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如果不接受,他以為他能這麼觸碰她,她可是個很有原則的女人!


褚逸辰臉上陰鬱褪去,神色溫和,手放在她的額頭上

「是,你已經接受了我。」

他了解她的過去,但沒有參與過,所以他不能過多指責她現在的樣子,他願意慢慢等,等她徹底敞開心扉,或者說愛自己愛到無法自拔那刻。

現在他愛她更多,比她的多無數倍!

李安安嬌笑「嗯,我接受你了,像你這種男人世上少有了,我不會讓自己錯過你選陸銘,這虧本的買賣我不做!」

褚逸辰手往下又放在她的長腿上,觸感如同上好的羊脂玉,細膩光滑,似乎能透過她薄薄的肌膚感受她血管的溫度,語氣一冷。

「那你穿得這麼短,是想做什麼,給別的男人看!」

「打擊李心怡,你們男人喜歡財富碾壓,女人當然是比美了,我要讓她一輩子想起今天都咬牙切齒,這是對她在宴會上所作所為的回敬!」

「但陸銘也更加忘不了你!」

李安安摸摸鼻子「嗚,相信我這只是一個意外!」

。零點中文網] 津浦路以西,微山湖西岸,已經打翻天了。

羅亮,陳虎,王長庚,羅家祥配合默契。

三十個縣大隊和四個主力團日夜輪戰,執行命令堅決。

鬼子被獨立團的地雷和冷槍戰炸瘋了。

不管是從津浦路趕去湖西接應的鬼子,還是湖西想要折返撤軍的日軍。

統統陷入了難以移動的境地。

每前進一步,都要付出血的代價。

周小山是下定了決心,要給鬼子一個教訓,讓他們知道,湖西不是鬼子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地方,來掃蕩不容易,撤軍,更不容易。

湖西也好,沂蒙山也好,就是戰爭沼澤。

有勇氣掃蕩,就要做好用血肉來填的準備。

獨立團日夜鏖戰,鬼子兩天才退了五十公里,津浦路接應的部隊,二十公里都沒走到。

至於在臨沂的第十師團,還想南下徐州。

一出城就被炸藥報銷了一個半大隊。

如果不是偽軍一個旅擋了劫,恐怕焦守志已經開始組織全面反攻。

縮回去不到半天,又硬著頭皮出城踩地雷。

晚上夜襲又被撕下一塊肉。

距離徐州也還有三分一的路程,第10師團已經傷亡過半了。

十幾個戰場都在傳捷報。

劉紫曼今天臉上一直是幸福的笑容。

「羅團長,乾的漂亮,我聽前沿的同志說,鬼子16.17兩個師團,至少丟下了五千屍體?」

「政委,應該不止,北線的小羅團長打的怎麼樣我不知道,反正南線的兩個師團,沒丟下一半的人馬,別想活着回到津浦路去。」

「你太厲害了!用一個連着一個的勝利,讓鬼子銘記湖西帶給他們的傷痛。」

劉紫曼指揮戰鬥時候非常緊張,說每句話的時候,都會想一下。

沒有在指揮位置上的時候,又變成了人見人愛的美女政委。

對自己的同志,劉紫曼從來都不吝嗇讚美的語言,幾句話能讓你飄上雲端。

獨立團因而有了一種說法。

馬團長專門管罵人,劉政委撫慰受傷的心靈。

用一句難聽的話說,一個負責找錯誤扇耳光,另外一個負責喂糖。

羅亮看見劉紫曼把她那套工作辦法,用在自己身上,哭笑不得。

我這還沒有挨耳光達。

「政委,我也認為你是最好的政委,戰士們走上戰場時候只會想着,國破尚如此,我何惜此頭!」

「真的嗎?」

劉紫曼可沒少聽人誇讚。

那可是分什麼人,什麼事。

到獨立團當這個政委,她已經非常努力了。

這還是第一次來自身邊的同志,對他政委工作的認可。

眉角都飛舞起來。

周小山也給羅亮豎起個大拇指。

這小子越來越圓滑,越來越會處理身邊的關係了。

「亮亮,快兩天沒睡了,你趕緊去休息一下,虎哥跟我在這邊頂着!」

周小山聽說陳虎和羅亮,王長庚熬了三個通宵,夜裏都在部署部隊迂迴,製造地雷陣封堵對手。

帶着劉紫曼追上去,跟前沿指揮部合兵一處。

盯着對鬼子的最後一天的進攻。

今夜剛剛天黑,前沿依舊在進攻,陳虎休息了三個小時就不敢繼續睡了,現在輪到羅亮了。

就在這時候。

通訊兵彙報一支約六千人的部隊,從北邊南下,繞過桓台,鄒平,進入章丘,準備穿越五分團根據地腹地朝着三分團根據地方面前進!

五分團留守處派人跟隨了一天。

對方在急行軍。

不像是鬼子的隊伍,今天派人正式接觸,他們自稱是120師新一旅。

「對了,團長,章丘縣大隊留守處,還有一封電報,說對方帶隊的軍官,自稱是團長戰友,一個叫常德勝,一個叫蘇勉,說跟你在承德並肩作戰過!」

通訊幹部話都沒說完。

陳虎和羅亮就高興的拉扯電報過來看。

「常先生來了,老蘇也來了,承德分手以後,我就在沒見過老蘇!他們在熱河堅持抗張算起來有四年了吧?」

特務營北上平津,孤軍深入承德,對這些參與者,印象太深刻了。

回到四川的時候,恍若隔世,整個人的想法,眼界,全部不一樣了。

隨着全面抗戰的到來,反而印象深刻,彷彿就在昨天。

當時鄭副官帶領的組織上的同志,對川軍不是特別了解。

老蘇和常先生,是對周小山態度最好的兩位的。

也是陳虎和羅亮最喜歡的兩位。

「冀中急行軍到山東可不容易!發電報給五分團留守同志和章丘縣大隊留守處,讓他們好好款待冀中過來的同志!」

120師獨立團這個番號,還是常德勝給師長要來的,常先生不僅是120師獨立團名義上的上級。

跟劉紫曼,周小山還是亦師亦友的關係。

周小山深刻的記得,在承德的時候,他連一個小型伏擊戰都沒有自信指揮。

說什麼讓常先生過癮,其實是偷師。

「趕緊給章丘縣大隊回電,讓他們立刻派人,引導120時新一旅安全的進入萊蕪!獨立團會派幹部北上迎接!」

熬了幾天沒睡覺的羅亮,也來了精神。

「團長,抓緊時間,最後再打一晚上,鬼子重新佔領徐州以後,出來接應部隊,最多明天就可以跟16.17師團匯合,打完這仗,我們一起接常先生!」

羅亮的話音還沒落下,一分團電報又來了。

「羅團長,封政委來電報,說徐副師長奉命整合魯西北和膠東的隊伍,已經到達聊城,他和范築先先生,今天液晶出發,來拜訪湖西!」

羅亮伸手去接,卻被周小山一把搶過來。

「我暈,怎麼時間湊到一起了,我該去接徐副師長還是常先生呢?」

在周小山眼中,兩人都是對自己或者獨立團幫助巨大的人。

新一旅到了根據地地盤,自己這個團長不能等著人家到魯南來。

徐副師長和范先生來湖西,自己也應該到黃河邊上迎接。

「這樣,我跟封萍在梁山北部的渡口等徐副師長,你接到常先生,過來跟我們匯合?」

「這樣不好,我沒見過徐副師長,我和你都去接徐副師長,蘇勉,常德勝都是老戰友了,也認識陳虎,羅亮,羅家祥,還同在120師番號下作戰,讓他們接上人往濟寧靠,我們一起匯合!」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不!我的力量,我的血液。。。」

鬼舞辻無慘掙扎著,身上鼓起一個個小包,漸漸的,小包也隱藏下去,到最後,鬼舞辻無慘變成常人的模樣,似乎還不敢相信,做着奇怪的動作。

至於童磨,則是安靜的躺在那裏,彷彿一切都不關心。

「這就是第一件事情,可以將鬼變成人的藥劑,配方就交給你們了,聽說第一個鬼就是由人變成的,如果以後再有人變成鬼,你們也有的應對的方法了。」

至於珠世和禰豆子,早在藥劑成功的時候就已經注射,現在已經變成人類了,至於愈史郎因為有着病痛需要鬼的體質來抵抗,就沒有注射,而是近一步削弱鬼的能力,只保留可以抵抗病魔的體質。

「感謝高先生!」

「不用謝不用謝,因為第二件事情需要你們的幫助。」

「高先生請講。」

「在我來到這個國家遊歷的時候,聽聞只有這麼一個組織對抗鬼,不禁心生敬佩,如果可以的話,在下想要各位的武器作為收藏。」

「啊?當然可以,現在還處於廢刀令時期,現在也不需要再殺鬼了,高先生既然喜歡就拿去吧。」

「那真是太好了。」

獲得九柱的刀,收藏道具+1。

至於變成人的童磨和鬼舞辻無慘,嗯,被人道毀滅了。之後便是為了慶祝鬼殺隊解散的聚會,這一天,伊黑小芭內鼓起勇氣對甘露寺蜜璃表白,蝴蝶忍放下假笑抱着酒瓶對着高明痛哭,炭治郎也帶着妹妹對珠世表示感謝,宇髓天元帶着三個老婆說着悄悄話。。。

一切充滿了快活的氣息,而高明也受到了不少特產,像是紫藤樹的種子,紫藤花茶,蝴蝶忍做的藥劑等等。

第二天一早,高明帶着產屋敷的介紹信開始去尋找每個柱的培育師,請教呼吸法的練習方法,還有各種看起來炫酷的刀術技能。

花費了數十天的時間,高明終於將鬼滅目前還在流傳的呼吸法和招式記錄在冊,嗯,有時候練練,雖然現在用不上,但強不強無所謂,帥才是一輩子的事,尤其是高明還在老君那裏學會了御靈的手段,使用起來肯定更加帥氣。

而沒有了鬼舞辻無慘的威脅,鍛刀村也不在封閉,不過也沒有出世的準備,畢竟現在的島國還在實行廢刀令,說不定會被官府抓走。

高明和炭治郎看着地圖,來到了鍛刀村。高明是為了得到一把炫酷的唐刀,順便帶一些鬼滅的土特產猩猩緋砂鐵和猩猩緋礦石,而炭治郎是為了將斷掉的刀重新修補好,然後向鍛刀人道歉。

鍛刀村的人很熱情,畢竟高明讓自己的村子不必再躲藏,對於高明的要求,村民也是有求必應,因為不需要殺鬼,給高明打造的唐刀並沒有加入多少猩猩緋砂鐵和猩猩緋礦石,反而加入了各種其他珍貴的礦石,耗時三天打造完成。

高明看着打造好的唐刀,嗯,刀長三尺,身漆黑,不到兩指寬,弧度微小,血槽極深,是把好刀。高明想要展示一下自己文學素養來描述一下這把刀,但匱乏的知識讓高明憋了半天,只憋出一句,「真尼瑪帥」。

哪個男孩子能拒絕的一把真正的刀具呢,雖然不會用,但不影響我裝啊。

至於炭治郎,苦逼的孩子,在把斷刀交給負責自己的鍛刀人後,被追了整整一天才消了氣。

得到自己想要的高明決定回家了,與眾人告別後,回到了家中,開始清點起自己的收穫。

首先是九位柱的標誌性武器,啊?你說炭治郎的刀呢?炭治郎的刀說實在的,不好看,沒有一點特色。然後是鬼殺隊隊服一套,等哪天去漫展可以cos一下。各種呼吸法,這個可以練練,出去裝的技能有了。紫藤花的種子,已經種上了,多的種子送給老君吧,花茶,留一些,剩下的也給了老君,還有礦石。。。。。

東西不多,都是些雜物,不過高明也不在意,本來去鬼滅世界也是存在着去玩的心態,花費的時間也不多,中間還經常回來,實力啊,要變強還是很容易的。

「老君,在幹啥呢?我又來看你了。」

「哦?看起來你的異界之行還挺順利的。」

「那是,我這次遇到了些奇奇怪怪的玩意兒,聽我給你講講。。。。」

休息了一段時間的高明有種傾訴的意向,於是來到羅小黑世界找老君去了。看到高明的到來,老君也放下手中的書,讓玄離將在鎮子裏學習醫理的清凝叫來,一起聽着高明的講述。

「哇,吃人的鬼啊,那也是妖精嗎?」

「不是,妖精是聚靈而生的生命,而鬼是由人轉變來的。」

面對清凝的疑問,高明解釋道,然後掏出了從鬼滅世界買的一些糕點,清凝便不在思考鬼和人的關係,和玄離一起爭搶吃的去了。

「年輕真好啊,」

「少來了,你也沒比清凝大了多少歲。」

Leave a reply