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姐姐,你…”


李嫣然有些心急,她可是知道她這位姐姐實力有多麼強大,乃是他們李家最爲傑出的天才,整個建安城能與之相比的人也屈指可數,從小到大,從來沒有敗過。

“放心好了,我下手有分寸。”

李秋露嘴角彎起一抹弧度,而後瞧得王澤挑釁道:“怎麼樣?敢不敢放馬過來?”

王澤皺了皺眉,他的確感覺到對方身上那股兇猛的能量,給他一股極度危險的感覺,而後皺眉緩展而開來,點了點頭,道:“既然如此,那就領教了。”

說完此話,王澤緩緩的站起身來,體內勁元迅速翻騰,一股強悍的氣勢,頓時從他單薄的身體之內迸發而出,他眼神微眯,盯住李秋露,想要尋找對方的破綻。

與王澤一幅如臨大敵的模樣想比,李秋露則是輕描淡寫的笑了笑,不一點也不放過心上,嘴角浮現一抹戲虐的笑意。

此刻林老與李天也是神色專注了起來,緊密注視着戰視,想要看看這兩位天之驕之,到底塾強塾弱。

“小心了。”

王澤低喝一聲,身體瞬間動了,“唰”的一聲,快如狂風,極速來到李秋露身旁,曲指成爪,向李秋露手中的錦盒之中抓去。

李秋露輕笑了笑,而後如纖細的手掌,五指齊張,瞬間五道凌厲的寒芒,撕破空氣的阻礙,粗大的劍芒亂舞,攻擊王澤。

她剛出手就非常兇猛,每一道寒芒蘊含的那股氣勢,都極度凌厲,讓人如刀刮骨,連地面都被切出一道道深深的溝壑,驚人無比。

王澤皺了皺眉,自然感覺到對方這一擊的不凡,不過也絲毫不懼,黃金色的勁元迅速向腿下彙集而去,速度再次加快,在閃避這些凌厲的劍芒的同時,前形向前閃掠而去。

“哧!”

寒光璀璨,貼着王澤的臉龐帖飛了出去,轟擊在了一個巨石之上,頓時巨石四分五裂,爆碎而開,亂石穿空,可見李秋露這一擊蘊含了多麼強大的力量。

“唰唰唰!”

身形快如閃電,步法玄妙異常,王澤眸光銳利,黑髮亂舞,將那些劈殺而來的劍芒,一一閃避而去,一時間這裏劍芒劃破空氣的破風聲響,和爆炸聲響不絕於而。

最後,王澤終於是將這些攻擊盡數閃避而去,身體微俯,腿尖一跺地面,發出一聲爆炸身響,一個極衝來到李秋露身邊,手爪向對方手中的錦盒探去。

“有點意思。”

瞧得對方突然間出現在自已身旁,李秋露輕笑了笑,而後曼妙的身姿一扭,如凌空展翅的蝴蝶一般,將對方的手爪閃避而去。

然而,就是此時,一個泛着金光的腿掌猶如一條鐵鞭一般,向她的下盤橫掃而出,落葉狂風,連地面都是被刮下了一層厚厚的泥土。

從手爪被李秋露閃避而開,到這一記掃腿,皆是在瞬間完成,沒有絲毫的突兀,仿若事先早有預料一般,簡單而直接,兇猛無比。

“咦?”

見對方攻擊,竟然如此迅速與流暢,李秋露眼中終於是浮現一抹詫異,但卻絲毫不放在心上,纖腿一跺地面,身形飛向空中,出現在了王澤身後,而後纖手之中,神光大漲向王澤背後一掌拍出,想要將這一擊之下將他擊敗。

“王澤,小心!”

李嫣然頓時驚呼。

感覺到了背後凌厲的勁風,王澤眉頭一挑,沒想到對方的速度一點也不比他慢,奇快無比,讓他稍弱有些詫異。而後,瞬間轉身,一拳轟出,金光澎湃,神力灌注在拳頭之上,霸道絕倫,與對方硬拼了一擊。

“崩拳!”

“轟”的一聲,爆炸聲響起,地面龜裂,樹木折斷,煙塵四起,王澤的身體頓時向後退去,腳掌搓着地面,滑行了數十米才行了下來。。

“蠻力倒是不小。”

身形倒退一步,李秋露美目微凝,有些驚異道,她的纖手有些發麻的感覺,倒是讓她有些吃驚。


王澤握了握拳,眼中劃過一抹凝重,對方不虧是李家最傑出的年輕一輩,在境界上面對他高了太多,硬拼的話他絲毫佔不得上風。 “最然很強,但是太一炎冰,無論如何都要得到。”

王澤臉色肅穆,手掌緊握,對方越強,越是能夠激怒他對太一炎冰的渴望,如果得到太一炎冰他內的冥咒力量可以解開一些封印,他的實力可以短時間內再次提升一個層次,到時候真正武堂選拔賽的時候也可以多一份保障。

念頭一落,王澤體內勁元騰奔,毫無保留,一股強悍的氣勢頓時席捲整個大院之內,讓得一些碎石都是簌簌的滾動。

“要用全力嗎?”

李秋露笑了笑,心中終於是提起了一絲警惕,對方那恐怖的巨力讓她有些忌憚,她現在手掌還在發麻呢。

密切關注着戰局,李嫣然貝齒輕咬着誘人的紅脣,一方是她姐姐,一方是王澤讓她很是爲難。

“轟”的一聲,亂石崩飛,王澤一腿踏下,身形如同炮彈一般,帶着兇猛的勁風,向前迅速衝來,不但如此的他的身體泛起了一層金光,猶如燃燒金色火焰一般,拉出一道絢爛的弧度,姿態駭人,讓所有人都是神色一滯。

幾乎是一剎那,王澤衝到便衝到了李秋露身旁,而後一拳轟去,金光大盛,猶如鐵水澆鑄的拳頭,如同萬斤巨錘一般,向她轟擊而去,這般兇猛的姿態沒有一點留手的意思,若是真是轟中李秋露,她必然會在這一擊最少也是重傷,甚至連當場斃命的都有可能。

“你..”

李秋露眼中也是劃過一抹寒芒,心中有些憤懣,沒想到對方竟然使出殺招,而後纖手一陡,渾身氣息暴漲,再也沒有絲毫留手,一掌拍去,土黃色的勁氣,如同一座兇猛的河江一般,轟隆隆作響,向王澤衝擊而去。

看得兩人竟然下手絲毫不再留情,李嫣然頓時俏臉一滯,心中浮現一抹焦急,無是誰她都不希望有事。

李天和林老的臉色一變,沒想到事情竟然會演化到這一步,而後對視了一眼,皆是暗自的點了點頭,隨時做好出手的準備,畢竟這兩人對他們來說太重要了,是他們家族末來的希望,不能出現任何差錯。

“王澤,跟我鬥!你還嫩。”

李秋露臉色冰霜,心中暗自下決定,一定要好好教訓一番他,手中的掌力再次加大了力道,想要在這一擊之下,讓王澤在牀上躺一段時間。

然而,面對李秋露的如此兇猛的攻擊,王澤嘴角不由得划起一抹弧度,而後在李秋露詫異的目光這下,陡然間消失在了原地。


見狀,李秋露神色有些錯愕了下來,然而下一刻,她背後泛起一抹涼意,臉色頓時一變。

“不好!”

只見王澤唰的一聲, 浴火重生:毒後歸來 ,剛剛他那拼命的一擊,自然是一個晃子,爲了就是讓對方以爲拼盡全力與她硬拼,而後一掌拍出,金光大盛,向李秋露握着錦盒的手掌拍去。

“轟!”

李秋露咬牙,倉促之下,嬌軀一轉,一掌拍去,兇猛無比,與王澤硬拼一記“轟”的一聲炸響,勁元洶涌,地面龜裂,王澤身體頓時向走倒退而去,臉色有些蒼白,在這一次硬拼之下,再次處於下風。

“承讓了。”

王澤笑了笑,手掌一擡,在李秋憤怒的目光中,晃了晃手中錦盒。

“你…狡猾的小子!”

李秋露一咬銀牙,俏臉上寫滿了憤色,中了對方的圈套,讓她有些沒有顏面。

我的驅魔師男友 ,李嫣然不由的鬆了口氣,將緊繃的心絃放了下來。

“哈哈,好小子。”

林老大笑,讚歎王澤這一招釜底抽薪用的巧妙,若不然的話,想要從李秋露手中奪來錦盒,難度還真不是一般的大。

“哼,近墨者黑。”

李天吹了吹鬍子,沒好氣道。

“你什麼意思?”

林老頓時跳腳,對方分明是在指桑罵槐。

“好了,林老,天色不早了,我們該回去了。”

王澤笑了笑,暗中興奮無已,此行終於有驚無險將太一炎冰搞到手了。

“武堂選拔賽我可不會留手!”

李秋憤懣留下一句,讓王澤有些苦笑的話,而後曼妙的身姿一展,消息在了原地。

得到太一炎冰之後,王澤便沒有再次停留,與林老兩人走出了李家。

“小子,幹得好。哈哈。”

走在路上,林老暢快大笑,王澤能小勝李秋露讓他暢快無比。李家一直在年輕一輩之中壓着林家,這口氣終於是讓他稍弱出了一把。

“如果真的生死的相向,結果還真難預料。”

王澤苦笑的搖了搖頭,剛剛短暫的一記交手,李秋露給他很大的壓力,如果不是最後取巧,想要從她手中奪得太一炎冰,定然也少不了一番麻煩。

聞言,林老收斂起臉上的笑意,而後點了點頭,嘆道:“不錯,那小女娃娃劍道上的領悟,非常驚人,如果取出戰劍的話,她的戰力會成倍暴漲。”

看着別人家族之中,年輕一輩如此爭氣,再想想自已林家的狀況,林老就有些悵然。

而後拍了拍王澤的肩膀道:“無防,半個月之後種級別選拔,她們這些真正的天才一般情況下不會露面,到時候你會有很大的成功率。”

“爲何?”

聞言,王澤微微一愣,不明所以。

“這些人老成精的傢伙,他們家族之中真正的厲害的年青一輩,在武堂選技賽沒有正試開始之前是不會出現的,那可是他們的壓箱底牌,誰也不願意提前暴露。”

林老道:“當然即使如此,也不能大意,四大家族依舊是會派出份量比較重的族人去參加,畢竟這種子級別的選拔,可是關乎到武堂選拔賽的場地排選,也很重要。”

說到最後,林老浮現一抹鄭重,原本他們林家就比較勢弱,若是不能在種子級別,佔一個好的名次,那麼想要崛起就更加困難了。


王澤鄭重的點了點頭,瞭解的越多,對於武堂選拔賽的含金量,越是感到驚異,出現的天才實在太多了。

比如今天的李秋露就讓他感覺到了一種沉得的壓力,而且,孫家、陸家、也定然不差,再加上天冥宗、天玄宗、以及皇室這三個大勢力可能會更加恐怖。而且這還只是明面上的,還有一些行事低調的黑馬都沒有露面,鬼知道這種黑馬到底有多少…

如此多的天才,想要力壓雄羣,順利的爭取到武堂有限的幾個名額,想一想都讓他有一種頭皮發麻。

回到林家,王澤叮囑了一番,他要閉關一段時間之後,把一頭扎進了房屋之內。

盤腿坐在牀上,將收蒐集到的藥材全部將之取了出來,而後尋問曉機子該怎麼做。

曉機子化爲一道流光,出現在房間之內,目光掃視了一圈藥材之後,不由的點了點頭,說了一句讓王澤滾燙無比的話來,道:“不錯。這批藥材足以將冥咒的力量開啓一小部分,如果順利的話,很有可能讓你突破到翻雲境。”

聞聽此言,王澤雙眼陡然間添上一抹火熱,一下子突破到翻雲境?

如要正常修練的話,至少也長達半年甚至一年的時間,要知道最後的兩重天,可是處於出塵境的後期,需要很強的積累才行,而此刻冥咒的力量竟然可以讓他一下子跨過這道天塹,簡直就是向前邁進了一大步,這太驚人了,想一想都讓他喉嚨發燙。

“呵呵,冥咒可是那個至強者全身力量的精華,自然有如此神效。”

曉機子笑了笑道。

那種實力的強者,莫說是離國,都算是整個天下,也是處於金字塔的頂端俯視萬民的存在。如果被她知道當初留下的冥咒,不但沒有給王澤帶着任何實質性的麻煩,所反在曉機子神奇的方法下,轉變成了一座寶藏,不知道會不會被活活氣死。 曉機子曲指一彈,一抹紅光出現,陡然間室內的空氣大漲,溫度高的有點嚇人。雖然僅僅只是由勁元化成的一種火焰,非常普通,但王澤卻是能夠感覺到這種火焰的溫度比起林老的“玄炎火”還有恐怖很多。

“引!”

曉機子輕叱一聲,那些擺放在牀上的藥材,頓時密密麻麻的向懸浮在火焰之上,燦燦生輝。

於此同時,他心神一動,火焰的也是瞬間暴漲,幾乎是一個眨眼間,便覆蓋滿了速個房間,若不是他神識之力,事先將房屋以及王澤覆蓋,如此高的溫度,完全可以讓他和房屋,第一時間化爲齏粉。

此時王澤額頭之下都在冒着汗水,完全是被曉機子這恐怖的一手,給駭出來了。如此高的溫度,他簡直有一種面昨一座火山噴發一般的感覺,覺得自已螻蟻一般弱小。

那些懸浮在空中的藥材,也是在如此恐怖的溫度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快速的枯萎,其中的藥性被快速的提練而出,化爲一滴滴晶瑩的液體,懸浮在空中,滴溜溜的轉頭,霞光繚繞,瑞氣噴薄,光芒絢爛,揮發出一股股精純的藥性,讓人毛孔舒張,通體舒泰。


如果此時有練藥師,看到這一幕,絕對會瞠目結舌,要知道別人提練藥材都是分別提練,小心翼翼,循序漸進,生怕有一絲差錯。


畢竟每一份藥性不同,控制火焰的溫度,自然也非常有講究,然而曉機子卻如同熬大雜薈一般,來了個一鍋端,同時提練這麼多藥材,這得要多麼強大的神識之力,才能辦到的事啊..

雖然王澤並不懂得藥材之術,但也是感覺非常的奇異。雖然乍一看,曉機子的確如同在熬雜燴一般,毫無章法。

但仔細觀看的話,可以發現,其實每每藥材周圍溫度也是名有不同,有大有小,有強有弱,分功同確,一切都是在有條不紊的在進行,並沒有絲毫的莽撞。

這般玄奧的控火之術,和對每一分藥材之間那種微妙的控制,給人一種流雲流水一般的感覺,讓人眼花繚亂,心中震動。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