息陳志凡再也熟悉不過了,他和地府的人打過多次交道,所以這個氣息一經出現,陳志凡一下子便分辨了出來。

倪子寒正準備向前走,卻發現陳志凡臉色凝重,低着頭,好像在沉思什麼。倪子寒低聲道:“發現什麼了嗎?”

陳志凡悄悄的暗中擺手,示意倪子寒不要說話。

和陳志凡一起行動多次了,倪子寒知道,陳志凡這個動作,一定是感受到了危險。她也不再追問,輕輕的點頭,緊緊的依偎着陳志凡。

這倒不是倪子寒害怕,而是陳志凡和自己這邊處處是危機,一不留神就會讓對方不明身份的人鑽了空子。如果只是倪子寒自己,大不了一死。可對方這些人卑鄙無恥,最喜歡使用下三濫的手段,如果倪子寒落在對方的手中,他們一定會再次用自己來要挾陳志凡。

倪子寒不想給陳志凡添亂,此刻她只有呆在陳志凡身邊,纔是最安全的。

想起上次被釘魂陣控制的場面,雖然過去這麼久了,可倪子寒仍然心有餘悸。釘魂陣最厲害的地方,便是讓被控制的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就算是軀體已經死了,可魂魄仍然被禁錮在肉體之上,承受着無比的痛苦。

回想起這些,倪子寒不由得又向陳志凡身邊靠了靠。

陳志凡閉着眼睛,感受着周圍的一切。

這時候,一個小石塊向着陳志凡和倪子寒飛了過來。這個小石塊,帶着很強的法力,如果是一般人,只要被擊中,定然必死無疑。

可陳志凡不是一般人,他冷笑一聲,一隻手護着倪子寒,另外一隻手砰的一聲,擊碎了小石塊。

這時候,陳志凡已經查清楚了對方藏身的地方,他一手摟着倪子寒的腰,拔地而起,一下子飛向剛纔石塊飛來的地方。

倪子寒被突如其來的變故嚇了一跳,像這般飛在空中,她還是第一次。倪子寒閉着眼睛,緊緊的抱着陳志凡,生怕一個不小心,就從空中掉下來。

陳志凡的御風之術已經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只要查清楚了對方的藏身之所,便能輕而易舉的來到對方面前。

扔小石塊的人顯然是低估了陳志凡的法力,所以當陳志凡一下子出現在自己面前的時候,他有些迷茫,更有些驚訝。

“老大,你你你當初教我的時候,是不是藏了幾招,我的御風之術怎麼沒這麼厲害?”鬼撲滿撓着頭,一雙大眼睛撲閃撲閃的,煞是可愛。

面對許久未見的鬼撲滿,陳志凡是又氣又笑,心中卻也勾起了以前的日子。算起來,自己確實有很久沒見到這個小鬼頭了。

陳志凡板着臉,冷冰冰的問道:“剛纔爲什麼偷襲我?”

鬼撲滿眼珠子滴溜溜的轉着,嬉皮笑臉的道:“老大,我這不是試試你的警惕性嘛!還好,嗯,還好,沒讓我失望!”鬼撲滿學着大人的樣子,有板有眼的說道。

陳志凡被鬼撲滿滑稽的動作逗笑了,放下倪子寒,道:“快說說,你怎麼來了!”

對於鬼撲滿的氣息,陳志凡本來非常熟悉。可讓他沒想到的是,自己這麼久沒見到鬼撲滿,這個小鬼頭自己勤加修煉,法力已經高了好幾個檔次,所以陳志凡一時沒有感應出來。

鬼撲滿奔奔跳跳的道:“我想你,就找到這裏來了!”

這話陳志凡一點也不信,他突然想起來一件事,急忙問道:“那你梅姐姐呢,她現在在哪裏?”

鬼撲滿拍着自己的胸脯道:“老大你就放心吧,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你交代的事情,我如果沒有安排好,怎麼敢擅自做主來找你呢?”

陳志凡暗暗的點點頭,心道:小鬼頭這話也不錯,別看他雖然是個小孩子,可他的心智卻成熟無比,自己以往交代的所有事,都不曾出現意外。

只是現在倪子寒在跟前,自己和鬼撲滿有好多話都不方便說。不過現在小鬼頭來了也好,他法力比一般的修道者要高強的多,就算是遇到了現在這幫人,鬼撲滿應當也能應付一段時間。

所以,陳志凡總算是等到了一個可以幫助自己的人。

“好了,其餘的話以後再說,我們先回住的地方,等安排好了,我在和你細細的說!”

“好唻!小姐姐,你真漂亮!咦,你的臉色怎麼這麼差?”鬼撲滿倒是不怕生,一看到倪子寒,心中猜到定然是陳志凡新的“好朋友”,便親暱的問候了起來。

剛纔陳志凡和鬼撲滿的對話,倪子寒全部聽到了,所以便放下了心。別看鬼撲滿雖然看起來年紀小,可他跟着陳志凡那麼久,陳志凡對女孩子的習慣,他還是學了不少。

幾句話一出,倪子寒心中暖暖的,更加喜歡這個可愛的小子了。

倪子寒是一個女孩子,喜歡小孩是天性,更何況是鬼撲滿這麼可愛的小鬼頭,她開心的道:“姐姐生病了,所以臉色不好。小可愛,你從哪裏來的啊!”

鬼撲滿看了一眼陳志凡,發現陳志凡沒有什麼示意之後,便走過來拉着倪子寒的手道:“我是從香都市來的!” 「夜冰依,讓我來跟你挑戰吧!」突然,一道女子的聲音插了進來。

眾人齊齊轉過頭看了過去,看到一身碧色衣裙的女子走了過來。

「是水碧碧。」眾人道。

「水碧碧?」水清煙微微驚訝,這不是她的堂姐么?不過雖然她們都是水家的人,但是也都不是一脈的。

所以她也是第一次見到水碧碧。

看到水碧碧來了,夜冰依笑道:「我說是誰,原來是手下敗將啊,沒想到上次把你揍了一頓之後,你還能夠蹦噠,你的命可真夠賤的。」

「夜冰依!你這個該死的女人。」聽到夜冰依罵她,水碧碧立即狠狠的咬了咬牙,想到之前的事情,更是一雙美眸噴血看著她。

對上水碧碧惱火的眼神,夜冰依自然知道她心中恨她什麼,她笑了笑又道:「你想跟我比試?那你身上到底洗乾淨了沒有?我這個人最愛乾淨了,見不到一點髒東西。」

她這麼一說,很容易就讓水碧碧想起來當初下水道的恥辱,一想到這個,水碧碧的胃裡面便一陣翻滾,這麼久了,這是她這輩子當中最大的奇恥大辱!

「該死的賤人!我跟你不死不休!」

「我也沒要跟你和好啊,你這種人,怎麼可以配與我這麼單純的人做朋友,那樣會教壞我的。」夜冰依道。

聽到夜冰依這麼一說,眾人突然想起來了水碧碧這個妖女傳聞,她可是一直勾引男人的手段出名的,頓時一個個不由嘲笑了起來。

水碧碧渾身怒意暴漲:「夜冰依,當日之仇,是我這輩子最大的恥辱,我發誓,一定要把你殺了,否則我水碧碧誓不為人!」

「說得這麼嚴重幹什麼?反正你不就是那種人么?」夜冰依不屑道。

「你——」水碧碧突然恍然大悟,原來這個賤人跟外人說的,一直都是她勾引男人的本事,並不是說下水道的事情,她的一語雙關,好啊,這個賤人,真是氣死她了!

唰的一聲,水碧碧已經沖了出去。

夜冰依也不緊不慢拿出長劍,劍氣如虹,飛快的掃了過去,那股滔天的氣浪,瞬間把水碧碧給壓到了一旁。

水碧碧皺了皺眉,她沒有想到,這個賤人居然晉陞的這麼快!

隨即她惡毒的勾了勾唇,本來就知道這個女人詭異,她又怎麼會不留一手呢?

手中一枚沾染著劇毒的飛鏢,朝著夜冰依的咽喉飛射而去。

對付這個賤人,她自然是要狡兔三窟,留著好幾手。

並且極為準確,她讓這個賤人也沒有機會能夠逃得了。

可惜水碧碧千算萬算,都算不到,夜冰依居然會突然消失了。

夜冰依的人直接不見了,她的東西,自然也射空了。

紀爺的嬌氣包逆天了 但是很快,水碧碧就又感覺到背後傳來一道陰涼的氣息。

夜冰依直接一腳踢在了她的背上,別說,她這一腳,踢得還很有學問,比如專門踢在了她的小蠻腰上面,水碧碧不是向來以她的腰來控制男人嗎?

呵呵……她就廢了她的腰,讓她沒有再去靠這個來哄男人能耐! “香都市啊,那離這裏可有差不多五百多公里路呢,你怎麼來的啊!”倪子寒只是一個普通的警察,自然不知道鬼撲滿的身份。

其實幾百公里的路程,對於鬼撲滿和陳志凡這樣的人來說,根本就不算什麼事。他們如果想要去一個地方,也只是眨眼間的功夫。

鬼撲滿得意的道:“我是飛…”

話還沒出口,陳志凡便強烈的咳嗽了一聲。鬼撲滿沒敢看陳志凡,便接着道:“我是坐飛機來的!”

鬼撲滿剛纔看到陳志凡用御風術追擊自己的時候,是帶着倪子寒一起的,所以便想當然的以爲陳志凡將所有的事都告訴她了。

可當他剛想說出實話的時候,陳志凡便打斷了他。鬼撲滿聰明異常,一下子便明白了,才改了口。

倪子寒不明白陳志凡和鬼撲滿之間在搞什麼鬼,看鬼撲滿一臉的天真,便拖着他的手,向着酒店的方向回去。

一路上,陳志凡又詢問道,鬼撲滿是怎麼知道自己在這裏的。

鬼撲滿不滿的道:“你還說呢,我找了好多地方,都沒有你的蹤影。無奈之下,我只好找到了那個酒店裏。可酒店裏的那些混蛋夥計都不認識我,前臺的那個小姐姐也不見了蹤影。”

陳志凡覺得有些好笑,這可真是太巧了,自己中午和焦文龍曲靖風他們吃飯的時候,喝了點酒,焦文龍和曲靖風都喝醉了,想來這會應該還沒醒來。

經過了上次的事情,現在肯留在酒店的,都是一些忠心的夥計,他們知道酒店裏面最近不太平,所以不管什麼人前來,都不願意透露消息。

所以鬼撲滿應該是費了好大的勁,才找到了自己。

看着鬼撲滿氣哼哼的樣子,陳志凡感覺有些好笑。

因爲倪子寒身體虛弱,三人找了一輛的士,回到了酒店。

這段時間比較特殊,陳志凡特意叮囑,酒店不能營業,所以,回到酒店之後,一個夥計看到是鬼撲滿又回來了,不耐煩的道:“你這孩子怎麼回事,不是給你說過了嗎,這裏沒有你要找的人!你…”沒等他把話說完,就看到了隨後進來的倪子寒和陳志凡。

夥計急忙道:“這個孩子,說要找人,我趕也趕不走!”

邪帝寵妻:逆天輕狂五小姐 陳志凡擺擺手,道:“沒事了,我知道了,你先去忙吧!”

夥計愣愣的看着虎頭虎腦的鬼撲滿,一臉的詫異,心想陳志凡怎麼認識這個孩子。

殘酷總裁的小妻 其實早在陳志凡替曾小琴看病的時候,酒店裏面的好多夥計便已經認識了鬼撲滿,這個夥計卻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沒見到鬼撲滿,所以不認識。

三人一起回到了倪子寒的房間,陳志凡安頓好倪子寒休息之後,便和鬼撲滿走了出來。倪子寒本就失了好多血,現在又跟着陳志凡東奔西走的,剛躺下不久,便已經熟睡。

陳志凡帶着鬼撲滿回到自己的房間,急忙關上了門。他可有一肚子的問題想要問鬼撲滿。

“小鬼頭,快給我說說,到底怎麼回事!”陳志凡急忙問道。

鬼撲滿眼珠子一轉,調皮的道:“什麼到底怎麼回事?你究竟想知道什麼?”

陳志凡知道鬼撲滿這是明知故問,這個小兔崽子,只要一有機會,便和陳志凡開玩笑。

“少廢話,別沒事找事,當心我生氣了,可有你這兔崽子受的了!”陳志凡笑着說道。

鬼撲滿一臉無辜,道:“我說的是真的啊,最近發生了那麼多的事,我哪裏知道你想要知道什麼!”說完這句,鬼撲滿偷偷的瞟了一眼陳志凡,看到陳志凡臉色不善,便急忙改口道:“行了行了,我就先從梅姐姐鄰居的二舅媽養的那隻大黃狗說起吧!哎呦…老大你…”

陳志凡臉上仍然帶着標誌性的微笑,可手底下卻一點也不含糊,暗暗使用法力,雖然看起來好像是沒用多大的力氣,可鬼撲滿受的痛苦那是一點也不少。

陳志凡揚了揚眉毛,平靜的道:“說吧,你梅姐姐鄰居的二舅媽養的那條大黃狗怎麼了?”

鬼撲滿這會哪裏還敢胡謅,急忙告饒道:“鬆開,老大,鬆開,我想起來了,你想知道的不是這些!”

陳志凡絲毫不理會鬼撲滿的告饒,並且又加重了一絲法力。

鬼撲滿痛苦之餘,卻出言威脅道:“老…啊…老大,你可想好了,現在只有我知道梅姐姐的消息,如果你在這樣對我,別怪我不客氣!”

陳志凡又加重了一絲法力,鬼撲滿緊跟着又慘叫了一聲。

“說說,你想對我怎麼個不客氣?”陳志凡挑釁的說道。

“你要是逼急了我,我現在就算屈服了,可你不能永遠把我捉在手中的不是嗎?哼哼,那個時候,我就對這個小姐姐說出你全部的祕密,包括你和梅姐姐還有葉姐姐的關係!對了,還有這裏的那個前臺小姐姐!”

陳志凡笑着罵道:“不錯哦,這就學會以牙還牙了!”話雖然這麼說,可陳志凡手中的法力到底收回了不少。

鬼撲滿這個小鬼頭古靈精怪,自己要是逼的狠了,難保他不會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更何況,鬼撲滿既然來了,可算得上是自己得力的幫手,現在可不能欺負的太狠了。

想到這裏,陳志凡索性鬆開了鬼撲滿,催促道:“別囉嗦了,快點說!”

鬼撲滿揉着被陳志凡剛纔抓住的地方,不滿意的道:“去給我倒杯水!”

陳志凡忍着怒氣,給鬼撲滿倒了一杯水,道:“最好不要再耍什麼花槍了!”

鬼撲滿絲毫不以爲意,端起水杯,裝作成品茶的樣子,左右吹了吹,一副陶醉的樣子道:“嗯,好水!”

空間之大佬的農家妻 陳志凡也不再催促,臉色卻慢慢的陰沉了下來。

鬼撲滿雖然和陳志凡鬧着玩,可他卻非常有眼色,看到陳志凡這個樣子,便慢條斯理的道:“不久前,一位大人物找到了我,說你可能遇到了點麻煩,讓我來尋找你!”

陳志凡疑惑的問道:“什麼大人物?” 「夜冰依,讓我來跟你挑戰吧!」突然,一道女子的聲音插了進來。

眾人齊齊轉過頭看了過去,看到一身碧色衣裙的女子走了過來。

「是水碧碧。」眾人道。

「水碧碧?」水清煙微微驚訝,這不是她的堂姐么?不過雖然她們都是水家的人,但是也都不是一脈的。

所以她也是第一次見到水碧碧。

看到水碧碧來了,夜冰依笑道:「我說是誰,原來是手下敗將啊,沒想到上次把你揍了一頓之後,你還能夠蹦噠,你的命可真夠賤的。」

「夜冰依!你這個該死的女人。」聽到夜冰依罵她,水碧碧立即狠狠的咬了咬牙,想到之前的事情,更是一雙美眸噴血看著她。

對上水碧碧惱火的眼神,夜冰依自然知道她心中恨她什麼,她笑了笑又道:「你想跟我比試?那你身上到底洗乾淨了沒有?我這個人最愛乾淨了,見不到一點髒東西。」

她這麼一說,很容易就讓水碧碧想起來當初下水道的恥辱,一想到這個,水碧碧的胃裡面便一陣翻滾,這麼久了,這是她這輩子當中最大的奇恥大辱!

「該死的賤人!我跟你不死不休!」

「我也沒要跟你和好啊,你這種人,怎麼可以配與我這麼單純的人做朋友,那樣會教壞我的。」夜冰依道。

聽到夜冰依這麼一說,眾人突然想起來了水碧碧這個妖女傳聞,她可是一直勾引男人的手段出名的,頓時一個個不由嘲笑了起來。

水碧碧渾身怒意暴漲:「夜冰依,當日之仇,是我這輩子最大的恥辱,我發誓,一定要把你殺了,否則我水碧碧誓不為人!」

「說得這麼嚴重幹什麼?反正你不就是那種人么?」夜冰依不屑道。

「你——」水碧碧突然恍然大悟,原來這個賤人跟外人說的,一直都是她勾引男人的本事,並不是說下水道的事情,她的一語雙關,好啊,這個賤人,真是氣死她了!

唰的一聲,水碧碧已經沖了出去。

夜冰依也不緊不慢拿出長劍,劍氣如虹,飛快的掃了過去,那股滔天的氣浪,瞬間把水碧碧給壓到了一旁。

水碧碧皺了皺眉,她沒有想到,這個賤人居然晉陞的這麼快!

隨即她惡毒的勾了勾唇,本來就知道這個女人詭異,她又怎麼會不留一手呢?

手中一枚沾染著劇毒的飛鏢,朝著夜冰依的咽喉飛射而去。

對付這個賤人,她自然是要狡兔三窟,留著好幾手。

並且極為準確,她讓這個賤人也沒有機會能夠逃得了。

可惜水碧碧千算萬算,都算不到,夜冰依居然會突然消失了。

夜冰依的人直接不見了,她的東西,自然也射空了。

但是很快,水碧碧就又感覺到背後傳來一道陰涼的氣息。

夜冰依直接一腳踢在了她的背上,別說,她這一腳,踢得還很有學問,比如專門踢在了她的小蠻腰上面,水碧碧不是向來以她的腰來控制男人嗎?

呵呵……她就廢了她的腰,讓她沒有再去靠這個來哄男人能耐! 「啊!!」水碧碧凄厲的慘叫一聲,狠狠的趴在地上,她的腰,好像被夜冰依給弄斷了,脊梁骨都抬不起來。

水碧碧痛得臉上汗水和淚水齊流,「你這個賤人!你給我等著,我不會放過你的!」

她每說一句話,都斷斷續續喘不過氣來,朝著夜族和水家的高手叫道:「你們快點過來扶我一把!」

夜族的人雖然認識她,但是並沒有人把她給放在眼裡。

直接無視了她。

水家的高手也都覺得她丟人,可還是上前把她給扶了起來。

因為水碧碧在這裡他們會更加尷尬。

水碧碧被水家人扶起來之後,她剛想再撂下幾句狠話,但是她身上實在是疼得受不了。

「真是不好意思啊,我不是故意的。」夜冰依笑嘻嘻道。

「沒錯,她不是故意的,她就是有意的。」要不是在這兒不可以殺人,她以為她今天還能讓她活著出去么?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