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姜辰仔細的打量著那個人影,心頭泛起疑惑。


人影看起來跟電視里的那些鬼魂很相似,沒有實體。

不過那鐵鏈又分明的束縛住了人影的四肢,這讓姜辰有些拿不住注意,因為鐵鏈分明就是真實的。

「啥玩意兒啊這是,這叫起來真難聽。」

在看到人影以後,姜辰突然覺得這嘶吼聲彷彿是直接在他的腦袋裡響起,這讓他感到有些不適。

於是姜辰停下狂風,當亭蓋的怪響聲停下后,人影也慢慢的平靜了下來。

當人影徹底平靜下來,不再動彈了以後,讓姜辰意外的事情發生了。

只見人影抬起頭來,一雙泛著紅光的眼睛直勾勾的盯著他,彷彿能夠看到姜辰一般。

「我去!」

這詭異的場景把姜辰給嚇了一跳,他連忙抬起頭來,不再繼續觀看人影。

「他能看見我?還有他的眼睛怎麼還會發光? 靜候錦年 這真是鬼魂嗎?」

姜辰的眉頭緊皺,心中無比疑惑。

微微思索一番,但是想不出什麼東西,於是姜辰又朝下看去。

這一下倒是看的真切,姜辰清晰的看到人影瞪著紅眼惡狠狠的盯著他。

異界召喚之君臨天下 「難不成這就是被鎮壓的那玩意兒?越看越覺得瘮得慌。」

姜辰皺了皺眉,心裡有些膈應。

「這就不能直接把他給消滅了嘛,消滅不了還是怎麼滴?」

雖說姜辰有心思消滅這個鬼魂一樣的東西,但是卻一時間想不到辦法,這讓他有些鬱悶。

在姜辰思考著怎麼消滅鬼魂的時候,姜天豪也已經來到了姜家外面。

「師傅這裡出什麼事了,是已經醒過來了嗎?真是的,大哥他也不說清楚。」

姜天豪默默的抱怨了一句,然後便直接翻過高牆,避過巡邏的人,往囚心亭趕去。

與此同時,另一邊的姜天策也已經緩過來了。

「外面根本沒有風聲,到底是誰弄響了鎮魂螺?」

姜天策扶著額頭,咬著牙說道。

囚心亭的亭蓋四角各有一個石螺,每當狂風呼嘯的時候,石螺便會被吹響,然後亭子下的鬼魂變會被螺音襲擾。

不過姜辰由於沒有仔細觀察的緣故,所以並沒有發現這四個石螺。

方才姜天策的腦袋裡突然傳來陣陣螺音,讓他頭痛欲裂,靈魂彷彿都要被撕碎,這讓他明白定然是石螺響了。

但是外面風平浪靜的,天氣良好,這讓姜天策一下子便反應過來,石螺響起,定是人為。於是他才讓姜天豪過去阻止。

「難不成又跟那小子有關?」

姜天策突然懷疑起了姜辰,他並沒有什麼證據,但是直覺告訴他,這事可能跟姜辰有關。

「看來我讓你活著,就是我犯得最大的一個錯誤!」

姜天策的臉色陡然一愣,眼裡的紅光一閃而逝。

緊接著姜天策直接起身離開卧房,他打算去一趟姜家,看看到底是誰弄響了鎮魂螺。

「如果真的是你,那麼我就把你和你的廢物老爹,一起練成魂葯!」

姜天策的拳頭輕輕一握,彷彿是要捏死姜辰一般。

此時的姜天豪在趕往亭子的途中,看到了倒塌的房屋,這讓他頓時驚奇萬分。

「這是出什麼事了?拆掉重建?」

姜天豪駐足在廢墟前,臉上露出一抹詫異的神色。

雖然姜天豪就是那個,最開始找零號組織對付姜辰的人。但是零號組織的人一直沒有,跟姜天豪說他們的任務進度。

而姜天豪看著姜辰還活蹦亂跳的,所以他還以為零號組織還沒有動手。

今晚發生的事情,零號組織自然是沒給姜天豪說。如果說了的話,當姜天豪看到這片廢墟的時候,自然能猜到是怎麼4回事。

不過這樣的話,姜天豪看到這個廢墟的時候,也就不敢繼續待在這兒了。

「什麼破玩意兒,要是把臭老頭兒壓死就好了。」

姜天豪的嘴角上揚,似乎想到了什麼極為美妙的事情。

不過很快他就一臉可惜的搖了搖頭,再看了廢墟一眼后,便朝小湖的方向走過去。 很快,姜天豪便來到了湖邊,眼見的他一下子便發現了湖心的亭子里有個人影。

「是誰在那兒?就是因為他的緣故嗎?」

姜天豪面露驚疑之色,偷偷又朝亭子靠近了些許距離。

這下借著月色,他終於看清了姜辰的臉。

「姜辰!他怎麼會在這兒?」

由於先前,姜天豪兩次都跟姜辰錯過,所以並不知道姜辰來到了蓉城的事。

由於想不明白,姜天豪也就不在多想,他直接朝著亭子走去。

姜天豪並不知道姜辰如今的實力,所以他並沒有害怕姜辰的道理。

「這玩意兒用雷能不能把他給滅了。」

姜辰本來還低著頭打量著湖底的怪影,想著怎麼消滅這玩意兒。

不過突然傳來了一陣腳步聲,讓他頓時抬起頭來,當看到姜天豪走過來的時候,姜辰先是一愣,繼而神色一僵。

因為此時姜辰還是處於透視的狀態下,所以他一眼望去,表示白花花的一片。

「卧槽!」

姜辰渾身汗毛倒豎,不由得打了個冷顫,連忙低下頭開始揉起了眼睛。

姜辰的動作,把姜天豪給看的一愣,同時覺得姜辰那泛著銀光的眼睛有些懷異。

不過他沒有多想,面帶笑容的朝姜辰走過去。

「你不用那麼害怕,只要你識趣一點,我可以考慮不對你動手。」

姜天豪踩著自信的步伐,輕笑著說道,臉上略帶著一絲譏諷的神色。

不過姜辰並沒有搭理他,此時姜辰已經弄出一個水團,默默的在洗著眼睛。

「媽的,那玩意兒跟針似的,刺的我眼疼。」

姜辰洗著眼睛,嘴上還在不停的吐著槽。

在此刻,姜辰下定了決心,以後一定要盡量少使用這新發現的能力。

「你嘀嘀咕咕的在說什麼呢?有沒有聽到我的話!」

姜天豪來到姜辰身前不遠處,雖然聽不到姜辰在嘀咕什麼,但是他本能的覺得跟他有關,而且肯定不是什麼好話。

姜辰此時也緩了過來,抬起頭看向姜天豪。

「你怎麼在這兒?你不知道這裡不歡迎你嗎?」

姜辰的眉毛一挑,面露疑惑之色。

聽到姜辰的話后,姜天策突的笑了起來。

「這裡可是我的家,等那老東西死了以後,這裡可就是我的地盤,我為什麼不能在這裡?」

姜天豪的神色囂張至極,絲毫不提自己已經脫離姜家的事。

姜辰聽到這番話后,頓覺不爽。

「你們兩個畜生不都已經脫離姜家了嘛,你怎麼還好意思說這話。」

聽到姜辰提起這一茬,姜天豪不光沒有覺得尷尬,反而是更加得意的笑了起來。

「脫離父子關係?這是不具備法律效應的,明白嗎?等到老東西死了以後,我照樣可以分割他的遺產。」

說到這裡,姜天豪似笑非笑的看著姜辰,「倒是你嘛,你的來歷不清不楚的,我倒是懷疑你到底是不是那老東西的種。」

姜天豪的話,讓姜辰的眉頭緊緊皺了起來,他沒想到姜天豪居然這般無恥。

強忍著沒有發飆,姜辰冷笑著說道:「你覺得老爸的遺囑里,會給你們兩個留下半點嗎?別忘了,遺產分割是以遺囑優先的。」

「還有……」姜辰的冷著臉看著姜天豪,繼續說道,「你們兩個放心,老爸他肯定比你們兩個活的長!」

「哈哈哈哈,有意思,有意思。」

聽到姜辰的話后,姜天豪突的笑了起來,笑的前仰后翻直不起腰。

姜辰看著眼前這個笑的前仰后翻,像猴子一樣的姜天豪,眼裡的寒意更加冷了幾分。

良久,姜天豪慢慢止住了笑聲,輕輕的擦拭著眼角那笑出來的淚滴。

「我跟你說啊,我不光能夠肯定那老東西死的比我早,而且我還能保證讓他根本來不及立遺囑,就直接嗝屁,你信不信?」

姜天豪的嘴角一咧,笑意盈盈的看向姜辰,眼裡的挑釁之意讓姜辰火冒三丈。

「我不光不信,我還敢保證你今天就得把命丟在這兒!」

姜辰冷聲說了一句,然後便直接召出一根冰錐,朝著姜天豪的眉心射去。

此時姜辰已然動了真怒,直接辦當初對姜鶴的保證丟之腦後。

「不對這兩畜生出手?他們可不配活在這個世界上!」

破空聲響起,冰錐眨眼間便來到了姜天豪的眉心。

由於夜色深沉的緣故,所以姜天豪並沒有看清冰錐的樣子。

不過聽到聲音以後,他本能的感知到了危險。

千鈞一髮之際,姜天豪連忙側身一閃,險之又險的躲過冰錐的襲擊。

叮!

一聲清脆的聲音響起,冰錐直接釘在了地面上。

「躲過了?伸手不錯啊。」

姜辰眉毛一挑,不過卻也沒有太過意外。

然後之間姜辰把手一抬,湖面頓時有無數的水珠升起,然後一個接一個的化成冰錐。

姜天豪此時還在看著地上那寒意四射的冰錐,愣愣出神。

「這是什麼?」

姜天豪心裡疑惑不解,但是不待他仔細探查,他突然覺得一陣強烈的危機感襲來。

他連忙抬起頭來,當他看到這漫天的冰錐以後,頓時被嚇了一跳。

「你是進化者?」

姜天豪突的轉身看向姜辰,他此時終於猜到姜辰是進化者。

「現在你知道到底是誰先死了吧。」

姜辰的嘴角帶著冷笑,隨著他的話音落下,漫天的冰錐便直接朝著姜天豪飛去。

「在這湖面上,你還敢在我面前裝,我讓你裝!」

平常姜辰至多能召出幾根冰錐,所以還是可以躲過去。

不過在這湖面上,這滿湖的水,以及這豐富的水元素,讓姜辰直接立於不敗之地。

姜辰出手便是碾壓之力,在這種攻勢下,姜天豪根本沒有反抗的餘地,因為姜天豪可沒有雲從舟那種本事。

眼看著姜天豪即將被紮成刺蝟的當頭,姜天豪的眉心突然冒出一道紅光,彷彿是開了一隻紅色天眼一般。

緊接著姜天豪的周身便升起紅色光罩,冰錐扎在光罩上以後,居然直接消失,而裡面的姜天豪則毫髮無傷。

「這是什麼能力?」

姜辰面露驚奇,他本來以為姜天豪必死的,沒想到的是,姜天豪居然還有這種莫名的手段。 末日崛起 不過讓姜辰鬆一口氣的是,姜天豪顯然長時間維持著光罩,光罩的亮度正在不停的變得暗淡。

「我倒要看看,你能夠堅持多久。」

姜辰輕聲說了一句,然後又抬手從湖面召出大片水滴化成冰錐。

冰錐鋪天蓋地,不停的朝著光罩扎去去,眼見著光罩的顏色越來越暗淡,姜辰此時卻有些猶豫起來。

「殺了他的話,老爸他……」

姜辰此時已經不再像方才那麼憤怒,他想到了姜鶴。

這並不是說姜辰優柔寡斷,而是在經歷過方才跟姜鶴的對話以後,姜辰現在不忍再讓姜鶴難受。

姜天豪此時卻不知道姜辰所想,他此時心裡早已經驚恐萬分。

「該死的,該死的,怎麼辦,我該怎麼辦!靈氣消耗太快,我快要堅持不住了!」

姜天豪的渾身不停冒著冷汗,他這召喚的是靈氣罩,是依據體內的靈氣作為能源,配合魂力形成的,能夠很好的抵擋住攻擊。

不過姜辰這連綿不斷的攻擊,卻讓他直接傻了眼。

如果早知道姜辰有這個本事的話,姜天豪絕對不會傻愣愣的跑到亭子里來送死。

姜天豪體內的靈氣越來越少,靈氣罩的光芒也越來越暗淡,彷彿下一刻就將直接破碎一般。

而此時的冰錐還是無窮無盡,不停的扎在靈氣罩上面。

「今天就饒你一命,不過我可不會就讓你這麼完好無損的離開。」

姜辰看著顏色暗淡,幾近於無的光罩,終於還是下定了決心。

「這次不殺你,完全是因為不想讓老爸難受,如果下次再敢挑釁我的話,你的命我就直接收下了。」

對於這個同父異母的兄弟,姜辰可謂是再無半點認同之意,從此刻起,姜辰便徹底將姜天豪兩兄弟,視作外人。

姜辰正抬起手,打算止住冰錐,結果讓他意外的事發生了。

本來極為暗淡的光罩,突然又明亮了起來,任憑冰錐打擊,也絲毫不再暗淡。

「嗯?這是怎麼回事?」姜辰面露驚奇,「難不成這小子方才的樣子都是裝的?還好我還沒有停止攻擊。」

姜辰突然感到有些慶幸,自己差點便被姜天豪給騙了。

「該死的,居然敢騙我!是想趁我不備搞投資不成?媽的,我倒要看看你能堅持多久!」

重生哈利波特 姜辰十分惱怒,然後又加大了攻勢。

然而姜辰不知道的是,此時的姜天豪也是一臉懵逼,不知道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靈氣罩怎麼突然恢復了?我體內的靈氣明明見底了啊!」

姜天豪小心翼翼的停下靈氣輸送,結果靈氣罩還依舊維持著,這讓他更是驚訝無比。

不過,他很快就想到了一個可能。

「難不成是大哥趕來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