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姜千羽語塞,這傢伙這麼好說話?自己要他還,他就還了?這可是一把絕世神兵。


「哼,雖然人品好點,那也是賊,不可饒恕!」

姜千羽舉劍再次進攻。

一次交鋒。

「唰!」

姜千羽只感覺自己胸前一涼,身上好像有什麼東西丟了,她立刻扭頭朝許辰看去低喝:「你又偷了我什麼!」

許辰在旁邊獃滯。

他定定看著手裡的東西,是一條長長的粉色絲綢布帶,上面還有溫度,而且有股清香,是女人身體上的味道。

他兩世為人如何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

女人的束胸布……

「姜千羽的裹胸?」

許辰臉上露出尷尬,扭頭看向姜千羽的時候發現,姜千羽已經獃滯原地,一手拿劍,一手抱著****,臉色蒼白的盯著許辰。

「咳,這個,我不是故意的。」

許辰拿著姜千羽的裹胸,最後乾脆將其往姜千羽那邊一丟道:「我看今天要不先就這樣吧……」

話沒說完,姜千羽震怒,如同爆發一樣,力量不要命的催動,大叫道。

「我要你死,你這個色狼!」

劍光奪目。

許辰反手一劍,當的一聲將其擋下道:「我說剛才真不是故意的,我……」

說話間他感覺到手中有異樣,低頭一看。

姜千羽也順著他的目光立刻低頭。

只見許辰手中拿著一條白色小短褲,短褲上還有溫度,那上面的處子幽香更濃。

這……是女人最貼身的,穿在下身最裡面的褻褲!

這褻褲中間還有一點濕潤的痕迹……

「這,這個……」

許辰雙手有點顫抖了。

生平第一次,他感覺到自己是如此的不知所措。

戰鬥中,竟然把對手的褻褲偷到了手中……

「啊!」

姜千羽尖叫。

臉色從白轉紅,紅到耳根,紅到脖子,之後再不敢有任何的戰鬥,她直接轉身逃了,逃的倉皇,腳步都有些踉蹌。

瞧!註定愛上你! 許辰不由喊道,但話越說越小聲:「等,等,這個還你……啊。」

姜千羽已經跑的不見蹤跡。

「這可真的是……」

看著手中的褻褲,許辰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處理,但當事人已經走遠,他很快苦笑鎮定,揮手將東西收起,神念回到意識道:「始麟,最後兩次,你故意的吧!」

裹胸和褻褲這種東西就在身上,也清楚在什麼地方,怎麼可能是胡亂偷到的?

許辰十分懷疑,這就是始麟的惡趣味。

「怎麼可能,說了會不知道偷出什麼嘛,還有你看這是什麼,你想要的神丹到手了。」

始麟取出一瓶丹藥,搖了搖笑道:「神丹到了,你應該滿意了吧,而且剛才如果不是我出錯,你和她還不知道要打到什麼時候,我這也算幫了你對吧。」

「嗯……」許辰不知道該怎麼說它,神色則是不善道:「別的東西都直接到我手裡,這丹藥怎麼到你這了?」

「這個,嘿嘿,是這樣的,你看我出了這麼多次手,這丹藥,是不是也該有我一份?」始麟笑著說道。

許辰頓時明悟了,這傢伙是看上丹藥了,第一時間就自己仙藏了起來。

不對,如果他能自己藏東西的話,那它偷了那麼多次,說不定,還偷到了什麼好東西沒說出來!

頓時許辰臉色微冷道:「說吧,還拿到了什麼。」

「你在說什麼,我只拿到這神丹啊。」始麟一臉不解看著許辰。

許辰冷笑:「你覺得我會信?你不老實,那就別怪我懷疑你剛才是故意在作弄我了。」

說著,他意識凝聚,出現在意識海中,右手微動,一股雷電出現在手中,有雷鞭成型。

「咳,我忘記了,還有一個,還有瓶凝神露。」始麟連忙改口。

「還有。」

「哦哦,還有個這……」

「還有呢。」

最後在許辰的逼迫下,始亂七八糟交出了十多件東西,全是有助於修鍊的。

許辰都看了一眼后,把東西還給了始麟,倒沒真要,只是把神丹全部拿走。

「碧水神丹。」

許辰檢查了檢查藥性,心中滿意。

這是一種還算珍貴的神丹,稀有極品,配合體內還剩餘的半顆麒麟神果的藥效,這次突破到神將後期算是沒問題了。

一品女相 吞丹入腹。

力量在激蕩,之前剩餘下被許辰壓制住的麒麟神果力量也開始動蕩,兩股力量接觸,在許辰的指引下朝著神將後期衝擊。

「嗡!」

一股磅礴的大道力量降臨,許辰體內有神異變化正在發生。 神將後期境界,依舊是對大道奧義的凝聚和增強,讓體內力量濃厚,更加強化神將的底蘊,不過有一點不同,也是大大的不同。

這一境界在常人的修行路上,算是神將的最後一個境界,之前的神將兩個境界只是增強堅韌與底蘊,沒有多少特別的神通,而到了神將後期,則會誕生出神將境內的神通手段。

這一境界體現的變化就是為神將凝聚神兵,就像百戰將軍尋到了一口絕世兵器一樣,如虎添翼,實力大漲。

這一口神兵依舊是以大道奧義和天地力量凝聚而成,不過凝聚成什麼兵器,其中蘊含了什麼神通,卻和個人的修行與秘術有關,這一境界凝聚的神通,在今後未來都堪為重要。

「神劍,凝。」

許辰觀想出一把神劍,牽動天地大道餘九天垂落,灌注自身,洗滌神將;而體內無窮的神藥力量也像地水黃江激蕩,像是鐵水劍身一樣在填充著由大道奧義勾勒出來的神劍虛影。

這神劍上一面烙印虛空星辰,一面雕刻青蓮綻放,通體有玄奧神紋,劍身青色,劍刃有一縷金光,混體綻放青光,有如鴻蒙之初,道意玄玄。

許辰凝聚此劍,算是緬懷伴隨自己一生,已經毀掉的帝劍青蓮。

而他縱觀前世今生,這把劍算是天地間最為頂級的一柄劍,現在凝為自己的神通,也會強力一些。

「唰!」

體內金鼎忽然動蕩,一縷金光飛射,渲染在了正在凝聚的道影神兵上。

「金鼎插手?」許辰心頭一動,神念看向正在凝聚的神劍。

只見金光渲染之後,神劍卻是發生了變化,劍光變得純金,劍身古樸,多了一層繁密的菱形道紋,一種彷彿歷經歲月打磨依舊無恙的感覺環繞。

經此一邊后,帝劍青蓮卻是大變了樣,更為莫測。

替嫁醫妃 「這是什麼劍?」

許辰仔細看了看劍柄之下卻沒看到有劍名雕刻,不由疑惑,同時好奇。

凝聚的神兵如何,關係這一境界中誕生的神通威力怎樣,之前帝劍青蓮可凝聚青蓮凈世神通,神通一出蕩平天下邪祟,不可謂不強,威力堪比帝級劍術,算是一種大底牌。

但現在神劍變化,其中會蘊含出什麼神通,卻是完全不知道了。

變化在一點點發生。

當體內最後一股力量灌注在神劍中后,一切終於落下帷幕。

境界,就此完成突破。

一股變化后的感覺,由此一下回蕩在許辰體內,讓他渾身通泰,實力氣息,剎那間雄厚了幾倍。

「神將後期!」

許辰露出一絲微笑,境界突破到現在,實力再次大大的變強了,相比起剛入靈山時只有天神境的自己,現在實力最少提升了幾十倍!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就是這突破后的神通有點不太明白,歲月?」

突破完成的一刻,神將手中神兵凝聚,一種莫測的神通也悄然誕生,他只感覺到這神通充滿了歲月的氣息,再不同於以往的任何一種秘術或者是劍法,玄奧莫測。

神話天庭在異界 他坐下來靜靜參悟。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李昱的聲音響起:「許辰?師弟!時間到了,靈山核心已經發生變化了,你醒來了沒?」

聲音傳來,許辰忽然睜開眼睛,露出了一絲微笑:「歲月神通,雖然只明白一點,但也著實可怕了。」

他滿意起身,撤去周圍的遮掩陣法道:「好了師兄,準備走吧。」

外面的李昱一看到許辰出現,雙眼在許辰身上不斷掃視,臉色還是有些不自然:「突破了?」

這次他沒感覺到許辰有多少變化,那種像之前一樣明顯強大的感覺卻沒有了,只感覺更莫測了一些。像是更為內斂,不可輕易探觸到深淺。

「嗯,神將後期了。」

許辰對李昱也不隱瞞,他看著自己一直變強,猜也能猜到自己突破到什麼境界。

「……」

李昱啞然,才神將後期?那之前和姜千羽打的難分難解時,才是神將中期?

神將中期就那麼強了,現在又有突破,那豈不是更強了,在神將境就能夠力壓那些帝族核心?!

……

靈山中心山脈。

有如同火上噴發的紅色霞光噴出,照亮整個天際,這些霞光衝上天空,又像是雨花一樣倒垂而下,將整座神山渲染成了紅色,景象與動靜讓人驚訝。

在山巔之中,無數人仰頭看著空中的異象,目光緊緊盯著中心一件綻放赤金色的寶物。

這寶物的光太濃郁了,以至於人們的目光完全看不透,只能等待它的光芒自行暗淡。

但哪怕如此朦朧,眾人也都按耐不住,在隨時準備著出手,不管這東西是什麼,它一定是傲天頂級的寶物,是天底下除了帝級之外最珍貴的寶物,神王都不一定擁有!

為此,帝族嫡系的目光都有些狂熱。

「唰!」

赤金色神光一陣收縮,化成流光收斂,一柄赤金色猶如天地自成的曠世神劍,清晰的出現在所有人眼前。

這神劍赤金,蘊藏無窮剛烈力量,似乎有著天下最極致的鋒芒,劍威和氣息只是凌空漂浮,就給人一種可以撕裂虛空,毀天滅地的感覺。

「這把劍,我權族要了!」

權族的嫡系十三少第一個飛天而起,按耐不住,滿目熾熱,他修鍊的功法等等就猶如這把劍一樣剛烈兇猛,一看到這把劍,他就感覺看到了最契合自己的無上神兵,就彷彿這劍是為了他而量身打造的一樣,他狂熱。

「哼,我上古陽宗也看上這把劍了!」

同為十三大頂級勢力,更是最靠近權族的陽宗核心弟子動了,直衝天上,與十三少爭鋒。

「這次的神兵,歸我天道院!」

天道院中有核心學生走出,天道院是地頭蛇,名額最多,強者也最多,他們一動讓所有勢力的人都是側目。

「都想要,那就各憑本事吧!」

唰唰唰!

一個又一個讓人矚目的身影凌空而起,全部都是各大勢力的頂級天才,不是核心弟子,就是帝族嫡系,天資和身份都讓人仰望,實力更是讓世人望塵莫及。

其他剩下的普通天才只能後退,遠離,不敢踏入戰圈,不然會被力量餘波撕碎。

除了那二十多個最偉岸的人影,山巔一時沒了多餘的人。 還能留在的山巔的,全部都是神界十三大勢力中最強的人,除了沒有出現的姜族姜千羽,剩下的十二大勢力人全在。

一共二十一人,其中天道院一方獨佔十人,個個是核心,每一個都不比帝族嫡系差。

剩下的十一人分別代表一方大勢力,此刻混戰,各距一方,顯得有些零散。

「擊垮他們,以最快的速度拿到神劍。」天道院有人開口:「至於之後神劍如何分配,我們回到聖院再做決定。」

「好,我們本就是為了與天下人抗衡,殺!」

天道院十大核心天驕合力,同心協力衝擊,頓時將對面如同一旁散沙的十一方勢力衝散。

砰砰砰。

一個又一個大勢力天驕被擊退,單個單無法與天道院抗衡。

這一個空檔,天道院十人已經衝到神劍之下,遠遠超越了眾人。

「果然還是地頭蛇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