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如此同時,前方城主總護衛,隨之此刻也是輕笑一聲,在掃了前方二人一眼之後,他的眼中露出不屑之色。


「這二人,不勞樓主親自動手。」城主府總護衛說完之後,隨之緩緩轉頭望向身後的眾人,隨之沉聲開口喝道:「爾等還在等什麼!」

話音落下,四周空氣的氣氛瞬間凝固。

沒有過多的廢話,魔城的天魔強者,此刻已然是踏空而出,一道道不凡的氣勢,此刻衝天而起,瞬間鎖定了前方二人。

魔城之內,此刻能夠追上來的魔修,那最少也都會是一星天魔的實力,其中不凡二星強者。

幾乎是在同一時刻,這些人隨之同時出手。

霎時間,狂暴的魔煞之力,已然襲卷天地,前方不遠處的葛風二人,見此情景之後,臉上的表情,同時變得凝重至極。

「丘兄,不可留手。」

「如今之際,只能全力一戰。」

葛風低喝一聲,體內的力量隨之爆發,幾乎是在同一時刻,他的身形閃動,掌中已然多出了一把長劍,氣勢可謂不凡。

後方,丘平宇見此情景,臉上同樣露出陰冷之色。

這二人,本身的實力,有著三星天魔到四星的程度,隨之之前的碎星之術,此刻的戰力,勉強達到二星,但面對眼前諸多強者,顯然也是拖不了多久。

「砰,轟。」

「轟隆……」

前方,此刻半空之中,爆響聲不斷,場面一時間變得混亂無比。

而山林的邊緣,那一直沒有出手的春玉樓主,在稍有沉吟之後,她的眼中不禁閃過一道精光。

「趙護衛,您可曾有之前那個小輩的消息?」何樓主臉上的神情平靜,此刻緩緩轉頭,望向身旁之人,忍不住低聲開口問道。

一旁那位趙護衛聞言,隨之輕輕搖了搖頭。

「暫時沒有。」

「樓主不比多慮,一個一星魔小輩而已,逃不出城主府的封鎖。」趙護衛此刻滿臉的自信之色,對於之前的擾亂拍賣會之人,他並未過多的放在心上。

樓主何惠聽到這話,臉上不禁露出思索之色。

僅僅只是片刻,她隨之望向前方,眼中閃過一道微茫。

「那小輩,不容輕視,眼前這二人,像是在拖延時間。」何樓主開口的同時,她周身氣息一凝,四星魔的威壓之力,隨之橫掃四周。

這股氣勢之前,在橫掃全場之時,已然將四周空氣中那狂暴的氣息壓制。 「凝。」

「破!」

清晰的低喝聲,隨之襲卷四周。

聲音落下,兩道暗紅色的流光,在半空之中劃出破空之勢,直指前方葛風二人而去,那速度之力,其中威勢之強,幾乎讓人難以躲避。

前方,葛風二人稍有一愣,身形便是被穩穩擊中。

二人同時噴出鮮血,身上的氣息開始不穩,臉色隨之變得蒼白,四星天魔的一擊之力,而且不是真名襲來,這絕不是他們如今的狀態能夠抵抗的。

「何惠,丘某與你勢不兩立,若能逃過此劫,竟會定取你性命!」丘平宇大喝一聲,此時勉強穩住身形,眼中滿是怨恨之色。

幾乎是在同時,他們二人的身形,再度被四周眾人的力量鎖定。

「丘兄,快退!」

葛風心性沉穩,此刻並未失去理智。

在受到重創之後,他強行壓制住體內狂暴的氣息,隨之拉著身旁之人,直接退入了後方的掩地大陣之內,消失在眾人眼前。

此陣,背靠地利,常人想要破陣,可謂絕非易事。

……

竹林之內,中心竹屋內,葉飛此時睜開雙目,他的眼中有精光閃過,目光掃向前方遠處,臉上的神情平靜如水。

「牧童。」

「加快靈力轉化。」

竹屋內,葉飛此時整個人,被包裹在精純的靈力之中,此刻發出一聲低喝。

「嗯,不過小爺力量有限,這地方沒有魔煞之力補充,靈力已經沒剩多少了。」前方的牧童,一邊加速著轉化靈力,一邊直言開口道。

他那雙幽黑的雙眸,露出了稍有的疲憊之感。

「全部給我。」葉飛目光凝聚,聲音中透著不容拒絕之意。

而這一次,前方的牧童,似乎已改往日的性格,並沒有過多的廢話,體內靈力的轉化,開始毫無顧忌,竹屋聶的靈力濃郁程度,達到了一個巔峰。

他似乎是在懼怕這什麼,那種懼怕已然超越任何東西,此刻只想著儘快離開魔城。

……

外界,此時山林邊緣,春玉樓主等人,在看到前方二人,忽然消失之後,不禁均是稍有一愣,目光同時落下前方的山林內部。

唯有一旁的趙護衛,此時始終是一臉的輕鬆之色。

「哼,螻蟻之輩,以為躲入大陣之內,本護衛就拿你們沒有辦法了嗎?」

「可笑至極。」

趙護衛低喝一聲,此刻在眾人的注視之下,隨之移步上前。

他掃了一眼前方的山林,眼中始終透著輕蔑之色,幾乎是在同一時刻,只見他抬手之下,一塊黑色的詭異令牌隨之落入掌中。

「嘶!城主令。」

信仰精靈牧師 「傳言此令,可以隨意調動魔城古陣。」

「原以為,只有城主府的伏老才有,沒想到趙護衛他……」

那黑令一現,四周魔城的魔修,臉上此刻均是露出驚嘆之色。

可見那城主令,在魔城的名氣不凡。

前方,半空之中,趙護衛大笑一聲,他輕撇了四周一眼,似乎很享受這種感覺,在稍有沉吟之後,只見其周身氣勢一凝。

「陣轉,破!」趙護衛低喝一聲,周身磅礴之力,瞬間融入手中的黑令之內。

話音未落,此刻魔城的天空之中,那道遠古組合大陣的陣法屏障,隨之落入眾人的視線之中,奇異複雜的古符文若隱若現。

那恐怖的壓迫之力,就算不針對任何人,此時也是讓人心神顫抖。

「呼,轟隆……」霎時間,一道幽光從天而降。

四周空氣中,壓迫之力隨之更強了幾分。

可見要閃動的光芒,彷彿穿透了空間,帶著不可睥睨之勢,直指前方山林而去,穩穩地砸在了前方掩地大陣的陣法屏障之上。

「咔,咔擦。」

「轟!」

前方,掩地大陣瞬間碎裂開來,正如那葛風所說,在魔城的組合古陣之下,任何陣法都會失去意義,那完全不在一個層次。

伴隨著陣法的碎裂,前方山林在眾人的目光之下,已然變回了其原本的樣貌。

「爾等,還不動手。」半空之中,趙護衛低喝一聲,隨即大手一揮。

後方,魔城魔修,城主府護衛,此刻聞言周身魔氣隨之凝聚,一道道流光劃過,氣息橫掃之地,前方在竹林被夷為平地。

竹林之內,葛風真人身形一顫,此刻忍不住再度噴出一口鮮血。

一旁的丘平宇,連忙轉身將其扶住,一番查探之下,他的面色隨之慘白。

「葛兄,你可還撐得住?」丘平宇緊咬著牙,臉上的神情,此時低聲開口道。

葛風聞言,慘笑一聲,隨之輕輕搖頭。

「丘兄,你先走吧。」

「我已然再無戰力,留在此地等死,或許還能拖延半刻。」葛風臉上的神情淡然,他知曉自己的身體狀況,掩地大陣的崩潰,那恐怖的反噬之力,將他體內的氣息徹底擾亂。

竹林中心處,那竹屋之內,此刻仍舊沒有動靜,前方魔城強者,即將發現二人,這一次他自知怕是難逃一死。

丘平宇聞言,臉上的表情不禁露出複雜之色。

「哼,丘某豈是貪生怕死之輩,要走一起走。」丘平宇冷哼一聲,隨即托起身旁之人,向著後方逃遁而去。

這一路走來,兩位當初魔城的死對頭,在這次逃亡之下,二人之間的關係,似乎是越來越好。

說罷,丘平宇的身形,已然帶出一道流光,向著竹林內身上而去。

只不過,沒等他二人拋出多遠,後方半空之中,一道道極強的氣息,已然鎖定二人的身形,數道閃動的幽芒,夾雜著古器之力,隨之橫掃而來。

兩人本身已然是重傷,再加上葛風受到了陣法反噬,此刻很容易就被後方魔修追上。

「呼,呼嘯。」

「轟隆!」

爆響聲傳來,恐怖的力量,已然封鎖了前方二人的去路。

竹林半空,魔城內數位魔修強者,此時眼中均是泛起了殺意。

「你二人,也算是魔城一代梟雄,不過今日怕是要喪命如此了。」

「動手!」

後方半空,一聲低喝傳來,那數十人幾乎是同一時刻出手,這種攻勢之下,就算是二人處於全盛時期,那也要忌憚三分。

而此刻情況,更是無法阻擋。

前方葛風二人,此時臉上同時露出慘笑,輕輕搖了搖頭之後,便是準備等死。

而就在這時,前方遠處竹林中心,一道耀眼的金光,隨之衝天而起,一股奇異的氣息,同時橫掃八方,如有狂風襲過,竹林沙沙作響。

「冰界,封。」

冰冷的聲音,隨之傳來。

四周空氣中,溫度隨之驟然下降數倍不止,四周空氣隨之一凝,有隱約有冰霧席捲而過,整個竹林瞬間變得安靜無比。

前方,魔城那數十位魔修,身形被牢牢冰封在了原地。

「這股氣息,是葉大師!」下方竹林內,葛風首先反應過來,臉上不禁露出激動之色。

那丘平宇,此刻也是雙目不禁一亮。

「好強。」

「此子居然能夠爆發出如此恐怖的寒冰之力?」丘平宇面露震驚之色,此刻心中不免為之動容。

他一直認為,葉飛最多只是一星魔巔峰的魔修,就算懂得陣法之道,想要與整個魔城一戰,那幾乎也是不太可能的。

而此刻看來,他無疑是大錯特錯。

前方,那數十位魔城魔修,儘管實力並不算太強,但其中也不乏二星天魔,此刻竟然被瞬間冰封,似乎一時間還無法掙脫。

這樣的手段,就算丘平宇全盛時期,那都是無法做到的。

寒冰之力,在竹林內襲卷,遠處半空之中,葉飛此刻踏空而來,他的掌中有九彩光芒閃動,臉上透著難掩的冷漠之色。

「斬!」

又是一聲低喝,只見其猛然一劍落下。

「嗖……咔擦。」

「砰。」

劍影破空,此刻在半空之中飛舞,那凌厲的氣勢,讓人聞之心驚。

待葉飛身形穩住之時,前方半空之中,那數十位魔修,已然連同冰雕一起,被硬生生斬碎,氣息隨之消失在了空氣之中。

「這!」

「秒殺……此子到底有多強?」

「他方才施展的,那難道是靈力!」

下方竹林內,此刻丘平宇已然是徹底懵了。

就連一旁的葛風,此刻都是忍不住一陣目瞪口呆,他有些猜測,那年輕人應該戰力不俗,但強到了這個地步,無疑是他沒有想到的。

「我二人,今日或許真能保住性命。」葛風低喃一聲,臉上同時恢復了神采。

而如此同時,前方不遠處,春雨樓主連同城主府的趙總護衛,此時帶著後續的強者,隨之已然趕到了此處,在看到眼前的情景后,心中也是不免一驚。

春玉樓主雙眸閃動,此刻目光凝聚在了葉飛身上,一時間不敢輕舉妄動。

後方數位魔城強者,此時目光掃向前方之人,那同樣是一臉的忌憚之色,畢竟他們的戰力,比起方才被秒殺那幾人沒有多大區別。

唯有那位城主府總護衛,此刻臉上的不屑之色依舊。

「這小輩,原來也在此地。」

「這樣也好,不用本護衛派人尋覓,如今竟是直接送上門來。」趙護衛臉上露出輕笑,他的實力畢竟不俗,而且身份不凡。

此刻那是一臉的傲氣,並未將葉飛放在眼中。 半空之中,葉飛身形落下,此時已然站在了後方二人身前。

竹林內,此刻後方的丘平宇,葛風二人,在稍有沉吟之後,隨之很快反應過來,二人連忙抬手,向著眼前之人抬手抱拳。

「我等二人,在此見過葉大師。」

葛風,丘平宇,此刻同時開口,臉上均是露出恭謹之色。

經過方才那一劍之力,這兩位魔城曾經的勢力首領,已然是眼前之人徹底征服,而且他們進入能夠保住性命,那幾乎是全依仗眼前之人。

此刻二人眼中的崇敬,那無疑是發自內心的。

「嗯,你二人,先行退下。」葉飛目光沉靜,他能夠感應到,這二人已然是身受重傷,此刻再無半點戰力。

後方二人聞言,連忙抬手稱是。

說罷,葉飛目光一凝,此刻抬頭掃向前方之人。

「呼嘯!」

就在此時,後方半空之中,一道漆黑的幽芒閃過,直指前方那趙護衛而去。

葉飛微微一愣,此刻下意識的轉頭。

只見後方不遠處,牧童不知何時出現,他在看到此人之後,眼中閃過一絲戾氣,臉上同時露出憤怒之色。

「就是他,是他將小爺關進籠子里,此事絕不能忍。」

「小爺要殺了你!」

牧童此刻不斷地怪叫著,在發出一擊之力后,他隨即躲在了葉飛的身手,似乎並沒有打算繼續出手的樣子,只是話語中,透著狠厲之勢。

前方半空,那幽光一擊之力,顯然並不算強。

趙護衛冷笑一聲,只是輕抬手臂,此刻便是隨意地將其轟散。

「哈哈哈哈,魔靈居然還在。」

「此事過後,城主大人定會重賞,小子拿命來!」在看到魔靈之後,趙護衛此刻忍不住哈哈大笑,他周身的氣勢凝聚,此刻橫掃四周。

這股氣息,達到了五星天魔的程度,無疑是此地最強者。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