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妙妙仙子嫵媚一笑,玉指輕戳江帆額頭,「油嘴滑舌,最近沒有偷懶吧!」


「我美麗動人的師叔,您看我是那種偷懶的人嗎?我一天到晚除了想念您,剩下的時間就是修鍊了!」江帆笑呵呵道。

妙妙仙子露出了兩個小酒窩,惹得江帆差點掉入酒窩裡,「你小子嘴巴越來越油了,嗯,最近表現還不錯!」

「師叔您這次準備教我什麼法術呢?」江帆道。

「這次就教你萬獸靈通術吧。」妙妙仙子道。

「萬獸靈通術?」江帆疑惑道。

「萬獸靈通術是一種和世上各種獸類溝通的法術,並且讓它們聽從你駕馭,練成了這種法術,你不但可以聽懂萬獸的語言,而且可以召喚獸類,練至高級境界,還可以召喚仙獸做你的庇護獸。」妙妙仙子微笑道。

「哇!這萬獸靈通術真是太玄妙了,師叔您真是太偉大了,快點教我吧。」江帆興奮道。


妙妙仙子開始傳授江帆萬獸靈通術咒語,片刻后江帆記住了咒語,「你記住了,萬獸靈通術修鍊的關鍵是親和力,你要細心體悟,我走了!」天目穴上屏幕一閃,妙妙仙子消失不見。

妙妙仙子走後,江帆開始修鍊萬獸靈通術,練習了兩個多時,江帆覺得基本上掌握了。

「找什麼動物試試呢?」江帆東張西望,「嗡!」一個蚊子飛了過來。

「就拿這個蚊子試試吧。」江帆立刻默念咒語。

開始呼喚:「蚊子兄弟!」

「嗡!」蚊子突然停了下來,它驚訝地叫道:「誰叫我!」

「是我,蚊子兄弟!」江帆招手道。

「哎呀,你亂叫什麼?我是母的,你該叫小妹!」蚊子道。

「哦,不好意思,雖然你沒穿衣服,我無法辨認公母。」江帆流汗道。

「你這人真是,沒看聽到我的叫聲啊?」蚊子不滿道。

「不好意思沒注意,蚊子妹妹,你剛才叫什麼?」江帆道。

「我剛才叫公的呢?我好寂寞!」蚊子道。

江帆狂暈,沒想到這母蚊子在找公蚊子,「這事好辦,我幫你喊下,保證一大堆公蚊子來找你。」江帆道。

「真的,只要你幫我喊來公蚊子,我以後就是你的人了!」母蚊子興奮道。

江帆差點沒坐到地上,你是我的人,我靠!雖然你是母的,但是太小了!

「有母蚊子裸奔了,大家快來看啊!」江帆喊叫起來(當然是用蚊子語言喊的)

「嗡!」從各個角落裡飛出十多個公蚊子,「在那裡啊?」眾蚊子東張西望道。


「我在這裡!誰追上我,我就陪誰過夜!」母蚊子飛了出去,拋了個媚眼,所有的公蚊子瘋狂地追了上去。

超神替補 沒想到蚊子都那麼瘋狂!」江帆嘆息道。

成功和蚊子溝通后,江帆信心倍增,更加賣力修鍊萬獸靈通術,一直修鍊到天亮。

吃過早飯後,江帆、王威、朱大新等人參加勞動改造,這次是去搬運木頭,地點是監獄南面的木材加工廠。

下午的太陽十分曬人,領隊的獄警是楊月華,她不停地用手帕擦著汗水,衣領打開,露出白色的溝壑,惹得江帆不時地偷看。

楊月華髮現了江帆在偷看自己,氣呼呼道:「色狼,看什麼看!快乾活!」她狠狠地瞪了江帆一眼,把衣領扣好。

江帆暗自罵道:「我草,真是個母老虎!」江帆看到地上的螞蟻時,不禁眼睛一亮,想到了一個整楊月華的辦法。


默念萬獸通靈術,江帆開始呼喚地上的螞蟻,「螞蟻兄弟,找到吃的沒有?」

地上的幾隻螞蟻吃驚地望著江帆,「你怎麼會我們螞蟻的語言?」

「我有特殊的能力,精通所有動物的語言,我知道有個地方有很多的蜜糖。」江帆道。

「有蜜糖!在那裡?」螞蟻興奮道。

「就在那個女人的身上,被她藏在一個山洞裡,你們去找吧。」江帆心裡在樂,想象螞蟻爬到楊月華身上尋找蜜糖的事,我靠!太絕了!

幾隻螞蟻碰了頭后,決定去楊月華身上尋找蜜糖,它們出發了,很快就到了楊月華腳邊,順著她的腳上爬。

楊月華坐在石塊上,不停擦汗水,沒有注意這幾隻螞蟻,片刻后,她感覺到難言之隱的地方很癢,哦,她立刻站了起來。

癢,不是一般的癢,她紅著臉對身旁的獄警道:「我去方便一下,你們注意看好。」

楊月華急沖沖朝偏僻的地方去了,江帆看到她窘相,忍不住笑了。

過了老半天,楊月華才紅著臉回來,她坐在石塊上,雙腳很不自然交叉著。

「楊警官,你怎麼了?」江帆笑道。

「你老實幹活,少啰嗦。」楊月華瞪著眼睛道。

「是不是某地方很癢啊?」江帆眼睛盯著下面。

楊月華臉立刻就紅了,緊張道:「你胡說什麼,快點幹活!」

楊月華感覺到身體又癢起來,她雙腳磨蹭了幾下,癢,真的很癢,她實在受不了,急忙起身朝臨時搭建的房子里跑去。

過了片刻,楊月華出來了,沒呆多久又進了小屋,如此反覆了十多次,最後氣喘吁吁地坐在地上。

「大哥,這楊警官今天是怎麼了,這來回跑?」王威驚訝道。

「呵呵,你沒看出來嗎?她身體某處癢啊!」江帆神秘兮兮道。

「某處癢?」王威看了一眼楊月華,再看江帆一臉的壞笑,立刻明白了,「哦,大哥,是你搞得鬼!」

楊月華又跑了幾趟后,神情終於安定下來,江帆暗自奇怪,怎麼不癢了?難道那幾隻螞蟻被發現了?

江帆正疑惑時,聽到螞蟻的對話了,「喂,你們幾個找到蜜糖沒有?」

「哎呀,別提了,我們好不容易找到了山洞,蜜糖是沒有找到,但發現有肉。」

「有肉也不錯啊,你們把肉運回來沒有?」

「哎,別提了,我們幾個人搬運肉的時候,山洞突然放水,我們幾個被水衝出來了。」

聽了螞蟻的對話,江帆忍不住笑了,我靠!真是難為這幾隻螞蟻了!今天晚上還要好好修理楊月華,嘿嘿,找幾隻公蚊子去! 略微思索片刻,風志成覺得柳兮兮的主意不錯,:「那就按照你說得辦吧,明天我就讓嫣然去封氏找時奕侄子。」

有些事確實主動些好。

兩人敲定辦法后, 越過謊言去愛你

嘭!

「不可能!時奕哥哥怎麼可能會娶她?!」

看著風嫣然受傷的面容,風志成頓感心疼:「嫣然,別難過,就算是結婚了又能怎麼樣?憑你還怕鬥不過慕卿?」

「你們想要我怎麼做?」風嫣然不得不接受這個結果,渾身無力地癱坐在椅子上。

「明天開始,想辦法多和封時奕接觸,外面接觸不到就去公司,公司不夠就去他家裡,日久生情的道理,不需要我多說什麼吧?」風志成嘴角緩緩揚起,他就不信封時奕在溫柔攻勢下也會忍得住不變心。

若有所思地點點頭,風嫣然忽然抬頭看向風志成:「爸爸,幫我查一下關於慕卿的所有資料。」

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風嫣然很是好奇慕卿到底有什麼魅力,能夠讓封時奕這樣喜歡她……

「沒問題,明天我就讓助理給你送來,你好好休息,明天開始就會有一場持久戰要打。」風志成伸手摸了摸風嫣然的腦袋,轉身離開了風嫣然的閨房。

待風志成離開后,風嫣然看著電腦屏幕,眼中彷彿淬了血:「慕卿,我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與此同時,剛剛洗完澡的慕卿忽然打了個寒顫,為什麼心裡莫名有種不好的預感。

輕輕地搖了搖頭,慕卿開始拿毛巾擦拭著濕發。

慕卿漸漸地放下了酸澀的手臂,剛剛從餐廳回來就睡著了,洗完了澡的慕卿暫時沒有睡意,隨手拿份醫學論文報表看了起來……

當清晨的陽光照耀進卧室時,慕卿揉了揉酸痛的腰,不知不覺竟然坐了一夜,慕卿只覺得腰快斷了。

來到餐廳,封時奕正在吃著早餐。

慕卿剛剛坐下,面前便遞過來一片塗了果醬的烤土司,愣了片刻,慕卿還是伸手接了過來。

「國際醫學論文研討會已經可以開始報名了,我讓季陽給你留了名額。」封時奕一邊塗抹果醬一邊說著。

期待已久的國際醫學論文研討會終於快要開始了,慕卿心中異常的激動,激動之餘還有些緊張。

看著慕卿激動地臉頰泛紅,封時奕嘴角不自覺地微微上揚:「評委你是一直想見的莫逆,當初我答應你,只要你能夠學會車,我就讓你們見一面,但是……」

「誰說我沒有學會啊?我已經學會了!」慕卿連忙開口打斷封時奕的話,能和偶像近距離接觸的機會,別說是讓她學車,就算是讓她學賽車都沒問題。

「哦?」封時奕劍眉微挑,饒有興趣的看著慕卿:「所謂的學會,就是在平地上也能撞車?」

氣氛瞬間變得尷尬,慕卿清咳幾聲:「我那次只是意外,誰還能沒有遇到過幾次意外呢?」

「你的車已經修好了,最後一次機會,想要見到莫逆,晚上讓我看看你的成果。」封時奕將鑰匙放到慕卿的面前。

沒有絲毫猶豫,慕卿連忙拿著鑰匙點了點頭:「放心,我保證能夠完美的從別墅開到公司。」

「拭目以待。」說罷,封時奕瀟洒地轉身離去。

緊緊地攥著手裡的車鑰匙,慕卿眼中閃過一抹堅定,她一定能夠將車從別墅開到公司的!

為了晚上不出差錯,慕卿特地請了一天的假。

坐在駕駛位上,慕卿緊張地攥著方向盤,長長的呼出一口氣,慕卿按照記憶中的步驟開始操作。

擰鑰匙,拉手剎,掛擋……

車子平穩地行駛在馬路上,慕卿忽然有些得意,按照這個趨勢的話,晚上肯定是沒有問題的。

嘀!嘀嘀!

迎面忽然衝過來一輛車,慕卿連忙轉動方向盤。

兩車相撞的瞬間,同時朝著不同地方向轉去,險險地避開了相撞的危機。

將車子急停在路邊,慕卿驚魂未定地拍了拍胸口,剛剛真的是生死一線……

緩過神后,慕卿再次發動車子,小心翼翼地繼續開始練車技,不敢再分心。

封氏集團總裁辦公室。

「總裁,喬小姐像是準備全天練車。」

沒想到莫逆的影響力居然這麼大,封時奕心中忽然有些煩悶:「我知道了,讓你查的事情怎麼樣了?」

「結果還是一樣……」提到慕卿的資料,季陽面上有些尷尬,第一次沒有將封時奕的事情處理到完美。

封時奕略微蹙眉,還是第一次有季陽查不到的背景,慕卿的過去,怎麼可能就那麼中斷了?

「知道了,你下去吧……」

「是。」季陽正要退出去時,忽然想到什麼:「總裁,剛剛我進來的時候,看到風嫣然小姐在外面等著,似乎是有事情要和您說。」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