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如果跟你單打獨鬥我可能真的拿你沒辦法,但我的尾巴可不是裝飾品,這還要多謝旁邊躺着的那位。”


凌夕咬着牙說道:“你也別得意,現在的你,連用尾巴纏死我的力氣都已經沒有,也算是我們兩個平手,不是嗎?”

司芊玥看向我,笑了下,說道:“那可不一定,不要忘了,我現在可以走動,而你呢,是無法走動的。”

“那又怎麼樣?”

司芊玥踉蹌的朝我走來,邊走邊說道:“也就是說,我可以過去再次吸食她的血,讓我的體力恢復。”

凌夕全身一顫,現在的確是這樣。 司芊玥踉蹌的朝我走來,邊走邊說道:“也就是說,我可以過去再次吸食她的血,讓我的體力恢復。”

凌夕全身一顫,現在的確是這樣。

千萬不能讓她靠近我,不然一切都完了。

手指在地上用力的抓着,指甲都破了,但就是沒有力氣起身。

我想逃,不想司芊玥靠近我。

但自己的身體越來越無力,剛開始還能離開地面一定距離,現在是連地面都無法離開。

“怎麼樣,把身體借給我。我可以幫你,而且。你現在需要我。”

我咬着牙,不斷做着思想鬥爭,看着司芊玥一點點的靠近我。

現在的司芊玥走一步都很困難。只要一擊可能就能把她解決。

但現在沒有人能給她致命一擊。

“你現在只能靠我,不要忘了,每次在在你最無助的時候,都是我救的你。只有我纔對你不離不棄……”

她的聲音不斷在我腦海裏迴盪着。

“怎麼辦,到底怎麼辦?”

眼淚急得不斷往下掉着。

如果司芊玥恢復了力氣,肯定不會放過蔚軒,那麼蔚軒之前受的所有苦都是白廢。

而且我可以感覺到自己快要活不久。倒是另一個靈魂照樣會佔據我的身體,以另一個靈魂的脾氣,她肯定不會放過這裏一個人。

突然想到,我也許可以跟她談談條件……

“我可以把身體借給你。但是,你不能傷害蔚軒他們,司芊玥可以任你處置。”

我頓了下,接着說道:“我有靜心咒,想奪回身體是輕而易舉的事情,所以說……”

她毫不猶豫的回答道:“沒問題,我不會傷害他們。”

她的果斷讓我愣了一下,沒想到她會這麼直接就答應我的條件。

而且她好像很急着要得到我的身體。

這讓我有些疑惑。

其實剛纔說的那個靜心咒,到底管不管用,我也不清楚,因爲沒試過。

說那樣的話只是爲了威脅她,不讓她傷害蔚軒他們。

她同意後,我便把全身放鬆了下來,不再壓制着她的力量與意志。

隨後我便感覺自己的身體開始動了起來。

她已經佔據了我的身體。

雖然我現在無法掌控自己身體,但意識依然是清醒着的,而且比剛纔躺在地上時更加清醒。

因爲我已經感覺不到身體上傳來的疼痛感。

司芊玥和凌雲看見我突然從地上爬起來。表情都變了。

司芊玥頓下腳步,皺着眉看着我,說道:“你不是舒雨澄。”

另一個靈魂笑了下,沒有說話。

而司芊玥的這句話讓我極其吃驚,沒想到她居然看出來了。

司芊玥的臉色瞬間蒼白起來,轉身就往相反的方向跑着。

因爲她意識到了危險的氣息。

在跑的同時,把尾巴上的凌夕重重的甩向遠處,凌夕直接在地上劃了幾米。

現在的凌夕躺在地上根本就起不來。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司芊玥要的就是這個效果,她害怕凌夕起來給自己最後一擊。

就在我以爲司芊玥死定了的時候,另一個空靈魂居然朝司芊玥攻擊去,而是朝相反的方向走去。

我在意識裏大叫道:“喂……你幹什麼?司芊玥要跑了。”

她根本就沒有李慧萍我,而是繼續朝相反的方向走着。

她來到廢墟中,找尋了一會,然後撿起廢墟中被白靈王扔掉的那開個嬰兒白骨。

“你要幹什麼?快解決司芊玥,不然我就要奪回身體了。”

她依然沒有聽我的,於是我就默唸起了靜心咒。

沒想到靜心咒居然有效果。另一個靈魂的意識逐漸變薄弱,我慢慢的能感覺到身體的存在。

但她依然沒有聽我的,只是緊緊的握着手中的白骨,就算她現在極其痛苦也不放手。

就在自己將要完全奪回身體時,另一個靈魂用盡最後的意識,控制着身體,把白骨湊到嘴邊,然後嘴邊微張。

隨後便聽見一聲小孩的哭聲。極其淒涼。

之後便看見手中的白骨變成了白灰,灑落在地上。

就在我疑惑之時,突然感覺自己的意識開始慢慢變得模糊起來。

應該是說,另一個靈魂的力量突然強大起來。而且身體上的傷口以極快的速度癒合着。

“你幹了什麼?”

我驚恐的問着,有種自己再也無法奪回身體的感覺。

她大笑了兩聲,說道:“我只是吞掉了那個嬰兒的靈魂,那個白靈王還真是愚蠢。其實力量真正是來至靈魂,血肉上只帶有一少部分力量。”

聽到她這樣說,我瞬間就驚住了,白靈王居然把真正的力量來源給扔了。

如果白靈王知道肯定後悔得要命。

不過現在說這些也晚了,白靈王已經死了,最後便宜了另一個靈魂。

她肯定是打這個主意很久了。

現在我的意志開始變得模糊起來,她的力量太強,我完全被壓制住了。

她說完後便看向司芊玥。笑了下,然後快速的閃到司芊玥面前。

司芊玥上下打量了一下我,說道:“我們都是同類……”

司芊玥想用這個來說服另一個靈魂不殺她。

嬌妻很甜:二爺,別太寵 但還沒等司芊玥把話說完,另一個靈魂就掐住司芊玥的脖子,湊近她說道:“我可一直沒當你是同類,只當你是食物。”

她的話剛一說,司芊玥的臉色變得更加難看起來。

另一個靈魂掐住司芊玥,越來越用力,司芊玥的表情極其痛苦,猙獰。

隨後另一個靈魂便把嘴湊到司芊玥嘴附近。

看見司芊玥兩眼凸出,想要嚀叫,但又叫不出聲。

一個半透明的東西慢慢從司芊玥嘴裏被拉扯出來,然後轉進我的嘴裏,更準確來說,應該是鑽進另一個靈魂的嘴裏。

那個半透明的東西應該就是司芊玥的靈魂。

影帝又被女大佬踹了 另一個靈魂居然連司芊玥的靈魂都想吞掉,如果她成功吞食,那她豈不是無人能對付。

我不斷的在與她的意志做着鬥爭,但現在的另一個靈魂太厲害,我根本拿她沒辦法。

就在司芊玥的靈魂將要全部被另一個靈魂吞食時,看見遠處兩個人影正着急的往這邊趕來。

看那兩個人的身影,像是小白和娜娜。

另一個靈魂也發現了小白他們,臉色突然變了。

吸食司芊玥靈魂的速度加快了許多。

以她現在的力量對付小白和娜娜完全不在話下,但她的臉色怎麼突然就變得難看起來。

難道她在吸食靈魂時不能被打擾嗎?

開始本來不情願小白他們靠近的,但在意識到這點後,反而希望他們速度能再快點,希望他們在另一個靈魂把司芊玥的靈魂完全吸收完之前趕到。

但現實就是如此殘酷。

就在小白快要靠近時,另一個靈魂已經把司芊玥的靈魂完全吸收了。

我不斷的叫着,讓小白不要再靠近了。

但現在生疼不是我的。根本就發不出聲音,我的吼叫聲小白他們根本就聽不到。

另一個靈魂哼笑了一下,然後閃到蔚軒身邊,說道:“這是你愛的人。我就要讓你親眼看見他死在你面前。”

說完,她就掐起蔚軒,一邊陰笑着,一邊用力的掐着蔚軒。

“不要啊……不要,求你了……”

我一邊懇求着,一邊掉着眼淚,快速的默唸的靜心咒。

想要壓制住她,想要阻止她。

她突然頓下動作,抹了下臉龐,說道:“明明身體已經不是你的,爲什麼眼淚還能流出來,爲什麼?”

她越說越煩躁。

就在我失去一切希望時。兩道身影突然出現在面前。

救走了蔚軒。

另一個靈魂眉頭一皺,說道:“找死……”

說完她就朝小白跑去,速度極其快。

小白臉色立即變得蒼白起來,眉頭緊皺着。

“你居然變得這麼強了。”

另一個靈魂回答道:“哼……當年被你封印之仇,今天就該好好算算了。”

小白連續躲避了她的幾個攻擊,不過看上去躲避得非常吃力。

現在小白根本就無法分心,只要騷不注意,就將被攻擊到。

而且另一個靈魂下手特別狠。

沒過多久。小白就開始喘氣粗氣。

而我的意識也變得越來越模糊,另一個靈魂好像在故意壓制着我的靈魂。

而且我發現,我的意識越模糊,另一個靈魂的力量就能越強。

以前不是這樣的。

突然想到,現在的我擁有另一個靈魂一半的力量,難道我的清醒與否會直接影響到她嗎?

就在我想這個問題時,聽見小白突然發出噴的聲音。

視線模糊的看見小白白色的衣服變成一片鮮紅。

腹部出現一個大窟窿,整張臉蒼白如紙。

“小白……”

小白表情複雜的看着我,說道:“對不起,我來晚了,沒能救到你……”

娜娜感覺攙住小白,抽泣的叫着小白的名字。

就在另一個靈魂準備攻擊娜娜時,突然出來一道老人的聲音。

“哈哈哈……老夫是不是來晚了,已經過了好戲的時間。”

另一個靈魂看向聲音串聯的方向,眉頭一皺,臉色也陰沉了下來。

我認識說話的那個老人,是邪君,他居然也會來。

邪君來到我面前,說道:“變強不少啊……不過這樣更好,只要吸收了你的靈魂,我將無人能擋,哈哈哈……”

凌一個靈魂聲音一沉,說道:“你試試看……”

她的話剛一說完,我的意識就完全消失了。

看來那個邪君真的很厲害,連另一個靈魂對他的力量都這麼重視。 看來那個邪君真的很厲害,連另一個靈魂對他的力量都這麼重視。

只感覺眼前一黑,腦子裏一片空白。

小白現在受了傷,蔚軒也昏迷不醒,而另一個靈魂和邪君同時出現。

不管另一個靈魂和邪君的戰鬥如何,對蔚軒,小白他們來說,留在這裏很危險。

而我卻一點忙都幫不上。只能任憑另一個靈魂的意識壓住我的意識。

面前的局面如此糟糕,而我卻只能在身體裏面沉睡,就像什麼事都跟自己無關一般。

我不想這樣,但不管我怎麼樣掙扎,都無濟於事。

“女兒,父親對不起你……”

不知過了多久,意識開始恢復,但只是斷斷續續的恢復着。

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麼情況,不過能感受到另一個靈魂被一股熟悉的力量壓制住了。

而且剛纔叫女兒的那個聲音好熟悉,到底會是誰呢?

一時無法想起來。

不過現在既然有一股力量再幫助我壓制着另一個靈魂的力量,那麼我就更加要努力。

說不定靠着那股外來力量,我可以奪回身體。

又了這個念頭後。我便快速的念起靜心咒。

正如我想的那樣,我的意識越來越清楚。

就在能看到外部情況的第一眼看到的便是森木淵。

剛纔的那句話應該就是他說出來的,難怪感覺那麼熟悉。

到底發生了什麼?

森木淵怎麼會在這裏,視線看過去。發現不只是森木淵出現在這裏,連師父也來了。

而且現在師父正在跟邪君戰鬥着,兩人佔時不分上下。

白蛇進化 我大聲叫道:“師父……”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